伏天氏作者打算写好多章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4f5c800562537b975199597d591a7ae0/1635251600.html

    散开的数不清的点点游光正在熄灭,如潮水般退去的画面有一种诡异的惊艳美感。

    最先成长起来的那株藤枝似也耗尽了所有力量,崩溃成了残渣粉尘落下。

    砰!

    继而盛开的另一颗光球炸开了,再次炸出点点光芒在通道空间内游走,炫丽。

    圣洁光明消失,圣洁光明又绽放。

    砰!

    第三颗光球又炸开了。

    这是急速远退的师兄弟三人视线所见到的最后一幕。

    三人不敢逗留,实在是爆开的黑色细丝的量太大了,灌涌而来,怕是防不胜防。

    不知能飘多远,自然是躲远点为上策。

    “不对!”庾庆忽停下,手中呼呼响的火把再次明亮了起来。

    他举着火把对着石壁照明,来回照着查看。

    两位师兄回来,南竹问:“怎么了?”

    庾庆回头反问他们,“洞口呢?我们进来的洞口去哪了?”

    南、牧二人一怔,经这么一提醒,才意识到不对,刚才一路过来是好像没有看到洞穿到这通道的洞口。

    南竹迟疑道:“是不是在前面,还没到?”

    牧傲铁看向逃来的方向,“我们从洞口进来,往前走了应该没那么远,我们刚才跑来的距离应该超过了,应该是有从洞口经过的。”

    南竹:“不可能凭空消失了,再往前走走看。”他伸手从背后抽了一根火把,递到庾庆的火把上点燃了。

    牧傲铁也如此,光线顿时亮堂了不少。

    师兄弟三人举着火把一路探照前行,走了约百丈后,还是没有看到洞口。

    加上之前跑的距离,进来的洞口不可能有这么远。

    南竹:“会不会是我们之前跑过了没看到?”

    三人面面相觑,一个没看到还说的过去,三个人都没看到吗?

    “要不,再回去看看?”南竹又问一句。

    牧傲铁赞同:“那边有不少致命黑色细丝,记得运功护体,不要让东西近身。”

    他们的修为虽然还没有到练出护体罡气的地步,内力外放抵御那些轻飘飘的东西还是没一点问题的。

    庾庆沉声道:“内力持续外放久了吃不消,把防虫药也抹上。”

    不错,说干就干,三人立刻把各自身上携带的防虫药都拿了出来。

    令南竹和牧傲铁愣怔的是,庾庆将火把递给牧傲铁让帮忙拿一下后,立马把自己给脱了个精光,迅速把药膏往全身到处抹,连头发都解开抓揉了一趟,之后又恢复了马尾辫。

    重点是,他连脚底板都不忘蹭一蹭。

    穿好衣服后,庾庆又把剩下的药膏往自己衣服上抹,一饼药膏愣是在自己身上涂抹完了才罢手。

    两位师兄很无语,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二不拉几的家伙,这么怕死的行为,还尽干胆大的事,这叫什么事。

    “我好了。”庾庆拍了拍自己胸口,裂出一口白牙嘿嘿笑,主动把三只火把给要到了自己的手上,示意两位师兄赶紧。

    两位师兄相视一眼,本打算就表面抹一下的,见了庾庆的涂抹方法后,再想想那中招后的可怕死法,于是也开始宽衣解带了。

    只不过,二人脱光后都面对着墙壁抹药,没庾庆那么不知羞。

    待到都穿好衣服了,药膏都用完了,才又各举着火把往来路去。

    这一路上,三人分别照着左右上下前行,一块地方都不错过。

    探照着查看了好一阵后,三人渐感心慌,哪有什么洞口,洞口竟然凭空消失了。

    问题是一路上竟然连点树根破碎的渣都没看到,他们清楚记得进来时洞口曾被一堆纠缠的树根封堵着,破开洞口时产生了不少的破碎物,然而一路过来真的是连片渣都不见。

    最诡异的是,发生重大变故的事发现场居然也不见了。

    没看到那些飘忽的致命黑色细丝,也没看到那变成了干瘪骷髅的三具尸体。

    更匪夷所思的是,那三个盘膝打坐的大活人也不见了。

    起先,三人觉得可能是没走到位,又计算着步数多走出了差不多两里路,这已经远远超过了抵达事发现场的距离,可还是不见之前发生惊变的现场。

    什么叫越走越心惊?

    看看前后幽幽深沉的无尽黑暗,火光晃动下,总让人感觉阴暗处藏了什么东西。

    安静,只有三人的脚步声。

    一种莫名的恐怖感在师兄弟三人的心中渐渐滋生。

    修行中人不怕什么妖魔鬼怪,而是对未知、对那种身陷莫名的恐惧,人心都是肉长的,不可避免。

    至少高、胖、瘦的师兄弟三人是下意识越走越靠近了。

    万分确定距离上已经过了事发现场后,三人停下了,终于体会到了外界为何会称此地为妖邪之地,确实很邪门。

    南竹回头看,“规规整整,整整齐齐,笔直的一条通道,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有机关、有什么阵法不成?”

    庾庆和牧傲铁也在琢磨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出口呢,你不是说你来就一定能找到吗?让你不要来,你偏要来,这下傻了吧?这还没见到那些个所谓的什么打打杀杀的妖邪之物,光一条路就把我们困死了。老九,我说咱们迟早要被他给坑死,我没说错吧?”

    南竹开始在那絮絮叨叨责怪起来。

    问题是费劲来回折腾至此,三人手上的火把都只剩了最后一只。

    庾庆盯着火把燃烧的火苗观察了一阵,皱了皱眉,伸手到腰间,从之前藏在袖子里因脱穿衣服斜插到腰间的一扎供香中抽出了三支,并拢在火把上点燃了。

    南、牧二人无语盯着,采购供香时,这厮就说有用,究竟有什么用不肯说清,现在倒是点上了,不知在搞什么鬼。

    庾庆把火把交给了牧傲铁,双手持香,稳定不动,凝视着供香上冒出的青烟观察。

    见他久久没反应,南竹板着脸训斥道:“老十五,这不是在观里,你烧什么香,到底在搞什么?”

    庾庆沉声道:“请神问路!”

    他不可能告诉两个师兄真相,只能是这也说。

    “……”南、牧二人双双无语凝噎,还以为这厮买供香干嘛呢,竟是搞这迷信把戏?

    南竹渐震惊道:“我说,观里装神弄鬼那套糊弄一下村里的村民,安安村民的心也就罢了,你他妈连自己都骗的吗?”他忍不住爆了脏话,实在是忍不住了。

    “死胖子,你给我闭嘴!”庾庆喝斥了一声,明显有了点火气,他也有点急了。

    “你…”南竹还想说什么,却被牧傲铁伸手拦了一下。

    牧傲铁略摇头,示意七师兄稍安勿躁。

    请神问路这说法,他也是不信的,不过又觉得老十五不太可能在这种时候还能扯这种蛋,能一早就备了供香来,应该是蓄谋了什么打算的。

    所以他觉得还是等等看再说的好。

    南竹明白了意思,袖子一甩,一手拿着火把,一手后背,板着一张脸,静候着。

    庾庆紧盯焚香烟气,额头上渐渐有了细密汗珠,他这次是真的有点急了。

    本欲拿出压箱底的本事,施展观字诀一探,谁知眼前的焚香烟气竟是一条直线的上升,略有的波澜解读出来也是边上两位师兄的呼吸导致的。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在一个较封闭的空间,意味着进来的洞口确实消失了。

    真要是这样的话,空气断绝了,三人岂不是迟早要闷死在这里?

    再观察了一阵,还是如此。

    他心里急了,但又知道不能表现出来,不能有失自己掌门风范,为了稳定人心,闭目凝神一阵后,沉声道:“祖师爷告诉我说,这通道里确实有机关。”

    南、牧二人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

    南竹狐疑道:“机关在哪?”

    若是真能指出机关位置来,那他还真就信了。

    唰!庾庆拔剑在手,走到一旁墙壁边,用力挥动剑柄当锤子,咣咣敲击墙面,“进来的洞口被遮掩住了,必然是藏在墙壁后面,我们就这样一路敲回去,声音异常的墙壁后面就是洞口。”

    两位师兄凝噎无语了好一阵。

    南竹瞪大了双眼,再次震惊道:“老十五,这就是你的请神问路?这就是祖师爷告诉你的机关在哪?你这是真到一点都不假的把我们两个当傻子吗?”

    庾庆恼羞成怒,“死胖子,祖师爷的话都不听了,你是想和我动手吗?”

    软的不行,他就想来硬的,他一个人出糗不如大家一起出糗。

    “你…”南竹一副牙痒痒的样子。

    牧傲铁的一张脸也阴沉了下来。

    庾庆见引起了众怒,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手中剑翻花,唰一声插回了剑鞘,指手画脚道:“老七敲这边墙壁,老九敲那边墙壁,我计算行走的距离,咱们就这样一路往前敲下去,迟早能找到出口的。”

    话毕,通道内安静到落针可闻。

    南竹和牧傲铁死死盯着庾庆。

    好一会儿后,最终还是南竹先屈服了,“老九,咱们心里清楚,这厮不是什么好东西,偏偏咱们鬼迷心窍瞎了眼,愣是跟他进来了。现在也没了办法,这也算是一个办法,先试试看吧,一切等出去了再说。”话毕还推搡了一下牧傲铁。

    他知道老九这人傲气,不容易屈服,怕惹出事来,一旦被那小子找到动手的借口,老九都是其次的,看那眼神,绝对是要第一个照他下狠手的。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无广告无弹窗全文阅读

凡人修仙传动漫22更新时间

六月听书网凡人修仙传

凡人修仙传五行灵根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