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叶青帝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53f697525e1d/1635251983.html

    按理说,就算是有人做手脚又封堵了起来,也不可能出现这种找不到的状况。

    南竹却是一副沉冤得雪的样子,在两位师弟面前嘀嘀咕咕,“看到了吗?看到了没有?我就说你们冤枉了我,我说一块块挨着敲过去的你们不信,现在看看,这么多人反复敲,一样没用。”

    他这口冤气一直憋的无处倾诉,搞的自己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敲击的过程中真的走神疏忽了,现在方明白自己之前确实是被冤枉了。

    然而现在没人在乎他之前是不是有被冤枉,世间只有他自己在乎,压根没人理他。

    庾庆皱眉不语,观察着四周,有一点他算是明白了,见元山的妖修以前也不知道古墓里会出现这种状况。

    也就是说,这是新情况?

    怎么可能找不到出口?

    一群妖修也觉得不可能,他们的反应和庾庆三人之前的反应是一样的,扩大范围去敲击。

    庾庆三人跟着他们一路折腾下去,想不跟着也不行,身不由己。

    “不对!”

    柳飘飘突然出声,引起了身边人的注意,庾庆三人盯着她,不知她怎么了。

    朱明池问:“大掌卫,怎么了?”

    柳飘飘挥手指向了四壁,“这石壁很干净。当年我们最后一次退出时,是进来放火烧过的,你们看这通道,竟没有一点烟熏火燎过的痕迹。”

    众妖惊疑四顾,不少人伸手到墙上摸了摸。

    不说不知道,一说才发现果然如此,因此地石头的颜色本就偏黑,之前并没人注意到这方面。

    这话也提醒了庾庆,令他皱了眉头。

    南竹也留心观察了一番,摸着下巴嘀咕,“若真是这样的话,就算有人搞鬼,谁又会闲得无聊把这么长的石壁给擦干净,且擦的连一点烟熏火燎的痕迹都没有?”

    轰!柳飘飘忽一掌轰在了石壁上,震碎了一块长条大石,有了缺口后,她又挥手掰开了另一块长条大石。

    没彻底掰下来,尾端还卡在石壁上,但已经让人看清了石块的后背。

    石块的背面才如同柳飘飘所言,有着明显的烟熏火燎痕迹。

    众人看看四周,很是讶异,不知谁这么无聊,将所有堆砌的石块都给翻转了一遍不成?

    一看这状况,朱明池和童春秋也接连动手,从石壁上拆下了几十块石头,结果发现有的石块背面有烟熏火燎的痕迹,有的没有,拱状弧顶上的石头背后都是干净的。

    这情形越发让人摸不着头脑。

    重点是,石块后面的壁上有许多拳头般大的窟窿,施法查探后,发现深不可测,不知通往哪里。

    柳飘飘指着石头散落一地的现场,“老朱,你带点人守在这里做标记,其他人再继续往前敲,若真能一直让人转圈圈,我就把这堆砌的石壁全给拆了,看看后面究竟藏了什么鬼,我就不信找不到道!”

    她手一挥,大部分妖修继续敲着墙壁前行。

    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的庾庆向柳飘飘走去,有话要问,谁知却被看守的小妖一把给摁住了。

    “你想干什么?”小妖喝止。

    南竹和牧傲铁略绷心弦,不知这老十五是不是又要搞什么。

    两人担心呐,好不容易过了眼前的坎,后面还不知道怎么办呢,这位又主动凑上去干嘛,又要惹是生非不成?

    柳飘飘回头一看,见庾庆似乎要与她交流,抬了下手,“让他。”

    小妖这才放开了人。

    庾庆凑到了柳飘飘身边伴行,问:“大掌卫,古墓当年出口被封后,有没有人挪开洞外堆积的乱石进来过?”

    换了寻常人这般被抓了,柳飘飘压根不会理会,然而身份和背景这东西许多时候确实比能力更有份量。

    柳飘飘想了想道:“不清楚。若不是你们这些人跑来搞什么,谁没事会往一个掏过的坟里跑?何况里面还有妖邪,派人守在这里也没任何意义,没有守卫,也就不清楚有没有人进来过。”

    庾庆又问:“你们进来的时候有没有听到山洞里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柳飘飘不解,“什么声音?”

    庾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女人的声音?”柳飘飘惊疑,“她说了什么?”

    庾庆:“没说什么,就是一声叹息,我们三个都清楚听到了,你们什么都没有听到吗?”

    “没有。”柳飘飘很肯定。

    庾庆沉思不语了,隐隐感觉眼前的蹊跷和那个女人的叹息有关联。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但走了多少路大家却有估算。

    前前后后走了十几里的路,不但不见尽头,也没有再和定点做标记的朱明池等人碰见。

    之前庾庆三人逃跑被追上时也没有跑出这么远的距离。

    若说在绕圈,应该早就和朱明池等人相遇了才是。

    这未免也太邪门了。

    诡异,再往前走下去不知哪才是尽头,一群妖修渐惴惴不安。

    火把也都用的差不多了,基本都摸出了萤石照明。

    童春秋忽道:“大掌卫,有点不对,这么久了,老朱见我们这么久没回应,就算不追来看看,也会派人过来找我们,现在却没一点反应,会不会出事了?”

    柳飘飘沉声道:“你亲自带人去看看,一旦发现不对,就用力攻击石壁向我发信号。”

    “好!”童春秋应下,挥手又带走了三十名妖修,快速原路折返而去。

    这边则继续敲击墙壁前行。

    然并未再走太远,一行便停下了。

    众妖眼前竟然出现了另一番场景,台阶,向下的台阶。

    对同样场景中几乎走到有些麻木的妖修来说,有点别样提神。

    石块堆砌的笔直通道到此为止,台阶和石壁是直接在山体中开挖出来的,浑然一体,不再有堆砌的整整齐齐的石块装饰,其实就是洞穴的样子。

    洞穴上方垂挂有不少植物的根须,或长或断,不知怎么从石头里长出来的,上面附有不少散碎如同沙粒的亮片,不知是什么东西。

    柳飘飘从众妖中走出,让后面妖修将所剩不多的火把递来了一支,之后随手扔下了台阶,火把落在了台阶下面燃烧,上下高度达数丈。

    观察了一会儿下面的环境,柳飘飘回头看,突然脆生生道:“这条通道不是平的!”

    庾庆问:“什么意思?”

    柳飘飘瞥了他一眼,“这个地方我来过,在离洞口半里路左右的位置,几处台阶转下来,与洞口的落差大概达二十丈左右。前面半里路是入口通道,到了这个地方,才是真正进入地宫的开始。”

    这里与洞口的落差达二十丈?众妖略惊,南竹失声道:“我们岂不是已经到了地下深处?”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庾庆亦转身看向了来路,之前一路都是平整的直道,平路怎么走到了地下二十丈深的位置?

    他又回头问柳飘飘,“也就是说,让我们奔波许久的这条通道,以前其实只有半里路的长度?”

    柳飘飘点头,目光泛冷打量四周,“你们之前兜圈的时候可能在平行,现在其实一直在下坡,只是坡度不易被察觉,不是缓坡就是阶差,这视线下是不容易被发现的。总之有人在通道上做了手脚,而且是动了大手脚。”

    庾庆明白了她的意思,“也就是说,我们之所以找不到出去的洞口,并不是我们找错了位置,而是水平高度出现了变化,也许我们敲击石壁的时候把胳膊抬高一点就找到了?”

    柳飘飘:“应该是这样。”

    庾庆默了默,“难怪你们刚进来的时候,我们三个立刻赶去就找到了洞口。因为我们去的太快了,机关来不及调整水平高度,否则容易被发现。”

    “机关?”柳飘飘反问,“什么机关能在地下做这么大规模的调整,如此负重运作,还能不让我们察觉出运转动静,这得是怎样恐怖的机会才能做到?”

    话毕脸色忽变,猛回头看向来路,“不好!幕后黑手随时能改变通道方向,老朱和老童怕是不知会被引向何方。”

    正这时,台阶下的地宫方向突然传来一阵隆隆震响,似乎有什么打斗动静。

    柳飘飘闻声侧耳倾听,稍后直接一个闪身飘了下去,众妖立刻跟着跳了下去,庾庆三人是被拎下去的。

    一群人在地道内急速前行,这被人掳走的感觉确实不好,庾庆忍不住大声喊道:“大掌卫,这样着实不好受,你能不能先解开我们身上的禁制,你放心,这鬼地方我们不敢单独乱跑,只能是跟你们一伙。”

    他只是喊来一试,有用没用先搂一耙再说,谁知柳飘飘竟还真的答应了,声音从前面传来,“给他们解开。”

    于是师兄弟三人又得了自由,也跟着一群妖修黑灯瞎火的往前跑。

    没跑多久,前面突然成片停下,庾庆跟着稍停,踮起脚尖往前一看,看到了柳飘飘背双剑的背影,当即分开人群上前了,发现已经到了一处十字交叉的枢纽之地。

    上面依旧垂着许多的根须,在根须的下面,竟有三条盘膝打坐的人影。

    庾庆借着朦胧光线仔细观察后,略惊,发现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消失的那三个苦力,似乎还保持着消失前的动作。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从伏天氏开始

凡人修仙传有声小说免费阅读

凡人修仙传神秘小瓶

凡人修仙传男主女主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