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战斗力排名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62186597529b6392540d/1635250456.html

    ()  蝉?柳飘飘没表示出信或不信,又问道:“你想去哪找云图,总不会连具体位置都不知道就往这古墓里闯吧?”

    经过被剑架脖子,庾庆感觉到了这女人又在试探他,回道:“主墓室,家父怀疑云图的线索还在主墓室,您知道主墓室怎么过去吗?”

    此话一出,南竹和牧傲铁忍不住相视一眼,同时感觉到了,老十五依然没放弃去找仙家福地的线索,已经这份上了,依然还抱着希望。

    柳飘飘:“主墓室我去过,早已被司南府翻了个底朝天,若有什么云图,也早就被司南府的人给拿走了。”

    庾庆:“若有机会,我还是想亲眼去看看。”

    柳飘飘没吭声了,不置可否的样子。

    庾庆又请教,“那个‘鬼胎’怪物,用‘蓝色妖姬’能否识破?”

    他也是没办法,望楼的情报对见元山的情况提供的还算详细,但对这古墓内部的情况提及甚少,也不知是不是买了便宜消息的原因,现在自然是抓紧机会请教。

    柳飘飘:“没用的,那怪物邪门的很,似乎有办法能吸收妖气和人气之类的东西存储备用,化作你们人时,身上能浮现人气,化作我们妖时,身上能浮现妖气。‘蓝色妖姬’拿它们也没办法。”

    还能吸收人气和妖气?庾庆惊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确实是邪门。

    他当即与南竹和牧傲铁打招呼,自己三人若有分散再见,一定要验证清楚了是否是正身。

    当然,三人也不管‘蓝色妖姬’有用没用,先再抹一次再说,之前抹的已经过了半个时辰的时效。

    就三人这贪生怕死的样,令柳飘飘多瞟了几眼……

    在他们的身后,就在一行消失后没多久,石壁上的窟窿眼里,突然蹿出了一条条触手,卷了地上被肢解的“鬼胎”碎块,将碎块重新拼凑起了三只“鬼胎”生前的样子,之后触手分泌出黏糊糊的绿汁浇在了“鬼胎”四分五裂的残躯上。

    没一会儿,残躯裂口迅速将绿汁吸收,裂口也跟着愈合了,地上的根须亦如同细小的触手连接在了残躯上。

    很快,毛猴子似的三只“鬼胎”陆续睁开了眼,挥手甩开了根须的纠缠,双手撑地坐了起来,陆续爬起后,一身的黏液飞快蠕动变色,转瞬变成了三位妖修的模样,继而飞奔而去……

    什么叫地下迷宫?庾庆算是领教了。

    一顿疾行,除了越来越深入地下外,跟着群妖在地道内钻来钻去的他,早已绕的分不清了东南西北。

    他就不明白了,这么大的工程真的是墓穴吗?难道是为了防盗,才搞的这么复杂?

    “还以为当年的大火对这里没什么影响,如今看来还是有点效果的。”

    领着一票人手疾行的柳飘飘忽发感慨。

    庾庆自然要捧场,也是想多了解一些情况,主动发问:“大掌卫此话怎讲?”

    柳飘飘:“放在当年,那真叫一路杀进来,现在却并无什么阻力,可见当年那场针对古墓妖邪的屠戮还是有效果的。”

    她言谈举止方面对庾庆的态度,已明显有所改善。

    不为别的,途中聊了一些赴京赶考的事,什么贡院考试的情形,皇宫殿试之类的林林总总情形,她虽是有心试探,但庾庆确实是对答如流,遇见她话题里埋设的坑,也轻易就给她纠正了。

    柳飘飘意识到了,这位可能真的是那个名扬天下的探花郎,故而态度有所改观。

    因为有些个问题,正常的修行中人都不太可能花精力去了解,而庾庆一开口明显就是行家,肯定是赴京参加过大考的人。

    其实她还有好些个问题想问庾庆,只是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不好显得太那啥。

    没办法,实在是遇上了一个有够传奇的人物,只要是个正常的人,都好奇庾庆为何会辞官,为何会抛弃那个未婚妻,能被地母看中收为弟子的女子应该不会差吧?

    南竹和牧傲铁在旁听的也有些无语,之前两人虽不敢否认,但多少还是有些怀疑的,就玲珑观那山野破观的,真能出那种人才?

    现在听了这番对答,两人心里有种认命的感觉,不服也不行,人家老十五可能真见识过那场面,这方面比起来,其他师兄弟可能真是个特大号的土包子。

    但两人心里还是有点腻味,玲珑观观主竟然能考上一甲进士,这得多荒唐,玲珑观怎么可能出这种事?

    这里也唯有两人能理解庾庆辞官的原因,假冒替考的嘛。

    旁听的那群妖修也对庾庆投去了略有崇拜的目光,苦心修炼成人,自然是因为向往,心性趋于人性,孺慕那份风雅。

    隆隆隆,前方深处又传来了略有节奏的轰击动静。

    柳飘飘侧耳一听,挥手道:“是老朱的信号,就在前面,快!”

    一行顿时加快了行进速度。

    没多久,一行顺一斜坡闯进了一座空荡荡的地下室,高达数丈,很宽敞,有前后左右四条斜坡通道,看起来又像是个中枢地段。

    一行云集于此,正琢磨要走哪条通道,四条通道口突然嗡隆一声掉下四道石门,挡了他们的进退之路,石门后更是哗哗声不断。

    逢此突变,众人皆惊。

    柳飘飘反应最快,一个闪身快如魅影,一掌轰隆巨响,直接将那石门给崩碎了,谁知后面却是如潮水而来的拳头般大的石球,狂灌入室内。

    占了室内相当的容积后,堆积的石球才阻挡住了后面的石球再次涌入。

    就凭这个,其它三道门便没了人敢再动,谁知道外面究竟有多少石球,没人愿意被活埋。

    就在众人惊慌四顾之际,庾庆马尾辫里又传来了“笛笛笛”的铿锵鸣叫声。

    众妖纷纷看来,庾庆也意识到大头可能察觉到了什么危险。

    就在这时,顶部的孔眼中突然嗖嗖灌入气流。

    气流无色无形,但对眼睑上抹了“蓝色妖姬”的庾庆三人来说,看到的却是赤黑色交织的气体,庾庆沉声道:“大家小心,是邪气!”

    闻听此言,包括柳飘飘等人都迅速摸出了“蓝色妖姬”往自己眼睑上抹。

    确认了确实是邪气狂涌而入后,柳飘飘立刻喝道:“屏住气息!”

    不用她交代,大家便已这般做了,没人愿意中邪。

    群妖不少开始盘膝打坐,以便多坚持一些时间。

    庾庆三人也刚盘膝坐下,谁知柳飘飘却指着他们喝道:“去,你们三个朝那个方向给我斜向上一直挖,与刚才进来的通道平行挖掘,我就不信对手能把整条通道都装满石球,快去挖!”

    庾庆惊道:“这么硬的石头,且浑然一体,凭我们三个的修为,得挖到什么时候,你们修为高,你们挖更快。”

    唰!柳飘飘的双剑终于出鞘了,直接剑指三人威胁上了,“不想立死,就给我立刻挖!”

    师兄弟三人相视一眼,明白了,这若是开挖起来,屏住的一口气消耗的更快,人家见元山的才是一伙的,要死也是先死他们。

    没错,柳飘飘就是这意思,尽量利用外人缩短逃生通道的距离,然后再自己人接着上,只有这样,自己的弟兄屏气的时间才能久一点,才能多一分坚持到最后脱困的机会。

    见没反应,她又喝道:“死还是挖?”

    庾庆咬牙道:“给几把趁手的家伙。”

    柳飘飘立刻示意手下扔了几把刀、斧之类的重家伙过去。

    庾庆捡了斧子,走到石壁前就要开劈,却被同样扛了把斧子的南竹拉住了,庾庆不解地看着他,南竹罕见地对他挤出了一脸不太好看的笑,“老十五,你在旁打坐,能坚持一会儿就多坚持一会儿,我胖,消耗大,屏气时间肯定最短,在旁呆着也是浪费,我先来吧。”

    庾庆脸颊一绷,掰开他,“我修为最高,速度快一点,我来。”

    牧傲铁的身影插到了两人前面,回头对他道:“若要活一个,留一个修为高的,有能力报仇!”最后几个字的声音很低,几乎就剩口型,从有些发呆的庾庆手中一把夺来了斧子,抡开了胳膊就照着石壁咣咣劈砍起来。

    南竹点头,似乎表示认可,一把推开了庾庆。

    庾庆一个踉跄后退,脚下踩到了圆圆的石球,差点摔倒,站稳后目光凝视了两位师兄许久,面无表情,之后慢慢回头,目光与柳飘飘的目光对上了,他的目光很平静,又慢慢扫了群妖一眼。

    他接受了两位师兄的说法,若只有一个能活下来,他将尽力做那唯一一个,因为他确实是希望最大的那个。

    他盘膝坐下了调息,屏气凝神,尽量让自己多坚持。

    邪气渐渐充斥在整片空间。

    咣咣开挖出的碎石也越来越多,牧傲铁在开出的洞里挖,南竹便在外面清理石头,往四周堆。

    后来,洞里开挖的动静越来越慢了,南竹那往周围清石头的肥胖身躯动作也越来越慢了。

    庾庆闭上了双眼没去看,嘴唇紧绷成了一条线,死死紧抿着。

    没多久,脸色发紫的南竹停止了干活,慢慢晃到了庾庆边上,“老十五,我绷不住了,不吸气不行了,我要是中邪了,不要让我遭罪,给我个痛快!”

    闭目中的庾庆嘴唇在颤抖,没回应,心里在反复告诉自己,我要活下去!

    南竹慢慢躺在了石头堆上,张开双臂,终于放开了闭气,畅快的呼吸,闭目,脸上浮现美好,也有遗憾。

    稍后,他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猛然睁眼,眼珠子滴溜溜乱转,陡然坐来,爬到庾庆耳畔,低声问道:“老十五,你确定这是邪气?”

    我确定什么,你自己又不是看不懂?庾庆忽一愣,睁眼看他,见他那样子,不由愕然。

    很快,牧傲铁也从开挖的洞里滑了出来,一脸狐疑的样子四顾。

    瞧这情形,庾庆也松了气,试着吸气,结果发现好像是没事,不由站了起来。

    看他们三个大口吸气的样子,柳飘飘愣住了,难道自己也走眼了?

    有小妖也试着松气吸了口气,谁知脸色剧变,猛然双手抓住了脖子颤抖。

    《半仙》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记全集txt下载

凡人修仙传1在线观看

凡人修仙传忘语免费阅读无弹窗

凡人修仙传小说作者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