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草堂成员修为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83495802621054584fee4e3a/1634557924.html

    对金化海本人来说,他只需乔装打扮装低调就行,才不管有没有人会认出他,前司大人已经交代的很清楚,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相关势力的注意。

    新人到,吉时到,鼓乐喧天,喜宴开始。

    金化海等送嫁妆的属于下人那个级别,主宴场地轮不到他们入座。

    一群下人没资格和一群贵同席,偏殿放下嫁妆后,就顺着台阶下去了,被人引到了半山腰喝喜酒。

    他们一走,偏殿内立刻冒出数人快速检查抬箱,大掌目亲自带人搜查,然并未查出什么问题。

    婚礼过后,一对新人准备敬酒时,洪腾抽了个空在角落里与大掌目碰头。

    “大王,所有嫁妆箱子,都搜查过了,没发现什么。”

    “那就是送嫁妆的这些人,要盯紧了。同时山中要加强警戒,若有人潜入务必及时察觉。”

    “是,不敢有误。”

    山腰一群招待人的妖修中,一人伺机到了金化海身边,貌似热情招待的样子,实则堆笑的面容下说的却是另一番话,“整个见元山外松内紧,到处布置了耳目,洪腾派了一批人去古墓。”

    这是司南府行事前策动的几个耳目之一,要行如此大事,不可能连点局面都不掌握就瞎眼闯进来,能在见元山的地盘上挖出藏那么多人的洞来就可见一斑。

    金化海闻言略惊,按蒙破的说法,妖界有察觉到司南府的异动是在意料中的,所以外松内紧可以理解,这先派人去古墓是什么意思,难道已经被洞悉了计划?

    他觉得不太可能才是,这批送嫁妆的人手里目前也只有他知道下一步的计划,他还没有暗中通告下去呢,当即追问:“去古墓干什么?”

    满脸堆笑四处挥手招呼人的妖修道:“不清楚要干什么,我知道的有限,洪腾那边也没对任何不相关的人声张,实在是不好打探。”

    金化海默了会儿,嗯声道:“知道了。”

    今天,大喜的气氛是注定彻夜难消的。

    喜宴却没有彻夜,不过也搞到了半夜结束。

    送嫁妆的一伙人是陆续退场的,有人离席后就回安排好的房间休息了,有人则借口赏月到处溜达去了。譬如金化海,溜达到没人的地方就悄然钻入了山林内,会不会被发现是次要的。

    分批次离席,分批次消失,一半人回了房间休息,一半人遁入山林赶赴目标地点。

    古墓外围,最先赶到的金化海等人,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近百号人才来齐了。

    金化海一个手势,众人纷纷从隐藏处跳出,飞掠至洞口才发现封堵已经挖开了,也不知是不是洪腾派出的人干的,他也只能是带着人先进去了。

    躲在暗处观察的人,发现上百号人就这么进去了,顿时各去报信……

    司南府一行人手在古墓中一阵疾行后,金化海忽然抬手打住,察觉到了不对。

    他之所以能担这任务,是因为他当年进过这座古墓,古墓内的全部情况是记不清了,但古墓入口地段的大概情况还是有点印象的。

    这已经走了两三里路还没走到拐角是什么情况?

    自己记错了?他再次挥手,一群人再次疾行。

    随着探查的距离越来越远,金化海也越来越确定是撞邪了,古墓入口的一段通道不可能有这么长。

    他意识到可能要出大麻烦了,顿时急了。

    原计划中的他,只是个引人注意的诱饵,他带着人进来后立马要找地方躲藏起来,等到把相关势力引诱了进来,与古墓里的妖邪发生冲突后,他就要带着人退场离开。

    并不是回见元山落脚的地方,而是趁人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就立刻跑人,外面有能混淆他们行迹的人接应,只要跑出了见元山就能证明他们只是刚好路过,并未进过见元山。

    只要当场抓不到他们人,司南府就能死不承认擅闯过见元山禁地。

    借相关势力的力量进古墓清场后,相关势力又以为司南府已经得手了什么离开了,待到古墓这边散场了,注意力又全部搅乱了,才是蒙破那批潜伏人员在内应的暗中接应下登场的时候,可从容进入古墓慢慢来勘察。

    为了这一出,司南府前期可谓花了大心血去筹划。

    现在却撞邪了,这要是在古墓里被逮个正着的话,那计划就破功了,外面的所有准备也就进行不下去了,让金化海如何能不着急……

    青烟袅袅,庾庆一炷香在手,站在一堆塌方的碎石旁。

    师兄弟三人途径这条通道,发现边上有坍塌之地。

    地宫内类似塌方的地方不少,应该是发生过打斗还是什么的造成的。

    稍有例外的是,庾庆稍作了逗留。

    通过对手中烟气的观察,庾庆感觉到了微弱气流的侵扰,气流来自碎石间的缝隙。

    这堆碎石后面很有可能就是另一个出口。

    也就是说,这里不是什么一般的塌方,应该是被人故意造成的,有人在故意遮掩。

    “为何停下?地图不核实了?”

    忽有女人声音在三人身后响起。

    三人回头一看,只见白衣女子又神出鬼没的出现了。

    庾庆:“当然要继续,走!”招呼上师兄弟二人继续前行。

    凭经验,在古墓入口封堵了的情况下,气流还能流通,就说明不止眼前这个出口,他不介意继续拖下去,顺便找到第三个出口。

    再者,他感觉这个出口的塌方区域似乎有点长,凭他们三个想在被发现后、在干扰来到前清理出口子来逃走,不太有把握,不如另找出口多一手可能。

    然白衣女子却喊住了他们,“又有一批人手进来了。”

    三人止步转身,庾庆问:“什么人?”

    白衣女子:“不知道,他们没声张,不是妖修。”

    庾庆:“多少人?”

    白衣女子:“百来个。”

    庾庆一听就明白了,如果碧海船行没有增派人手进山的话,那就应该是司南府的人来了。

    见对方直勾勾盯着自己双眼,不由问道:“怎么了?”

    白衣女子沉声道:“地宫就这么大,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你再不出把力逐渐解决的话,一旦这地宫兜不下了,我不敢保证我会不会另找合作者…把‘小云间’的秘密告诉别人。”

    摆明了在威胁。

    南竹和牧傲铁相视一眼,庾庆深吸了口气,偏头问牧傲铁,“老九,这一路走来,地图路线可有什么差错?”

    牧傲铁:“目前没发现什么问题。”

    庾庆估计也没什么问题,否则对方也不会放开了让自己核对这么久,加之核对到现在确实没发现问题,当即对白衣女子道:“我是个坦荡之人,我说过,只要你的承诺没问题,我们也一定说到做到。”回头问了声,“你们说是不是?”

    南竹应声,“是!”

    牧傲铁则是点头。

    白衣女子挥手示意,“那就开始吧。”

    庾庆:“带路吧。”

    白衣女子:“人员一共在四个地方,跟你们一起的妖修分成了三伙,各在一个区域流动,刚进来的上百人还在入口附近的通道内转悠,先解决哪个?”

    庾庆:“先把人多的放进来。”

    白衣女子:“不先解决少的,要先解决多的?”

    庾庆:“为什么要我们亲自动手?过去后,你让一批鬼胎变化成我们和柳飘飘的样子,只要动手了,我们混在其中偷袭一下,他们两伙下次再见就好办了,诱使他们自相残杀不好吗?”

    白衣女子目光微闪,稍颔首,立刻带队在前。

    庾庆要了牧傲铁手中的地图在手,看了看地图,记下了现在的位置,才将地图收起……

    堆砌的整整齐齐的通道终于断开了,终于出现了印象中下行的台阶。

    走下台阶前,金化海回头凝望来路,眼神中有忧虑,再回头,领着一群人快速下了台阶而去,凭着印象去找能藏人的地方。

    走到一条岔路口时,发现路口边上站了高、胖、瘦三人。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庾庆师兄弟三人,皆笑着朝他们挥手打招呼。

    众人先是警惕,随后因三人的反应而惊疑相视,心道,这三人谁呀,熟人吗?

    金化海是认识庾庆的,当年庾庆在古冢荒地失足归来,他还特意面见过了解情况的。

    这厮怎么也出现在了这里?此地鬼胎变的不成?犯不着吧,鬼胎变这厮干嘛?

    他没有理会,也希望自己的化妆有用,能让庾庆认不出自己。

    也确实是一万个不希望被认出,真要是认出了的话,让他怎么办?杀了灭口吗?

    灭口肯定是没错的,可问题是,这厮是地母弟子的未婚夫,尽管小年轻之间出了变故,但也轮不到外人管呐,外人动手杀了肯定就不合适,鬼知道地母弟子心里到时候会怎么想,有些事是不好沾边的。

    一群人戒备着三人,跟着金化海拐进了另一条路口而去。

    就在一行消失后不久,师兄弟三人体表蠕动,现出鬼胎原形,飞奔而去……

    另一地,在前领路的白衣女子微微颔首,忽回头对三人道:“我就不陪你们了,你们按地上的引导去吧。”说罢恢复了鬼胎原形奔离。

    师兄弟三人只好跟着地上的根须指引前行,庾庆似乎还挺积极的,主动表示再快点。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凡人修仙传2在线观看

凡人修仙传2无上仙界txt

凡人修仙传二部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