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

    他们两人是不知道出口在哪的,因为庾庆之前找到了出口时也没有告诉过他们。

    可若是说出口在那个山谷,两人就有点纳闷了,若在那山谷,那之前找来找去的说法算怎么回事?

    记错了地方不成?

    两人也觉得不太可能,老十五这家伙的脑子记东西,不说什么过目不忘,但确实还可以的,师兄弟几个都不如,不太可能记错才是。

    更何况,那山谷在地图上的位置几乎就在整个地图的最中心点,能搞岔了?

    搞岔了没关系,两人记得老十五说那山谷里藏有什么庞然大物,这要是撞上去还得了?

    就在两人想提醒时,庾庆突然再次点了点地图,强调道:“我不会记错的,就在这里!”

    他此举吸引了众人都往地图上瞧,而他自己却趁机甩了两位师兄一个眼色,皱眉示意。

    两位师兄到嘴的话卡主了,懂了,老十五知道他们的担忧,心里是有数的。

    也越发不懂了,明知那山谷里藏有危险,还想大家过去,老十五特么的想干什么?别吓人好不好。

    然一些默契还是有的,知道老十五应该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害他们,估摸着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能是耐着性子提心吊胆的看情况再说。

    见庾庆指出了出口位置,金化海的脑袋凑近了观看,想努力记住,不过看后却又疑惑,“你指的这个地方怎么是一块空白,连路都没有?”

    庾庆笑了,“你觉得那女人给我的地图能画上逃生出口不成?有也不会画,没有画上,一片空白就对了。”

    众人闻言恍然大悟,金化海也默默点头,皆深以为然。

    南竹和牧傲铁又忍不住瞟了眼庾庆,也算是服了这家伙,应付人的话随口就能冒出来。

    最让两人受不了的是,那厮应付人的话还总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胡说八道的话听着居然比真的还真。

    见出口确实不远了,金化海沉声道:“既然不远了,那就快点赶路吧,别又被那些妖邪给缠上了。”

    他说的算,大家立刻再次出发。

    这一动手,庾庆又发现了不对,发现这帮家伙的手上居然都多了件武器,看武器已经整体泛黑的色,稍想便能明白,这帮家伙应该是之前从那些鬼胎和傀士手上夺来的。

    他想起了那能从人体内开花的场景,想提醒点什么,可转念一想,又还是闭嘴了。

    然一直到最后都未出现他担心的那种场面,想到司南府不是一次进古墓又释然了,人家某些方面的准备肯定有,就如同柳飘飘他们进来不怕一样。

    众人一路急速前行,且警惕着四周。

    接下来的一路,平顺的很,未再遇见任何妖邪的干扰,只有不知远处哪个地方隐隐会有隆隆打击声传来,庾庆估摸着是柳飘飘那些人。

    走了很长的路,还是一路平安,一路坦顺到让南竹和牧傲铁不时目光碰撞,又不时打量四周的根须。

    两人一点都不怀疑白衣女子已经看到了庾庆在地图上指点的出口。

    所以,两人怀疑是白衣女子在故意给庾庆放水还是怎的。

    这才是两人暗暗惊疑的地方,老十五又和那白衣女子默默配合上了不成?

    当一行终于抵达了地图上的一小块空白区域时,一条地图上不存在的通道出现了。

    走到通道尽头,那处地下空间,那处地下山谷,还有那座地下桥,又出现在了前方。

    突兀的画风,与之前见过的地下环境截然不同。

    金化海等人皆止步于尽头洞口,举着手里的萤石朝外面四处照明,奈何光线又照不太远,小心着朝外面东张西望。

    嗤!金化海忽屈指弹出了一枚萤石,看着萤石远去,看着萤石化作一点微光落于深谷。

    庾庆又抖出了地图给他看,“金先生,你看,我没说错吧,这里别有洞天吧,那女人故意不画的,是我无意中找到的。”

    “是我多虑了。”金化海点头认可,环顾眼前空旷的漆黑环境,也有几分感慨,“当年也算在这地宫里到处钻过,没想到还有如此广阔的地下空间存在。”

    庾庆玩味一笑,心想,那贱人若是不想让你们发现这个入口的话,只怕有从边上经过你们也未必能发现。

    “出口在哪?”金化海忽问。

    庾庆将地图收好,指了指下面,“就在桥下的山谷里,只是被堵死了,清理出来可能有点麻烦。”

    金化海:“那就赶快清理,直接从这下去吗?”

    “你们稍等。”庾庆扔下一句话,便挥手示意一下,直接带着两位师兄先上了桥而去。

    稍等什么?其他人有点莫名其妙。

    金化海正想也上桥跟过去,庾庆回头喊了声,“别动,桥的年头久了,不结实,负重不行,一不小心就得塌,一次性只能过两三个人。”

    金化海将信将疑,慢慢收回了脚,盯着桥面嘀咕了一声,“不结实吗?不应该呀,这地宫里的东西都不容易腐朽才是。”复又抬头喊道:“你们干什么?”

    庾庆:“等我到了另一头喊话,你们再三个人一组分批次过来。”

    这边只好稍等,眼睁睁看着三人拿着萤石的身影渐渐远去。

    师兄弟三人到了桥的另一端洞口,也是第一次到这边洞口。

    稍微深入一段距离后,庾庆抬手示意停下,对着空洞洞的通道出声道:“女仙人,看戏还没看够吗?你打算看到什么时候?”

    南竹和牧傲铁心弦一紧。

    “笛笛笛……”大头的铿锵鸣叫声又起。

    前方黑漆漆的通道内出现了一个白影,近后正是那白衣女人。

    白衣女人见面就问:“你什么意思?”

    说实话,她也有点被搞糊涂了,不知道这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搞的她都不好再怒气冲冲下手了。

    “什么什么意思?”庾庆两手一摊,“你不是要我解决那些人吗?不管过程如何,我做到了,大部分帮你解决了,剩下的也给你带来了。”

    这次,连牧傲铁都有些绷不住了,喉结耸动了一下。

    他和南竹都没想到,老十五这家伙竟然到了梁上吊绳、套了脖子后再睁眼说瞎话的地步,这不是找死吗?

    白衣女人果然冷笑道:“你帮我解决了?明明是我麾下不惜代价解决的,红口白牙的怎么就成了你的功劳了,外界世风日下到了如此境况吗?”

    庾庆嗤声冷笑,指了指自己脑壳,“想想,仙人,你再好好想想那些人是怎么死的,怎么突然瞬间就那么巧的都把后背亮给了你去捅刀子的。”

    白衣女子略怔,被他这么一说,是感觉有些不正常,其实她之前也感到有些意外,百来号人突然就被她顺利解决了大部分,顺利到她有些喜出望外,本以为要付出的巨大代价竟然节省了。

    当然,她依然冷哼道:“要凭一条三寸不烂之舌硬扯成你的功劳吗?”

    庾庆大言不惭:“当然是我的功劳!我告诉你,就算你不发动那次进攻,他们后面也得出意外,也照样要死,而且会死的更多,上百人会死到只剩一个人!”

    白衣女子:“继续编,我说过,会让你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你好歹活了几千年,怎还是满眼的妇人之见?我不用尝那滋味,也不需要编!”庾庆侧身,挥手指向黑漆漆的洞外,“点亮外面,我会用事实让你清醒过来。”

    白衣女子与之对视。

    外面突然遥遥传来金化海的呐喊,“阿士衡,好了没有?”

    庾庆再指了指外面,示意快点。

    白衣女子慢慢抬手,最后似下了决心,忽衣袖一挥。

    于是很快,那座山谷再次变得光明且美轮美奂,宛若梦里仙境。

    桥头另一端洞口的金化海等人瞬间满脸错愕,瞬间被眼前的美景给惊呆了。

    此时他们也看清了另一个桥头洞口的情形,看到了走出来的庾庆三人,也看到了与庾庆并排而出的白衣女子。

    见此幕,司南府众人大惊,立马感觉这个地方不对劲,金化海戳指向白衣女子,怒喝:“阿士衡,你作何解释?”

    庾庆示意这边停下,与那边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后,方淡淡一笑,隔着桥大声回道:“金化海,多好的名字啊,黄金化成了海,奈何呀,依然止不住你的私欲贪心。为了得到‘小云间’的秘密,不惜亲手杀害司南府近百号人手,你还是想想你该怎么向地母解释吧!”

    司南府其他人皆有些懵。

    白衣女子和南、牧二人则明显有些疑惑,奇怪这厮不是抢功劳么,怎么又把功劳推给了别人?

    金化海内心剧震,表面却勃然大怒,“阿士衡,竟敢在此信口雌黄,是何居心?”

    庾庆:“你进过这座古墓,早年也跟古墓里的东西交过手。此地的鬼胎能幻化成石壁,待人靠近后,会趁机袭击人,这个你敢说你不知道?你身为号令者,为何还喊出那句‘尽量背靠石壁,减少受敌面’,以致手下瞬间大部惨死?”

    司南府诸人顿惊疑不定。

    金化海恨不得冲过去宰了他,然对方把他诱来这里,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令他不敢造次,担心有什么陷阱,只能是激烈驳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早年进来并未见过鬼胎幻化石壁,战时背墙减少受敌面有何错?”

    庾庆亦戳指大喝:“为何只让手下那般做,自己却无丝毫靠墙之意?狗贼,你分明是看到了独吞‘小云间’秘密的机会,在借刀杀人!”

    说到这个,他肚子里也满是火气,自己本想借对方的势脱身离开古墓,谁知对方却起了歹心。

    想也能想到的,最后就是让他吐出秘密、朝他下手了。

    害得他为了自保没办法,只能是好马又吃回头草,心酸!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两百章 我的功劳,半仙,笔趣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