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无痕伏天氏最新章节1598https://www.jupindai.com/f6728/51c065e075d54f0f59296c0f670065b07ae08282l31l35l39l38/1635249677.html

    庾庆反问:“好的我都想要,不行吗?”

    算了,牧傲铁不说了,不跟他瞎扯。

    庾庆也不想再说这个,说来闹心,好姑娘都是别人的,以他的身份地位也得不到,类似闻家这样的家世的也看不上他,除非假冒阿士衡,问题是假冒别的男人给自己找女人算怎么回事?

    那样找来的女人喜欢的其实是别的男人,闹心不闹心?

    他多想自己是个名门大派的掌门或弟子,要钱有钱,要修炼资源随便买,要身份地位有身份地位,去谁家都能门当户对。

    然而没办法,他就这个出身,除非再投一次胎,师门没条件给他更多,当实力与欲望不匹配,他这个掌门也只能是跟着两位师兄一起在这做下人。

    不想挣扎一下的话,那就像上一代一样,继续躲在山里面熬着就好,还挺安全。

    想来都烦,对南竹挥手道:“好好的谈什么女人,不说这个了,说点正经的情况。”

    南竹点头,“根据一些家丁的描述,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青莲山弟子的历练,大多是借助闻家在世俗的力量来做安排。换句话说,闻家看家护院的核心力量就是青莲山修士,在闻家的青莲山修士不算少,想要偷偷摸摸混进‘文枢阁’恐怕有点麻烦。”

    庾庆:“你这情况想也能想到,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南竹当即问道:“那你掌握了什么情况?”

    这么一问,庾庆反倒纳闷了,混到了这杂物间,起先还觉得是来了个好地方。

    相对来说,也确实是个好地方,可对于他要办的事来说,这绝不是什么好地方,孤家寡人的,又不便到处走动,连人都见不到什么,找个聊天的人都难,很难掌握到什么情况。

    “我在这里目前没什么。”

    他一句话带过去,又问牧傲铁,“你这边有什么情况吗?”

    牧傲铁回道:“我挑了点东西进去,记下了内部的一些路线和环境,可供制作地图用。”

    庾庆摸了摸小胡子,思索着点头,“可以,咱们还是两个办法齐头并进。第一,暗中寻找能进入‘文枢阁’的合适人选。第二,摸清闻府地形,制作地图,为我们自己摸入‘文枢阁’做准备。地图放我这里做,我这里有条件,你们把摸到的地形一点点带过来,我们一点点填,一点点完善。”

    老七和老九皆颔首,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暂时也只能是这样先准备着看。

    两人走后不久,天也差不多黑了。

    就在庾庆刚上了门栓,准备回屋打坐修炼时,门被人推了下,继而响起了敲门声。

    庾庆立刻过去打开了门,门外是刘贵,他赶紧让路,并气道:“刘头。”

    刘贵也没摸黑乱跑,直接进了庾庆房间。

    屋内四处打量了下,走到桌旁,灯下翻看了会儿登记用的册子,见做的还不错,满意地点了点头,合上册子转身道:“府里人手不够,我要看顾的地方太多,也没时间慢慢教你,你自己要仔细小心,不懂的就去找我。”

    庾庆:“是。”

    “嗯,我再去其它地方看看。”刘贵扔下话背着个手就走,走到门口时,又顿步回头道:“如果不出意外,路上没什么耽搁的话,明天晌午,五少爷就回来了。族长发话了,到时候大家手上的活都可以歇歇,可以去正门看看热闹。”

    “是。”庾庆应下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句,“刘头,五少爷是谁?”

    “你连…”刘贵话出一半卡住,醒悟了过来,是了,这是新人,还不知道,当即骄傲道:“五少爷名叫闻言安,大爷家的公子,在族长的孙子中排第五,去年的新科名列金榜,二甲的进士,奉旨还乡省亲。

    奉皇帝陛下旨意回家看望家人的,懂吗?多少人一辈子都看不到的热闹,也不是随便哪家都能遇上的,族长大发慈悲,让你们长长见识,偷着乐吧。”

    闻言安?去年的金榜上有叫这个名字的吗?庾庆心里嘀咕,一点印象都没有。

    名列前茅的人,只会与上比,没几个会去关注排在自己后面的人。

    “是是是。”庾庆气应着。

    “这是我闻家第十七个进士,整个锦国想找出这样的门第,那也是屈指可数的。”刘贵背着个手得意洋洋而去,虽是做下人的,却是与有荣焉。

    关了门的庾庆小小呸了声,“二甲有什么好高调的。”

    不屑,回屋喂大头,修炼自己的,至于那个什么闻言安,他一点都不担心,先不说他现在的样子好不好认,其次他未必会去看那热闹,就算去了,也是躲在人群里不会让那谁看到。

    吹灯,盘膝打坐修炼。

    就此一夜静悄悄过去。

    天微微亮时,静坐中的庾庆耳朵微动,隐约听到外面的大门外有什么在挠的动静,再细听,又没了。

    他当成了老鼠还是什么的,正欲继续修炼,外面院子里突然传来明显动静,他立刻收功起身,快速开门而出,只见库房柱子后面一条小狗,正在呱唧呱唧吃东西。

    吃的东西是他们师兄弟三个昨天倒掉的食物,他用一张油纸包了,随手放在了廊柱下,准备今天去外面扫地的时候偷偷混在垃圾中一起倒掉的。

    吃东西的小狗子看着也眼熟,他低头细看,小狗崽子竟也回头看他,肥嘟嘟的屁股后面摇着尾巴示好,摇头摆尾一阵算是打了招呼还是怎的,之后又继续埋头呱唧呱唧地狼吞虎咽。

    除了那个所谓的紫云犼的灵兽,也没别的。

    庾庆摸着小胡子,一脸惊疑,特么隔夜剩饭也能吃这么香,这是灵兽吗?看这德行分明就是条土狗。

    不是,怎么又跑进来了?

    他回头看,又立刻跑到门口拉了拉门,没错,门关紧了的。

    后来发现了问题,他蹲在屋檐下的排水沟前往外瞅了瞅,通的,这可不就是天然的狗洞么。

    庾庆回去,伸手提了小崽子后颈脖子皮,拎着端详,相当怀疑是不是养灵兽的人太不上心了,是不是把小家伙给饿着了,否则堂堂灵兽何至于堕落到连隔夜剩饭也当美味的地步。

    小狗子舌头舔着嘴唇上的饭渣子,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他,尾巴摇的更欢了。

    庾庆拎着它到了排水沟的泄口,蹲下告知,“小东西,不是我不给你吃,这隔夜饭,我闻着都馊了,你要是吃坏了肚子,一旦找上了门,我怕我担不起责任。”说罢将其塞到了洞口,往外推了一把才站起。

    卡在洞口的小家伙摇着屁股,竟倒退着往回一点点挪,看那意思,就是不走,还要退回来。

    庾庆立马扶墙,伸脚到沟里,照小家伙屁股推了一脚,外面立刻传来噗通摔落的动静。

    这里刚松脚,蹲着往外瞅了一眼,立见小家伙又爬了上来,又在往里钻,庾庆立马一脚过去,脚掌堵在了排水口,就是不让它进来。

    不说那一两银子的奖赏他看不上,之所以不让再进来,如他自己所言,小家伙吃了隔夜的馊了的饭菜,有可能闹肚子,怕被算账,所以要坚决跟小家伙划清界限、撇清关系。

    始终顶不开,也刨不开的小家伙“嗷嗷”不甘了两声,后退着摔了下去,又是一声噗通。

    稍等了一阵,没了反应,庾庆以为它死心了,正想搬块地砖来堵住排水口,眼睛余光忽见另一边有动静晃悠,回头一看,好家伙,那小狗子竟然又从另一边屋檐下的排水口钻了进来。

    一进来就撒欢,又屁颠颠朝那隔夜的剩饭跑去了,冲上去就呱唧呱唧狼吞虎咽。

    “嘿!”庾庆乐了,拼尽力气就为口吃,和那些饥民还真没什么区别。

    可还是那句话,这小狗子吃了馊了的东西,他得撇清关系,遂起身去拿它。

    狂啃一阵的小家伙回头一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马屁颠颠逃跑,直接钻进了库房里面。

    庾庆跟进了库房,结果发现有点麻烦,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桌子椅子等杂物挡着呢,他又蹲下了查看,光线不太好,也不知小家伙钻哪躲着了。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快点滚出来,你别害我。”庾庆随手操了根木棍,咣咣敲着桌子恐吓。

    正这时,外面又传来了敲门声。

    他立刻出来,先紧急将那没吃完的馊饭藏了起来,才急忙问了声,“谁?”

    “我。”是南竹的声音。

    庾庆松了口气,快步过去开了门,见就南竹一人,疑惑道:“大早上的,干嘛?”

    南竹叹道:“唉,大早上的,谁说不是。三小姐的灵宠又跑了,又让大家帮忙找,我一想,会不会又来了你这,特意过来问问你。”

    这里话刚说完,牧傲铁的人影也出现了。

    不用问,肯定是同样的目的,庾庆立刻让两人进来了,还往门外左右看了看才缩回来关了门。

    南竹低声问:“真又来你这了?”

    庾庆:“别废话,烦死了,赶紧抓起来弄走。”挥手招呼两人跟他来。

    到了库房,他先顺手点亮了一旁摆放的油灯,然后一个轻身而起,落在了一堆杂物上面,举着灯照明,来回寻找。

    不一会儿就找到了。

    小家伙见被发现,立刻猫身钻进了一只翻倒的木桶里。

    上面压着一堆东西不好抓,庾庆只好喊两人过来帮忙。

    南竹在上面举灯照明,庾庆和牧傲铁一上一下搬东西,角落里的东西也不知多久没动过了,搅的一堆灰尘飞舞。

    很快,躲在桶里的小家伙就被抓到了。

    庾庆将小家伙递给了上面的牧傲铁,自己却蹲在那迟迟未动,盯着那飘扬的灰尘,最终伸手在地面咚咚敲击听声。

    《半仙》来源:..>..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 起点中文

凡人修仙传全集16集动漫

凡人修仙传动漫多少天更新一集

凡人修仙传实力等级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