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花解语绿文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82b189e38bed7eff6587/1634551974.html

    :..>..

    络腮胡子本独自静坐在假山顶上,半醉半醒半靠在石头上,借光影斑驳隐匿,时而仰望星空,时而看那莺莺燕燕与恩嬉笑纠缠。

    屁股下面突然出现的动静,令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瞬间清醒,一动不动,不敢有丝毫的动静。

    瞥见假山渐渐被推开后,他亦慢慢侧身弯腰倒下,把整个人贴在假山上隐匿……

    钻出假山的庾庆背靠假山静静观察一阵后,大摇大摆走了出去,脚下踉踉跄跄绕过水池,有点喝醉了酒的样子,靠近了围墙就在墙下松裤腰带,要尿墙根的架势。

    拉着裤腰带左右后方漫不经心地打量一阵后,突然一个闪身而起,翻墙而过,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贴假山上躺着的络腮胡子这才起身,目露惊疑不定,闪身滑到了庾庆出现的地方,伸手摸着假山推搡了两下。也没有在这里纠缠,这里回头可以慢慢查探,忽如一缕青烟鬼魅般,飘过了水面,飞过了围墙,悄无声息地没入外面一棵大树的树冠中,观察着……

    玉春楼出来的庾庆迅速沿巷道远离了这一带,在静寥街头快速穿行,不时观察着四周。

    这个时辰的街头没了什么人,几乎都在睡梦中。

    找到了一座大桥,确认了自己所在的位置,然后迅速朝城中一角潜去。

    最终抵达了一处民宅,暂无人住,本就是他们师兄弟三人租住的地方,不是用来掩盖身份的,而是用来应急的地方,万一有什么事也能临时落脚。

    钻入宅内,他摸到了灶房,挪开了装了半缸水的大水缸,下面有块石板,揭开后,下面是个坑,就是他挖的,里面放着一把剑和一个包裹。

    包裹打开了看了看,确认东西没少,银票之类的钱财都在,遂又重新系好背在了身上。

    把石板和水缸复位后,他就出了民宅,开始折返。

    民宅里可能还有南竹和牧傲铁藏的东西,大家各自藏各自的,也不知藏在了哪,庾庆对两人的东西也没啥翻找的兴趣,那两位穷的要死又能有什么。

    一路折返到了玉春楼,楼外有一处巷口,摆着一只木轮摊车,摊车的炉子上摆着烤好的烤鸡,香气飘荡在深夜街头。

    庾庆经过时,摊车后面坐在板凳上的一个老头喊了声,“小哥,烤鸡嘞,好吃的很。”

    庾庆闻声止步,看了眼,心里有点警惕,他在京城就吃过钟家的亏,钟府附近街道的一个面摊居然是钟府布置在外面的耳目。

    不过一看老头衣衫单薄在这凉夜,在靠炉温熬夜,又还是忍不住问了句,“后半夜都过半了,没了路人怎还在摆摊?”

    老头指了指一旁尚有寻欢作乐动静飘出的玉春楼,“总会有个把饿了肚子的。也是老儿我贪心了,前几日见卖得好,昨个多烤了几只,结果就剩下了,不卖出去老儿亏不起,回去隔了夜再拿出来卖,怕吃出不好来砸了摊子,吃坏了人肚子,这玉春楼就不会让老儿再在这摆摊了。小哥,夜深了,肚子饿了吧,买只尝尝吧,老儿便宜点卖只给您。”

    庾庆默了默,问:“还有几只?”

    老头立刻来了精神,指了指炉火上煨着的三只,“就这三只了。”

    庾庆下巴一抬,“包了,我都要了。”

    “好好好。”老头迅速扯了油纸,将三只烤鸡包好,麻绳绑成了串。

    庾庆伸手到包里,摸出了一颗一两左右的银裸子,扔在了摊车上,提了烤鸡就走。

    “小哥,要不了这些钱,找钱,还没给您找零嘞。”

    “不用找了。”

    老头愣了愣,赶紧用牙咬了咬银裸子,确认是真的后,顿时欢天喜地,开始收摊。

    绕到了玉春楼后面,靠墙凝神静听了一阵后,庾庆跳起趴了墙头,伸头往内观察。

    他知道这种地方也有护院打手之类的,不过就青楼这种地方的看家护院,他还真不会放在眼里。

    确认没什么问题后,翻身过了围墙,落地后大摇大摆地绕过水池,晃到了假山后面才骤然矮身,手伸进了假山的一个洞眼里,在里面一阵摸索掏,抓到了那只金属链环,用力一拔,里面传来咔嚓一声响。

    收手时,掏着窟窿的手把那块山石往后一拉,边上立刻就列出了一道口子,他迅速侧身钻了进去,又迅速将开启的山石复位,就此隐匿消失。

    玉春楼内寻欢作乐的动静依旧,外面的大树上,藏身于树冠的络腮胡子凝视着假山。

    等了那么一阵,他才一个闪身而出,如一缕青烟降临在假山旁现形,侧耳听了听假山里的动静。

    确认安定后,他慢慢蹲下了,手也慢慢伸进了庾庆掏过的那个洞里,探索着四处摸索,不一会儿也摸到了金属链环。

    内里咔嚓一声响。

    有样学样,那块山石亦缓缓开启了,被他拉开了。

    他见到了裂缝入口,然又不敢轻举妄动,稍犹豫的工夫,发现开启的山石自己在慢慢滑回去,顿感设计巧妙,闭合机关应该是制作了一定的坡度,能让山石凭自重关闭。

    掰住山石,再重新拨开,终于还是从裂口钻了进去,他倒要看看里面藏了什么秘密,是玉春楼背着自己的秘密吗?

    里面一片漆黑,他摸出了一枚萤石照明,警惕着缓缓前行,后面突然传来轻微咔嚓声,他知道,应该是入口自己关上了,好在自己知道开启机关。继续前行,见到台阶密道后,心中惊疑愈浓,那石阶,那墙体的规整砌石,没想到玉春楼下面还下了如此精细工夫……

    拿着油灯的庾庆一路脚步轻快返回,估摸着今天是不便再完成地道概图了。

    没办法,他自己临时起意又去城里兜了一圈,导致时间不多了。

    干脆了,准备回去趁热尝尝烤鸡,来到闻府后就没好好吃过一顿。

    走着走着,手中飘逸的油灯火苗忽如吞吐般摆动了几下,庾庆当即石化在原地,凝视着火苗,忽然张口,呼一声吹灭了火光,轻轻拔剑在手,转身面对之余,摸墙后退,凭着对地形的掌握,退到了一处拐角后面才停下,伺机而动……

    举着火折子的络腮胡子一路警惕着慢慢前行,越走越讶异,这地道的长度超乎了他的想象。

    然他自己却没注意到,自己脸上的警惕神色渐渐没了,渐渐流露出些许笑意。

    后来,笑意似乎变得憨傻了,脚步也不利索了,拖沓而行。

    庾庆和他相隔进入的时间并不长,等了没多久,躲在拐角处远远见到了萤石光芒。

    光亮处看暗处,视觉上是处于弱势的,对修炼观字诀的庾庆来说,他很清楚这个道理。

    暗中看光亮处有很大的优先辨别权,所以他躲在墙角窥视,想看清究竟是什么人。

    对方明显也是从玉春楼入口进来的,与他前后脚的事,这么巧?他怀疑是不是自己暴露了让人给发现了。

    第一个念头便是灭口,然转念后又有顾虑,发现了自己,而自己却丝毫没察觉,要么是碰巧,要么就是修为远超过自己。

    当然,还有第三个可能,本就是知道密道的人,刚好从玉春楼进来了,但是时间上让他感觉可能不大。

    真要是自己被发现了,混进了闻氏的事就麻烦了。

    光亮越来越近,人影也越来越近,只是这前行的速度实在是让庾庆不敢恭维,他有点奇怪,怎么走这么慢?

    还有奇怪的脚步声。

    待人走近了,他终于看清了来人的面貌,是个络腮胡子,一脸憨傻笑,似乎看见了啥美好,笑的口角的哈喇子都在流淌。

    庾庆有些错愕,明显能看出来人不正常,失智的傻子那种。

    傻子能摸进这里来?

    庾庆暗暗怀疑,近了,不敢再伸头了,缩了脑袋迅速后撤。

    他快速摸回了杂物院出口那条道藏身,静候等待,随时能猫出去将铁板一关。

    等了好久,才见萤石光芒出现,那个拖沓行走的人慢慢从道口经过了,还在继续前行。

    这是要去哪?庾庆心头狐疑,将手上油灯放回了出口的库房地板上,自己竟又摸了回去,于拐角处窥视,待到人影走远了,他又悄悄跟在了后面。

    一路尾随,后来,络腮胡子进了一个让他心惊肉跳的地方,他又闻到了那种若有若无又忽而浓郁的香气。

    荧光背影就一路朝那尽头去了。

    当他隐约见到络腮胡子慢慢登上了尽头的那座台阶,隐约见到络腮胡子双手去摸吊绳往自己脖子上套时,他惊了。

    他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没有再鬼鬼祟祟了,闪身迅速蹿去。

    荧光石已经在黑暗中掉落了,似乎落进了那个坑里。

    黑暗中传来了吊绳那“咕叽咕叽”的古怪声音。

    飞身而至的庾庆摸出了火折子,吹亮照去,火光下,只见络腮胡子果然吊了脖子在上面,整个人挂在上面垂手晃悠着。吊着脖子明明是一件很难受的事,可那人脸上还是那憨笑模样,仿佛在享受,仿佛找到了天堂。

    恐怖的事情出现了,一群白影从台阶后面的坑里蔓延而出,爬上墙,又倒爬在墙顶,然后顺着吊绳下来了。

    数不清的蚂蚁迅速笼罩了吊绳上的脑袋,渐如一只涌动的大蛹一般,将绳子上的人给全面包裹了,越来越厚。

    血腥味突然弥漫,被吊的人竟无丝毫抗拒,后来终于有了动弹迹象,却已经无能为力了,很快消停了。

    拿着火折子的庾庆看的心惊肉跳,没有出手救人。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叶伏天草堂

凡人修仙传全集17集

凡人修仙传武力排行榜

凡人修仙传的演员表和角色介绍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