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魔帝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9b545e1d/1635249926.html

    ()  只是,弄快布包脸,站在门口未免显得有些奇怪。

    闻馨一行来到时,还没走到门口就远远看到了那个包着脑袋的怪人,连闻言安都忍不住意外,指了下,“大白天蒙面包头,这是府里的什么新行情吗?”

    闻馨不解摇头。

    陪同前来的冯管事脸色阴沉了下来,不知道刘贵在搞什么鬼。

    几人到了门口,迎接的刘贵和庾庆一起行礼,“五少爷,三小姐。”

    听声音,除了闻言安外,其他人都听出了蒙头包脸的是谁。

    闻馨内心惊疑,这位莫不是知道了什么?立问:“牛有庆,你怎么啦?”

    冯长典也问:“怎么回事?”

    刘贵看出冯管事不高兴了,赶紧解释道:“牛有庆听说三小姐要来,主动打扫库房,不小心扳倒了杂物架,一堆东西倒下来砸伤了脸。他怕脸上的伤不好看,怕有碍三小姐观瞻,找了块布遮挡。”

    他趁机把自己给撇清了,特意强调是庾庆自己主动打扫库房才受的伤。

    后半句话说的其实也是事实,庾庆确实是怕鼻青脸肿的不好看,怕给闻馨留下难看的印象,故而找了块布蒙面。

    冯管事一听是因为迎接三小姐受了伤,倒显了自己西杂院家丁的忠勤,不算坏事,脸色稍霁,又对闻馨和闻言安伸手请进。

    闻馨却是不急,盯着庾庆道:“既是受了伤,当及时医治。萍萍姐,摘了他的头套,帮他看看。”

    “呃…”庾庆忙摆手道:“不用不用,区区小伤不碍事,小的养个几天就好了。”

    宋萍萍才不跟他啰嗦,也好奇伤成了什么样居然要这样蒙面,迅速伸手,一把就将庾庆头套给摘了。

    露了真容的庾庆很无语,更无奈,他又不好闪躲,事到如今也只能是任由欣赏了。

    心里也算是释然了,若真是戴个头套就糊弄过去了,那他这伤可就受的冤枉了,还好自己这次下了狠心。

    “……”

    众人目光齐刷刷集中在庾庆脸上,齐傻眼,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肿成了猪头,鼻青脸肿到那叫一个面目全非。

    也终于明白了这位为什么要戴头套。

    宋萍萍手上的头套慢慢递还给庾庆,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虽然人家是下人,但是自己强行让人出丑,确实是有些伤人,可她真的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狐疑道:“怎么感觉你这伤像是被人打的?”

    接了东西的庾庆立道:“也算是打的,一堆东西扑头盖脸打下来。”

    刘贵帮腔道:“当时整个架子要倒,他双手用力推着,松不开手为自己遮挡,任由了一堆东西劈头盖脸,就搞成了这样。”双手还比划了一下动作,搞的他亲眼所见似的。

    赶紧戴回头套的庾庆在旁连连点头,那正是他向刘贵解释的场面。

    闻馨无语了,敢情她不来的话,人家还不会受伤,因为她要来,所以忙着打扫清洁才出了意外。

    也就是说,她若是不求稳妥,不事先通气,直接带着人来的话反而没事。

    她看看五哥的反应。

    猪头一个,闻言安自然不认识,对庾庆淡然道:“以后干活小心点。”

    庾庆忙欠身道:“是。”

    闻言安不再多言,伸手对闻馨示意,“馨儿,是在里面吗?走吧。”

    闻馨略咬唇,挤出牵强笑意点头,眼中略有失望。

    对她来说,事情成了这个样子,闻言安已经没了来的必要,现在也只能是继续走过场。

    小院仄小,入内的闻言安四处打量了一下,多少有些意外,这整个杂物间还没有玉园的主院大,没想到闻馨会把灵宠放这里养。

    小红忽指向屋檐下,“紫龙在那睡觉。”

    小狗子确实又在屋檐下呼呼大睡,一连吃了三顿饱,好吃好睡好舒服。

    闻馨请了五哥过去看。

    闻言安过去一瞅,不由哑然失笑,“这就是你那个灵宠,怎么像条狗?”

    “才不是狗。”宋萍萍略不满,蹲下抚摸紫龙毛发,“目前只是还小,还没长开而已。你看,毛色其实是淡紫色,待它长大了,毛色那才叫漂亮呢,来去犹如一团紫云飘过,纵横山林的话,连一般妖兽也不是其对手,掌门这是送了重礼给馨儿,你不懂就不要乱说。”

    闻言安被说的有些尴尬,唐突到了青莲山掌门身上,感觉自己确实说错了话,当即连连道歉,“是我不识明珠,是我妄语了,萍儿姑娘不要与我一般见识。”

    宋萍萍噘了噘嘴,不说话了。

    闻言安也蹲下了,也伸手抚摸了一下小狗子,摸后颔首赞道:“这灵兽果然是不一般,毛发竟如此光滑顺手。”实则是对这种玩意一点兴趣都没有。

    一旁的庾庆心里嘀咕,拜你所赐!

    他刚成为闻府家丁时,饭堂的菜并无什么油水,这位进士一回来,大房心情好,对家丁们大赏,西杂院这边又是杀猪,又是宰羊的,小狗子饭菜里滚几滚后,井水冲不干净,想不滑溜都难。

    冯长典和刘贵则在旁轮流拍马屁,五少爷说好,他们也附和着接连说好。

    闻言安也就稍微意思了下,之后起身对闻馨道:“馨儿,确实是好东西,恭喜你获得好宝贝,只是我现在不宜久留,待我先忙完眼前的事再说?”

    闻馨也没了挽留他的必要,嗯声道:“五哥且忙,不用管我。”

    闻言安又朝众人略点头致意,旋即带着自己的贴身仆从快步而去。

    众人又一起到门口送了一下,尽管人家说不用送。

    回到院子里,闻馨又站在了酣睡的小狗子跟前,忽问道:“连番过来,都见紫龙在沉睡,它一天到晚在睡觉的吗?”

    这个,别人还真不好回答,冯长典和刘贵皆偏头看向庾庆示意,让他赶紧回答。

    庾庆当即上前道:“也不全是,基本上吃饱了就会睡。”

    宋萍萍:“吃的都是我给你的食吗?”

    她交代了只能喂那个,庾庆还能怎么回答,自然是点头,“是的。”

    闻馨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紫龙在她们那,死活就是不肯吃,若不是亲眼看到这牛有庆喂食下紫龙乖乖主动吃了,她们实在是不敢相信。

    闻馨还想跟庾庆说点什么,但是当着众人的面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庾庆也在悄悄打量身边的她,也想跟她说点什么,但是又不能说什么。

    “紫龙什么时候会醒?”闻馨没话找话。

    庾庆:“小的也不知道,接触的时日尚短,它什么时候醒还没有摸清规律。”

    闻馨微微颔首,瞥了眼庾庆的卧室,遂慢慢走动在屋檐下,走到卧室门口时往里面打量了两眼,稿纸什么的桌上看不到了,唯有一本册子,不知想到什么,目光微动。

    当着众人的面,她不好再进陌生男子卧室,转身道:“回去吧。”

    宋萍萍和小红跟了她走。

    出门后,小红回头朝庾庆喊道:“阿庆,要照顾好紫龙。”

    称呼变了,当成了一伙的感觉。

    “是。”庾庆应下。

    西杂院三人也到了外面恭送。

    走出没多远的闻馨不知想到什么,忽回头喊了声,“冯管事。”

    冯长典略怔,旋即又快步追了上去,跟随伴行道:“三小姐有何吩咐?”

    闻馨边走边问:“这杂物间的东西进出是不是都要做登记的?”

    冯长典笑道:“这是自然的,也是起码的规矩,进出的东西若是没个数,若是随意领取的话,岂不是要出乱子。每一样进出物件,包括是谁送来的或是谁领走的,都会详细登记在册,到了时间是要对总账的。”

    闻馨又问:“由谁负责登记?”

    冯长典不知她为何问这么详细,详实告知,“自然是由负责看守杂物间的人。”

    闻馨:“牛有庆吗?”

    冯长典:“目前是他。当初招他进来,之所以将他分到杂物间,也正是看他会识字、写字。”

    闻馨:“字写的很好吧?”

    冯长典哈哈道:“三小姐,这又不是考状元,看个杂物间而已,用不着写多好,只要能把账目记清就行,他的字也就勉强凑合吧!”

    凑合?闻馨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知这位的鉴赏能力如何,复又问:“还有别人负责登记吗?”

    冯长典:“三小姐,看守杂物院算是很轻松的活,用不着两个人。”

    闻馨颔首,“冯掌柜,我就好奇随便问问,你先忙你的。”

    “好,恭送三小姐。”冯长典留步拱手目送,心里在嘀咕,不知这位突然详细过问这些个是什么意思。

    杂物院内,刘贵松了口气嚷嚷,“没想到连五少爷都来了。牛兄,应付过去了,没事了,这里我帮你顶一下,你去侧大门等你老娘去吧。”

    现在还去个屁!庾庆腹诽,叹了声,指着自己的蒙面,“你觉得我现在还能去吗?”

    刘贵一怔,也是,这要是让老人家看到了还不得担心死了……

    一座小庭院里,花白头发的闻府管家闻魁跟前站了几名汉子,闻魁正对几人面授机宜,月门外闻馨三人的身影出现了,闻魁略怔,旋即挥手偏头道:“你们去吧。”

    几名汉子也没与闻馨照面,迅速奔另一道门消失了。

    闻魁恭敬行礼道:“三小姐,您怎么来这了,是找老奴吗?”

    闻馨有些好奇地看了眼几名汉子消失的方向,才回道:“魁爷爷,我想进趟文枢阁,行吗?”

    文枢阁藏有许多古籍,不能顺便进出,除了族长闻袤外,其他人进出都要按规矩来,先从管家闻魁手里拿到准许才行,否则文枢阁那边的看门人不会让你进去。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是三劫是什么境界

凡人修仙传第一部小说下载

凡人修仙传第几章回天南

凡人修仙传之仙界篇完结版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