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叶伏天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e3b89d253f64f0f5929/1635248835.html

    ()  牧傲铁不得不提醒,“那就不该捅破邹云亭和二房通奸的事。”

    闻言,庾庆也有点后悔了,早知如此的话,打就让那位打一顿算了,一时没沉住气,确实留下了隐忧,沉吟道:“我不说,他应该也不敢妄为。”

    说到眼前要面对的现实问题,南竹:“这种事,若是不知道有外人知道,还没什么,若是知道了,那对狗男女怕是日夜寝食难安,还不知会干出事来。还有,那个闻言安,不是可能认识你吗?去了玉园,会不会更容易撞见?”

    庾庆:“这个我想过,闻言安想必也不会经常往玉园跑,我尽量想办法回避。只要熬过他回乡省亲的期限,他就要回京了,来回一趟不容易,一旦返京,怕是好几年都未必会再回来,等他再露面,闻馨应该也嫁人了,我跟他今生应该没什么再见面的机会了。”

    南竹嗯了声,“你心里有数就行。”

    师兄弟三个意见统一了,事情就这么定了。

    统一意见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暂缓进入了文枢阁,怕搞出什么意外,先稳住,先以庾庆成为闻馨的心腹,能顺利执掌闻馨的嫁妆为先。

    其实,庾庆心里是有些莫名心酸的,人穷志短。

    南竹和牧傲铁离开后,庾庆稍作收拾,把藏的一些东西也做了处理。

    没多久,刘贵来了,是来做交接的,这杂物院暂时又得归刘贵兼管了。

    没办法,涉及到物品进出的登记,得会识字、写字的人才行。

    交接完了,刘贵把门一锁,陪着庾庆去见了冯管事。

    冯管事也不急,又让刘贵陪庾庆去领两套衣裳,两套青色的家丁衣裳。

    能进玉园当差,已是直接升级了,工钱也提高了。

    领了衣裳,换了衣裳,冯管事这才带着庾庆去了。

    刘贵眼巴巴目送,未得允许,他还没资格往玉园跑……

    “小姐,阿庆来了。”

    玉园门口,不时跑出来往外打量的小红,见到冯管事带着庾庆来了,顿时跑回里面大喊大叫。

    园子里几个剪枝或打扫的下人有点不明所以。

    待到小红再陪着闻馨露面,冯管事也将庾庆带到了。

    “三小姐。”

    台阶下,冯管事和庾庆一起对台阶上的闻馨行礼。

    人带到了,做了交接,冯管事稍微套两句,再告诫了庾庆两句,也就告辞了。

    庾庆与台阶上闻馨四目相对,皆莫名会心一笑。

    突然,一侧厢房里忽有“嗷嗷”叫的不和谐声音响起,不叫则已,一叫就很凄凉那种。

    庾庆一听就知是小狗子的声音,狐疑,“紫龙这是怎么了?”

    小红叹气,“不吃东西,闹个不停。”

    说到这个,她都没了精神,养这玩意太累了,搅得人日夜不得安宁。

    庾庆积极主动道:“要不要我去看看?”

    “你能叫它不要闹了才好。”

    小红带了他去,打开了一旁的房门,主仆三人都进去了。

    屋里的铁笼子里,小狗子四肢朝天吼叫着,早已哭湿了两眼,说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的样子。

    听到有人进来了,也就抬眼看了下,忽见到庾庆,嚎叫声瞬间戛然而止,且立马翻身,泪汪汪地朝着庾庆摇尾巴。

    庾庆顺手从一旁的盘子里拿颗“狗粮”,俯身递了过去逗弄。

    小狗子一见“狗粮”明显就有些排斥,略后退,不过随后还是舌头一舔,一口叼了去,咀嚼了几下昂头吞掉了,继而朝庾庆热烈摇尾,脑袋不停触碰门锁位置,貌似在示意庾庆放它出去。

    还真是这位喂的就吃,闻馨和小红相当无语,突然间,大概有点理解了樊无愁樊长老的话,再那样下去,恐怕还真不知道是谁的灵宠了,主人成了外人,外人差不多成了主人。

    小红不得不提醒,“阿庆,以后你不能再喂它了,之前放在你那喂养,是我们错了,樊长老都发火了呢。樊长老说了,以后紫龙必须由小姐亲自喂养,其他任何人不得插手帮忙,明白吗?”

    庾庆愣住,这调自己来的首要目的不就是这事吗?

    “小红,你先带阿庆去落脚吧。”闻馨交代了一声。

    “好。”小红立刻朝庾庆挥手,“来,跟我来。”

    待两人离去,闻馨又有些头疼地蹲在了铁笼子前,希望能与紫龙有效沟通。

    然小狗子见到庾庆离开了,顿时受了天大的冤枉一般,就地翻滚折腾,四肢朝天蹬个不停,嚎叫不停……

    “不用紧张,我们这平常其实也没什么事。喏,后面就是族长住的正院,小姐从小是跟着族长长大的,小姐没嫁人就没分家,咱们这边的一应吃用打扫之类的,正院都有婆子、丫鬟来操办,不用我们干什么。

    对了,我们这里平常不开火的,小姐三餐都在族长那吃,我们两个也得跟小姐去那边吃的。

    咱们平常想吃什么,可以打着小姐的旗号去隔壁知会一声,都会尽快操办好送来的,我和萍萍姐就经常这样干。不是我们擅作主张,是小姐允许的。

    哦,萍萍姐你暂时是不容易见到了,不知哪个坏人把萍萍姐的师兄给打成了重伤,萍萍姐得照顾她师兄。

    萍萍姐和邹师兄是咱们这樊长老的弟子,也是最小的两个弟子,跟在樊长老身边修行。听说萍萍姐的几位师兄师姐也要从青莲山赶来了,看望师弟,怕是也想给师弟报仇吧。

    其实吧,萍萍姐应该是很喜欢她师兄的,但我感觉她师兄好像不喜欢她,小姐应该也感觉到了,但是让我不要乱说,你以后也要当做不知道才行。

    从今天开始,我们两个就是小姐的左膀右臂了,不过毕竟是男女有别,小姐住的那栋房子,你是不能轻易进的,小姐还没嫁人呢,得顾惜小姐的清誉,有什么事站在门外说就行。

    喏,那栋小房子,你喜不喜欢?里面暂时放了打扫用的东西,你要是想住的话,我就让人来给你打扫干净。

    那边,看到那座轩阁没有,那里也有间房,打一下也是可以住的。

    还有院门外一侧的那座高阁,你喜欢登高望远的话,也可以过去住。不过高阁最顶上长期有好几个守卫日夜当值,有人上上下下的,也不知你能不能习惯。”

    小红啰里啰嗦地解释了一堆,不过看得出很欢快,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气息明显。

    庾庆逛了圈,最终还是挑了那座靠水边的轩阁,有间房还有个露台,看着还挺清爽的。

    小红当即喊了几个打杂的下人过来,让他们第一时间就把轩阁里的小房间给收拾了出来。

    庾庆算是就此住下了。

    之后暂无了杂念,正式打起了精神好好的做自己的家丁,在闻馨面前低眉顺眼,在小红面前百依百顺。

    其实闻馨倒不会让干这干那,反倒是小红会使唤一下,而庾庆则是打定了抱紧小红大腿的主意,让干什么他立马就高高兴兴、痛痛快快去执行了。

    他很清楚,自己还不是闻馨的心腹,小红才是闻馨的心腹,想得到闻馨的认可,就要先攻陷小红,因而紧紧围绕着小红转。

    当夜深人静,一天即将再次过去时,玉园书房里的灯亮了很久。

    书案旁,两张字迹相同的纸张对比在一起,闻馨一声不吭的看了很久。

    她几次都有一种冲动,想把这两张纸拿过去问问庾庆,这两张字是不是你写的?

    无论怎么对比,她都感觉这字的确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她已经不知道对比了多少次了,怎么看怎么像。

    想到传说中的那人可能就在自己身边,而且在当自己的下人,她就心跳不止。

    那是一个能写出“一朝入得君王殿,了却生前身后名”的人啊!为什么会放弃锦绣前程?为什么会放弃娇妻美眷?一个名满天下的大才子,为什么会跑来当一个下人?她很想了解这种人的精神境界会是什么样的?

    还是说,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呢?

    一旁的椅子上,小红熬不住了,坐那昂着头,微张开着嘴巴,已经睡着了……

    轩阁小屋内,积极忙碌了一天的庾庆没修炼,也没睡着,而是侧卧蜷缩在床上,痴痴呆呆睁着眼,一动不动,脸上是一种失落落的寂寥。

    从决定冲着闻馨的嫁妆来后,他就对自己死了心。

    看到闻馨在身边,心湖波澜屡屡被勾起时,他就会想想南竹的话,用南竹的话来嘲讽自己,你一个穷小子凭什么痴想妄想?

    每当告诉自己就是冲钱来接近闻馨的后,他就感觉自己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哪怕在小红跟前点头哈腰。

    就像南竹说的,有了钱、有了修炼资源、有了实力,什么漂亮女人没有?

    白天自我安慰的好好的,可夜深人静躺下后,身体里莫名的失落和哀伤就会无尽滋生,用尽一切办法都挥之不去,只能如一条死狗一般任由弥漫。

    外面,小狗子凄凉的嚎叫声又响起了,搅得人不得安宁……

    两天后的玉园,小红在欢呼大笑,“吃了吃了,阿庆,紫龙吃了,肯吃小姐的喂食了。”

    庾庆闻讯立刻前往去看,到了门口没进去,小红不让他进去,怕小狗子看到他又耍赖,让躲在门外悄悄看。

    笼子里的小狗子还在呜咽,不过已经在呜哇呜哇地吃闻馨递给的那一颗颗“狗粮”了。

    小红叽里呱啦,“还是樊长老他们说的对,饿到位了自然会吃,之前小姐一直不忍心。”

    没骨气的家伙,庾庆心中鄙夷,才饿了三天就扛不住了。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能看伏天氏的小说软件

凡人修仙传动漫更新到小说第几章

凡人修仙传精华版官网

凡人修仙第17集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