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NB中文网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l4el424e2d65877f51/1635246414.html

    放下了倔强,低了头,就没资格闹了,小狗子也确实是闹了太久闹累了,吃饱了肚子后,顿时一觉睡了个昏天黑地。

    被折腾的够呛的主仆也终于睡了个安心觉。

    充足的睡眠,一觉醒来,出门再见阳光,闻馨顿感神清气爽,看到园子里等候的庾庆,心思略动。

    她暂未说什么,先去隔壁用早。

    小红陪着,庾庆跟在后面。

    将闻馨送去跟族长用餐后,小红和庾庆也去了正院下人们用餐的地方。这里的伙食不是西杂院能比的,厨子都是给族长做饭的团伙,厨艺可想而知,更不缺食材,有些边角料都不是普通人能吃到的。

    餐后回到玉园,闻馨去了园内的亭子里坐下,看着四周的优雅园景,心情舒畅道:“小红,拿笔墨纸砚来。”

    “嗯。”小红应下,出了亭子,朝外面的庾庆挥手道:“阿庆,过来帮忙。”

    “好。”庾庆立刻屁颠颠跟上她。

    到了书房门口,又被小红勒令在门外等着。

    稍候,小红分几次抱出一堆文房用具一股脑塞进了庾庆的怀里,然后就空着手走了,庾庆抱着东西跟在后面。

    到了亭子里,小红又一样样从他怀里拿下来往石桌上摆放。

    坐在一旁的闻馨不时悄悄打量庾庆,发现这位还是那样,从头到尾都不看她一眼。

    这位进了玉园的第二天后,她就发现了,对上她后,再也不会看她一眼了,问话也是微微低头看着脚下。

    规规矩矩非礼勿视的样子,似乎是本分,也能让人放心不少,可她知道他之前是什么样的,在杂物院的谈笑和自如她记忆犹新,如今似乎没了应有的生气,不鲜活了,变木讷了。

    铺好文具的小红又开始研墨。

    空了手的庾庆照例离女主人远一点,出了亭子,守在了亭外,背对着。需知有权力让他从玉园离开的不止是闻馨,男女有别,为了能执掌闻馨的嫁妆,他必须让闻氏对他放心,这才是成为闻馨心腹的基础。

    闻馨提笔写写画画,明显也有些心不在焉,不时会瞟上一眼亭外人。

    熬了一阵后,她忽然出声道:“小红,你去告诉樊长老,紫龙已经开始进食了,问问他是不是可以把紫龙给放出来了,感觉它关在笼子里好难受。”

    “嗯,好。”小红转身就走。

    闻馨又补了句,“顺便去看看萍萍姐,看看她师兄的伤怎么样了。”

    “好,我知道的。”小红一副不用提醒的样子,转身就欢快而去了。

    当然,走之前也不忘打量了一下庾庆和女主子,后想到这是光天化日之下,四周有干活的下人,还有外面的守卫盯着,也就放心去了。

    现场安静,男女授受不亲,亭里亭外,微风薄纸撩人。

    写写画画的闻馨不时瞥向庾庆背影,心绪有点紧张,感觉自己一个待嫁之人,私下与男子交谈会不会有些不妥,几次欲言又止,然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落笔写下几个字后,唤了声,“阿庆。”

    “在。”庾庆应声,人也束手进去了,老老实实在旁,“小姐有何吩咐?”

    闻馨:“你也是会识字写字的人,看看我这几个字写得如何。”

    “小姐的字自然是…”终于抬头的庾庆偏头朝纸上的字看去,看到三个大字,话音戛然而止,神情顿有些错乱,迅速瞟了闻馨一眼,发现对方正盯着自己,目光又迅速避开,道:“自然是非常好。”

    纸上三个大字不是别的,正是“人间好”三字。

    闻馨就是要写出来看看他的反应,也看到了,这三个字给这位家丁造成的反应明显不正常,而且是非常明显,银牙忍不住暗暗咬了咬唇,柔柔眼神若有若无向某人。

    低头在旁的庾庆心里嘀咕,阵阵惊疑,不知这女人突然写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难道知道了我是谁不成,不可能呐,上次打的连自己都不认识了自己,闻言安不可能认得出来。

    后来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是阿士衡的名气太大了,好像会点舞文弄墨的都喜欢。

    闻馨:“阿庆,你也算是读过书的人,有没有听说过去年贡试出了个四科满分的会元,也是金榜上的探花郎,如今号称天下第一才子的阿士衡?”

    庾庆心里再次嘀咕,嘴上却道:“略有耳闻,略有耳闻。”

    他气势上越弱,她气势上就越强,反而不紧张了。

    闻馨:“那你可知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庾庆又往纸上瞟了两眼,“小的书读的不多,应该就是指人间好的意思吧?”

    闻馨解释道:“这是新科探花阿士衡去一酒楼用餐时,给那酒楼题的字,写下了‘人间好’这三个字夸那酒楼的酒菜好。”

    庾庆哦了声,“原来如此。”

    闻馨慢慢搁笔,盯着三字,目露艳羡,“以前也曾见过对美味佳肴的各种夸赞用词,还从未见过有人从这般无可匹拟的角度来夸赞,‘人间好’短短三个俗的不能再俗的字,凑在一起却是天仙下凡,得尝人间一醉的画面,前人辞藻对上,顿显堆砌。

    短短三字,如此意境,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怕是真正的天仙才能有如此胸怀、酝酿出如此意境吧,那位探花郎无负四科满分会元之名,不愧是天下第一才子!”

    庾庆嘴角抽搐,心里头万马奔腾,尘烟四起。

    不是第一次听到类似的话,搞的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当时写下那三字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听多了连自己都有点误会,好像当时落笔时真有什么意境似的,好像自己真是阿士衡似的。

    嘴上干巴巴道:“好,原来如此,好。”

    愣是被搞的不会讲话了,他是该说好还是该怎么夸呢?说的太好了怕对不住良心。

    闻馨:“你说,他当时怎会有如此意境,写下如此赞誉之词?”

    这个好回答,庾庆略略欠身道:“小的不知。”

    见他还是不承认,闻馨也不习惯当面咄咄逼人,揭开那张纸,提笔蘸墨,又继续写写画画起来。

    等了会儿没有吩咐,庾庆又慢慢退开了,去了亭子外面守着。

    好一阵后,小红蹦蹦跳跳回来了,跑进亭子里禀报道:“小姐,樊长老说了,紫龙现在还不能放,说不能放的原因就是你一开始就不该放,现在放了的话,紫龙还会跑的,要重新给它养成习惯才行。”

    悬笔的闻馨默了默,颔首,“知道了。”

    小红:“见过萍萍姐了,邹公子还躺在床上呢,说是现在还不宜乱动,要再多静躺一些日子,便于快速恢复。唉,在床上躺这么些日子也是遭罪,那个杀千刀的恶贼千万别被我们抓住,否则定然要打断他的腿,扔进牢房关他三年才行!”

    庾庆搭在腹部的双手,一只抠了抠另一只的手背。

    闻馨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继续安安静静写着,忽又问出一句:“五哥在干嘛?”

    小红:“我哪知道,要不让阿庆去问问。”

    闻馨搁笔站了起来,“不用,咱们也有些日子没去大伯那边了,直接去探望五哥就好。”

    去见闻言安?庾庆有点懵。

    主仆二人已经从亭子里出来了,从他身边过去了。

    小红回头看了眼,挥手招呼道:“阿庆,发什么呆,快走啊!”

    “呃…”庾庆当即小跑了过去,不是跟着走人,而是捂着肚子请假道:“小姐,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实在是不便…”那意思很明显,不便再跟随过去。

    小红皱眉,“好好的,怎会肚子疼?”

    庾庆:“可能是没吃过好的,到了小姐这边吃太好了还没适应。”

    “咦,好恶心,你回去吧,别跟着了。”小红直接给做主了,这理由也确实不好勉强。

    庾庆如蒙大赦而去。

    闻馨没有任何表态,连头都没回,依然前行如故,眼神明亮带笑,下唇久久咬着不放。

    如果说,之前两幅相同的字,只是让她怀疑是出自同一人之手的话,那么今天,她有了九成的把握,自己的这个下人十有八九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人。

    她此时的心情无法形容,欢喜又刺激,还有一丝紧张,她想扯破那层窗户纸,可又不敢。

    不像开始,她只想确认是不是那人。

    人能经常在自己身边后,她又有些怕,怕捅破窗户纸后,就留不住了他,人家明显有意隐瞒身份。可始终不露真相的话,她又有不解渴的感觉,她真的希望对方能以阿士衡的身份和她交流,那是心灵上的一种渴望。

    她没有说谎,确实去了大房那边,但也只是走了个过场,随后便离开了,又直接回了玉园。

    又回到了那个亭子里写写画画。

    “肚子没事了吧?”小红在亭子外面关切。

    庾庆揉着肚子,“舒服多了。”

    亭子里的闻馨忽偏头看来,问:“阿庆,你愿意一直在闻府当家丁吗?”

    突出此言,连小红都愣住了。

    庾庆略怔,旋即义正言辞地表忠心,“愿一直追随小姐,为小姐效犬马之劳。”

    闻馨:“为什么?”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东荒境属于哪里

可以免费听凡人修仙传的软件

凡人修仙传韩立最喜欢谁

凡人修仙传小视频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