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为什么?庾庆不能说实话,“为报小姐知遇之恩,若无小姐提携,小的还在杂物间里。”

    闻馨审视着他,“你真的能一直在我身边效力吗?”

    庾庆:“只要小姐不嫌弃。”

    闻馨神情有些复杂,貌似自言自语道:“但愿你能说话算话。”

    对庾庆来说,自己绝对是说话算话的,前提是闻馨能把他当成心腹,能把那庞大的嫁妆产业交给他去打理。

    他也明白自己的表现很重要,所以一直卖力表现。

    非常勤快是一方面,玉园里里外外的跑腿活,几乎被他一个人包了,并努力了解一切与玉园相关的事务,把和玉园相关的人和事打理的好好的,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有能力并值得信赖的高级家丁。

    他要让闻馨知道她没找错人,也要让闻府的人知道闻馨没找错人。

    为了闻馨的那笔嫁妆,他可谓是在努力奋斗。

    至少从初步的结果来看,就如同小红拍着他胸膛说的:阿庆你很不错哟!

    反倒是闻馨那边,总让庾庆有些心里没底,感觉闻馨看自己的眼神中时常有一种说不清的怪怪感觉。

    跟了闻馨后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打着闻馨的旗号能随时出闻府,也算是三天两头出去给闻馨或小红跑腿买东西。

    偶尔也会和南竹、牧傲铁碰个面,互相了解下情况,大体上还是尽量避免见面的,为大局着想。

    西杂院那边,庾庆也偶尔会去见一下刘贵,一些不懂的事情确实要向人家请教。

    据刘贵说,他进了玉园后,确实惹来了不少人的嫉妒,得亏是三小姐那边没人敢惹,否则肯定有不少人找他麻烦。

    这方面,庾庆也感觉到了,途中经常遇见不给他好脸色看的家丁。

    好在他有理想,有奋斗目标,能忍,不一般见识,见谁都尽量气,难听话就当没听到……

    湖畔亭子里,邹云亭支开了师妹,独自在内静坐,等了好久,要等的人终于出现。

    是庾庆,一手抱着一只古琴,一手提了篮果子,步履匆匆而来。

    古琴是送修的修好了,果子则是街头顺手买的野果子。

    见到亭子里的邹云亭后,他当做没看见,想直接过去。

    邹云亭却公然喊了声,“牛有庆,过来一下。”

    庾庆左右看了看,只好过去了,还装模作样点头哈腰给别人看,嘴里却在问;“伤好了?”

    邹云亭问:“听说你去了玉园的闻馨身边?”

    庾庆:“关你什么事?”

    邹云亭暗暗咬牙道:“不妨摊开了说,你到底想怎样?”

    庾庆:“我不想怎样,你若不找我麻烦,我永远不会捅破你的事,我对你那点奸情没任何兴趣。以后大家保持点距离,你别找我,我也不碍你的眼。”

    邹云亭沉声道:“别人喂食,紫龙不吃,只有你喂才吃,如今看来是别有蹊跷,你莫非就是冲闻馨来的?”

    “你想多了。我再说一次,我不惹你,你也不要惹我。”庾庆扔下话就走了,懒得再理。

    邹云亭神情复杂……

    夕阳下,站在高阁上,目睹天际,一片辉煌。

    凭栏处,闻袤扶着扶栏弯腰喘气,“唉,岁月不饶人,真的是老了,爬不动了。”

    闻魁在旁扶着,拍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好一会儿,缓过来后,闻袤面对天际的辉煌,问:“转眼都快一个月了,玉园的那个家丁还是没动静吗?”

    闻魁想了想,迟疑道:“确实没反应,自从去了玉园后,所作所为皆老老实实,而且头脑灵活,办事干活也非常努力和勤快,连那个大块头和胖子也变老实了,以前经常打听的文枢阁的情况也不再过问了。要不是知道他们不正常,还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闻袤:“隐忍越深,图谋可能越不小,盯紧了不要松懈,是狐狸迟早会露出尾巴,我倒要看看到底要干什么。”

    “是。”闻魁点头。

    这时下面有人飞奔上来,递了封信给他,他看过后让人退下了,对闻袤禀报道:“老爷,青莲山那边传来消息,明天,林掌门会派人送来孽灵丹,给三小姐的灵宠服用。”

    闻袤嗯了声,“这事你处理就行。眼前重要的是文会,比试还有几天就开始了,宇文渊还没说什么时候来吗?”

    闻魁:“宇文老爷子好像不太喜欢自己孙子掺和这事,宇文渊的意思是,届时他一定会赶来拜会您,但没说自己要不要参加。老奴觉得这就够了,不用再逼迫什么,等他人来了再说,到时候自然能想办法让他盛情难却。”

    闻袤捋须不语。

    次日傍晚,玉园突然变得热闹了,来了一群人。

    闻府管家闻魁和青莲山长老樊无愁来了。

    还有宋萍萍和邹云亭来了,另就是一个举止沉稳的中年人,是两人的大师兄,名叫展凌超,在青莲山已有一定的地位,也是青莲山这次特意派遣来闻氏的弟子。

    庾庆和小红自然是跟着闻馨一起露面迎接。

    庾庆和邹云亭彼此都是一副不认识的样子,连眼神都没有任何交流。

    “魁爷爷,怎连樊长老和展先生都来,如此兴师动众,所为何事?”闻馨有点不明所以,对于展凌超她也是认识的,樊长老的所有弟子她都认识。

    樊无愁道:“丫头,掌门可是一直惦记着你呀,你的灵宠断奶也断的差不多了,肠胃应该已经适应了正常的食物,应该可以消化硬一点的东西了,所以掌门特意遣凌超来给你送孽灵丹来了。”

    孽灵丹?庾庆暗暗咋舌,他自然知道那是价值千万的东西,不得不感慨有钱人家的一只宠物都不得了!

    “谢掌门,有劳展先生奔波。”闻馨连连行礼感谢。

    展凌超微笑摆手,表示不必多礼,有师父在场,他也就不多说了。

    闻魁:“三小姐,孽灵丹你可能也不会用,不妨把灵宠拿来让展先生帮忙一把。”

    “好。”闻馨立刻偏头道:“阿庆,去搬过来吧。”

    “是。”庾庆转身快步跑去。

    邹云亭的目光此时才盯上他,闻魁若有若无的目光也朝庾庆背影多瞥了两眼。

    宋萍萍则到了闻馨身边,对离去的庾庆抬了抬下巴,“这家伙好用吗?”

    闻馨微笑点头。

    不一会儿,庾庆便把小狗子连同铁笼子给一起搬来了。

    对庾庆,小狗子明显还是有印象的,在笼子里依然对其摆尾不停,看得出来很想出去,对庾庆的期待似乎很高。

    笼子放在了大家的眼前,庾庆就退下了。

    小狗子这才发现自己被一群人给围观了,有点不明所以地东张西望。

    展凌超看向师父,等师父的意思,樊无愁点了点头,他才摸出了一枚金灿灿的丸子。

    当着众人的面,他慢慢将金丸旋开,对半打开后,夕阳照耀下的金丸内呈现淡淡氤氲。展凌超将金丸里的东西倒在掌心,才见一颗鹌鹑蛋大小的紫色丹丸,氤氲缭绕,有沁人心脾的芬芳。

    小红讶异,悄悄问身边人,“萍萍姐,这是丹药吗?怎还有浮云缭绕。”

    宋萍萍:“这是所谓的仙级丹药才有的气象,谓之丹气。”

    一旁的庾庆也算是开了眼界,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个级别的丹丸。

    “师弟。”展凌超偏头示意了一下。

    邹云亭会意点头,当即蹲下了,打开了铁笼子,直接将小狗子给抓了起来。

    展凌超接着上手,捏开了小狗子的嘴巴,直接将孽灵丹扔进了小狗子喉咙里,随后撒手表示好了。

    邹云亭又弯腰将小狗子塞进了铁笼子。

    刚将笼子关上,小狗子就在笼子里后退着,喉咙里不断发出“咔咔”咳的声音,众目睽睽之下突然“咳”一声吐出了一颗丸子,丸子哪怕落在地上沾了土,也依然是氤氲缭绕的样子。

    孽灵丹吐出来了?众人皆无语。

    “这…”展凌超指着。

    宋萍萍忙道:“师兄,紫龙之前老是不吃东西,只要是强灌进去的就能吐出来,吐东西算是练出来了。”

    价值千万的孽灵丹不可能浪费,师兄弟联手再来,小狗子又抓了出来,孽灵丹用水冲了冲后,又给灌进去了。展凌超之后要了跟绳子来,直接将小狗子的嘴巴给绑了起来,这才将其扔回了笼子里,“孽灵丹不好化开,绳子不要解开,绑三天,三天后应该能全部化成丹液吸收掉。”

    邹云亭莫名瞅了一下庾庆,有点不太放心,忽出声道:“师兄,毕竟是掌门交代来的东西,价值千万,我看还是带到我们那去,帮三小姐看三天再送回来吧。出现什么情况,我们还能随时处理。”

    庾庆听出了点异样,回瞅他一眼,想问问他什么意思,是怕老子会从狗嘴里盗孽灵丹吗?

    宋萍萍也瞅着自己师兄,嘴角撇了撇。

    展凌超没表态,看向师父,后者琢磨了一下颔首道:“拿我们那放三天也好,魁子,你说呢?”

    闻魁:“樊长老,这种事肯定听你们的,你们说怎么好,就怎么办,三小姐您说呢?”

    “是。”闻馨应下。

    于是一伙人成群来,又成群去,还带走了一直扒拉嘴巴上的绳子并呜呜声不停的紫龙。

    庾庆唏嘘摇头,觉得这小狗子受点罪也值得,有如此的大力扶助,若干年后化作人形应该是没问题的。

    天已暮,主仆三人也没久留,一起去正院那边。

    途中,庾庆忽然低头,继而回头看去,只见从他袖子里钻出的大头一个闪身,遁入了暮色中。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四五章 孽灵丹,半仙,笔趣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