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圣主好看吗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57234e3b597d770b5417/1634554941.html

    ()  那叫一阵乱!

    躲闪不急的三人手上还拿着剑,还处在防备状态,又已经是怔怔看着迅速消失了的人影。

    随后,嘴里一个个咀嚼着,塞进嘴里的干粮都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现在再慢慢咽下去也来得及。

    然后看地上,三人的包裹哪经得起一群玄级修士的摧残,碎了,吃的东西更是被震碎成了粉,随风而去。

    南竹提剑走到一旁,剑杵地,单膝跪地,捡了把破布片在手攥着,朝着肇事者消失的方向咒骂,“畜牲,一年呐,要在这里呆一年呐,连件换洗的衣裳也不给我们留啊!”

    庾庆手中剑归鞘,环顾四周,“此地不宜久留,走,以最快的速度走,往出口方向走,那里,三大势力还派了人守着。”

    师兄弟三人迅速遁离此地,不敢有任何停留,急速翻山越岭而去。

    好在他们离出口位置本就不算太远,这般急行之下,没多久就看到了那座光秃秃的山顶。

    三人一路飞奔上山,发现山上多了些巨人头骨。

    听到动静,头骨的眼眶里迅速冒出一个个半截的身影,跑上山的师兄弟三人略怔,发现三大势力留在这里的人居然把巨人的头骨搬了上来当做了房子住。

    这个办法倒是不错,避免了风吹日晒。

    “你们干什么?”有留守人员发出质问。

    三大势力各留了十人在此,共计三十人。

    庾庆笑着拱手道:“他们不愿再带着我们,我们无处可去,也只能是留在这里等明年的洞府再开启了。”

    大家也都认识师兄弟三个,闻听如此,也就没人再说什么,随便了。

    庾庆回头立马对两位师兄笑道:“骨头房子的办法不错,咱们也去找三个巨人头骨来当房子。我留下平整地面,你们去找骨头搬来。”

    “好嘞。”南竹嬉笑,感觉这办法确实不错,跟不上三大势力的搜寻人手,和他们的留守人员混在一起总可以吧。

    谁知庾庆紧接着便朝两人使了个眼神,微小声音补了句,“两个人抬一只来就行。”

    南竹和牧傲铁有些意外,但又不傻,立刻意识到老十五这家伙另有打算,现在也不好多问,点了点头便双双离开了。

    遇到险情的时候,两人感觉听老十五的可能比自己擅做主张要好一些。

    庾庆转身面对上巨人头骨里的目光,又露出笑脸,拱手行礼一圈。

    有留守者忍不住戏谑一声,“探花郎,要在一起呆差不多一年了,听说你写诗很厉害,此情此景,不妨给大家吟诗一首,就当是让我们这些粗人开开眼界,将来出去了我们也有说头不是!”

    庾庆苦笑,作揖求绕过,“诸位前辈,我早已不是什么探花郎,也已发誓弃文从武,鄙人如今名叫庾庆,还请各位前辈今后多多关照。”

    “小老弟,你真的是想多了,人活一世,什么从文从武的,只是活着的方式不同而已。要我说呀,哪一行能做好,就干哪一行,想多了都是瞎想。等你混到七老八十还要打打杀杀,尤其是还要为别人打打杀杀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

    “是这个理。探花郎,你现在走的这条路,永远都达不到你前面那条路的高度,你呀,真的是走错了路,将来会后悔的。”

    有人接连语重心长的提醒。

    庾庆不愿多提这个,他做个选择有自己的不得已之处,不足以对外人解释,再次拱手道:“诸位前辈,先不打扰你们,我去那边空地收拾一下。”

    不少人趴在巨人头骨的眼眶上看热闹似的,反正一天到晚打坐也无聊。

    庾庆找了块空地,开始哗啦啦整理平坦。

    等了那么一阵后,南竹和牧傲铁联手扛了个大头骨上山顶,看到庾庆所在后,立马搬了过去,架在了庾庆平整好的地面上。

    庾庆围着头骨转了圈,绕到正面时,跳起从骨头眼眶中蹿了进去,然后对外面两人偏头示意。

    外面两位也立马翻身而起,各从一个眼眶进去了。

    凑近在了一起,庾庆立刻低声问道:“桃园盆地外面的那条河你们之前有看到吗?”

    两人点头,南竹疑惑,“什么意思?”

    庾庆:“你们两个立马再佯装去搬头骨,走远后,老九立刻赶去桃园摘桃子,摘了立刻去河边遁入水中等老七。老七则在后面拖延慢行,放风,迟滞后面的跟踪者,令跟踪者不能及时跟上老九,为老九摘桃子创造时间。差不多后,老七也遁入河中和老九碰面,你们顺流潜水而去,尽管往前走,以最快速度在主河道尽管潜行便可。”

    两位师兄略惊,南竹非常意外,“不是要跟这些留守搭伙吗?”

    庾庆:“呸,搭伙个屁!你想什么呢?他们和三大势力才是一伙的好不好,他们是一家,我们是外人,你能指望他们帮我们应付他们自己人?摆出做窝久留的架势,是为了把跟踪的耳目给吸引过来懂不懂?咱们自己的性命,还是得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放心,别指望别人施舍,还是得找个他们不容易找到的地方躲起来才行。”

    两位师兄顿时恍然大悟,闹了半天,敢情往这里跑是障眼法,是为了逃跑做准备。

    牧傲铁:“那你怎么办?”

    庾庆:“我在这里做窝,摆出要久留的样子,他们才不会把主要人手用去盯你们,才能吸引主要人员在这附近盯着。”

    南竹担忧:“我们跑了,回头他们所有人手岂不是要集中起来盯你,你怎么脱身?”

    庾庆:“三方势力不会派太多人盯我们三个,因为看不起咱们,派来的人手肯定有限,一旦入水,他们的人手是不足以分布长距离河段搜查的。河水里蕴含有邪气,他们无法长时间泡在水里搜查,届时到处是漏洞,我会想办法脱身的。

    老九,仙桃你记得多摘一些,明着不能吃,暗里总能吃吧?这一次,不知那些王八蛋要饿我们多久,仙桃吃饱了肯定比灵米耐扛吧?

    老七,你记得下水前要放火烧烟,我要看信号,好反应在他们前面。记住,我若追不上你们,你们在主河道潜行一个时辰便上岸,记得在你们上岸位置的水里留下明显标示,我触及了好上岸与你们碰头。”

    “好。”两位师兄一起点头应下。

    可南竹还是忍不住问了句,“就算脱身了,将来怎么办,三方势力一定会想尽办法找到我们的,就算找不到,我们总得露面出去吧!”

    庾庆:“无缘无故说姓秦的三人要谋害我们,我们没有合情合理的理由,反倒容易让报信的人被怀疑。先搞事,出了事才有说头,才好栽赃,才能说姓秦的他们想谋害我们,导致我们为了保命不得不逃,届时才好说服三方势力一起联手设局,引姓秦的入套,才好弄死那姓秦的。

    妈的,幽角埠盯着老子抢了老子几百万两,老子还没找他算账,他这回居然又盯上了老子。大头是自己回来的,又不是我抢回来的,能怪我吗?这回若是不弄死他,他不想消停,我们也寝食难安。总之,这次一定要借三家的手搞他一次,我就不信弄不死他!

    既然连将来的借口都找好了,你们不觉得正是我们逃跑的好机会吗?先跑了,没人注意,回头才好偷偷绕回来,才好躲在桃园慢慢吃。所以说,不用担心,跑掉了就吃桃子,跑不掉就给三方势力一个交代,借机搞姓秦的。”

    南竹和牧傲铁同时傻眼的感觉,怔怔看着他,敢情老十五这家伙前面带着他们往这跑时,就已经想好了这么复杂的连环招…

    庾庆:“好了,再扯下去会引起怀疑,你们快走!”

    南竹和牧傲铁醒神,随后立刻翻身钻了出去,再回头看向骨头里的庾庆时,神情都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庾庆挥手,再次示意两人快走。

    两人随后联袂离去,一起下山,途中互相嘀咕,敲一些细节问题。

    山下附近已经没了巨人的头骨可摘,必须要走远点,两人按照商量好的,奔桃园方向去了。

    半途时,师兄弟两人突然一起飞身而起,飞步登上了一座陡峭山顶。

    南竹站在了山顶上观察四周。

    牧傲铁则从另一边快速下了山,而后躲躲藏藏全速冲向了桃园。

    一进盆地里面,他立刻脱外套和裤子,裤脚快速扎起,外套也快速扎口,很快便做成了两副不成样的口袋。光着大腿,蹦上树立马摘了桃子往口袋里扔。

    必须要快,盯梢的人见不能从七师兄眼皮子底下过来,肯定会想办法绕过来的,所以说,南竹能给他争取到的时间不多。

    摘桃子也快,何况桃子太大,两只不像样的口袋也装不了多少,也就装了二十来个,便光着两条大腿背着两袋桃子狂奔而去,真正是穷人做派!

    翻过盆地见到外面河流,一路蹦下去,几个起落后,最终跳入了水中藏身。

    浮头在岸边低垂的草丛中观察外界时,心里突然犯嘀咕,发现跟老十五那家伙出山后,怎么尽干这么惊险的事?

    他突然觉得玲珑观历代先师的做法可能才是对的,像这样的话,真要出事的话,就差不多算是灭门了,让师父在天之灵知道了,也不知会不会后悔传位给老十五……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动漫在线观看

凡人修仙传动漫豆瓣评分

动画凡人修仙传更新时间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最新章节列表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