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伏天氏https://www.jupindai.com/f6728/59824f558bc44ef74f0f59296c0f/1634555396.html

    “老九那家伙在干什么,不知道大晚上弄出火光容易招来注意吗?竟然还一直亮着!”

    庾庆骂骂咧咧从南竹身边过了,尽管屋里的人尽量用身子挡住了火光,可外面的人还是能明显看到屋内墙壁上的明亮,他不得不暂停手里的活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正在将金沙重新堆积伪装的南竹扭头看去,也看到了屋内的火光,同样有些意外,不知道老九在搞什么。

    正这时,屋内的火光突然熄灭了,牧傲铁也从屋内出来了,在月光下朝外面的两人招手,示意两人快点过来。

    正走来的庾庆,还有蹲在金沙边的南竹,皆一愣,旋即都快步过来。

    一碰面,庾庆立即责问,“老九,你搞什么,点长明火,生怕别人大晚上找不到我们是不是?”

    晃着一身肥肉跑来的南竹却是好奇而问,“老九,怎么了,怎么了?”

    牧傲铁不说话,转身回屋,又挥了下手,示意都进来。

    庾庆和南竹相视一眼,看出了有名堂,旋即快步跟去。

    等他们两个进屋后,牧傲铁还把两扇铁门给关了起来,虽然四周的窗格没了蒙皮早就四处透光,关不关门其实没什么效果,但他还是关了,证明他并非不知道火光容易被人发现。

    “这里。”牧傲铁把两人招呼到桌子旁,又吹燃了火光,映入大家眼帘的还是对面坐的那尊骷髅,似乎也在看着他们。

    庾、南二人的目光随牧傲铁的指示,落在了桌上拼凑的玉页文书上,皆愣住,定睛细看,立马就被上面的字迹内容给吸引了。

    南竹疑惑着逐字嘀咕了出来,“督监容禀;云湖造景,金阁凌波,乃仙谕,工…紧迫,属下断不…延误。然金…惊现异变,严控进出,金料…此延宕,望督监明鉴。首…金沙两千万斤,遣肖山押送,报督…明验。因变故,押送…马再赴金墟,无法直通,黄金谷…下封印,需先找谷外持戟…卫。晋阳拜禀……”

    南竹自言自语念完后,久久无声,三人眼睛皆直呆呆盯着玉页文书上的内容,庾庆和南竹明显是被惊呆了的感觉。

    牧傲铁则是已经被惊呆过一次的,有反应后,左右看了看两人,“这上面写的金墟是指传说中的那个金墟吗?”

    传说中的仙家洞府有好几个,其中之一便是一个叫“金墟”的地方。

    庾庆和南竹喉结耸动,嘴里有点发干。

    “恐怕是了。”南竹咽下一声,忽双手用力搓了把脸,回头看向外面,“我说外面怎么堆一座金山,敢情是从金墟弄来的,两千万斤的金沙,我的个乖乖。传说金墟有无数黄金,看来传说中的金墟是真他娘的存在啊!”

    庾庆摸着小胡子嘀咕,“传说金墟内有数不清的黄金,有流淌黄金的黄金之泉,还有能容颜永驻、长生不死的仙家宝物,如果传说中的金墟真的存在,难道金墟中的其它传说也是真的不成?”

    闻听此言,南竹和牧傲铁一阵精神恍惚。

    “怕是无风不起浪吧!”

    南竹忽咽了咽口水。

    此地虽是传说中的小云间,但传说中也只是所谓的仙家洞府而已,大家想找到这里,只是想找到仙家遗物,至于有什么遗物,谁也不知道。而传说中的金墟不一样,在传说中是详细提及了有长生不老之物的,其次便是无可计量的巨大财富。

    庾庆忽咦了声,看向牧傲铁,“老九,那三伙人把云宫遗址给翻了个底朝天,连只言片语的留刻也不放过,那么多人好像都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东西,你怎么找到这东西的?”

    怎么去传说中的金墟,他们是看不懂,但摆明了的,这份玉页文书上留下了找到金墟的线索,对懂的人来说,应该会非常有价值。这要是落到了那三大势力的手中,凭他们的能力和势力,找到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南竹随口来了句,“那三伙人,就算找到了有价值的东西,也得藏着掖着,是不会让另两伙人知道的,鬼知道他们有没有找到。”

    牧傲铁指了指对面的骷髅,“我没怎么找,就是在桌椅下踩到了,然后摸出来看看,就撞上了。”

    庾庆皱眉,“你们没发现吗?那个云宫被收拾的很干净,几乎连一样陈设都没有,垮塌之前肯定就被人清理干净了,而这屋里其实也被清理的很干净,也几乎是什么都没有,几乎跟那个云宫一样,怎么会单单落下这有重要线索的东西被你发现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南竹嗯声点头道:“不错。你们看,这一桌一椅之所以未清理掉,我估计是这人生前有点地位,才给他留了点体面,不然怕是要和外面的骸骨一样曝尸荒野。”

    牧傲铁想了想,指着对面尸骸的胳膊道:“从碎片的位置看,玉页文书好像就是从他手上落地砸碎的,开裂的片数少,还算完整,比较符合落地的高度。真要是用力砸碎或过高落地的话,碎裂程度应该不止这样。

    你们看玉片的颜色,是黑色的,和这地面的颜色吻合。也许,不是没有人清理过,而是没人注意到。后来被积灰掩埋,就更看不到了。你们看,桌上没有任何东西,如果玉页文书当时是放在桌上的话,我们还真有可能是看不到了。”

    说着,他又盯向了对面的骷髅,“我感觉他好像死的很突然,可能死的时候正在看这书信,外面那堆金沙可能也是刚送到。你们看信中内容,不觉得这位可能就是信中的那位督监吗?”

    庾庆回头看向了门口上方,嘀咕了一句,“云监…”

    得了提醒的南竹亦若有所思,“小云间的监造官或专司督促、监督的人,建造什么东西的时候,这监舍也随时能落在建造现场来?”

    他朝玉页文书上的内容抬了抬下巴,“云湖造景,金阁凌波,乃仙谕…这是在说,云中仙子要在湖上造一座黄金楼阁,所以才从金墟弄来了大量金沙。这么一对比的话…”瞅向对面椅子上坐的骷髅,“这厮还真有可能是书信上的那个什么督监。”

    “我们运气有这么好吗?”庾庆看了看四周,“我怎么感觉有点太巧了。”

    南竹嗤了声,“你这家伙变得越来越多疑了,外面那堆金沙上的积灰都能长草了,这房子明显摆了很多年,这玉页上的文字明显是古迹,玉页都脆出裂纹了,放在屋里都快风化了,这哪是短时间内能轻易造假的。再说了,这哪是你的运气,这分明是老九的运气,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

    目光落在玉页文字上,又摸着下巴嘀咕起来,“黄金谷,持戟什么卫,这都什么跟什么,你们有听说过吗?”

    牧傲铁摇头,庾庆沉吟道:“怕是要找人打听一下。”

    南竹当即瞪眼,“年轻人,不能冲动!不是,我说,你别再瞎打听了好不好,你看你在闻家搞的那叫什么事,差点全天下都知道咱们去了石矶湾。做了那么久的家丁,还傻鸟似的一路躲躲藏藏,现在想想,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远在深山野岭的山顶上躲了那么久,突然能被上千号人给围了,还是他妈的三大势力一起联手合围,咱们何德何能呐!你知道我当时多懵吗?一辈子都没那么懵过!

    老十五,这种事,真的不能再对外泄露任何风声了。你看,外面那堆金沙我们也带不走,小云间我们也就只能吃几个桃子了,大便宜都拱手让人了。罢了,实力不如人,自己办事不稳妥,小云间这趟亏,我们认栽了,认了!但是,金墟可不能再出漏子了。稳住了,咱们就是天下最有钱的人,那可是传说中的金墟啊,修炼资源能管咱们几辈子的。”

    庾庆叹道:“你除了胖,就剩啰嗦了。”

    啪!南竹突一掌拍在桌上,拍在了那拼凑的玉页文书上,烟尘四起。

    他慢慢抬手,只见玉页文书已经被他一掌给拍成了碎渣。

    庾庆瞪眼,“死胖子,你疯了吧?”

    牧傲铁也惊住了,这么重要的东西就这样一掌给拍没了?

    南竹却不以为然,拍了拍巴掌上的灰尘,好整以暇道:“瞧你们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慌什么?没事,要紧的咱们记在心里就行,记住那个黄金谷和持戟什么卫的就行了,其它的都不重要。

    关键是这东西不能留,这玩意要是给其他人看到了,这天下非得炸窝不可。

    金墟,容颜永驻,长生不死,那些皇帝或权势什么的知道了,还不得急眼,各方势力躁动起来,灭国都够了,我们怕是也活不了。再多看两眼都是罪过,不能留!”伸手抹掉了桌上的碎渣。

    庾庆和牧傲铁好无语。

    见这胖子又要继续说教,庾庆赶紧抬手打住,“别啰嗦了,算你有理行不行?也别做美梦了,能活着离开小云间是一切的前提,自己的屁股自己擦,你外面那堆金沙搞出的坏,自己赶紧去补了。都继续收拾去,收拾好了赶紧走,再磨磨蹭蹭天都亮了!”

    牧傲铁顺手灭了火光。

    “黄金谷,这么显眼、这么俗的地名,应该不难找才对,怎么没听过,别他妈又是几千年前的古地名吧?”

    走出门的南竹嘴里嘀嘀咕咕。

    “闭嘴!你不是要保密吗?瞎嚷嚷什么?”

    后面的庾庆破口骂,有照他屁股上来一脚的冲动。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小说伏天氏有漫画吗

凡人修仙传年历表

凡人修仙传为什么这么火

凡人修仙传 韩立时间表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