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伏天氏最新章节目录起点https://www.jupindai.com/f6728/53f64f0f59296c0f670065b07ae0828276ee5f558d7770b9/1635248877.html

    屋内之前本就收拾的差不多了,处理完屋内痕迹的牧傲铁出来了又继续帮另两位。

    师兄弟三人中,他本就是最勤快的一个,也可以说是整个玲珑观最勤快的一个。

    最终,三人都凑在了那座金山前。

    堆积的金沙之前给南竹搞崩了一边,淌了一地,重新恢复有相当难度。

    “想完全复原,是不可能了,晚上还能糊弄一下人,白天怕是遮掩不过去了,算了,就这样吧。”

    搞了好一阵后,气馁的庾庆做出了放弃的决定,话里话外免不了怪南竹手多。

    这湖有多大不知道,反正看不到对岸,三人只能继续绕湖边前行。

    走动开了,视角多了,再看这现场地势的起伏,隐约能看出,草地的遮掩下,当年应该已经搭出了一个码头的雏形。

    走了几里路的样子,庾庆突然止步。

    走出两步才意识到的南竹和牧傲铁双双回头,只见庾庆怔怔看着前方,两人再回头向前看,细看之下才发现前方的土丘上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影。

    究竟是人,还是只是像人影的东西,两人看不太清楚。

    “回头,快走,往湖里跑。”庾庆低声提醒,自己手握剑柄,摆出了断后的态势。

    南竹和牧傲铁自然意识到了不妙,立刻闪身掠向湖边。

    然土丘上的人影骤然腾空而起,划空而过,堪堪落在了两人前面,面无表情,不是别人正是秦诀。

    仅凭这速度,就让师兄弟三人心里有数了,人家的修为远超他们,跑怕是跑不掉了。

    南竹和牧傲铁双双拔剑,高度警惕着后退,庾庆则闪身到了二人前面,提剑笑道:“真巧,没想到能在这遇见秦兄。”

    说实话,他想过他们再次被三方势力给抓住的情形,却没想到会刚好撞上这位。

    秦诀似笑非笑,“是挺巧。我说你们三个还真能跑,竟一口气跑了这么远,想找到你们还真不容易,一路上差点把我自己都给搞怀疑了。”

    庾庆呵呵道:“秦兄,找我们做甚?”

    秦诀乐了,“你觉得我找你们该做什么?”

    庾庆:“有什么事好商量。”

    秦诀看了看四周,忽发感慨,“还真是个好地方,得亏你们跑这么远,有什么动静也不怕远处的人听到。”

    这话里的不怀好意一听就懂,师兄弟三人心头暗暗一凛。

    庾庆:“秦兄难道不知道,三方势力的人手也已经到了附近?”

    秦诀:“少给我瞎扯,他们不可能漫无目的跑这么远。”说罢迈步逼近,“见元山,出卖了我的人是谁?”

    师兄弟三人顿步步后退,庾庆:“不瞒秦兄,我们知道祛除仙桃里邪气的办法。”

    猫戏老鼠的感觉不错,秦诀戏谑,“哦,天下第一才子既然这么说,那不妨说来听听。”

    他才不在乎,白衣上仙自然会教他。

    庾庆:“这个说不清楚,到了仙桃园后,自会演示给秦兄看。”

    秦诀:“探花郎,火蟋蟀卖给我又弄了回去的是谁?见元山出卖我欲置我于死地的又是谁?害我鉴元斋被幽崖取缔的又是谁?之前故布疑阵甩开我们的又是谁?你觉得我还能相信你吗?我看你不是想去桃园演示给我看,是想借机回去重投三方势力的怀抱吧?回了大队人马身边,我就奈何不了你们是不是?你们本就是我想办从大队人马身边调离开的,怎么可能让你们回去。”

    果然,庾庆骂,表面笑道:“秦兄,你误会了。”

    秦诀突然脸色一沉,步步紧逼之余,突然伸手索要,“火蟋蟀,把我的火蟋蟀还给我。”

    火蟋蟀?看这态势,庾庆不认为对方拿到了火蟋蟀就能放过他们,却点头道:“好说,我还有更重要的东西献给秦兄。”

    秦诀冷笑,“先把火蟋蟀给我再说。”

    庾庆:“金墟!我们知道怎么找到金墟,难道秦兄不想知道吗?”

    南竹和牧傲铁暗暗咬牙,没想到不久前还说要严密保守的秘密,这么快就要主动泄露出去。

    不过两人知道,这也是没办法,再珍贵的秘密,也不如先保命重要。

    这显然是要拿出东西先将对方给架住,令对方投鼠忌器不敢妄动,而后再谋脱身之策。

    金墟?秦诀动容,脸上浮现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狐疑道:“你们怎么会知道如何找到金墟?”

    庾庆:“云兮告诉我们的,告诉我们说到了这里就能找到前往金墟的秘密。此湖名为云湖,当年云中仙子曾下令,在云湖造景,名曰金阁凌波,要在云湖建造一座黄金楼阁。负责建造的督监在此选址后,派了一批人手前往金墟筹运黄金。”

    他挥手指向了三人刚才来的方向,“秦兄若是不信,前面不远处,就有督造监所的遗址,还有从金墟运来的大量黄金为证。云兮告诉我们,督造人员与金墟有直接联系,只要找到那个地方,就能找到前往金墟的线索,这也是我们三个为何要往这里跑的原因。”

    就在前面不远处吗?秦诀目光一阵乱闪,既然不远,自然是想去验证一下,不过最终还是慢慢平静了下来。

    不得不说,他确实心动了,若是没见过白衣上仙的话,他还真的是要被庾庆的话给牵着鼻子走一走了。

    然利弊得失很快就分清楚了,他已经有了白衣上仙的关系,已经知道了白衣上仙的存在,还有必要去舍近求远吗?

    他也不敢违逆白衣上仙去另谋好处,因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可能瞒不过白衣上仙的眼睛。

    所以,他再次伸手了,“火蟋蟀呢?先把火蟋蟀给我。”

    庾庆一直在观察着对方的反应,见对方迅速冷静了,他一颗心已在冒凉意,隐隐感觉今天怕是难以善了。

    南竹和牧傲铁似乎也感觉到了,都在他身后伸手扯了扯他衣裳,示意他先走,两人为他断后,为他拖延时间。

    心意也简单,万一能活一个总比都死在这里强。

    庾庆却不甘心,也绝不肯轻易放弃,但凡还有一丝丝机会。

    他抬一手从脑后的马尾辫里捉出了大头,捏在了手中,展示给了秦诀看。

    见火蟋蟀还在,秦诀眼中顿时放光,欣喜,伸手索要,“还需要我动手吗?拿来!”

    庾庆凝视着他,心中的一些揣测似乎得到了答案。

    对方刚才不顾金墟却始终惦记火蟋蟀的行为让他有些不解,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此刻,从对方眼中的欣喜中找到了答案,火蟋蟀对对方来说,似乎很重要!

    有着力点就好,他就怕没有任何着力点。

    “大头,快跑!”

    这是庾庆此刻对大头的话,同时屈指一弹,啪!

    大头发出“笛笛笛”怪叫,吃痛而飞,也可以说是被一指狠狠弹飞了出去。

    庾庆怕它木头木脑不知道跑啊,它若跑,他们可能就还有一线活命的机会啊!

    大头似乎有意见,笛笛怪叫盘旋在上空。

    突兀,没想到庾庆会不顾自己性命来这一手,秦诀惊了,同时也急了,隔空一掌,掌力呼啸而去,怒轰向三人,同时腾空而起紧急抓向空中盘旋的大头。

    “大头,跑!”

    庾庆一声怒吼,手中剑划出一道银华,迎着劈来的强大掌力劈去,强行硬撼!

    南竹和牧傲铁大惊,情急之下各出一掌,双双拍在了庾庆的后背,拼尽全部修为助庾庆一臂之力。

    不得不说师兄弟三人的配合确实很默契,与平常互看不顺眼时的反应截然不同。

    大头的飞行速度很快,见有人抓自己,空中急转,嗖一下就掠走了。

    一手抓空的秦诀满脸着急,终于领教到了火蟋蟀的速度,再次凌空飞扑,急追,也真的是急了。

    白衣上仙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都已经给他指点到这了,若还拿不到火蟋蟀,他如何交差?

    轰!

    撞击而来的罡气轰然爆开,强风摧枯拉朽般将四周的草连根拔起了一大片。

    庾庆手中的剑锋发出“嗡嗡”声,在剧烈颤抖,颤抖出虚影,连带着握剑的手都在颤抖。

    这就是修为上的巨大差距,以这般微末修为强撼对手的强大一击,承受的余威未尽。

    但他手中剑却如强大飓风中的大树,尽管遭受强大侵袭,尽管枝冠剧烈摇摆,却难以殃及大树根部,封尘剑诀擒龙手的妙用再现。

    南竹和牧傲铁又再次双双推臂,再将己一身修为发力而出,渡入庾庆身躯。

    嗡嗡剑鸣声顿止,庾庆手中剑停止了颤抖。

    同时收手的南竹和牧傲铁吃惊不小,老十五这家伙硬扛玄级修士的一击,竟然一剑破之,竟然挡住了!

    尽管也有两人拼尽全部修为的助力,可按理说三人的修为捆在一起也难挡玄级修士一击的,但这次是真的挡住了!

    庾庆回头看了两人一眼,深知若非两位师兄关键时刻反应及时,且毫不犹豫迅速以一身修为全力相助,他就算能挡住这一剑也得受不轻的内伤。

    换了外人,知道三人修为联手也挡不住玄级修士一击,怕是未必会冒这受伤的危险。

    当然,三人师出同门,修炼同样的内家功法,修炼出的内力不杂,瞬间同流融合而用的效果也不是外人能比的。

    看了眼远去追赶大头的秦诀,庾庆知道自己的判断对了,争取到了活命的机会,长剑归鞘,没有二话,一声招呼,“走!”

    他带头在前,直接冲那宁静的湖泊冲去了。

    南竹和牧傲铁毫不犹豫跟着冲了去。

    师兄弟三人先后冲入了水中,一个猛子钻入水里,身影消失,遁水而去。

    陆路不敢走了,这巨大的湖泊是绝佳的遮掩行踪之地,关键时刻自然要借以利用好脱身。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诸葛明月境界

凡人修仙传呼老魔结局

凡人修仙传资源百度云

凡人修仙传动画全集在线观看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