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舞脚步沉重地走到白色宫殿前,发现宫殿被上了结界,她一挥袖就打破了结界。

    用内力推开沉重的大门,顿时尘土飞扬,显然很久没人来过。

    还未等灰尘彻底散去,小舞就径直走了进去。

    在大殿扫看了一圈,小舞又一间间推开门,并一一向里面张望,希望在脑子里,能寻到一星半点的印象。

    目光被一间屋子里的高大书架吸引,小舞犹疑了一下,还是迈步走了进去。

    在临窗的一个大书案前,小舞见上面放着三四副卷轴,就拿起最上面的一卷,掸掉上面的灰展开。

    “志当拿云!”

    当四个大字映入眼帘时,小舞毫无表情的脸上,还是现出微微怔色,她认出了自己的字迹。

    “我,的!?……”

    带着浓浓的疑问,小舞又连忙打开另三卷,确认就是自己的书法,显然自己曾在这个书房呆过。

    目光落在窗边的美人榻上,小舞眼前仿佛看见,梦境中曾见过的少年自己,正半躺在美人榻上,手拄着头,临窗向外地呆呆的张望。

    想着年少的自己,被送到这偏僻冷清之地,那时定是很孤单难过吧。

    小舞最后的目光,落在野蛮生长的石榴园,感觉树上的火红石榴花,竟如仙血一般耀眼刺目,刺的她都心上一疼。

    自己爱吃石榴,而这里就出现一片,显然是人为种植的石榴园,小舞视乎明白了,这个宫殿应是自己曾生活的地方,眼前这片石榴园,十有八九,也是自己带人种下的。

    白鹿族,生活在九泉地下的鹿鸣谷,自己原身就是一只白鹿,宫殿内有自己练习的书法,还有大片自己爱吃的石榴,显然这里是自己的家,自己是魔族人无疑。

    原来,自己丢失的前尘往事,竟也是这般不堪,父王、母后、哥哥及族人被杀,家园被毁,自己已是个孤儿。

    小舞闭上了眼睛,心潮泛起一丝涟漪,带着五腹六脏疼的不行,小舞忙手扶住胸口,大口呵着粗气,稍稍缓和了会疼痛。

    被菡萏释放的浓花香熏晕,慕白很快就醒了,就命令龙腾带着自己,找到已徒步爬上山的小舞,并一直远远跟在她身后。

    目光一直驻留在小舞身上,她脸上的神情变化,都被慕白收入眼底,知道她找到了,自己曾住过这里的线索,也感到难过了。

    生性活泼的小舞,竟被送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孤独生活了近四千年,这慕白又愧又疼,不由又泪水涟涟。

    “小舞,对,不,起!……“

    从进殿门开始,慕白就已猜到,这应该就是龙腾说过的,自己死后,小舞被送到的两仪山圣女殿。

    慕白是第一来鹿鸣谷,他想了解所有,不单是小舞在圣女殿的四千年,连她在鹿鸣谷的童年一切,他都很想了解。

    每当慕白驻足观看,不爱说话的龙腾都会犹豫着上前,适时讲解一下,也将自己陪着大王子成烈,一起来过两次的情景,都低声一一说给,想了解小舞情况的慕白。

    跟在龙腾身后,菡萏竖起耳朵,偷听他讲给慕白的话,知道小舞竟还是魔族圣女。

    相比自己的仙娥出身,菡萏心内更是又嫉又恨。

    菡萏是一个还在襁褓中,就被抛弃的弃儿,不知自己的爹娘是谁。

    她奄奄一息时,被路过的前荷花仙子捡到,就养在自己的洞府中,稍大一些,就让菡萏给自己做了一名仙侍。

    因菡萏聪明乖巧,道法修炼也算勤奋,很得前荷花仙子的看重,在前荷花仙子仙逝前,就向花神举荐了她,她才有机会成为新一任的荷花仙子。

    因菡萏出身低微,没少受众花仙的排挤欺负,原本就清冷性子的她,变得越来越不合群。

    菡萏心中暗暗发狠,要通过找一个有名望的郎君,来彻底改变自己低贱的出身。

    在擎天受封天族太子的大典上,花神带着几个花仙前去庆贺,其中就有菡萏。

    看见擎天的第一眼,菡萏就被他睥睨天下的样子,给彻底征服迷住了,痴傻傻地立在原地,一时都忘了行礼。

    “快跪下!”

    玫瑰的低声斥责,把被擎天给迷痴的菡萏喊醒,感觉自己衣袖被大力一扯,整个身子已跌跪在地。

    菡萏抬起怒眼,却看见花神转过头,冷厉地瞪着自己,显然对自己的失态很不满。

    菡萏满眼看见的,都是跪地庆贺的四海来宾,跪的是正坐在上座,一脸宝象的年轻英俊太子。

    偷觑着擎天,菡萏感觉心扉好似被春风吹开,百花齐放,她眼中从此再无他人。

    她想成为,眼前尊贵无匹男人的真爱!就像自己的偶像前凌波仙子凌萱一样,一生能独得魔王的专宠。

    至此,菡萏日思夜想的,都是擎天那英武尊贵的样子,想成为他的女人,渐渐成为她的执念,她想方设法接近擎天,一追就是两万多年。

    慕白知晓自己死后,小舞被封为魔族圣女,被送到她家附近的两仪山修行,她家人能偶尔去探视一下。

    慕白曾早想好了,等自己死后,就把小舞送回家,相信有亲人的关心陪伴,她会很快忘记自己。

    白鹿族国主会安排好女儿的未来,小舞会结婚生子,将来子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她定然会幸福一生的。

    但是父王和大哥都没有听进去,自己临终前的嘱托,在自己死后,把小舞送回白鹿族,让她回归原本该有的生活。

    事实是,父王只赐了小舞一个圣女空名,就把她幽居在圣女殿,名义上是修行,实际是让她为自己守寡。

    更准确来说,父王和大哥圈禁小舞,是让她专心养护自己的元魂,等到时机成熟,就将自己复活。

    逆天改命违背天理,本是碰运气的事,若自己未能复生?小舞也没有走失?慕白都不敢想象,小舞会在这冷寂的大殿内,孤零零地渡过漫长的一生,以她那活泼爱动的性子,将是怎样的精神折磨?

    无论是哪一种,对小舞伤害是实打实的

    面对小舞曾苦行僧般生活的地方,慕白是有愧的,心里的难过更如海浪一般,一浪又一浪敲打着他的心房。

    “小舞,慕白,终是欠下你了,一生一世,不!永生永世,也还不清……对你的亏欠,就让我用余生……好好疼爱你吧!”

章节目录

天地生吾有意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老松子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72章 追寻往昔(2),天地生吾有意无,笔趣阁并收藏天地生吾有意无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