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女主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59734e3b/1634796433.html

    ()  果不其然,秦尧才进到厅堂,昨个进宫见到的那姑娘此时正含情脉脉的看着李煊,瞧见秦尧进来,眼神即刻就变了,带着几分哀怨,朝着李煊又靠近些。

    秦宁说她是齐府的,秦尧走进去便唤了一声齐小姐就再无他话。

    “王妃嫂嫂可是不喜欢妹妹,还是妹妹不请而来惹嫂嫂不高兴了,说话竟与我这般生分。”齐菲菲跨步靠李煊更近了些,语气姿态都极其体现她的娇弱无辜。

    这话引得秦尧看向她,她这才轻呼一声退开离李煊几步之远:“嫂嫂千万不要误会,我自幼与表哥长大,关系斐然,一时习惯了。”

    秦尧腹叹,这也才是第二次见面,算起来她们之间确实生分。再有这自导自演的能力倒是厉害,她还什么都没说呢,帽子倒先往她她头上扣了。

    虽然是打心眼里不喜欢李煊这表妹,眼下可不能让李煊看出来,不就是温柔、娇弱扮无辜,她也不是不会。

    这般想着,秦尧看向李煊,见他紧绷着脸,眸光清冷,对这位表小姐似乎并不热情,她浅笑柔声道:“怎么会,见到你很高兴。你与王爷关系要好,自是难得,我不曾误会什么。”

    秦尧话说完,李煊已倚坐在椅子上,语气凉凉的开始逐:“天色已晚,你该回宫了。”

    “天色晚了,妹妹回宫怕多有不便,王爷便让妹妹留下吧。”秦尧虽讨厌她,不过如果能把她留下纠缠李煊,那她岂不是自由多了,如是想着,这才开口说道。

    秦尧话语并不强硬,更多的是在征询李煊的意思。

    “来人,送她回......”

    “表哥,是姨母让我出宫来帮衬嫂嫂一二的。”齐菲菲一听李煊要送她离开,赶紧开口道:“姨母怕嫂嫂劳累,便让我替嫂嫂打点分理些杂务”。

    秦尧垂首,眉挑了挑,明白人都能听出来,这可不是什么帮衬,他们成婚不过三日,齐贵妃就急不可耐的给李煊塞女人,对她的讨厌只差明说了。

    李煊闻言,张了张嘴,没再说话,悠悠起身往外走,感觉到秦尧没跟上来,他侧首道:“怎么,你要在这厅堂里就寝?”

    这是让齐姑娘留下了?

    秦尧心中想着,莫名的就高兴起来,朝着齐菲菲道:“那妹妹也早些休息。”说完这才跟上李煊。

    回房的路上,秦尧明显感觉到了李煊的不高兴,心中疑惑,既然是一同长大的,必然感情深厚,他应该高兴才是,难不成是刚才那位齐小姐说的话让他觉得自己不够贤惠,委屈了他的青梅,抑或是觉得留下会受到她刁难,所以生气了。

    这样一想,秦尧与李煊并排而行,试探性的说道:“王爷,臣妾自己回房就是,你去看看齐姑...齐妹妹,莫要冷落了她。”

    秦尧觉她话的意思说的也很明确,笑意盈盈看着李煊,心道她这很善解他意了,应该能让他高兴了吧。

    听闻她的话,李煊停了脚步,秦尧便跟着停下,他侧身望着她,神色比方才更加清冷,眼睛眯了眯,睨着秦尧,好一会才幽幽冷声道:“多管闲事,管好你自己。”

    秦尧的笑凝住,她怎么觉得李煊比之方才更加不高兴了,她有说错什么了吗?左右思索不得解,她只好顺着他的话说道:“王爷教训的是,臣妾知错了。”

    李煊站在原地,看着垂首认错的人,好像一直看到的都是她的这个样子,眉峰蹙着:“你错在何处了?”

    “抬起头来。”

    秦尧咬着唇,她怎么知道错哪了,这要她怎么来回答,心中思考着对策还是依言抬头看着李煊,等着他后面的话。

    四目相对,李煊只看到了她眼中的无辜与不知不解,短暂的顿滞,他心想她难道一直都这样唯唯诺诺的,对谁都是在讨好,叫人凭生了几分心疼。

    不会,不可能的。

    李煊摇了摇头,将这个念头掐灭,秦鹏这般人物养出来的女儿怎可能是这样的,况他也打听过,秦尧本就是个骄横的,如今只是在他面前惺惺作态博得他的信任罢了。

    果然是个心思深沉的女子。

    他也是魔怔了,摆了摆手:“罢了,回去吧”。说着率先走了出去。

    秦尧舒了一口气,快步跟上。京都之中皇家贵胄喜怒无常,果真是要小心再小心,一个不注意,就会为秦家招致灾祸,她如今步步小心,不就为了少些把柄被抓住而牵连许多人。

    齐菲菲如愿留了下来,李煊不赶她,她便觉得看到希望,虽说以她家如今的权势做侧妃为妾算是委屈了她,可只要想到齐贵妃说的未来许多,在李煊面前献殷勤一日比一日勤。

    秦尧后来可算知道了齐菲菲名字,所做具看在眼里,只不知李煊是怕自己为难齐菲菲还是真的无心于那位齐表妹,只要齐菲菲出现,必然是神情淡漠,眸光清冷,齐菲菲出现的频繁,他干脆躲着。

    也恰好春风醉的药性渐显,李煊与友人喝酒,酒才入口就犯恶心,多喝几口就吐出来,惹得一众人打趣他莫不是有了身孕。

    可更让他发慌的是他似乎……不举了。

    往日晨醒总会发生的,接连几天都毫无反应,便是找了避火图瞻仰,竟也是毫无作用。

    若以后都这样,他还如何称得上是个男人。

    他觉自己许是生病了,可这种事也不能对外宣讲,便以其他借口请御医过府,御医三番五次也没查出个什么,最后也只能告诉他喝多了酒才致精神不济、身子乏力。

    “今儿起我便搬去书房宿”。李煊一时找不到病灶起因与解决办的,又怕同住一屋这不可宣口的秘事被秦尧知晓,便做出了这个决定。

    秦尧初听这话,内心别提多高兴了,硬生生压着,故作惊讶,带着几分委屈“可是哪里做的不好臣妾惹王爷生气了?”

    “并无,这偌大的王府都是本王的,本王想宿哪里便宿哪里”李煊烦躁不已,一心都在想着自己的事。

    “王爷说的是,臣妾这就命人收拾。”秦尧转身之际嘴角的笑满溢出,怎么都遮掩不住。

    亏她还想着该如何彻底与李煊分居,没想到他自己倒提出来了,自然开心。

    开心的除了秦尧,自然还有齐菲菲。她一听李煊从主居搬到书房,虽还在同一个院子,可到底是不一样了。

    “哼,我倒要看看这王妃之位她能不能坐稳。”齐菲菲说着吩咐她的贴身丫头陈蓉道:“你快去备些吃食,表哥此时定然烦闷,我要陪着他。”

    齐菲菲出现在主居的时候,秦尧恰恰从书房出来,被李煊冷脸赶出来的,她不过问了问他身体有没有不舒服,他就生气,还叫她以后没事不要去书房,她求之不得。

    要不是估摸着春风醉的药性发出来了,怕这娇养王爷有个好歹,她才懒得问呢!

    两人碰面,她还没说话,齐菲菲倒先拉着她的手柔柔道:“可是煊哥哥与嫂嫂闹别扭了,他也是,怎能舍你宿书房,嫂嫂莫要委屈,待妹妹劝一劝他。”

    听似在为她考虑,实则句句都是讥讽与炫耀,只是可惜,秦尧不在乎。

    一听齐菲菲要劝说,怕她为了在李煊面前博好感真的说些多余的话,秦尧赶紧道:“无事,只要王爷心中舒畅就是,我不觉委屈,妹妹既然来了,便进去陪着王爷吧。”

    秦尧说完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错身让开路:“王爷就有劳妹妹照看了,我身子有些不适,先回房了。”

    看着头也不回的走掉的秦尧,齐菲菲愣了愣才走进去。

    齐菲菲让陈蓉候在门外,未敲门径直走进去就看到半倚着正看的李煊书,她将吃食放在桌上,理了理衣衫,轻柔甜糯的唤了李煊一声表哥。

    李煊不动,只眼眸斜睨了她一眼,冷若冰霜:“你来做什么。”

    “表哥”齐菲菲拖着长长尾音叫他,迈步走向李煊:“表哥对菲儿怎么如此冷淡,难道你忘了……”

    “我与你从未曾有过什么。”李煊无情打断齐菲菲的话:“以前只当你是妹妹”他说着抬头,眼眸凉凉的看着她:“如今,你也别做什么美梦了。”

    李煊自然知道齐菲菲对他抱着什么心,只是他不需要就是。

    况那件事后,他还能容她在面前出现,也算是念着多年情分了。

    “表哥为何如此对我?”齐菲菲不甘心,家里自小就告诉她以后是要做李煊的王妃的,可如今他的王妃之位已有人。

    “若只是怕秦家施压,表哥不用担心,就算没有名分,菲儿也愿意。”

    “我不愿意。”李煊将书一扔,本就烦躁,要下更是在压着怒意:“住几日你便回宫去,出去。”

    齐菲菲怎甘就这么,心中的不甘全都记到了秦尧身上,怨恨不已,她不能放弃,心一横,伸手解开了自己腰带。

    李煊没得到她的回话,抬头正好看到她将外衣脱去,吓他一跳,赶紧站起来:“你疯了!”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你不走我走就是。”

    话落,人已经出了书房。

    齐菲菲到底是未出阁姑娘,突然回味过来才觉自己鲁莽了,又羞又恼,自己都这么主动了,他竟然丢下他跑了,恨恨捡起衣服穿上,抹了眼泪这才出去。

章节目录

两不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八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呆并收藏两不厌最新章节

伏天氏四方村先生是谁

动画凡人修仙传更新时间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为什么一天一更

凡人修仙传第17集 黑猫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