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好看吗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597d770b5417/1634795026.html

    ()  执剑男子听了秦尧的话不为所动:“无话可说。”

    “有的有的,大哥,不,大侠,好汉,你看我柔弱娇俏小女子一个,他”秦尧反手指着后面的李煊:“也不过是个纨绔废物,实在值不得你动手,不如就放了我们。”

    “你说谁废物!”李煊听到秦尧的话,当即反驳质问。

    “啊!”

    话才说完,秦尧恨铁不成钢的背手随意一掐,捏着他的肉扭了扭,痛得李煊大叫出声。

    “大哥,你要是放我们走,多少钱他都可以给你。”秦尧眼睛盯着男子握剑的手,防他突然动作:“不止钱,美女宝物他有的是,只要有的都可以给你。”

    “没骨气”李煊听秦尧这么说,不屑一顾道:“为了求生你低三下四求人。”

    “行行行,我不求,反正我跟你没什么关系,要死你先上。”秦尧说着起身侧让开,将李煊完全暴露在男子面前:“好汉,你是找他的吧,你请。”

    她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两人你来我往说的热闹,蒙面男子愣愣看着,见秦尧站起来往他这靠近了些,正要发话,秦尧却是手快捏着剑背使劲拉着贴向车壁,抬脚就向着他下身踢去。

    这发生的猝不及防,男子剑一时被控制,他若不动就硬生生要受着秦尧的一脚,他可不傻,立刻松开手中的剑,跳下马车。

    秦尧眼疾手快,将剑调转回来握住朝着车外。

    “你这女子心太狠。”蒙面男子站在车外眸光阴狠。

    李煊这时也站起身,揉着被秦尧掐到的地方:“你这话不对,对比想杀我们的你,岂不是更狠毒。”

    “你对付他没问题吧?”李煊走到秦尧身后,低声问道。

    秦尧看着车外一副悠闲样子的人,她没见他出手,不好做判定,但不管如何,以她的身手缠住他一会是没问题的。

    “一会下车我缠住他,你找机会就跑”秦尧头也不回的与李煊交代道:“你走了我才好脱身。”

    李煊大概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方才那些话虽然是两人拖延时间寻找机会说的,但是多多少少该是她的真心话,他觉得一旦那人同意放她走,她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可她现在却叫他先走。

    他愣了愣。

    秦尧没得到他的回话,手肘碰了碰他:“听清没有。”

    李煊抿唇,他自然明白她说的是对的,自己在只会拖她后退,可是独自留下她,又心难安。

    心中挣扎纠结了一会才道:“知道了,你自己小心。”

    两人计划好,秦尧拿着剑率先跳下去,剑尖指着蒙面男子头也不回的道:“你快走。”

    李煊这才跳下车就往相反方向跑开,不过才跑出几十丈,就出现两个人,一人张弓上箭指着他,他便只能又一步一步退回来,与秦尧背靠背而站。

    方才还有信心的秦尧此时心中直叫爹娘,她方才看了一眼,另外两人一人拿弓箭,一人拿剑,弓箭是拉满的,大有他们一动就射箭的架势。

    再有一人就是被她抢了剑的这人,他身上也不知可还有兵器。

    她这边才想着,就见另外一人绕过来递了一把剑给男子。

    秦尧心中哀呼,老天爷可真够眷顾的,出来杀个人而已,他们竟还带多余的剑。

    一前一后都有人,唯独侧面似乎有个断崖,不知深浅。这三人将他们带来此处,该不会想的就是杀死后抛下断崖吧!

    那想来该不会太浅。

    现在真的有些应付不过来了。

    李煊也知道如今情势不能如他们所愿了,开口问道:“一年前可也是你们?”

    “我劝王爷还是不要知道太多,免得黄泉路上怨念深重投不了胎。”

    他们越是这样说不说,李煊倒有几分笃信了,不管是不是一伙人,果然是冲着他来的,阿四倒真是无辜受牵连。

    他便开口道“她确实与我无关,放她走。”

    秦尧思索了好一会,如今唯有断崖那值得一试了,她用身体推着李李煊将他转向断崖那一边,又将他护在身后,剑横在身前作防。

    “今日你们谁都别想离开,两位一起也算做个伴。”先前的男子看穿秦尧意图,手抬起示意动手,不打算在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秦尧一直在防备,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弓箭手。而那人几是在男子示意后,手一松箭就射了出来,直向秦尧。

    他们也知道,她如今倒算是个威胁,只要她的一死,李煊也就不足为惧。

    幸得秦尧身手敏捷,又早有防备,以剑挡掉了射来的箭,在他开弓前与李煊一起往那边跑。

    两人跑到断崖边,秦尧伸头往下瞧了瞧,断崖不深,下面竟是河流,轻舒一口气,还好,要真是万万丈深渊,怕真就是逃不过一个死了。

    “真要跳吗?”李煊看着下面咽了咽口水,明显有些害怕。

    “不跳等着死吗?”秦尧回头看去,那人弓箭已拉好,马上又要放箭,另外两人也追了过来。

    她顾不得许多,推了李煊一把,紧跟着跳了下去。

    那人箭射出,箭头擦着秦尧箭头掠过。

    秦尧感觉到左肩疼痛,便知伤到了,只是不知轻重,可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落下之时,她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她……

    她不会泅水呀!

    想什么都来不及了,她坠进水中,巨大的冲击力使她大大脑发懵,河水铺天盖地的从嘴巴鼻子涌来,眼睛也睁不开,她只能本能的拼命挣扎。

    而断崖上,看着他们跳下去,蒙面人正想朝着再射几箭,突然后面出现另外几个黑衣人,短暂的对峙便交上了手,一时也就顾不得水中的李煊和秦尧。

    李煊落进水中后不一会就适应过来,冒出水面,四顾没看到人。

    “阿四,阿四。”他唤了几声便看到秦尧伸出水面的一只手,赶紧划水游过去,一把将她拉住拽出水面。

    “你竟不会泅水,累赘”李煊说着还是一手从她腋下抱着她,一手划水往岸边游。

    寒冬腊月,水冷的不行,两人都似乎要失去了知觉。李煊好不容易将秦尧拖上岸,脱力的躺在了地上。

    秦尧呛了好几口水,抱着自己冷的直发抖。

    “谢…谢!”

    她向李煊道谢,都感觉自己舌头捋不直,说不出话。

    李煊支撑着起来,呼出的气都可见,这才看到秦尧肩头衣服破开,皮肉外翻,有血水渗出。

    “你受伤了?”

    秦尧侧头看了看,已经冷得感觉不到疼痛,便说道:“无碍,此处不安全,我们还是快离开这里。”

    起身之际,秦尧感觉到脸上面具似乎脱落了一角,她便地头拧着衣服上的水不让李煊看到。

    二人沿着别人走过的路走,一路走一路拧着衣服上的水,冰凉的衣服贴在身上,时间久了两人都觉身体有些麻木了,尤其是脚,木木的没有知觉。

    秦尧有武功,又上过战场,再难也忍着,李煊就不同,身体娇贵,又冷了这么久,直觉得脑袋发晕。

    “阿四”他唤了秦尧一声。

    秦尧闻声转身,恰好李煊倒向她,她伸出手去扶,怎奈脱力太多,叫李煊直接压倒了下去。

    她痛得直呲牙咧嘴,低骂了几声,将李煊推向一侧爬坐起来,叫了他几声没回应,原来是晕了过去。

    “跟你在一起就没什么好事,看看,现在谁是累赘,大冬天的,成了只落汤鸡,加上你,两只落汤鸡。”秦尧一边自言自语说着,一边抓着他的手臂让他坐起来,背身过去准备背他。

    要是可以,她倒想把他扔在这里,可惜不能。

    费劲背着李煊,秦尧每走一步都艰难不一已,双腿发抖。

    本小半个时辰的路走了一个时辰,秦尧才看到有几处农院,她心中欣喜。

    期间李煊恍恍惚惚醒过一次,看着秦尧肩头的伤问她痛不痛,还非要下来。秦尧面具摘了,她可不能让他看到是她,便放下来直接敲晕了又背着走。

    背着李煊敲开第一户人家,开门的是个妇人,见着她这样还负伤,不免异样眼神看着,小心翼翼的,秦尧便道:“我与哥哥不小心落水了,哥哥从小体弱,晕过去了。”

    她话还没说完,听到院里驴叫,偏头看到有驴和车,她又变了主意,按着来时的路,他们离京都不远,留在此处难免还会有祸端,赶紧回去才是。

    她道:“我要急着回城带哥哥找大夫,大嫂能不能将你的驴和驴车卖给我。”

    将李煊放下,从他身上摸出了钱袋,从里面摸出些碎银子,约莫也有个四五两:“这些给你。”

    妇人一看银子迟疑了会,家中男人出来,听了缘由,毫不迟疑的收了银子,驴和车也不过几百文钱,这些都够买好几头了,立马就答应卖给了秦尧。

    银子好使,他们又送了秦尧两套衣服换上,又帮她将李煊抬上驴车。

    从小村出发回到城里确如秦尧所想不是很远,李煊似乎是冷到了,迷迷糊糊不醒,发热起来,她带着找了一家医馆瞧了瞧,说是风寒了,幸得没什么大碍,秦尧心想回府后会有御医替他再诊治,好药调治,也就不担心了。

    从医馆出来,她顿住脚步,她不能以这副样子送他回王府,可也不能随便托付谁,正愁着,无意间看到了一家镖局。

章节目录

两不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八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呆并收藏两不厌最新章节

伏天氏东海学宫

凡人修仙传仙界级别

凡人修仙传视频免费播放

凡人修仙传韩立的三尸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