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诸葛慧顾东流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8bf8845b6167987e4e1c6d41/1634792797.html

    ()  秦尧思前想后,她还是不要亲自送的好,便只能托付给镖局的了。

    她看到的这个镖局不大,朱红大门好多处都脱了漆,想来生意不是很好,她踌躇了好一会,才敲门。

    门从里面打开一条缝,挤出个脑袋,看样子不过八九岁的小姑娘,仰头看着秦尧甚是老练的问道:“可是要运镖?”

    秦尧犹豫点了点头小姑娘将门大开,高兴的朝着里面大喊:“阿爹阿爹,有人要运镖,咱们有生意了。”

    随着小女孩的话落,从里面走出个男人,穿着简朴,憨憨厚厚的的:“要运镖?快请进!”

    “不了,可能接?”秦尧只想快点将李煊送回去。

    “不知运的何物,运往何处?”男人也是有眼力见的,看出秦尧不愿进去,便直入话题问道。

    “淳宣王府,知道吧?”秦尧见男人点了点头,侧身指着驴车里的李煊:“将他送去王府。”

    男子走出来一看,破旧的木板驴车里,躺着个人,一动不动,像是去了,他眼中诧异展露无疑:“这……”

    他可不敢送具尸体去王府,那不是不想活命了。

    “放心,活着的”秦尧走下台阶,站在驴车旁:“能否接?”

    男人一时愣住,这还是头一次接到人身镖,虽说地方不远,可那是王府啊!看这两人穿着,不像是王府的人,况寄镖之人还带着帷帽,要是因此惹上什么麻烦……

    “一百两银子,将他送去王府,先付你二十两,人到再付八十两。”秦尧将李煊的钱袋子翻了翻,也只有三十两,她得留些。

    她不知道镖局的行情,想着一二十两也够了,只是看着小姑娘穿的单薄且破破烂烂的,善心一发,拿着李煊的钱做起了慈善。

    不过这倒惊了男人,虽是人身镖,这么近,十两也算高给了,她一开口就一百两,他更不敢接了。

    可银子实在太诱惑,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男子犹豫不决,秦尧多半还是猜到了,估计是怕惹祸上身,她便靠近压低声音与男子道:“他可是淳宣王,落水我路过无意救了他,我不便露面,你大可放心走一趟。”

    男子听完她的话盯着她看了会,似乎在分辨真假。

    恰门边小姑娘咳了起来,男子心一横,不管真假,接了!

    从秦尧手中接过银子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临走前秦尧又交代了男子几句,男人未曾接触过官家,还是王府,去的一路上都战战兢兢。

    看着他往王府那边走,秦尧再顾不得其他,雇了匹马直奔王府,她到的是王府后门,轻松跃上墙头,见没有府卫巡视,这才放心大胆的跳下去,躲躲绕绕的回了院子。

    秦尧心中松了一口气,幸好秦宁不在,不然看到她受伤又该念叨,她赶紧回房准备换下这身粗布衣衫处理伤口。

    不想肩上血水干了与衣服粘在一起,身体知觉回来了,此时拉扯着脱下才觉得痛,她也只是咬牙一拉,本没有流血的伤口又流出些血。

    她瞧了瞧伤口,还好,只是被箭头擦过,有些深,没伤及筋骨,疼是疼,不过好的也快。

    秦尧自己找了金疮药擦上,用棉布缠着肩,就听到有人推门,没推开,秦宁的声音接着就响起:“王妃,您醒了?”

    听到秦宁声音,秦尧又将伤口匆匆缠了几圈,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何事?”

    打开门的一瞬,秦宁进来就说道:“我的小姐,您可算回来了,外面都乱成一团了”。要不是推不开门她才确信小姐回来了,不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怎么了?”秦尧问道。

    “王爷回来了,被镖局的运回来的,眼下昏迷着,您快去看看吧。”

    “怎么回事?”秦尧装作不知道,说着提裙往外走:“可去找御医了,怎么的就昏迷了。”

    府中人不知李煊发生了什么,也不敢随意挪动,从驴车上抬下来就送到了最近的厢房里。

    秦尧到的时候,齐菲菲已经守在李煊身旁了,她心道来的倒是快,一见她齐菲菲就你哭腔与她道:“王妃嫂嫂可算来了,菲儿陪着煊哥哥好一会了怎么叫都叫不醒他。”

    秦尧心中冷笑,这齐菲菲最擅长说话绵里藏刀,旁人听了难免会说她不顾李煊生死,也会将她与齐菲菲做对比。

    不过,她也不大在乎就是。

    “辛苦妹妹了,我身子稍有不舒服,这才来晚了。”

    秦尧本也就着凉,再加上肩头的伤,此时面色确有些苍白,她说着又捏帕子咳了几声:“想来是受了风寒,莫要过了病气给王爷,我就不近身伺候王爷了,辛苦妹妹你了。”

    说着她便在不远处椅子上坐下,并无上前查看李煊的意思,她说的并无什么能让齐菲菲抓的话柄,可齐菲菲怎可能放过她,只听道:“嫂嫂金贵,妹妹怎敢让嫂嫂劳累。”

    秦尧懒得再与她周旋下去,便点了点头:“辛苦你了。”

    两人说话间御医急匆匆赶来,询问怎么生的病,谁也不知道,也便没在追问。

    诊断结果确如之前大夫所说,风寒发热,又因为秦尧之前替他退热,眼下没什么大碍了。

    御医开了方子要走,齐菲菲却是又叫住他说道:“孟太医,王妃嫂嫂也着了风寒,您老辛苦,替她诊诊脉开个方子。”

    齐菲菲说的时候语气诚挚,像是真的很关心秦尧,屋内人除了秦尧无不在心里赞扬她。

    可实际只不过是想拆穿秦尧自言不舒服的话罢了。

    秦尧本想拒绝,她有伤在身,若是被太医诊出来,她不好解释,但那么多人在,她要是不答应,又显得不太好。

    正为难间,她无意瞧见李煊手动了动,她忙道:“王爷醒了。”

    果然,一听她的话,众人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李煊身上。

    李煊悠悠睁开眼,歪头四下看了看,看到一众人围着,他支撑着坐起来,只觉浑身更加酸软难受。

    “我回府了?”他说着目光游移,一群人中并没有看到阿四,他眉结起来:“我怎么回来的?”

    “煊哥哥,菲儿担心死你了!你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为何会是镖局的人将你送了回来?”齐菲菲开口就诸多问题,满脸担忧,眼眸湿润,似下一刻就能哭出来。

    李煊却是答非所问:“只有我一人回来?”

    “还有别人与煊哥哥一起吗?”齐菲菲说道:“万幸你没什么事,不然我怎么跟姨母交代。”

    秦尧站在后面,她可不想往上凑,最好都不要她出现,让齐菲菲照看着就是,乍听齐菲菲的话险些笑出来,感情李煊还算是个巨婴得她齐菲菲监管着。

    “我没什么事,你们都出去吧,我想安静的休息休息。”齐菲菲的话让他觉得有些聒噪,便开口道。

    不知怎么的,他就想到了阿四,如今一想,她那多多并不让人心烦,又想到了她背着他的情形,与及她肩上的伤。

    “我留下照顾……”

    “你们都出去,王妃留下就好了。”李煊打断齐菲菲的话,看着一旁事不关己的秦尧道。

    秦尧一愣,他们两人的关系,他留她做什么,要留也是留齐菲菲啊!

    而一旁的齐菲菲闻言,眼中有短暂的记恨,那个女人什么都没做,甚至都推脱不想照顾,为何表哥就偏要青睐她。

    心中这般想,齐菲菲还是笑着应了嘱咐李煊好好休息,又与秦尧说了几句才离开,仿佛她才是这府中的女主人。

    等人都走了,秦尧才近前:“王爷可觉好些了,臣妾很是担心。”

    李煊凉凉看了她一眼,除了说出的字句,他也没瞧见她的担心,不过他留下她也不是为了看她是否担心,只问道:“你身边的那女侍卫叫阿四?”

    “是”秦尧点头:“不过今日她与臣妾来辞行了。”

    秦尧听他提起阿四,心想定然是他之前要问阿四的话还没问到,想从她这里打听。

    再难不成是将他推下去害他生病,想要报复?不至于这么小气吧,好歹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了。

    这一会会,秦尧心中就掠过这诸多想法。

    “她,辞行去哪里?”李煊顿了顿才问道。

    “阿四从下自在惯了,临走时也未曾告知,故臣妾也不知。”秦尧又问道:“王爷找阿四可是有事?”

    “无事”李煊说着躺在床上,朝着她摆了摆手:“你出去吧,本王要休息了。”

    秦尧应了出去,李煊躺在床上,看着床帷发愣,他能感觉到她不喜欢自己,可是在马车里的时候又刻意挡在他前面。

    那时昏迷,他尚有点知觉,那么冷,她却背着他一步一步,艰难至极。

    若是讨厌,一开始丢下他就是,救了竟连送他回府都不愿。

    李煊轻叹一声,竟这么欠了她一个救命恩情,也不知道她的伤怎么样。

    李煊这一病再加上春风醉的效果,人都没精神,整日恹恹的,别说出府,就是出院门都懒得,日子一天一天的就近了年关,他风寒大好,春风醉药性也消得差不多,整个人才精神起来。

章节目录

两不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八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呆并收藏两不厌最新章节

伏天氏的女主角有几个

凡人修仙传天元圣皇

凡人修仙传web官网

凡人修仙传动漫第2季在线观看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