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伏天氏https://www.jupindai.com/f6728/5feb773c770b4e66l204f0f59296c0f/1634799202.html

    ()  除夕秦尧与李煊是要进宫与皇帝同过的,他们辰时前就得入宫,随着皇帝祭祖。

    秦尧卯时便起身,一一整点要带进宫的礼物,确认妥当才让秦宁安排装马车里,她没想到李煊竟也起了,近来李煊早出晚归,且又宿在书房,她也不知道他做什么,两人几日未见,见面倒透着生分。

    虽说是宫中家宴,可规格礼制无一不彰显皇家气势,就这祭祖拜天,声势都如此浩大,文武百官俱在。

    祭祖之后,皇帝午膳宴赏百官,算是作为一年的终结,晚宴才是只有皇室一脉族人。可帝王之家岂是普通人家,晚宴时各宫嫔妃加上诸位皇子公主,亲王及家眷,殿里也是不少人,有说有笑。

    祭祖后秦尧就没瞧见李煊,此时独她一人坐在属于她与李煊的位置,静坐等着开宴。

    “你就是六弟妹吧!”

    娇柔软糯的声音,不看人也能想象这是一个怎么温柔的人。

    秦尧闻声抬头,面前站着一个人,穿得端庄,举止都透着淑雅,正瞧着她,见她抬眸轻柔一笑:“妹妹与老六成婚时我只远远瞧了一眼就觉好看,今儿近些一看,真是漂亮,这老六也是,成婚后就把你当宝贝般藏着,也不带出来叫我们见见,今儿个可算是有幸见到了。”

    秦尧在她说话间已然起身,如今在这里的人她基本是不认识的,只得笑着道:“初来京身子感到不适,王爷担忧便没让我出门走动,妹妹眼拙,不知姐姐是?”

    “是我的不是,忘了与你自我介绍,你当叫我声大嫂,不过我倒喜欢你叫我姐姐,亲近。”

    秦尧嘴上唤了声大嫂,心里正想,能让她叫大嫂的,除了当今太子妃杜妍月之外再无其他人了。

    两人之间本是隔着桌子的,杜妍月莲步轻移到秦尧身侧,熟稔的握着她的手一起坐下:“日后我们可要常走动。”

    秦尧笑了笑,对于杜妍月的肢体靠近还有她语气的自来熟有些抵触。

    杜妍月说话举止都是温和的,可常年战场的磨练让秦尧直觉并不是如此,对于这样的人,她并不想过多接触。

    只是既然人家与她和眉善目,她总不好冷眼怒容,到头来还让人说她负傲,她只好强笑附和。

    秦尧这般想,可不代表有人也这样想。

    李煊才踏进殿门就看到这边状况,三步并两步走来,居高临下看着坐着的两人,语气生硬:“太子妃的座位在太子身旁。”

    李煊声音不大不小,周边的人听到,纷纷看过来,大家都知道六王爷与太子向来不对眼,太子妃这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杜妍月见这么多人看着,面上一时挂不住,起身讪讪一笑:“哟,瞧给六弟急的,大嫂也不会吃人,不过与六弟妹相见如故聊的甚欢,果真是新婚燕尔,这就将她还给你。”

    不过短短几句话,便将李煊对她的不喜说成了耽搁他们夫妻新婚甜蜜。

    李煊不再言语,待杜妍月让开才撩袍坐下,秦尧见杜妍月坐好后还朝她笑了笑,她也只好回以一笑而后落座。

    “她想要什么你心里该比谁都清楚,本王不想牵扯进他们的争斗漩涡,以后最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与她来往,也切记你曾许诺本王的话……”李煊身子往秦尧那边靠了靠,告诫道。

    秦尧垂首不语,杜妍月刻意接近,方才还未想明白,经李煊这么一说就明了了,上位之争无非权谋,自然不可能是邀她做谋士,那便只有她身后她父亲的权。

    这些东西不是秦尧不知道,只是她以前从未接触过,只需稍微提点她便能想通透。

    可她隐约中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只差一个关键点,就能将所有串联起来。

    秦尧正想着,宫人高喝皇上与皇后驾到打断她的思绪。众人起身恭迎,她也赶紧起身垂首弯腰立在李煊身侧规规矩矩的。

    皇帝落座后便道:“坐吧,都是一家人,今儿个佳节不用拘束。”

    说是这么说,可该规矩的还是规矩。

    皇帝让开宴后,众人用膳碗筷之间都不曾碰撞发出声响,安静得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到。

    各家小孩也是教得很规矩。

    秦尧底子里就不是个真闺秀,这样的场景让她略感觉紧张,小心翼翼的就怕弄出声音,左思右想干脆放下筷子不吃了。

    李煊感觉她的异样,偏头瞧她,迟疑着还是凑近以两人听到的声音开口问道:“怎的不吃,不合胃口?”

    秦尧轻轻摇头,才要与他说,上首皇帝投了目光过来,扬声道:“朕瞧着老六家的也不动筷,是不喜欢还是不习惯?”

    突然被点名,令秦尧心头一跳,何况因为皇帝发话,所有人都轻放下筷子,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秦尧和李煊身上。

    李煊向来脸皮厚不在乎,秦尧却是如坐针毡般,硬着头皮起身回话:“回皇……父皇,宫中饭菜滋味甚好,儿臣只是吃饱了。”

    方才幸得李煊伸脚踢了踢秦尧,她才及时更正口误叫了一声‘父皇。’

    皇帝闻言倒是点了点头:“京中生活可习惯?老六没有欺负你吧。”

    “谢父皇关心,儿臣一切都好,王爷对儿臣也很体贴。”慌乱散去沉静下来后,秦尧回答的从容。

    “那便好,老六要是敢欺负你就告诉朕,朕狠狠罚他。”皇帝笑道。

    秦尧只觉皇帝是寻常关怀晚辈,虽然引得众人对她频频侧目,注视的目光让她感觉不自在,她也还是附和应好,可却惊了了众人,就连李煊都瞪眼难以置信。

    大启皇子众多,公主也好几位,从来没见皇帝和颜悦色这么关心过谁,更别说是嫁入皇家的儿媳。

    众人看秦尧的目光复杂起来,透过这些来猜测皇帝的心思,也有不少人眼中流露出羡慕与嫉妒。

    皇帝又接连询问了秦尧几句才让她坐下,

    李煊侧首盯着她看,心想难不成秦家权势已经让父皇忌惮到如此地步了。

    只如今他与秦尧成婚,父皇会不会觉得他迟早会为了皇位而与秦家一心,猜忌到他的头上。

    看来,以后他还需看紧了秦尧,让她安分守己,别给他惹祸事。

    秦尧见他盯着看,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妥,看了看也没发现,不解问道:“王爷为何如此看臣妾,可是方才臣妾说错话了?”

    李煊默了几息后摇头:“没事。”

    皇帝也知道他留在这晚辈们热闹不起来,用过膳,他便带着后宫嫔妃去御花园赏夜景,看烟花,让他们自便。

    他才一走,大殿里顿时热闹起来,你来我往,欢声笑语,亦有孩童嬉闹。

    有人已经端了酒杯朝秦尧和李煊走来。

    秦尧看着酒杯犯难,虽也上战场,家里人人酒量也不错,唯独她……不大会喝酒!

    现在她面前的可是宫中特酿的酒,扑鼻酒香也知道酒烈。进宫前她问了,往年晚宴不曾有互敬酒,过了晚宴与皇帝一起守岁后便回府,是以她便想着该是不会喝酒。

    李煊却是稳坐不动,别人敬酒,他端着酒杯,随意抬了抬手表示回敬就一饮而尽,秦尧不好回绝,便端着酒杯轻轻呡一口也不至失礼。

    酒入喉,微微辣,不一会感觉腹腔里都热起来。

    有第一人做例,不少人也来凑热闹敬他们两人,秦尧纵然只是抿了抿酒,也喝下不少,双颊上一团红晕如抹了胭脂,脑子也有些发懵。

    “王爷,臣妾……”

    秦尧开口与旁边的李煊说她不能再喝了,不想转头一看哪有他人。

    她嘟囔着起身:“又去哪里了。”步伐不稳的出了大殿,冷风一吹,醉意又浓了几分。

    她走了一会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本想转着看一看路,倒把自己转晕,胃里翻江倒海的,她跑到旁边呕起来,本就没吃什么,也不过是干呕。

    恰有侍卫巡视路过,听到声音便有两名往这边走来查看:“何人在此?”

    干呕过后秦尧觉得舒缓不少,直起身侍卫也恰好赶到,她转身差点撞上,这时还不忘自己身份,理了理衣服:“是我,六…”

    “四妹!”

    秦尧还没自报身份,楚烨正好从后面走上前来看是何情况,才听到她的声音就立刻打断她的话。

    “楚统领,您认识?”

    先前询问秦尧的侍卫看着楚烨问道。

    楚烨点头:“家中近亲妹妹,刚进宫不久,失了礼仪,今日之事兄弟们可否当没看到,楚烨铭记恩情,改天我做东,盛兴楼请两位。”

    两个侍卫一听是亲戚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何况他是统领,这人情自然要卖的,只说他们先去其他地方巡视就走开。

    秦尧往前走一步仰头看着眼前人,确认不是自己眼花后有些难以置信:“楚……楚烨哥哥?你不是回枫泾了吗?”

    “你怎喝酒了?”楚烨闻到秦尧身上的酒味,蹙眉:“就你那点酒量,蟑螂都能把你喝醉,没自知之明。”

    责怪的话语,却是一脸心疼:“可难受?”。

    秦尧站在原地,嘴巴一瘪就要哭出来的样子,点头委屈巴巴的看着楚烨点头道:“难受。”

    楚烨伸手想要拉她,又想到她的身份,伸出去的手顿了顿又缩回来:“难受还喝。去前面亭中休息一会吧。”

    秦尧瘪嘴乖巧点头。

    到了亭阁处,秦尧不管不顾也不觉寒凉就坐在台阶上,拍了拍身旁:“楚烨哥,坐。”

    楚烨稍作犹豫还是坐下,只是隔着些距离。

    两人聊起来,秦尧这才知道楚烨本打算随着秦霄一同回枫泾的,不想被皇帝召令进宫做了禁军统领。

    “留在京都也好,你祖母年迈,早想你回来,偏你就爱跟哥哥他们在枫泾厮混,惹她老人家生气,如今有家人相伴……”秦尧说着单手支头侧看楚烨:“楚烨哥哥,我倒是想回枫泾城了。”

    话音才落,泪珠就不可抑制的从眼中滑落,她用袖子一抹:“我想母亲做的饭了,也想大哥二哥三哥,想枫泾的风枫泾的雨,想那里的一切一切。”

    越说眼泪就越往下掉,楚烨自小也没见她哭过几次,无措的看着她,硬生生抑制住想要抱住她的冲动,抬手拍了拍她的头顶,无言。

    其实秦尧说的不对,他留在枫泾更多是因为她,可如今,她已成了别人的妻。

    十多年的情感,他只能藏在心里,哪怕此刻生出带她逃离的想法,还是在想到诸多后果后被他压下。

    楚烨喟叹,起身站在秦尧面前:“还记得这个吗?”

    秦尧伸着头看了看:“丑死了。”

    楚烨手中躺着一个木雕的小娃娃,眉眼鼻嘴都歪歪扭扭,是秦尧年少时送他的,说像他。

    他不恼,他的样貌俊朗他自知,可这小娃娃他一直珍藏至今。

    楚烨另一只手摊开,是另外一个娃娃,与手中的娃娃丑得登对,他递给秦尧:“你看这个像你吧?哭的特别丑,还有你名字呢。”

    秦尧不信,伸手就要抓过来,楚烨收回的极快,后退几步:“不给你。”

    秦尧不依,起身向楚烨走去,他躲开,她又追,两人争抢时楚烨蓦然感觉到有人来,他为避嫌将木娃娃给了秦尧,退后两步。

    方才还伤怀的秦尧此时拿着木娃娃笑了,看她露了笑,楚烨心中欣然,小声说道:有人来,回去吧。”

    秦尧闻言转身看去,瞧到不远处有身影晃动,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就从幽暗中走出来,冷眼瞧着两人。

章节目录

两不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八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呆并收藏两不厌最新章节

伏天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凡人修仙传主角有几个

凡人修仙传 百度网盘mp3下载

凡人修仙传最惨的人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