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世界观图解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4e16754c89c256fe89e3/1634794068.html

    ()  两人到岸上,方才发生的一切致使两人之间的氛围变得微妙,秦尧是因为李煊的话让她觉得尴尬不已。

    而李煊,脑中不自觉就会想起秦尧居高而站,他们二人相望的情景,落在他眼中,他心间。

    他越想,心中便落了心动的种子,蠢蠢欲动要破土而出。

    一路走着,说是陪李煊,他却一直询问秦尧可有看上的物什。

    两人路过一个花灯摊前,秦尧晃眼瞧着其中一个花灯别致,不觉多看了两眼,这才看清原是一只麒麟瑞兽。

    做工精细,色彩鲜明,在一干彩灯中倒尤为凸显。

    只麒麟口大张,看起来些凶狠的样子,路过的女子大都不喜这个花灯,看都不看一眼。

    秦尧倒觉得威武得很。

    她的神色自然没逃过李煊的眼,他唤她一起往小摊走过去,只他并不是很确定她瞧上的是哪个,便问道:“可有喜欢的?”

    小摊老板一看两人衣着华贵便知两人不是普通百姓,自然笑眯眯的一口一个夫人的唤秦尧。

    秦尧点头算是应了,眸光在刚才看到的花灯上稍作停留,指着一旁的小兔子灯:“这个不错。”

    李煊替她拿起来,又顺手拿起那个麒麟花灯:“此灯倒是别致。”

    秦尧以为他会买下,不想又放下,掏钱付了兔子灯。

    她本是不想拂了李煊好意,这些东西于她也不是要必得的,可到底瞧上了眼,见他提起来心中总会是有些期许,如此一来失望自然难免。

    秦尧眸中失望转瞬即逝,却让李煊捕捉到,他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在她转身离开摊子之际摸出一块碎银丢到老板手里,提上麒麟灯跟了上去。

    李煊将灯藏在身后,与秦尧并排而行,侧眸瞧了瞧她脸色,须臾将灯递到她跟前:“送你。”

    “娘子!”

    他刻意凑在她耳边轻唤一声,声音沉而软,话语带出的热气呼在她的耳朵上。

    秦尧顿时停了步子,反应迟慢不少,愣愣抬眸看向李煊,就见他将花灯提高在她眼前。

    她看着花灯,却是忘了伸手去接心中百转千回,思索着李煊突然唤她娘子该不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一时也就未接他递来的灯。

    李煊见她不接,细细打量着花灯,状似无意道:“不喜?可是这样子太凶了,别怕,总之知道是瑞兽,这可比外表柔柔弱弱,内里却……”

    他话不说尽,只是随意睨了一眼秦尧,似意有所指。

    秦尧并没有听出话外音,还沉沦在她的思绪里,明明是一句普普通通的‘娘子’,硬是叫她想了诸多因果出来。

    两人各怀心思,短暂的对峙,恰此时身后不远处的百姓一片哄乱,随着的还有一声高喝:“不想死的都给我让开。”

    秦尧和李煊双双回头看去,街道上百姓慌乱往两侧躲闪,有几人骑马疾行,马儿狂奔着朝他们这方向来,马上的人似嫌不够快,又扬鞭抽了一下马身,马儿吃痛,奔跑得更快。

    若是被马儿踏到,不死也要伤残,所以纵然闹市人多,大家也很快挤站在两侧让出中间一条通道。

    “孩子,我的孩子。”

    有妇人站在最里侧人群之后,高声嘶吼,又唤了几声孩子的名字,随着妇人音落,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孩童站在路中,转圈寻着自己父母。

    “让一让,我女儿,那是我女儿”

    这次是个男人拼命往外挤着要出来,方才喊叫的女人抓着他的后腰衣衫,哭成了泪人。

    众人也想相让,可谁都怕,能如此嚣张行事的人是他们这些平头百姓惹不起也不敢惹的。本就挤得人与人之间都没了缝隙才将将能让骑马的人过,一不小心就会被挤出去。

    如此,两人便更难挤出去救自己孩子。

    小女孩找不到父母,周边那么多人都看着她而不动,让她更加害怕,哭的声音也更大。

    所有的事不过刹那,骑马的几人看到小女孩,只嚷了一声让她走开,可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小女孩离秦尧和李煊不远,两人反应极快且很默契的一同朝着小女孩跑去。

    秦尧穿着一身裙装牵绊住她的行动和步伐,落后李煊好几步。

    等她跑到的时候,李煊已将小女孩抱起,可骑马的几人一前一后离他们不过十丈,眼看就要踩踏着他们而过。

    周边人都倒吸一口冷气,不少人心都提起轻惊呼出声,心想这三人怕是没命了。

    秦尧心中稍作思量便做出了决定,迎着骏马而去,还趁机将碍手的披帛丢掉,旁边许多人都以为她是吓傻跑错了方向。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秦尧迎着跑在最先的马去,相遇之时,她躲让开不让自己被撞到,而后一手抓住马口处的缰绳往下压坠,马自然往上仰头正要挣脱束缚,她便借力另一手攀上马脖,咬牙用尽十成功力,往地上压着马头。

    马被人牵制难动还被压着马头,自然反抗想要挣脱她的钳制。

    秦尧怎肯让它挣脱,她身后可是李煊和小女孩。

    她咬着牙槽,沉沉嘶吼一声,硬生生将马头压在了地上,而后便是砰一声,骏马倒地,没一会,便是一声惨叫。

    骑在马上的人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且发生的又快,他还来不及脱身,马已经倒下,压断了他一条腿,痛得他叫出声。

    倒下的马摔在地上,依然还被秦尧压制着,挣扎了几下似明白自己的处境便不动了。

    后面的人显然也是吃惊的,急忙使劲拉着缰绳调转马头,在原地打转了好一会才停下。

    一切发生的快而突然,李煊抱着小女孩抬起手本是要拉秦尧躲避开,手指只碰到了她的衣角,眼睁睁看着她跑过去,顿时心都提到嗓子眼,才要叫她,唇微张,话还没出口便堵在了喉间。

    他看着趴在马脖上正在安抚受惊马儿的秦尧,知道她是怕放开后马惊乱伤到人,他一双眼瞪得大大的。

    方才……

    他看到什么了!

    明明心里清楚得很,可他还是忍不住质疑自己的眼睛。

    他只想过她的性格该是开朗活泼的,断不是唯唯诺诺的,他也想过她的身手是好的,可她竟徒手将马擒倒了。

    这冲击对他来说太大了,一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周围先是寂静,接着有夸赞声响起。

    小女孩的父母本绝望了,看自己女儿没事,对着秦尧和李煊千恩万谢抱着孩子赶紧离开。

    秦尧见马儿平静下来,这才慢慢减去压制的力量,一点一点松开缰绳,起身后腿了几步。

    马儿稍微挣扎了几下才站起,不过被压着的人倒是吃尽苦楚,马稍微动一动,都让他痛上几分,好不容易解脱,后面的几人将他扶起。

    “他娘的,你们活的不耐烦了。”

    其中一个男子一脸粗犷,怒目朝秦尧走来,他已将身侧佩刀抽了出来:“敢伤我大哥,老子砍了你们。”

    他说着举着刀最先劈向秦尧。

    秦尧一声冷哼,不过莽夫,竟还逞勇,眼看刀要落下,她躲开,瞬息抬脚踹在了男子肋上,对于这种人,秦尧向来不手软,力道只增不减。

    若不是男子高壮,一身肌肉硬梆梆的抵挡了不少力,不然他肋骨怕早断了,不过还是疼得他咧嘴连连后退了几步。

    民众虽不敢上前,不少人心却随着这边的状况上上下下。

    男子不服气,嘴里骂骂咧咧正要再砍来,李煊也走了过来稍微挡了挡秦尧,将她纳在安全范围内,今日看来秦尧并不需要被他保护,可他一个大男人岂能忍受被一个女人保护,是以一脸阴沉的看着这男子:“再进一步便让你死无全尸。”

    被压断腿的那人此时被另外两人架着,惨白着脸看过来,恰巧对上李煊的视线,他凝了几眼,在刀举起前急急开口:“大商,住手。”

    一句话仿佛用尽了力气。

    叫大商的男子到底没动手,不解的看着说话的人:“大哥,我非得弄死他们。”

    不仅因为他们弄断了大哥的腿,还因为他竟在一个女人手下吃亏。

    断腿的男人忍着剧痛,挣脱开两人的搀扶,额角冷汗大滴滚落,他双手抱拳弓腰恭敬道:“小弟莽撞,冲撞了公子,望公子恕罪。”

    李煊瞧着这人,见他受伤的腿不住在颤抖,眉头却都不皱一下,能忍常人不能忍之痛便不是常人了,倒也算条汉子。

    他侧让了一步将秦尧露在人前,悠悠道:“你们冲撞的可不是我,是我家娘子,我家娘子素来胆小,今日之事影响,往后怕是要夜夜梦魇缠身了。”

    他说的正经,还拍了拍秦尧肩膀,让她莫怕,几人却是听得无言以对,徒手将马撂倒的人还胆子小?

    再看她脸上也没半分惧色。

    秦尧也是经李煊这一说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可是彻底撕下了伪装,只看着李煊,见他脸色柔和的看着自己,似乎并无生气,有点拿不准他什么心思。

    不过既然他都这样说了,肯定有他的想法,她便配合就是。

    是以,秦尧干脆躲在李煊身后,头埋在他后背,闷声道:“相公,我怕。”

    说着似小声轻泣起来。

    这回不止骑马的几人,就是旁边围观的人都要嘴角抽抽了。

    大商最是沉不住气:“他娘的,你们还要讹上我们不成,我家主子可……”

    “大商。”受伤男子厉眼剜着大商,只差要缝起他的嘴巴。

    他们的主子可不是如此场合能拿出来说的,何况还有眼前人。

    男子示意其他两人将大商拉开,他拖着退走近向着秦尧作了一揖:“夫人,我等有万分急切之事,这才于闹市快马而行惊了夫人,还望夫人恕罪,他日我定奉上赔罪之礼。”

    秦尧躲在李煊身后不说话,她对这人的看法与李煊一样,非常人,此时还能屈能伸,可就算如此,他们的恶性也不能抹去,她想借此惩戒一番。

    “莫不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吧。”

    “反正人也没受伤,啧,贵人就是矫情,别人都道歉了。”

    “就是就是,你看人家都伤成那样站不稳了还给他们赔罪呢。”

    围观人群里有人忍不住开口,接着便是许多人的随口附和,你一言我一语大有站在男子那一边,全然忘了不久前他们是怎么狼狈躲避。

    这些人说的话声音不大不小,秦尧与李煊都能听真切,秦尧气愤,人性如此丑陋,手紧紧捏着李煊衣衫,好一会松开,她又何必呢。

    秦尧从李煊背后探出脑袋,看着周遭人,满眼冷漠:“你需致歉的不是我,而是周遭百姓,相公,我们走吧。”

章节目录

两不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八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呆并收藏两不厌最新章节

电子书伏天氏

凡人修仙传蛟三金仙

凡人修仙传有胡歌吗

凡人修仙传桑梓全集免费听下部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