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伏天氏txt下载https://www.jupindai.com/f6728/75355b504e664f0f59296c0fl74l78l744e0b8f7d/1634798255.html

    ()  回府的路上,李煊只字不提秦尧心忧的那些事,却又总是一副探究的样子看她,看得她一颗心七上八下的,难安。

    好不容易捱到回府了,李煊没与她一道回院子,秦尧认为他心中大抵是生气被她骗了,回到他的地盘,也没什么外人,定然不会给她好脸色看。

    秦尧轻叹一声,是她骗他在先,这无可厚非,可她也有苦衷。

    “小姐您又与王爷闹别扭了?”秦宁听到她叹息声默了几息问道。

    回来的时候她就觉得奇怪,王爷说不上高兴,但好像也没有不高兴,反倒是自家小姐忧心忡忡的,方才小姐沐浴也是发呆。

    “无事。”秦尧坐在床边无力抬眸看了看秦宁,往后倒躺在床上:“你先去歇息吧,不用伺候着了。”

    秦宁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开口,小姐不愿说的,她就算问也问不到什么。她退出去的时候恰好遇上了李煊,正要行礼,李煊示意秦宁静声,挥手让她下去。

    李煊瞧了瞧里面的秦尧,跨步走进去反手将门关上。

    秦宁愣愣立在门外好一会才走开,她怎么觉得王爷与小姐今日都很怪异。

    秦尧听到关门声,以为是秦宁出去将门带上的,长泄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我要不要与他说,要怎么与他解释呢!”

    “王妃,要解释什么?”

    李煊立在床前,望着床上的秦尧朗声问道。

    他突然出声吓了秦尧一激灵,只见她猛的坐起身,慌忙理了理自己衣衫发髻,将要起身,李煊已躬身与她平视。

    他这样看得秦尧心中忐忑,别开脸不看他,呐呐开口道:“王爷您怎么来了。”

    “这是我与你的睡房,我不来又去哪里?”她这心虚不敢正视他的样子着实有趣,李煊不觉好笑,便想逗弄她,手指勾着她的下巴让她看着他,脸上敛了笑意,轻轻淡淡道:“王妃可有什么话要与本王说?”

    秦尧默然片刻,这事既已露了,遮掩着还不如挑开,左右他都知道了,不过也不能一问就什么都招了,她心思一转,大大方方看着他佯装听不懂他的话,眼中波光流转,带着狡黠,换了个人一般再看不出往日的半点影子,开口问道:“王爷想听臣妾说什么?”

    他既然不直问,她便也不直答。

    李煊微怔,习惯了她先前的柔软顺从的样子,她这般一时还有些反应不及。

    明明还是那个样子,可此刻看着她的眉眼,她的唇,她的鼻,他都觉得耳目一新。

    不觉间出神,反应过来李煊轻咳一声以作掩饰,身子前倾似要压向秦尧般:“就说说今日”

    李煊话语一顿,凑近她耳畔,故意以唇掠过她的耳朵:“王妃不如说说为何要瞒着本王你的一身好武功吧。”

    耳朵本是秦尧的敏感的地方,她身子不由自主颤了颤,酥酥麻麻的,本就是不经人事的少女,这种感觉让她觉得极为陌生且无法控制。

    “臣妾并没有刻意隐瞒,只是王爷从未问起过。”心神恍惚间她也没傻到将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秦尧说着往后挪了挪,想退出他的范围圈,只还没来得及舒一口气,李煊跟着爬了上来,双手撑在她身侧,伏在她耳边说道:“如此,是本王的不是了,竟如此未将王妃放在心上。”

    他的声音不大,却是低沉,带着蛊惑钻进她的耳中,直击心脏。

    距离比刚才还近,秦尧能闻到他身上刚沐浴过后的熏香味,淡淡的,她双手后撑,身子往后,想离远点,却恰好看到了松散系着的衣衫不经意露出胸膛,李煊虽纨绔,一身肉倒是硬梆梆的,线条恰到好处,又长得俊美,她晃了晃神。

    秦尧只觉脸火热火热的,又往后挪了挪:“王爷无需自责,臣妾心中亦体谅王爷。”

    李煊既然要揽责任在身,她便任由他,倒是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李煊见她逃离,干脆直接将她逼退靠着里面墙壁,再无退路,他笑了笑:“不可,本王不忍你委屈半分,既是本王的不是,本王定当好好补偿你。”

    他说着低头在秦尧唇上轻轻一啄。

    秦尧几乎是本能反应的推开了李煊,皱眉:“请王爷自重。”

    她本就因为李煊的撩拨有些烦躁,这自己掌控不了自己的感觉让她慌乱,被他这一吻,脑中一片空白,一时忘了两人身份,只觉得自己被轻薄了,使的劲不小,李煊愣是被她往后推倒了。

    秦尧也不觉她这话有什么不对,可李煊听着就有些刺耳。

    “秦尧,你……”李煊盯着秦尧看了看,蓦然退身下床,默不作声的出了房门。

    秦尧一脸懵然的看着他走开,好一会都没回来,心道这人莫不是浪荡病犯了,突然跑来撩拨调戏她一番过过瘾。

    这样想着,就很是嫌弃的抹了抹自己嘴唇,而后快速起身将房门从里面楔上这才安心躺下。

    李煊甩袖离开才出了院子,就暗恼自己,本是想借机将心中的问题从她这知道答案,不过明显失败了。

    可让他更恼怒的是秦尧对他靠近后全身都在抗拒的事实。

    秦尧当街徒手擒马这一光荣事迹第二日就在京城里传遍。

    看着进来伺候她梳洗的秦宁,一脸哀怨,不用她开口问怎么了,秦宁便将所有倾倒出来,末了心中不平忿忿道:“小姐您哪里五大三粗,哪里丑陋了?您也真是,做什么好人,现在好了,还被人如此传言”。

    听秦宁说完,秦尧只眉梢上挑了挑,并未说什么,她早有预知。

    有宋知夏在,这事不想让人知道都难,当然,对她所有不好的言语怕也出自宋知夏,只是事已如此,她总不能一个一个的拉着去解释,开阳城这么多人,她可解释不过来。

    至于救下的孩子,且当行善积德了,孩子父母若有心,替她与周边人辩驳几句,她感念,若闷不做声,她也无谓。

    见秦尧并未因此生气,秦宁就气,嘴巴一撅,哼声道:“奴婢不过一会没守着您,您就闯祸,您不是说以后要做个淑雅闺秀,讨王爷欢心,现在好了,奴婢瞧着早间王爷出门的时候好像有些生气,别说欢心,不撵咱们出王府就是好的。”

    “王爷生气了?”秦尧只抓住了秦宁最后一句话问道。

    秦宁头点的如捣蒜:“急匆匆就离开了,说是进宫了,小姐您说王爷该不会进宫找陛下做主去了吧。”

    秦尧听着秦宁后半句话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怎听着李煊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笑归笑,她心思流转,腹叹一声,不会真应了秦宁的话吧。她心中难免有些忐忑,若只是夫妻间产生嫌隙尚好,怕就怕无故牵扯更多进去。

    忧心归忧心,秦尧不想吓着秦宁,悠悠道:“放心,若真被撵出了府,你家小姐我也不会让你冷着饿着的。”

    秦宁甚是无语,这是冷着饿着的事吗?

    用过早膳,有下人来报宫中来人了,秦尧心中咯噔一声,难不成真的是李煊进宫告状了。

    秦尧去前厅的时候在门外瞧着齐菲菲正与人说话,她认出那是齐贵妃身边的嬷嬷,再看齐菲菲的模样,一脸委屈,想也知道不会说的什么好的。

    她顿了顿步子,待嬷嬷抬眼看到,秦尧这才眉眼带笑走进去。

    嬷嬷见秦尧进来起身见礼,秦尧颔首算是回了个礼,她坐定便听嬷嬷道:“王妃,贵妃娘娘几日未见您,想念的紧,这才遣老奴来请您进宫见一见。”

    秦尧眉心突突直跳,她与齐贵妃可没什么想念可言,这趟进宫指不定怎么被刁难,再看一旁的齐菲菲,见她一脸得意,她便知道,这大概又少不了齐菲菲的功劳。

    人都上门来请了,她哪还有借口推脱不去,只能硬着头皮进宫。

章节目录

两不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八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呆并收藏两不厌最新章节

伏天氏原界虚界

木鱼小铃铛凡人修仙传

有声小说凡人修仙传在线收听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方磐什么仇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