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七位大帝上千伪帝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4e034f4d59275e1d4e0a53434f2a5e1d/1634793020.html

    ()  秦尧说与楚烨巡街便真的是去巡街,到了下职时辰便没有回营,直接王府,乍一到府门口就听到了比往日喧闹的声音,她步子微顿,这声音怎么有些耳熟。

    跨过门槛走进去,秦宁一见秦尧就几步走过来就开始与她说:“小姐,齐姑娘又来了!”

    语气里全是不满。

    秦尧拧眉,看着正趾高气扬让下人做事的齐菲菲,又看了看下人正在搬整的东西,那些东西一看就是女子用的,该是齐菲菲的无疑了。

    她这么大张旗鼓的将东西都搬进王府,又打的什么主意?

    秦尧想着踱步走过去拍了齐菲菲的肩:“你这是在做什么?”

    齐菲菲在秦尧进来的时候已然知道她回来了,还是装作似被她吓一跳,手指轻盈拍着心口处:“王妃嫂嫂…你怎么回来了?”

    “你这话说得奇怪,这里是王府,难不成我回府还得与你通报?”

    “而且……这是做什么,你这样子是要打算赖在王府不走了。”

    秦尧可不想再给齐菲菲脸面,尤其两人还有那么多的不愉快。

    “王妃嫂嫂这话菲菲听着很是伤心,之前我所为不过是一时迷了心智,嫂嫂可是还在生菲菲的气?是菲菲不懂事……”

    秦尧闻言惊愕的看着齐菲菲,这才多久没见,怎么感觉人变了。

    “以前种种我就当没发生过,也忘了,你回宫去吧,你不出现在我跟前就最好。”

    秦尧直白的赶人。

    本以为齐菲菲又要装委屈扮可怜,不想她神色未变,甚至一脸笑意很是得意。

    秦尧眉心一跳,总感觉哪里不对,下一瞬就听齐菲菲柔柔道:“如今嫂嫂成了统领,表哥亦是要去军营,姨母心疼嫂嫂与表哥,怕无个贴心人儿照料,这才让妹妹来。”

    “秦宁在就……”

    “对了”齐菲菲打断秦尧的话,笑意盈盈:“姨母去找了陛下,陛下也觉得这是好事,已恩准了。”

    秦尧闻言微怔,陛下同意了?看齐菲菲那得意的样子不似说假话,难不成陛下也默许齐贵妃的想法?

    她心中顿时感到憋屈不已,把她当棋子般利用不说,许多事愿不愿都是圣命。

    好一会,秦尧无力呼了口气:“王爷可知道了?”

    “这等好事自然早些时候就派人告知表哥了。嫂嫂放心,表哥未曾说什么。王妃嫂嫂这是刚下职吧,快去好好歇息,以后有菲菲,府中之事便不劳你费心,你也能轻松些。”

    李煊没反对?

    这事圣命与否对秦尧来说都无所谓,李煊的态度才是她在意的。

    看着眼前的齐菲菲仿佛才是这府里的女主人指使下人做事,秦尧只觉得一口气闷在心口上不来下不去,她咬了咬牙,皮笑肉不笑的道:“那倒有劳你了。”

    秦尧说完阔步就往她院子那边走,秦宁紧跟上就开始抱怨:“小姐,您瞧瞧她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仿佛她真的就是这府中主人了,您就不该同意,怎么能让她住下,时日一长……”

    “王爷都同意了,我有什么好反对的。”秦尧语气显得很是烦躁,口不对心道:“我志不在后宅,有个人打理府中也是好事,行了,我想休息一会,你先下去吧。”

    她虽说的赌气,可这话说的也是有几分真,知道不是为了秦家而需要好好讨好李煊后,陛下又给了她一个再进军营的机会,她便有了自己的想要的。

    后宅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她也没兴趣。

    不过,齐菲菲到来到底还是让她觉得隔应。

    秦尧房门这一关,就许久没打开,直至晚膳她还没出来,齐菲菲虚情假意的过来请了一遍也就没再来。

    月至中天,秦尧迷糊中被吵醒。

    “秦尧,开门。”

    随着话音是用力拍打门的声音。

    静谧的时辰,这些声音混杂在一起就显得尤为突兀。

    秦尧睡着被吓一跳,猛的坐起来才发现周遭一片黑。

    门外的叫喊声夹着敲门声并未停止。

    是李煊。

    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劝说:“六嫂已歇息了,六哥去书房将就一夜吧。”

    “秦尧,开门,本王有话要问你。”

    门外的李煊并不听劝,只顾想要叫醒秦尧。

    秦尧本想蒙着被子装听不到李煊的声音继续睡,不想李煊这样大喊大叫吵醒不少人,还未倒下就听到齐菲菲的声音,温柔甜美:“表哥!”

    “这是喝了多少酒,夜凉,嫂嫂入睡了就不要扰她了,阿秋,快吩咐煮些醒酒汤。”

    秦尧听得清楚,声音从远及近,她坐起来想了想,轻啧了一声终还是摸黑起身点了火烛。

    几是屋内亮起来门就被打开,李煊倚靠着门,踉跄跌迈进去,秦尧手快扶住,他身上的酒气扑鼻而入,这喝的可真是不少。

    “许久未见,一时聊得畅快,便多喝了些。”

    秦尧才抬眸,李沐已先开口道。

    秦尧看了看李沐,但见他衣衫整齐,一点都没有喝醉的样子,所以只是李煊自己畅怀而饮?

    李煊本就醉态,只是本能的感觉到是秦尧在扶着他,待站稳,他一把推着秦尧靠在门上,凝着秦尧几眼,双眼迷离,嘴中呢喃:“秦尧,本王有话与你说。”

    “说便说,你先……”

    “呜…呜”

    秦尧的话尽数李煊吃进了他腹中。

    待秦尧微愕反应过来,感觉到李煊的手从她外袍伸入摸在她腰上,她一惊,李煊这家伙喝醉了竟是这么不管不顾,她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热,外面可还有那么多人。

    秦尧猛的推开李煊,看了看外面,就见李沐尴尬的移眼看其他地方,齐菲菲正恶狠狠的看着她。

    “那什么…夜深了,都去歇着吧,宁儿,快送端王爷去厢房歇息…”

    秦尧热着脸硬着头皮镇定的说着,话还未说完,就感觉到手腕被李煊抓着,他使劲拉着她转身,另一手举着从一个香囊:“我今日瞧到了,他身上与你的一模一样,可是你给的?”

    秦尧定睛一看,李煊手中举着的不正是她腰上挂着的香囊吗?她收往腰上一摸,果然没了。

    所以这厮刚才手在她腰间就是趁机拿走了她的香囊。

    过分!

    秦尧反应过来伸手去抓,不想李煊醉归醉不已也不稳,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沉眸质问:“楚烨身上的香囊是不是你给他的。”

    秦尧盯着李煊,点了点头,正欲解释,就听李煊道:“这是不是你们两人的定情信物?”

    虽是问话,又确定般,神色一变,往火烛那边走去:“难怪本王问你要你不给,这便烧了,本王不会成全你们的。”

    秦尧被李煊的话和动作吓到,急急喊出口

    “王爷不要,这香囊不能烧。”

    可李煊并不理会她的话,眼看着香囊就要举到火烛上,秦尧再顾不得,飞身过去将李煊推倒,第一时间将他手中的香囊抢了回来。

    李煊本就醉酒,又被秦尧这一推倒在地上就起不来,双眼失神的盯着上方:“秦尧,便是他的一个香囊也比本王重要。”

    秦尧想说抱歉解释的,只是一想他如今醉酒,怕是解释不清的,便默了默,往外走,到秦宁身边时道:“今夜我睡书房,差人照顾好王爷。”

    秦尧又与李沐道:“让王爷见笑了。”

    李沐柔柔一笑摇了摇头:“六哥喝醉了,不知自己做什么说什么,六嫂不要与他一般见识,待明日也定与他说,让他给六嫂赔罪。”

    秦尧回以一笑,便直接去了书房。

    齐菲菲看着秦尧关上门,又看了看里面,急急进去扶李煊:“表哥,地上凉,快起来。”

    李煊甩开她的手,自己费劲爬起来,只凉凉的说了一个‘滚’就往里间去。

    齐菲菲愣愣的收回手,一副委屈的样子,好一会从里面出来,心中却是开心不已,今夜可是太值了,她算是抓到了秦尧的把柄。

章节目录

两不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八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呆并收藏两不厌最新章节

叶伏天和叶青帝出现的章节

凡人修仙传动漫在线观看7

凡人修仙传全集在线观看完整版

凡人修仙动漫第13集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