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到消息的第二天,许慕礼应林生的邀约去聚餐。

    酒过三巡,祝川调侃的提起了这事。

    “礼哥,听说安家要和佟家联姻,佟总放话说以后佟氏就由安初接手,你就一点都不后悔?”说罢,祝川冲许慕礼挤眉弄眼。

    包厢瞬间安静了下来。

    在坐的各位,谁人不知许慕礼对佟佳的厌恶。上次许慕礼拒绝佟总的事传的沸沸扬扬,两家撕破脸面早已是铁板钉钉的事。

    另外,这事的另一个主人公安初,也是从小和许慕礼不合,之前听说安初在出国前还找过许慕礼的麻烦。

    祝川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许慕礼把玩着手里的青瓷杯,眼睑微掀,平静看了眼祝川。

    祝川此刻早已满脸通红,醉意朦胧。

    对上许慕礼的视线,祝川嘿嘿一笑,大着舌头笑嘻嘻,“礼哥,佟佳那小丫头长的水灵水灵的,你也真是暴殄天物,没睡过吧?”

    “你不睡不得让安初那家伙给糟蹋了。”

    “佟佳脸上皮肤好,身上皮肤指定不差,摸起来肯定舒坦。”

    “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礼哥你真是亏大发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吭声。林生给祝川使眼色,祝川没看到。

    许慕礼笑了,把青瓷杯随手一搁,他起身冲祝川招手。

    祝川不明所以,懵懵懂懂的起身,被许慕礼拉着出了包厢。

    大家伙都同情的望着祝川的背影,默默为祝川祈祷。

    这一桌人,都是穿着开裆裤就认识的。

    在坐的都知道,许慕礼这人,别看外表一本正经,貌似挺好讲话的样子,其实焉坏。

    幼儿园时,李家的小胖子仗着长的壮实,入园第一天就欺负许慕礼。

    过了没几天,那李胖子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哭着喊着不要跟许慕礼呆在一起,最后李家没办法,给李胖子换了学校。

    初中,许慕礼被几个职中学校的小混混缠上索要钱财,最后那几人断断续续进局子的进局子,入院的入院。

    ……等等事情,发生的多了,就不得不让人多想了。

    虽说那些人从不提许慕礼的名字,李小胖更是听到许慕礼三个字就不耐烦,但大家又不傻。

    就是安家那个无法无天的少爷,也从小不敢给许慕礼惹事。在坐的除了许慕礼,谁小时候没在安初手里吃过亏,可见安初那人有多过分。

    林生闷了口酒,叹气,“看来不能多喝了,等下还得送小川去医院。”

    随着话落,隔着一扇门,外头响起祝川的干嚎声。

    祝川疼的泪眼汪汪,委屈的抱着自己蹲在墙角,抽着冷气求饶,“哥哥哥,我错了我错了。”

    祝川喝酒其实就是上脸,酒量并不小。许慕礼这几脚踹在祝川屁股蛋子上,疼的祝川酒气顷刻便散了大半儿。

    许慕礼冷着脸,“起来。”

    祝川……不情不愿的起身。整个人恨不得贴进墙角缝里。

    许慕礼作势往前,祝川吓得哇哇大叫,再次哀求,“礼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别打了别打了。”

    许慕礼便问:“错哪了?”

    祝川迟疑,“……不该拿佟佳的事烦你?”

    “还有呢?”

    祝川纠结,“不该在你面前提安初?”

    许慕礼再问:“还有呢?”

    这下祝川回答不出来了,哭丧着脸,要哭不哭。

    许慕礼也无意再为难祝川,冷着脸道:“对佟佳不喜归不喜,别处我管不着,下次别当着我的面用这种语气提起任何女人。”

    许慕礼小时候跟着许爸参加聚会时,没少听有的老板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

    年龄小的时候他不懂,大些了,许慕礼就极厌恶听男人私底下说那些。

    有的男人恶心,甚至拿自己老婆床上的事当笑话讲给别人听。

    都是女人怀胎十月生出来的,许慕礼实在无法理解,这世上怎么有如此恶心的男人。

    别人他管不着,但当着他的面,他不爱听。

    回到包厢,又坐了会儿,聚会就散了。

    祝川走的时候一瘸一拐,溜得最快,显然心有余悸,怕再挨揍。

    许慕礼去了趟洗手间,出来时,就林生等在外面。

    林生笑,“礼哥,咱俩再喝一轮?”

    许慕礼慢条斯理的擦完了手,“去哪?”

    确实没喝尽兴,忙了大半年,许慕礼睁眼闭眼都是工作,工作狂如他,偶尔也会感到乏味。

    今天赴约,本想喝个痛快,结果被祝川扫了兴。

    和林生单独喝酒,他是乐意的。别看林生平时看起来顶不靠谱的一人,但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林生还是清楚的。

    林生想了想,“去夜色。”

    许慕礼嗯了声。

    两人往外走。

    林生替祝川说了句好话,“礼哥,小川那性格你也知道,从小嘴就没个把门,下次吃饭我不叫他了。”

    许慕礼并不在意。祝川的性子他也了解,不然今天他绝对不会把祝川喊出来收拾一顿。

    如果关系一般的,他才懒得管。就是因为和祝川关系还算不错,他才收拾了祝川。

    祝川那嘴,再没人管,早晚吃亏。

    看出许慕礼真的不生气,林生松了口气。

    ……

    外面不知何时飘起了细雨。

    站在屋檐下,冷风迎面吹在身上,许慕礼酒气差不多醒了。

    两人都喝了酒,没法开车,林生喊了代驾。

    ……

    佟佳被安初强行拉着来吃饭。

    佟佳气的发抖。安初一路上说尽好话,佟佳只扭头看着窗外飞速略过的风景,不搭理安初。

    这段时间,佟佳受够了安初。

    他是带她回国,还帮了她家公司没错,但他不过就是想勉强她同意跟他的婚事罢了。

    可她一点都不喜欢安初,更不要谈嫁给他。

    佟佳满心的厌恶,但想到父母的话,她只能忍耐。

    家里公司出了问题,只有安家能帮爸爸,也只有安家愿意。

    如果不是为了公司,如果不是为了公司……佟佳一遍遍告诉自己,总算冷静了些许。

    她可以忍,但若是想要她哄着安初,巴结着安初,不可能。

    于是暂且压下不满的佟佳,依旧一脸的不耐烦。

    车子停下,不等那头的安初拿着伞接她,佟佳开门下车。

    上千万的豪车门,被她用力甩上,发出极大的声音。

    夜色渐深,雨雾朦胧。

    佟佳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饭店门口的许慕礼。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7章 追妻火葬场的男神17,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笔趣阁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