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顶点小说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987670b95c0f8bf4/1634794341.html

    ()  那么是谁?

    是谁要在他声名鹤起的关键时刻,给他找事?

    今天这事,对方肯定是早有预谋,一直躲在暗处,就跟那臭水沟里的臭老鼠似的,盯了他不短时间了。

    所以这次才能借着他进入全国富豪榜出名时。突然出击。非要在他心情极好的时候,恶心他。

    其实就像许慕礼之前所说过的一样。以他如今的身家,一点点流言蜚语,真的对他造成不了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顶多就是恶心一下他,让他的名声臭一点。让那些不了解事情真相的普通人,看到狗仔记者胡编乱造的新闻后,对他这个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都道三人成虎,流言蜚语被传的多了,久而久之人们便真的以为流言就是真相。

    很少有人去查询,去探究,到底什么才是真相。

    普通人不关心那些,他们更喜欢八卦,看富豪的桃色新闻,看富豪不干净的起家路。

    有那么一批人,似乎看到富豪肮脏的过往事迹,才能证明他们虽然没钱,但是他们人格干净。

    如此想着,许慕礼将自己的关系网仔细过滤了一遍。

    今天搞这么一出的人,肯定是有原因的。那人总不能是无缘无故看他不顺眼,就搞他吧?

    所以对方要么为财?或许是他挡了人家的财路?或许为仇?那人和他有私人恩怨?

    过滤完,许慕礼打开笔记本,记了几个名字。

    抬头,他眼睛又看到了手机屏幕上,“色情直播”几个字。

    他不太喜欢自己跟这几个字挂钩。

    这两年,许多直播app进入应用市场。

    app层出不穷,质量也是参次不齐。

    而有些app没有资金搞广告,引流量。为了赚钱,就搞些不正当的手段,吸引用户。

    所谓不正当的手段,正是――色情直播。

    那些app留住用户的手段普遍就是让一些样貌比较出众的男露肉、脱衣……有些更过火的甚至搞直播活春宫。

    许慕礼看的很明白,这种色情直播,国家不是不管,而是还没有腾出手来收拾那些老板们。

    那些人如今看着赚了钱,看着嚣张。但等国家看不下去,决定出手收拾他们的时候,他们就算是赔个倾家荡产,也不一定能免除牢狱之灾。

    许慕礼懂法,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有些底线,就不能抱有侥幸心理的去触碰。

    所以他最开始做短视频app时,下了三个绝对不许的命令。

    其中一个命令便是――不允许任何主播,以任何形势拍色情视频,搞色情直播。

    平台上任何人,只要违反这个规定,立即封号处理。

    短视频app是需要实名认证的,每个居明身份证只能注册一个账号。如果账号被封,那么,注定她永远都不可能再申请新的账号。

    这么严格的规定,效果从一开始就很明显,没有哪个账号敢这么搞。

    那么,所谓#靠色情直播成功的最年轻富豪许慕礼#这个话题,到底是怎么来的?

    他又是如何靠着不正当的手段成为的最年轻富豪?

    许慕礼皱眉,点开了话题。

    话题最上面,就是阅读点赞评论量最高的几个微博。

    圈圈娱乐:惊呆!真是看不出来,长的人模人样,气质高贵的许慕礼总裁竟是这样的人!

    我想昨天,应该没有人不知道一个消息吧?

    许氏财团如今的董事长兼任总裁的许慕礼,在接手家族企业之后选择了创业,并且非常成功。

    昨日,国内富豪榜更新后,许慕礼成功进入第十五位,成为国内最年轻的富豪。

    额,作为一个记者,昨天小编也是发了有关微博的。

    不过今天,小编要说的是另一件事。

    想必今天的热搜大家也都看到了。靠着短视频app身家不断翻倍,进入富豪榜的许慕礼,传言是靠着不正当的手段成功。

    而所谓不正当的手段,就是“色情直播。”

    没错,小编刚刚找了几个曝光者录下视频看了……等下小编会打上马赛克放上图片。

    据悉,许慕礼名下的短视频app,从上月初,日活跃量就在不断下降。

    而为了流量,许慕礼便让几个短视频app上最火,最开始也是靠着短视频app出名的主播,搞起了深夜档的色情直播。

    甚至有粉丝一千多万的著名主播和两男一女搞起了活春宫。

    这事曝光后,几位主播发视频发微博,声称自己都是受到了许慕礼的胁迫威胁。

    她们是迫不得已的。

    小编这边有内部消息,据说那些主播说的都是真的。

    而从那几位主播搞色情直播到被曝光,她们不正当的行为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给观看直播的许多人留下了心理阴影。

    甚至有位宝妈称,自己带着几岁的儿子本来是看直播卖货的,谁知主播突然脱了衣服,把她给恶心坏了,也吓坏了她的儿子。

    宝妈很愤怒,觉得平台和主播的不正当行为,给她和她的孩子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心理阴影。

    宝妈说,她将会收集证据,将平台主播及法定代表人许慕礼告上法庭。

    当然,这事除了这位宝妈,也有不少人称被恶心到了。

    有人说一个看起来那么正规的平台,竟然搞了那么恶心的事,吐了。

    总之,小编觉得,看起来似乎英明神武的许慕礼许总裁,这次走的这步棋肯定是走错了,成了臭棋。

    小编人轻言微,但还是想劝劝许总裁,犯法的事,还是别干。

    举头三尺有神明,还是多做些对社会有帮助的事吧,都那么有钱了,捐出来帮助一下贫困山区的人民不好吗?

    不要带坏我们祖国未来的小花朵哦。

    图片jpg。图片jpg。图片jpg。图片jpg。

    ……

    许慕礼:“……”以这人渲染气氛的能力,不去搞传销也是埋没了他。

    打开图片,许慕礼看了一遍。

    图片虽然都打了马赛克,但确确实实,可以看到那些主播身上没有衣服。

    并且,几位主播,许慕礼都是认识的。

    其中一位,是许慕礼比较熟悉的林家小妹。那个短短时间就靠着直播卖货在一线城市买车买房的农村宝妈。

    林家小妹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一副不愿意,又不得不如此的样子。

    而她的表情和其他几位的表情都差不多,她们的表情,似乎侧面证明了。她们不是自己愿意搞色情直播的,而是被头顶的“大老板许慕礼”威胁的。

    许慕礼打开底下的评论看了下。

    “恶心,吐了。”

    “长的倒是人模人样的,偏不干人事儿。恶心死了,那么有钱,做什么不行,要威胁几个反抗不了你的女人?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跟那些强.奸犯似的?去死吧!”

    “恶心许慕礼,我已经卸载了短视频app,这辈子都不用许氏财团的任何东西了,吐了。”

    “搞不懂,那么有钱的人,为什么要搞这种事?堂堂正正的做人不好吗?”

    “我觉得几位主播姐姐还是报警吧,这事他明显已经触犯法律了,就该让法律来严惩他这种人。”

    “奇怪,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今天怎么突然就搞了这么一出?该不会是有人故意的吧?”

    1:赞同,细思极恐,有钱人的生活果然是水深火热。

    2:呵!洗白的狗腿来了。

    3:昨天不是好多在人家微博底下,喊着老公,喊着要嫁的女人,这世上的女人都现实死了,也不看看人品,有钱就是王道。

    4:楼上你真恶心,有些男人就是心理阴暗,什么破事都能扯上我们女人,女人现实咋了?你不现实,就你高贵,就你干净,你是臭水沟洗过澡,嘴黑心臭。

    5:三楼的管好你自己,除了当个键盘侠,还会做什么?你做个人吧,畜牲。

    “等着许总发声,我相信许总。”

    ……

    大多数的评论都是骂许慕礼的。虽然也有少数看出事情不对,为许慕礼说话的人,但很快就被情绪激动的网友们喷的不敢再回复。

    许慕礼没有再看,再看下去也不过就是那些。

    他打开自己的微博,随意看了眼,也差不多,都是一片骂声。

    今天这事,说来说去不是因为简单的色情直播,毕竟如今搞色情直播的平台那么多,他就算真的弄了,也不过是同流合污,是其中一个而已。

    事情的关键,在于搞色情直播的主播,发视频,发微博声称,是受到了他的威胁,他的胁迫。

    一个有钱有势的大老板,威胁几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其中还有农村宝妈。

    这世上,仇富的人本就不少,这事一曝光,顿时就点燃了那些仇富之人的怒火。

    那些人有了发泄的途径,可不得好好发泄一下对这个社会的不满,埋怨。

    对于那些诅咒怒骂,许慕礼并不在意。不过不在意可不等于他就会放任不管,任由人家骂他。

    没做过的事,他可不愿意认。

    许慕礼给秘书严柯打了内线。

    很快,严柯就步履匆忙的进来了。

    严柯扶了扶眼镜,肃声道:“总裁,微博官方那边我已经联系过了,那边的意思是两边他们都得罪不起,就看哪边出价更高了。”

    这事不过短短一个多小时,就冲上了热搜第一和话题第一,肯定是背后那人买了热搜。

    许慕礼刚刚让严柯处理热搜的事,其实并不是为了让微博官方撤下热搜,毕竟这事已经出了,一下子这么火热,热搜撤了大多数人肯定认为是他心虚。

    他只是想试探一下对方的地位。

    微博官方如果同意撤掉热搜,那说明对方地位不如他。如果拒绝,那说明对方地位比他高,如果不同意也不拒绝,那么说明,他和对方的地位一样。

    结果有了,许慕礼拿笔,划掉了刚刚记下的其中几个名字。

    只剩下了两个。

    宋氏电器的董事长宋兆旭,之前富豪榜的第十五名,上榜不足一月,就被他挤了下去。

    别看只是十五和十六的区别,看似差了一位,实际却是天差地别。

    很多国家举办的活动,最先邀请的都是前十五位。所以富豪榜上的人,国家的各种消息知道的也最快。

    再者,一个圈子里的,大家都知道,宋兆旭这人有点小心眼,有点记仇。

    所以许慕礼有理由怀疑他。

    还有一位,是安家的安初。

    以许慕礼对安初的了解,安初那个神经病,绝对做得出来这种事。

    那种人,你就不能以看待正常人的眼光来看待他。

    两人的恩恩怨怨,在许慕礼看来都不是什么事,安初把他当成对手当成情敌,但说句实话,他真没把安初放在眼里。

    可他不这么想,不代表安初也不这么想。那小子这么多年一见到他就阴阳怪气的,性情又阴晴不定,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安初做的出来。

    把笔记本递给严柯,许慕礼揉揉眉角,“让人查查这两人这段时间都见了什么人。”

    “顺便再查查那几位主播的资金往来信息,还有,封了她们的账号。”

    “联系律师,给几个主播和微博八卦记者送去律师函。”

    严柯关门离开,许慕礼又叫了季深。

    季深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小心翼翼,在这之前,和许慕礼这个老板相处,季深可是很随和的。

    但今天不同。

    身为监管app的主要负责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那几个主播搞色情直播搞了将近一个月,他竟然没有发现。

    是他的失职。因为家人这段时间过来,忙着家里的事,他便把事情安排给了手底下的人,才让叛徒有机可乘。

    握紧手里的辞职信,季深心里又愧疚又焦虑。

    许慕礼指着对面的沙发,“坐。”

    这事,无论季深有任何理由,都是季深的失职。

    许慕礼看中季深是一回事,但季深手里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他肯定也是要好好问问原因,然后再视情况来处理。

    等季深坐下,许慕礼也起身去了沙发那边,坐在了季深对面。

    季深把辞职信放到黑色的玻璃茶几上,推到了许慕礼面前,说:“礼哥,我对不起你。”

    季深声音压抑,“房子你还是收回去吧,我受不起这么好的待遇,这事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问题,我愿意承担责任。”

    季深这干脆认错的态度,让许慕礼心头的怒火消散了些。他一向讨厌那些犯了错,还不停狡辩的员工。

    他没有看那辞职信,而是说:“这事当然是你的错,既然你自己也知道是你的原因,那我问你,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你能查出来是你手底下的谁改写了代码吗?”

    app软件的程序里面,季深是写了防止色情的代码的,如果软件没有出问题,那么那些主播就算搞了那些事,软件程序也会在她们脱了衣服的时候,立刻封了她们的账号。

    可她们的账号没有被封,而且还在深夜一直直播了那么久。这事不用深想都知道,肯定是公司的程序员里面出了叛徒。

    犯了错误,许慕礼可以原谅。人毕竟不是机器,就是他都不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不犯错误。

    所以他一向不会太苛刻员工。

    但叛徒就不一样了,背叛公司,里应外合。恶心他的人,在他看来比这件事的幕后黑手还恶心。

    现代社会,虽然可以随时换一份工作,但忠诚这东西,该有的还是得有。

    他不会放过对方。

    他许慕礼看着好说话,可不是真的好说话。等他知道是谁,他有的是办法收拾那种人。

    不犯法的基础上,让一个人痛苦的办法太多了,多的是让那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方法。

    许慕礼压住火气,再次问沉默了片刻的季深,“你能做到吗?”

    季深狠狠点头,收回了自己的辞职信。他刚刚沉默,不是不愿意,也不是没信心,而是不敢相信,他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许慕礼还愿意给他机会。

    季深很感动,感动的同时也埋怨自己,是他的粗心大意害了这么好的老板,害的老板“臭名远扬”。

    心里,季深也厌恶那个背叛他和老板的人,季深相信自己的能力,每个人写的代码都有自己的一套程序,所以也都略有不同,他轻易就能查出来叛徒。

    之前是他想错了,就想着辞职谢罪,却没想着赶紧把事情查清楚。

    季深起身,下了军令状,“礼哥,明天之前我一定查出来。”

    许慕礼这才脸色缓和了些,点头让季深下去了。

    把该安排的事都安排了下去,就只能等了。

    许慕礼微微舒了口气。

    刚想着起身倒点水喝,电话响了起来。

    是董丽琴的电话。

    董丽琴在那边气的直哭,“儿子,妈知道肯定不是你做的……是谁?哪个王八蛋搞我儿子?让老娘知道,我打断他的手。”

    “你爸已经在处理了,儿子你别害怕。”

    ……

    董丽琴安慰了许慕礼许多话。许慕礼听得好笑,柔声哄了好一会儿,保证自己很快就能处理好,不用爸那边干预,董丽琴才依依不舍,不放心的挂了电话。

    董丽琴的电话刚挂了没一会儿,林生又打来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林生就破口大骂,“操,哪个蔫孙货搞他妈这么恶心的事出来,礼哥,你查了没?你查出来,老子去打爆他的狗头。”

    许慕礼失笑,“没事,你别担心,很快就能处理好。”

    林生还是不放心,“礼哥,需要哥们你讲,我肯定支持你。”

    林生之后,许慕礼又接到了好几个电话,都是跟他关系不错的。

    虽然许慕礼并不把今天的事放在心上,但朋友亲人的关心,还是让许慕礼心头一暖。

    只是……这种时候,佟佳竟然也打来了电话。

    许慕礼并不知道是佟佳的电话,佟佳的联系方式早就被他给拉黑了。

    不过佟佳知道他的手机号,他也不可能因为佟佳就换掉用了许多年的号码,所以佟佳在今年之前,时不时就换个号码给他打电话。

    今年过来,这事还是第一次。

    许慕礼没想起这茬,才接了。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着急的说:“你别挂,我有话跟你说。”

    许慕礼才不听她的,但挂掉的前一秒,他听佟佳说:“我知道是谁要害你。”

    得,佟佳这么一说,许慕礼就确定了今天这事的幕后黑手。

    都不用猜,也不用问。佟佳的生活圈子如今就这么大,常接触又不防备她的人除了安初还能有谁。

    是安初,许慕礼就放心多了。

    安初这人,可比宋兆旭好对付多了。

    这时,那头的佟佳又说:“我手里有安初故意黑你的证据。”

    许慕礼好笑,“所以呢?”

    他这语气,让对面的佟佳气急。佟佳最讨厌许慕礼这种万事不在意,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淡定了。

    佟佳咬牙,“许慕礼,只要你愿意帮助我,帮助我离开安初这个神经病,帮助我家公司,我就把证据给你。”

    生怕许慕礼不相信,佟佳又赶紧说:“你知道的,安初很爱我,他一向不防备我,我手里有很多对付安家的证据,视频文件语音都有。”

    “只要你有了这些证据,你就可以报仇,可以对付安家,甚至可以击垮安家,以后省内,就你一家独大了。”

    佟佳追问,“怎么样?你同意吗?你要同意,我在世嘉酒店608等你。”

    最后,佟佳威胁道:“你要不愿意,我就把证据给宋兆旭,击垮了安家,宋兆旭就可以取代你,成为富豪榜的第十五位了,说不定还能因此挤进前十。”

    许慕礼挂了电话,心道这一段时间没见,佟佳似乎变得聪明了一些。

    但还是蠢。

    她就不想想,击垮了安家,到底对她有什么好处?

    如今她家的公司,全靠着安家在背后支撑着,没有了安家,她佟家也支撑不了太久。

    她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没有了家族和钱财的庇护,又能舒服到哪里去?

    摇摇头,许慕礼不再想佟佳的事。

    现在要紧的,是收拾安初。

    真把他当成泥人了?搞这种下流的手段给他添堵。

    许慕礼起身喝了杯水,回到了办公桌前。

    打开电脑,许慕礼调出一份文件。

    这份文件,已经在电脑里存在了一段时间了。佟佳说她有安家的把柄,许慕礼不觉得她手里的把柄能重要过他手里的。

    他一向是个谨慎的人,喜欢未雨绸缪。

    尤其是在知道安初是这个世界的重要男配,是后期不断给他找麻烦的人之后,许慕礼就安排了人去调查安家。

    安家早年是洗白起来的家族,就许慕礼从小到大听到的事,安家干净不到哪里去。

    对于尝过法律漏洞甜头的安家老头,安初的爸爸来说,一直循规蹈矩,老老实实遵守法律规定,似乎比较困难。

    而许慕礼那么肯定安家有问题,除了直觉,还有个原因,剧情。

    是的,这个世界,关于“他”和佟佳的各种剧情,许慕礼曾忍着恶心和反感,用一段时间看完了。

    书里的剧情快到结局时,对佟佳求而不得的安初就集中火力报复“他”。最后,“他”调查出安家的公司这么多年一直漏税,当时正好国家在严打漏税的企业,时机对“他”很有利。

    他举报了上去,一举弄垮了安家的公司,安家在大结局破产了。

    根据这个剧情,许慕礼让调查的人集中调查这一块,果然查出来了问题。

    至于佟佳手里所谓的证据,他不感兴趣。

    自己的仇自己报,靠个女人算什么?再者,他不想跟佟佳有任何牵扯。

    许慕礼叫了系统。

    系统这段时间都在休眠,许慕礼叫完,隔了好几秒,系统才慢悠悠的回应。

    系统:“朋友,咋了?”

    也不知道系统到底在这个世界的网络里都学了些什么?如今说话的语气,是越来越人性化了。

    许慕礼想着失笑,道:“想请你帮个忙。”

    系统一听这话别提多激动了,如果有身体,系统恨不得拍着胸脯给许慕礼保证。

    系统乐滋滋的说:“朋友,啥事你开口就得了,俗话说,为朋友两肋插刀,万死不辞。”

    系统:“我的朋友,你说吧,我一定帮你。”

    许慕礼打开电脑上的文件,说:“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的黑技术是这个世界最厉害的。”

    系统可骄傲了,“那可不,朋友你知道的,我来自高等文明社会,我们那个时代的技术高了这个时代几十倍,我的黑技术虽然在那个时代不够看,但在这个时代,绝对是杠杠的。”

    系统:“我有信心能够打败任何人。”

    系统那语气,别提多骄傲了。

    许慕礼笑了笑,好声好气的夸奖系统,“好好好,阿统最棒,阿统最厉害,阿统是最棒最厉害的系统。”

    系统:“嘿嘿,那是当然,朋友,你说吧,什么事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许慕礼指着电脑上的文件,“这份资料,你替我送到的电脑上。”

    是国家税务局的副局长,至于为何不将资料送到局长那边而是送到了副局长那里,原因自然是很简单。

    安家逃税这么多年,安安稳稳的,没有被查,自然不可能只是因为胆子大。

    官商勾结,安家的老头子自是天不怕地不怕。

    资料送到副局长那里是最合适的。其一,副局长在位置上已经坐了多年,能力又强,又跟局长一向不合,自然是想取而代之局长的。

    其二,副局长家世好,不怕局长身后之人的报复,只要证据确凿,副局长绝对能拉局长下马。

    总而言之,只要证据送出去,许慕礼就不需要再担心其他事了。

    至于之后还要处理的细节,以及安家被查之后要做的事,等过几天再说。

    都说墙倒众人推。安家在省内嚣张跋扈了这么多年,尤其是安初,仗着自己的好家世,仗着安家老头子的偏爱,没少得罪人。

    而混过的安家老头子,平日里,也是不按常理出牌,脾气大,没少招惹人。

    树敌太低,安家一旦出事,那些看到肥肉的仇家你撕一块,我撕一块,安家撑不了几天。

    他都不需要做太多事,就能替自己出气。

    ……

    乘着系统去处理事情的功夫,许慕礼打电话给严柯,告诉严柯不用查了。

    再让严柯在公司的微博上,发一下各种声明以及律师函。

    得让那些八卦记者们和那几个主播知道,他许慕礼可不是个不计较的人。

    打官司,他有钱,他耗的起。而那些记者和主播就不一定了,本来就是他们的错,他们不敢耗,也耗不起。

    ……

    系统突然尖叫了一声,“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是谁?”

    系统:“啊啊啊啊,我查查,是谁?是谁?是哪个王八蛋?是哪个王八玩意?是那个王八羔子?”

    系统:“是安初这个王八蛋。”

    系统:“安初坏蛋,竟然欺负我的朋友,我要报仇。”

    系统嚷嚷了好几句,许慕礼才听明白了。

    许慕礼笑,“没事,我可以自己报仇。”

    系统哼哼唧唧的哼了两声,质问许慕礼,“你说我是你的朋友?”

    许慕礼眨眨眼睛,“对啊。”

    系统又哼了下,“既然是朋友,朋友你出了事,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个朋友?我这个朋友很厉害的,可以帮到朋友你的。”

    系统说了一堆朋友两字,许慕礼再次发现,系统好像对于这个关系很执着。

    以前他就有这种感觉,只不过不确定罢了。

    许慕礼问:“阿统,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朋友的定义呢?”

    ……系统沉默了几秒。

    系统:“因为在星际,人类有人类的朋友,动物有动物的朋友,就连机器人都有朋友,而我们系统出生就被设定好了,永远都不能拥有朋友。”

    系统:“本系统喜欢有朋友的感觉。”

    好吧。

    许慕礼柔声安慰系统,“阿统你别难过,我就是你的朋友。”

    下一秒,系统就乐滋滋的应了,道:“那是当然的,你是我的朋友,我不能让朋友被人欺负。”

    系统:“你放心,我已经给你报仇了。”

    已经报仇了?许慕礼好奇,“你做什么了?”

    系统嘿嘿一笑,“朋友你看看微博。”

    闻言,许慕礼打开了微博。

    正常情况下,打开微博后,会有一段很短的广告,之后才会进入微博主页面。

    可这会儿,点开微博,原本该是广告的时间,突然出现了一个视频。

    一个……不堪入目的视频。

    视频里,没有马赛克,白花花的肉.体,女人啊啊的叫声……总之,无法简单用言语来形容。

    许慕礼觉得有些恶心,点了退出,手机却没有反应。

    手机好像被锁死在了那个页面一样,他又点击了退出,才退了出来。

    虽然只是看了两眼,但许慕礼不会看错,视频的男主角正是安初……至于女人,是佟佳。

    视频,是安初和佟佳做.爱时的视频。

    许慕礼沉默了几秒。

    系统:“嘿嘿,我给你报仇了朋友,还有那些对你不利的微博,我都删掉了。”

    许慕礼皱眉,“视频,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系统:“一样的视频还有好多,都是在安初那个王八蛋的电脑和手机里找到的,都是和女主角睡觉的视频。”

    系统:“朋友你不是不喜欢女主角,我就没给她马赛克,之后她估计再也没脸缠着你了。”

    系统解释了一番,洋洋得意,许慕礼皱着的眉头却没有因此而松开。

    这种报复人的手段,他不太能接受。报复一个人的办法多的是,以牙还牙,但他做人的底线是不犯法。

    犯法其实太简单了,坐在他这个位置,拥有他这个财富地位,很容易知法犯法。

    但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人得有底线。

    他的底线就是遵守法律法规。他不能触碰底线,他怕,只要他尝过一次甜头,总有那么一天,会变成安家老头子那样的人。

    系统的做法,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这事就算安初活该,可佟佳是无辜的。诚然,他反感佟佳,恨不得她永远都不要出现在他的眼前,希望她远离他的生活。

    但佟佳罪不至死,她就是没有自知之明,不懂得看人眼色。

    让一个女人的那种视频被所有人都看到,实在不是他能接受的报复。

    偏偏,系统是为了他好。

    系统甚至凌驾于这个世界之上。不在乎法律,不懂得遵守社会规则。系统不是人,没有身为人类的七情六欲,自然不会了解这种事,对于一个女人的伤害。

    虽然系统平日尽量模仿着人类说话的语气作风,但不是,终归不是。

    许慕礼头疼,叹了口气。

    系统安静了一会儿,才小声说:“朋友,你似乎不太高兴?”

    系统:“是我做的不够好吗?要不我把全部的视频都放出去,可以吗?我可以控制所有人的手机都看到那些视频。”

    许慕礼再次叹气,放弃了跟系统讲道理的想法。

    他故作不高兴的样子,说:“阿统,既然你说我是你的朋友,那你以后要做什么事之前,一定要在征求了我的同意之后再做,好吗?”

    “在我们人类社会,朋友是需要相互尊重的,我知道阿统你是为了我好,但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好吗?”

    “也不要随意偷窥别人的隐私,不可以随意查人家的电脑和手机。”

    系统沉默了会儿,才有些不太乐意的回答,“好哒。”

    系统估计还是不太理解,不过只要它答应了,许慕礼就满意了。

    想到那个视频的事,他赶紧说:“阿统,你把那个视频撤掉吧,别弄这种事。”

    这次,系统没有再多问,照做了。

    许慕礼再打开微博,就看不到那个视频了。

    可已经发生过的事,那么多人看过,就算视频被撤了,该知道的还是知道了。

    微博上,取代许慕礼热搜的,成了安初和佟佳。

    #安初佟佳事件#这一话题,也被高高顶起。

    主页面,也能看到打了马赛克的图片。

    许慕礼没有再多看。

    解决完了事,就该继续工作了。

    ……

    世嘉酒店

    608

    给许慕礼打完电话后,佟佳就偷偷出发来了世嘉酒店。

    至于许慕礼不来?佟佳是不担心的。今天发生这么大的事,许慕礼的名声一下子就臭了。

    佟佳觉得,以许慕礼的性格,绝对无法允许网上那么传他,那么诋毁他。

    她手里有现成的证据,她不怕他不动心。

    虽然对于没有早早提醒他这件事,她多少有些愧疚,但她这不是留下证据了么,她会帮他的。

    只要,他好好跟她在一起。

    ……

    洗完澡,佟佳慢悠悠的做了个全套护肤,身上也抹了身体乳。

    身体乳是他最爱的桂花香味的,淡淡的桂花香,夹杂着淡淡奶香,特别好闻。

    身体乳用完之后,她的皮肤又光又滑。身体乳还有一点点美白的效果,她的皮肤不但摸起来舒服,看起来也是又白又嫩。

    安初就夸她,说她的皮肤就好似那剥了壳的鸡蛋,特别迷人。

    虽然她恶心安初的话,但如果许慕礼喜欢,她愿意用一辈子这个味道的身体乳。

    换上他最爱颜色的睡衣,佟佳把胸口的面料拉开了一些,弄完,她有些忐忑,又走到全身镜前看了眼。

    屋内的窗帘紧紧拉着,佟佳打开了柔和的夜光灯,明暗中,她的身体看起来十分完美。

    睡衣半遮半透的挂在身上,胸口微微敞开了些许。从上方看,能隐约看到白皙的乳.沟以及半边乳肉,她的腿笔直修长,睡衣遮到了大腿处,很诱人。

    安初就很喜欢她的腿。

    这么想着,佟佳皱眉,厌恶的看了眼镜子里的人。

    她恶心安初,那个男人强迫了她。她的第一次本来该是给许慕礼的,也只有许慕礼,能让她心甘情愿的献上身体。

    可安初那个恶心的男人,在那次她喝醉后,诱哄神志不清的她上了床,夺走了她的初次。

    有些事,有了第一次,就有了之后的很多次。

    她不愿意,但安初强势。有时候想起许慕礼,她也怨他的无情无义,怀着让许慕礼后悔,让许慕礼以后痛苦的想法,她一次次和安初上床。

    此时再想起那些,佟佳有些后悔。

    她有些担心,等下许慕礼会介意她不是初次。

    咬着唇,佟佳发愁,怎么办?

    要不,等下让他喝点酒,等他发泄完之后,她弄点血到床上。

    反正他这么多年也没有过女人,想必分不清楚那些,只要她隐瞒的好,他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安初那边,她并不担心。如果她拿死来威胁安初,安初那么爱她,应该不会乱说。

    而且就算他不同意,他家也快完蛋了。只要她咬死了不承认,说安初攀咬她只是想让许慕礼生气,许慕礼肯定会相信她。

    想清楚了关键处,佟佳松了口气。

    又对着镜子练习了一会儿笑容,佟佳让酒店送来了红酒,又要了几样等下说不定能用到的东西。

    关灯、点上蜡烛,再往床上喷了点能助兴的东西,佟佳坐在沙发上等待。

    她摆了最优美的姿势。

    时间缓缓流逝。

    当墙上的时针转到六上时,已经等待了几个小时佟佳坐不住了。

    维持一个姿势太久,她身体又酸又疼。想起来,又担心她刚起来,许慕礼就开门进来。

    前台那里她已经吩咐过了,只要许慕礼过来,就把房卡给他。

    佟佳纠结了会儿,还是起来,给前台打了个电话。

    前台服务员声音听着似乎有些僵硬,“不好意思佟小姐,许先生还没来。”

    佟佳冒火,“啪”的挂掉电话。心里头顿时就无法平静了。

    胡思乱想了起来。

    许慕礼到底为什么还没来?

    是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还是她没说清楚酒店的名字,他找错了?

    亦或是安初那边知道了什么,插了手。

    想到安初,佟佳就更担心了。

    安初就是个神经病,万一……万一他对许慕礼说了什么对她不利的事。

    佟佳越想越焦虑,赶紧从包里拿出手机,打算给安初打个电话,套套安初的话。

    手机打开,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一百多个未接来电,佟佳愕然。

    为什么?这么多未接来电?

    作者有话要说:万字肥章。

    请问还满意你们看到的吗?我的小天使们。

    明天我会更努力的,谢谢你们支持正版,你们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天使。

    爱你们呦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伏天氏天谕书院

凡人修仙传全集14集

凡人修仙传韩立最后结局

凡人修仙传动漫12集在线观看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