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这本书怎么样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8fd9672c4e66600e4e486837/1634791805.html

    ()  佟佳的思绪乱了几秒,心底也有种莫名的恐慌。

    直觉告诉佟佳,肯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又跟她有关的大事。

    是什么事?

    佟佳几乎颤抖着手,解锁手机,翻看了一眼未接来电。

    有爸妈的、有朋友的,更多的,则是安初打来的。

    盯着安初那一长串,似乎拉不到底的红色未接来电,佟佳开始胡思乱想。

    难道……难道是安初已经知道了什么?是她不够谨慎露出了马脚,被安初发现了什么?

    是了,肯定是安初知道了什么。知道了她来找许慕礼,知道了她手里有能整垮安家的证据。

    安初找不到她,肯定会打电话告诉爸妈,询问逼迫她的朋友,所以爸妈和朋友才打了这么多电话给她。

    她的打算,爸妈肯定不会同意。不但不会同意,肯定还会想方设法千方百计的阻止她。

    而朋友们跟她亲近,也大多都是为了巴结安家。在她们心里,安家肯定比她这个朋友重要,她们肯定会劝阻她。

    安初……至于安初,佟佳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害怕安初的。

    安初做事全凭心情,总是不按常理出牌。他完全不会考虑他做的事会带来的后果。

    她不能让安初知道她在这里,不然安初肯定会带人过来绑她,她根本就反抗不了。

    这个时候,只有许慕礼能够帮她,只有他有这个能力,安初唯一会畏惧的人,也只有许慕礼。

    想到许慕礼,佟佳顿时有了些安全感,心里也没有那么怕了。

    可她都等了这么久了,许慕礼还不来,她有些没底。

    扔下手机,佟佳又给前台打了个电话。

    这次,佟佳确定了,前台很奇怪,因为前台竟然语气尴尬的对她说:“佟小姐,许先生应该不会来了。”

    这话让佟佳脸色一沉,心里也不太舒坦。

    一个前台服务员,怎么敢这么跟她说话?再者,以她服务员的圈子,是不可能认识许慕礼的,她怎么就知道许慕礼不会来了?

    心情不爽,佟佳语气自然也就不好。她几乎用质问的语气反问,“你算什么?你怎么知道阿礼他不会来?”

    ……气氛寂静了几秒。

    女服务员迟疑道:“佟小姐,您可以看一下微博。”

    服务员说完这话,任由佟佳再问,也不愿再多说。

    被一个服务员如此轻待,这让佟佳心里越发恼火,眉宇间也全是对服务员的厌恶。

    刚扔下电话,佟佳的手机“嗡嗡”地响了起来。

    佟佳脸色一僵,咬着嘴唇,看了眼手机。

    是妈妈的电话。

    佟佳本想挂掉,想了想,还是接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那头的佟妈几乎是尖叫着开口,“佳佳,你在哪里?啊?你现在在哪里?”说着,佟妈失声痛哭。

    “佳佳,你千万别想不开,爸爸妈妈就你一个孩子,你要出事了,妈也不活了。”

    “你别怕,你别怕佳佳,我们出国,去国外生活,以后都不回国了,佳佳你告诉妈妈,你在哪里?妈妈去接你。”

    “爸妈以后再也不勉强你和安初在一起了,再也不勉强你了,你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妈妈再也不强迫你了。”

    佟佳懵了,“妈,你说什么呢?出什么事了?我为什么会想不开?”

    佟佳这话一落,佟妈瞬间禁声,仿佛被什么掐住了嗓门一般。

    沉默了几秒,佟妈干咳了下,声音平静了些,“佳佳,你在哪呢?”

    电话接通至今,佟妈也没提安初,更没有提她刚刚怀疑的事。

    原本一心想要她嫁给安初的想法竟然也改变了,竟然还说随便她跟谁在一起。

    佟佳皱眉,有种事情脱轨的感觉。

    她追问佟妈,“妈,你把话说清楚,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佟妈却小声转移话题,“佳佳,妈妈刚刚是做梦了,做了不好的梦才这样,妈妈有些不舒服,你能回家吗?你在哪里?我让你爸爸去接你。”

    佟妈不说,这让佟佳很烦躁,她不耐烦的说:“不舒服去医院,找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医生,我这边有事,等我办完事我就回家。”

    佟佳都这么说了,佟妈却不放弃,哀求道:“佳佳,妈妈真的很难受,你回家陪陪妈妈好不好?”

    佟佳气死了,低声吼道:“妈,你不舒服你找我我能干什么?你去医院,让爸带你去医院,爸不是在家?你让他来接我浪费时间,还不如让他带你去医院。”

    吼完,佟佳有些后悔。她不应该对妈妈的态度那么凶,可这段时间,她的心情实在是太压抑了,天天跟安初在一起。

    没有人能理解她,就连最爱她的爸妈都勉强她,这让她心里有些埋怨爸妈。

    深吸一口气,佟佳态度缓和了一些,“妈,你别闹,我这真的有事,如果安初打电话给你,你就说我在家休息。”

    “他要是说要去家里,你千万别同意,什么事等我回家再说。”

    说完,佟佳再不给佟妈说话的机会,赶紧挂了电话。

    时间已经六点半了。

    许慕礼还没有来。

    佟佳又试着给许慕礼打了个电话,无法接通,估计是许慕礼又把她给拉黑了。

    怕安初和朋友烦她,佟佳又把安初和几个朋友的电话给拉黑了。

    虽然不知道安初为了什么给她打了这么多通电话,但佟佳不着急知道原因,不外乎是一些奇葩的理由罢了。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许慕礼到底为什么还没有来?

    想起前台服务员说的话,佟佳觉得或许是许慕礼那边又出了什么事?

    佟佳打开微博。

    微博进入主页面,系统给她推送了最热的消息。

    佟佳随手便要划掉,却在看到那段文字时猛地顿住。

    #安初佟佳事件#

    佟佳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她和安初会上热搜?

    佟佳点开热搜,酒店网速不太流畅,隔了几秒才刷新出来。

    娱乐周扒:#微博被黑##安初佟佳事件#劲爆!惊爆!惊天大新闻。

    刚刚微博到底出了什么事?微博被黑,竟然强制弹出安氏太子爷和佟氏大小姐的密爱视频,火爆。

    小编有幸目睹了全部视频,也录制截图保存了,没有看到的小宝贝们不要着急,等下放上图片,给你们一睹安氏太子爷和佟氏大小姐的风采。

    想看视频的私信小编哦

    图片jpg。图片jpg。图片jpg。图片jpg。图片jpg3。

    图片虽然也有马赛克,但只是遮住了最关键的位置。而且那马赛克颜色很淡,几乎透明,仔细还是能看到关键位置的。

    ……

    佟佳脸色煞白,三魂七魄似乎瞬间从她身体里面被抽走了,她整个人就剩下一个空壳子。

    她眼睛死死盯着那些图片,那些文字,恨不得把手机盯出一个洞来。

    突然,佟佳身体一颤,狠狠把手机扔了出去。

    佟佳开的是总统套房,酒店房间里铺着昂贵的意大利地毯。手机摔在地毯上,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更没有对它造成伤害。

    佟佳犹不解恨。她胸口剧烈起伏着,看着四周华丽的物件,佟佳失去了理智,冲过去,一样样、一件件,把它们全部扫在了地上。

    台灯等完好无损,佟佳红着眼,狠狠踩踏着它们。

    她忍不住尖叫,“去死,去死,都去死……都去给我死。”

    ……

    ……

    套房里仿佛经历了一场战争,精神崩溃的佟佳踩烂了能踩的一切。

    佟佳累的气喘吁吁,跌坐在厅中央。一时之间,佟佳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她茫然的看着四周,神志慢慢清醒。

    一想到那些图片,那些文字,佟佳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要再度崩溃。

    几乎自虐般,她爬到手机那头,捡起它,再次打开了微博。

    她发了私信给那个博主。

    很快,博主给了她一个网盘账号和密码,佟佳下载了网盘,最终打开了那一段视频。

    只看了一眼,佟佳就牙齿打颤。是真的!真的有视频!

    真的有视频!

    为什么会有这种视频?怎么会有她和安初的这种视频?

    是安初?是安初拍的。

    怪不得,怪不得刚刚妈妈语气那么害怕,那么惊恐,哀求着让她回家,还撒谎说自己不舒服。

    怪不得她什么都问不出来,怪不得前台服务员语气那么奇怪,说许慕礼不会来了。

    服务员跟她通话的时候在想什么?是看不起她吧?不然她一个小小的服务员,怎么敢用那种奇怪的语气跟她说话。

    佟佳神色恍惚,这事就连前台服务员都知道了,那许慕礼肯定也知道了。

    她身边的所有人都知道了。

    全世界都知道了。

    都知道了,都看了她的身体。

    想着,佟佳“咯咯”地笑了起来。她笑的几乎停不下来,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回荡在整个套房内。

    她笑的声嘶力竭,她给佟妈打去电话。

    佟佳声音幽怨,“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不是说我是你最爱的人?”

    突然,佟佳语气一转,声音不由得尖锐了几分,“妈,你不是说你爱我?那你为什么要勉强我跟安初那个神经病在一起?我说了他有病?他精神不正常,他是个神经病,你不是爱我吗?你为什么要勉强我?”

    佟佳开始歇斯里底,“都怪你,都是你和爸强迫我,强迫我跟安初在一起,妈,都怪你,现在好了,我这辈子都只能跟安初绑在一起了。”

    “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我和安初做.爱的视频,我只能跟他在一起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不是说你爱我?”

    ……

    佟妈在那边呜呜大哭,一声声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佳佳,都是妈的错,妈有罪,都是妈的错。”

    “你千万别想不开,你要怨要恨妈都受着……”

    佟妈泣不成声,佟佳冷笑,“当然都是你们的错了,你有罪,妈,你罪不可赦,妈,你帮帮我,我会活不下去的。”

    佟佳语气软了下来,抽噎着,“妈,求你帮帮我吧,我会活不下去的。”

    佟妈很痛苦,“佳佳,妈妈也没有办法……”

    “不,妈,你有,都是安初的错,视频肯定是他放出去的,是他故意拍了视频放出去的,我是被他强迫的。”

    佟佳恨不能手刃安初,可这事又不是她的错,她从头到尾都是受害者,她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要她搭进去一条命。

    佟佳狠心道:“妈,安初死了就好了,都是他强迫了我,只要他死了,我就可以说是被他强迫的,我可以报警,他一向无法无天,警察会相信我的。”

    “只要所有人都相信我是被迫的,他们就不会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了,他们会同情我。”

    佟佳压低了声音,“妈,我不是你最爱的人吗?你帮帮我,你去杀了安初,你是为了给我报仇,为了报复他伤害了你的女儿,你想杀了他。”

    那头的佟妈被吓了一跳,惊慌道:“佳佳,妈不敢,妈害怕……”

    佟佳不吭声了,眼神越发冷淡。

    呵,说什么爱她,果然还是更爱她自己。

    她心里的恨越来越多,声音也就越来越温柔,“妈,你帮帮我,你可以的,过失杀人没什么的,家里有钱,我和爸爸会帮你的。”

    “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只能去死了,我没脸活在这个世上,妈,你帮帮我吧……”

    ……

    挂掉电话,佟佳冷笑了几声,打开了。

    果然,最上面就是安初给她发来的消息。

    佟佳从下往上看。

    安初:求求你,接我的电话好不好?我知道你看到了。

    安初:佳佳,求求你千万别做傻事。

    安初:佳佳,都是我的错,你在哪里?我去接你,你放心,这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

    安初:佳佳,你别看手机,千万别看。

    安初:佳佳,你在哪?我接你去吃饭。

    看完,佟佳给安初发消息。

    佟佳:我在家,你别管我,我不想看到你,都是你的错,你是个神经病,是个变态,你趁我喝醉强.奸了我,拍了视频,你害了我。

    自从和安初发生关系之后,佟佳没少这么骂安初。

    佟佳骂的也是理直气壮,本来就是安初强.奸了她。

    当时她喝醉了,喝醉的人,他怎么能够随便带她上床。

    之后也是他一次次强迫她。

    安初几乎秒回。

    安初:都是我的错,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该死,佳佳,你别多想,我现在就去找你,这事我会处理好的。

    佟佳扯扯嘴角:我说了不想见你,我这辈子都不想见你,如果不是你一直拿爸妈和公司威胁我,我怎么会一直被你强迫?

    佟佳:如果不是为了爸妈,我早就报警了,你这种人,就该去蹲监狱才对。

    佟佳:遇上你是我倒霉,安初,你精神有问题,你该去看看医生,你强迫了我竟然还拍视频,你心理有问题。

    佟佳说话都这么难听了,安初却还是好声好气。

    安初:我该死,我的错,我先去找你,你别怕,网上的事,我很快就让人处理好,以后保证不会有人知道这些事,等事情处理好,我肯定听你的话,去看医生。

    佟佳:反正我不想见你。

    这句话发完,无论安初再怎么发消息,佟佳都没有再回复。

    以佟佳对安初的了解,他肯定会去她家找她,之后,就看她妈的了。

    佟佳心里有些没底,却只能选择相信她妈。

    其实如果让她爸来做这事肯定更妥当一些,可佟佳知道,她爸肯定不会同意的。

    比起爸爸,还是妈妈爱她更多一些。

    ……

    自从许慕礼让严柯在公司微博上发了声明和律师函之后,网上大多数的博主便主动删除了有关他的八卦新闻。

    事实证明,聪明人还是多的。

    至于少数几位没删除的,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安初花钱买的微博,那几人估计现在也是骑虎难下,毕竟两头他们都惹不起。

    不过他们既然敢做,许慕礼也就不再气,让律师那边尽快处理此事。

    雷声大雨点小可不是他的行事作风,他既然让律师发了律师函,肯定是要跟那几位博主和主播打官司的。

    临近下班,季深再次踏进了许慕礼的办公室。

    季深的脸色很难看,有些灰败,也有一丝不可置信。

    看到这样的季深,许慕礼都不用问,就知道了叛徒是谁。

    ――冯修

    当初许慕礼和季深第一次见面,季深最后还提了一个要求,就是想带上冯修一起。

    和985毕业的季深不同,冯修只是初中毕业,因为自己喜欢计算机,就自学了。

    冯修是有计算机天份的。虽没有经过专业的教学,却也能写出来不错的代码。不及季深,但比起大多数人,还是算天分高技术好的。

    只是再有能力,一个初中毕业的人,也不可能找到正儿八经的工作。

    首先档案一关他就过不了,其次,985、211毕业的高材生那么多,人家公司没有必要舍弃那么多专业学生,选择一个初中生。

    季深和冯修是好朋友,所以在来公司上班之前,季深接了工作,都是和冯修一起干,钱平分。

    许慕礼当时是看在季深的面子上,给了冯修一个机会,后来看冯修确实有能力,才留下了冯修。

    只是却不想,竟是引狼入室。

    季深苦笑着抹了把脸,肩膀垮着,似乎是直不起腰了。

    “礼哥,我已经让他收拾东西了,你看怎么做,我都同意。”

    朋友也是要看缘分的,他不求回报的帮助了对方这么多年,却换来了这样一个结果,季深心里疼的几乎滴血。

    再怨、再恨,这么多年付出的感情毕竟不是假的,也收不回来。

    季深深吸一口气,不愿去想刚刚对方说过的话。

    可有些事,你越是不愿想它,就越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绪。

    冯修说那些话的时候几乎面色狰狞。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我也想问为什么?凭什么?”

    “就因为你读了个好大学,就因为你有老师教导,有那一纸文凭,所以你可以很随意,可以去任何一个公司上班。”

    “你在网上永远有接不完的单子,就因为你学历高。”

    “而我,我苦学这么多年,比那些花着钱,吹着空调,坐在教室里,不珍惜机会,不学无术的人努力那么多倍。”

    “我比谁都努力,但因为我没有那一纸文凭,没有学历,所有人都看不起我。”

    “我没有能力吗?明明我有,我什么都可以写,我的能力不比那些专科生差,可没有人愿意用我。”

    “这么多年,我只能捡你不要你看不上的工作,凭什么?”

    “就连许慕礼,我以为他是不一样的,他不像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他愿意用我。”

    “可我们两个一起进的公司,所有的工作我也都参与了,我做的工作不比你少,为什么他只给你高工资,只送你房子。”

    “我的努力就不是努力了吗?”

    “现在你还假惺惺的问我为什么?我早就受够了你虚伪的关心,你简直让我恶心。”

    ……

    季深闭了闭眼,在内心深处问自己,他真的虚伪吗?

    是不是那套房子他真的不应该收?

    可那是老板送给他的,他为什么不能要?

    冯修的执迷不悟,不知悔改,让季深彻底对他失望了。

    季深脸上的表情几度变换,许慕礼敲敲桌子,提醒季深回神。

    “行了,这事你就不用再插手了。”

    许慕礼想了下,“这事虽说大半的责任不在你,但也是因为你的大意才对公司和我的名誉造成了不良影响,罚你半年的工资,分一年扣完,你有没有意见?”

    许慕礼已经很给季深面子了,甚至考虑到季深刚把家人接来这边,需要生活,扣的工资可以分一年扣完。

    季深的工资并不低,就是扣掉一半,也比大多数程序员的工资高,完全可以养活一家人。

    季深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也看出来了许慕礼的苦心,摇摇头,季深红着眼说:“谢谢礼哥。”

    季深离开后,许慕礼叫了严柯。

    “报警吧。”许慕礼沉声道。

    他本想着自己处理背叛之人,但既然是冯修,那就报警好了。

    冯修这个人,最看重的便是面子。报警让他留下案底,对冯修来说比任何惩罚都要严重。

    作为公司的程序员,每个人都是签过长达几页的合同的,为的,就是防止这种人。

    揉揉眉角,许慕礼也有些累了。

    这一天发生的事不说严重,只是很糟心。

    “还好吗?”严柯关心道。

    许慕礼笑笑,“没事,你去处理吧,顺便再让李助理给我买份饭。”

    严柯离开后,许慕礼靠着休息了会儿。

    今天发生的这事,其实还是给他造成了些许影响。

    从卖掉商场开始创业,将近一年的时间,他的生活事业一帆风顺。

    就是从小到大,除了佟佳,他就没有再遇到过特别糟心的事。

    今天这么突然遭遇这事,就好比给他完美的人生涂上了污点。

    不过也有好处,最起码,他从这些日子骄傲自满的状态里回神了。

    “阿统,我是不是也有所有男主角都有的通病?”

    骄傲自大?

    从遇上系统的第一天开始,许慕礼从未真正想过这些。他不认为自己只是作者写出来的纸上人物。

    他有血有肉,有自己的思想,怎么可能三言两语就决定了他的性格,他的人生。

    只是,就算他再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他就是一本书里的男主角。

    系统迟疑:“这事本系统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按说你觉醒了,你有了自我意识,就不再局限于小说世界,不再是片面的纸上人。”

    系统:“可你家世、性格、样貌,你觉醒之前的经历,确实都是作者给你的。”

    系统:“……我也糊涂了,有时候我也会想为什么会有系统的出生?宇宙为什么那么大?将军为什么那么过分?为什么连机器人都有朋友,就我们系统没有……”

    许慕礼:……好吧,他只是一时对人生有些怀疑,没想到作为一个系统,竟然也有这么多统生怀疑。

    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只要现在身体是他的,意识是他的就好了。

    未来还有几十年,说不定等他老了的那天,就有答案了。

    不想了不想了。

    一个大男人,自艾自怜的像个什么样。

    还是专心工作,奋斗他的事业吧。

    晚上临睡前,林生又给许慕礼打来了电话。

    接电话时,许慕礼想,还好他没有女朋友,不然林生这一天天的老给他打电话,女朋友该吃醋了。

    把手机开了免提,许慕礼随手拿起看了一半的书翻开。

    对于一心二用,他还是比较厉害的。

    林生咋咋呼呼,“卧槽!卧槽!!礼哥,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说出来你都不敢相信。”

    许慕礼随口一问,“什么事?”其实并不是很好奇。

    林生啧啧一声,“礼哥,就佟佳那个妈,你知道吗?把安初给捅伤了,据说闹得很大,还惊动了警察。”

    “你说她怎么有那么大的胆子?以前我觉得佟佳一家人,她妈其实还是比较正常的,没想到她妈竟然也这么疯。”

    “不过安初和佟佳那事,也是安初的错,一个男人,怎么能拍那种视频呢。”

    “安家老头子扬言要佟家好看。”

    说着,林生突然语气一顿,“对了,哥,你知道安初和佟佳发生什么事了不?”

    许慕礼翻了页书,淡淡说:“知道。”

    林生哦了一声,“礼哥,咳,说真的,这么多年了,你身边就没有出现过女人。”

    “你这大晚上的一个人躺在被窝里,你就不寂寞?不空虚?”

    “上次我想问你的问题其实你猜到了对吧?你就告诉我吧,是不是还没有过?你就不好奇是什么感觉?不好奇到底有多舒服?我跟你讲,这事男女都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礼哥,这个点还早,你要不出来?我找几个小美女,到时候有看着顺眼的,你带回去试试。”

    “胖的瘦的,高的低的,温柔的火辣的,你要哪种的?我都能给你找到,别的弟弟我不敢保证,这事肯定给你办妥了。”

    许慕礼放下书,“你要实在想为我解决问题,你自己洗干净了过来,比起女人,我更好奇睡男人是什么感觉。”

    “女人哪有硬邦邦的男人睡着舒服。”

    ……那头没声音了。

    许慕礼满眼促狭,“怎么?不愿意?不是说肯定能给我办好?”

    林生讪讪地啊了声,支支吾吾道:“那什么,礼哥,你别开玩笑了,臭烘烘硬邦邦的男人哪有女人好。”

    许慕礼笑,“没事,你洗干净点就好了,我不介意你硬邦邦的。”

    这下,林生彻底不说话了。

    林生装模作样的喂喂了几声,一副什么都听不到的样子,唉声叹气的挂了电话。

    之后两天,林生再没有时不时就给许慕礼打电话了。

    许慕礼难得耳朵清净了两天,没有外界的干扰,许慕礼又成了那个一心只有工作的男人。

    ……

    律师那边处理事情的速度很快,律师函发出去的第二天,就收集好了证据,处理诉讼一事。

    这些事交给律师许慕礼很放心,而那些记者和主播发现许慕礼来真的后,不免有些慌了。

    林家小妹的账号被封,今早用自己老公的账号发了一个视频。

    许慕礼例行刷视频的时候刷到了。

    或许是为了卖惨,自从靠着直播带货赚了大钱,就一直打扮的光鲜亮丽的林家小妹这个视频没有化妆。

    甚至没开美颜。如此一来,颜值本就不高,肤色暗沉,脸上斑斑点点很多的林家小妹,看起来确实一副过的很不好的样子。

    林家小妹哭哭啼啼说:“都是我的错,为了钱才鬼迷心窍,黑了许总,我不求许总原谅我,只求许总能给我和我的家人一条生路。”

    “我们这种家庭,没钱没势,耗不起官司的事,求求许总,求求许总给我一条生路。”

    说着,林家小妹突然膝盖一弯,就“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这一跪,显然是故意用了力气的。膝盖撞在地上的声音很大,让看着听着的人都下意识的替她感到了疼。

    林家小妹疼的脸色扭曲,这下不是装惨,而是真惨。

    “我给许总跪下了,求求许总,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退一步海阔天空,就放过我们一家人,给我们一条生路吧。”

    “我的孩子才那么大,不能没有妈妈,我家里有老有小要照顾,求求许总了。”

    最后,林家小妹还磕了个头。

    一小段视频,林家小妹总共说了三次,希望许慕礼给她和她的家人一条生路。

    又是哭,又是跪,又是磕头。

    提起她年幼的孩子,年迈的父母公婆。

    倒是把普通人会下意识同情弱者的心思摸了个一清二楚。

    看似可怜,其实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态度。

    这个社会确实如此,一个富人和一个穷人对上,无论谁对谁错,只要穷人可怜兮兮的求饶,大多数人都会下意识同情穷人。

    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当然,明辨是非的人,还是不少的。

    许慕礼打开评论看了眼。

    “你现在可怜兮兮的,你做错事情的时候怎么没有考虑一下你的孩子?你的父母?不值得同情,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错的事负责任。”

    “这事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短视频的大老板那么有钱,这事又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我觉得应该原谅林家小妹。”

    “小妹孩子确实还小,孩子需要妈妈,没有了妈妈,爸爸要是再找一个,孩子该怎么办?许总就大人有大量,原谅小妹吧。”

    “我觉得不能原谅。”

    “没经他人事,别劝他人善,我关注小妹这么久了,她不是这样的人,她肯定有苦衷,不是说她直播都是许总逼的吗?说不定这个道歉声明也是许总逼的,小妹是迫不得已。”

    1:有钱的大多为富不仁。

    2:我也觉得小妹不是这样的人,她那么善良爱笑,我觉得爱笑的人一般人品差不到哪里去。

    3:楼上难道不知道?有种人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4: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事还是再等等后续吧,都先别把话说的那么满,指不定到时候打脸。

    5:四哥说的对。

    “这事弄得糟心,好好的直播带货,搞成了这样。”

    “倒是挺会卖弄的,平时你嘴皮子叭叭叭,跟个机关枪似的,那么能说,我就不信你真的无辜。”

    “直播带货这么久,不是老晒你的余额,买了房又买了车,赚那么多,现在打官司就打不起了?谁信。”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原谅,之前你可把我给恶心坏了,我和我老公一起看直播,你让我老公脏了眼睛,我真恨不得把你那天脱衣服的手剁掉。”

    “说什么受到了威胁,还不是为了钱?人家怎么威胁你了又不说清楚,法治社会,他还能威胁杀了你不成?自己为了钱,就别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1:就是,衣服是你自己脱的,人家又没拿枪指着你脑袋,你怕个球球。

    2:真真假假的,谁又知道,反正我谁也不信。

    ……

    评论五花八门的,说什么的都有。

    有质疑林家小妹的,讨伐许慕礼的,也不缺道德绑架的人。

    许慕礼并不在意,可不回复也不行。

    想了想,他还是发了条微博。

    许慕礼:很久之前听过一句话,那些劝你大度的人,早晚遭雷劈。

    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还请说这句话的人自己退,不好意思,我更喜欢前进。

    别劝我大度,没那宰相肚。

    都是第一次做人,要让你去让。

    发完,许慕礼心道随便那些键盘侠说什么。

    只是没想到,他这随便一条微博,竟然又上了热搜。

    评论底下也是一改往日的作风,嘻嘻哈哈的表示许慕礼说的好说的痛快,就不原谅那些人。

    “就是,劝人大度的人要遭雷劈的。”

    “最讨厌那些道德帝了。”

    “忍一时风平浪静,谁爱忍谁忍,反正老子不忍。”

    ……

    许慕礼看的好笑,但另一边的林家小妹可就笑不出来了。

    唯一的办法也用了,可许慕礼就是不上套。

    林家小妹平时有点小聪明,可这次她为了钱,一时糊涂犯了错,惹了不该惹的人,确实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林家小妹哭丧着脸,问蹲在门口的男人。

    “老公,怎么办啊?”

    这话林家小妹已经问过很多次了,之前男人都是沉默着,不吭一声。

    这次男人却是再也忍不住,大步走到林家小妹身边,抬手就扇了林家小妹一巴掌。

    林家小妹被打懵了,捂着脸不可置信,反应过来就大声尖叫,“你打我?你竟然打我?你敢打我?”

    男人握紧拳头,“我打你怎么了?谁让你做了这种丢人现眼的事?你不要脸,我现在走到哪都被人笑话。”

    林家小妹有些心虚,但她是那种越心虚,就叫嚷的越厉害的人,她扑在男人身上又咬又抓。

    “我是为了谁?我都是为了谁?我还不是为了你和孩子,你这个窝囊废,你自己没本事赚钱,养活不了老婆孩子,我自己赚钱怎么了?”

    “要是你有本事!我会这么做吗?我不嫌丢人吗?我也嫌弃丢人,可那是一千万啊,我们一辈子说不定都赚不到那么多钱。”

    “我当时跟你商量,你自己同意了,你现在又来怪我,你个窝囊废,没本事的男人。”

    ……男人一动不动的任由林家小妹折腾,一脸的懊悔。

    林家小妹哭的嘶声力竭,想了想,还是不甘心,乘着自己这状态,又拍了一个视频发了上去。

    ……然后,林家小妹看着不断转圈,就是上传不上去的视频,明白自己被限流了。

    完了,林家小妹眼皮一翻,晕了过去。

    ……

    为了慈善基金会的事,许慕礼开始邀请各位大佬吃饭。

    第一个被他邀请的大佬,正是许爸。

    这个顺序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虽说如今公司已经交给了许慕礼,但对比双方手里能够流动的资金,许爸肯定是更胜一筹。

    既然是请吃饭,那肯定不能安排在家里。一是似乎不够正式,二是有董丽琴插手,谈事不好谈。

    许慕礼特意定了家川菜馆,许爸喜欢吃辣,许慕礼自然是投其所好。

    下午,许慕礼准时出发去饭店。

    他提前了几分钟,没想到他爸倒是比他还早。

    父子两个,自然没什么可忌讳的,两人边吃边聊。

    对于许慕礼的想法,许爸这个商人思考了好一会儿,才点头同意。

    许爸说:“你想做,那就好好做,我这边再给你联系几个人,改天见一面,一起吃个饭。”

    许慕礼眼睛一亮,他爸邀请人,肯定比他面子要大一些。

    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许慕礼很满意。

    “对了。”许爸喝了口茶,淡淡笑着说:“我有个要求。”

    许慕礼:……还有要求?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1030235308202011010001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微笑面对30瓶;人间有味是清欢5瓶;楠木璇子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叶伏天与叶青帝

凡人修仙传仙界多久更新一次

凡人修仙传韩立的老婆结局

凡人修仙传下载完整版免费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