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txt下载全文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l74l78l744e0b8f7d51686587/1634799009.html

    ()  知乎提问:请问人帅心善的许慕礼许总裁,有一个小你三十岁的妹妹是种什么体验?

    许慕礼:谢邀,想知道?回家让你爸妈再生一个。

    别问,问就是心累,问就是头疼,问就是想撒手不管,问就是想塞回他妈的肚子。

    ……

    回复完提问,许慕礼低头,头疼又无奈的看着躺在他大腿上的许慕珠。

    此时,许慕珠的一只小脚丫子高高抬起,不停的上下晃悠着。

    许慕珠小脸紧绷着,眼珠子咕噜噜的转悠,许慕礼不用问都知道她在想什么。

    无非就是在想,该怎么让他同意,带她出去玩滑板车。

    小丫头还以为她表情掩饰的有多好,其实只是许慕礼装作什么都看不懂罢了。

    这大中午的,许慕礼是不可能带她出去的。

    外面太阳毒辣,小丫头皮肤细嫩,要是出去玩上了瘾不愿意回来,今天铁定得晒伤。

    前段时间,许慕珠的脸就被晒伤了,疼的小丫头回家后捂着脸,委屈的眼泪直打转。

    ……

    ……

    许慕珠演戏都演累了,也没能得到亲哥的一丝回应。

    索性便不装了,许慕珠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仰头,娇声质问道:“说,知道错了没有?”

    许慕礼不说话,不想搭理这个得寸进尺的小丫头。

    许慕珠不罢休,再问:“你别惹我,我凶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许慕礼还是不说话。

    许慕珠小小年纪,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如今看着就有些话唠的趋势。

    “想让我原谅你也行,你带我出去玩滑板车。”

    许慕礼摇头,“不去。”

    许慕珠不死心,“你不带我去,我就告诉爸爸妈妈。”

    许慕礼抬着下巴,示意许慕珠,“你去。”

    许慕珠:……

    许慕礼看了眼时间,不早了。抓住许慕珠的衣领子,就跟拎个麻袋似的,给扔旁边沙发上了。

    从小就被这么拎习惯的许慕珠也不惊慌,扑在沙发的毛绒娃娃上,折腾了两下,爬起来急忙问道:“哥哥,你去哪里?”

    许慕礼起身整理衣服,随口回道:“哥哥下午有重要的事,你乖点,等下哥哥回来带你去玩滑板车。”

    见许慕礼要走,许慕珠急了,爬下沙发,鞋子都来不及穿,就抱住了许慕礼的大腿。

    许慕珠仰头,眼巴巴、可怜兮兮的说:“哥哥,带珠珠去吧,珠珠乖乖,不惹事。”

    如果是外人,看小丫头这可怜样,估计早就心软了。

    可许慕礼却是硬着心肠,硬是把她从腿上扯开,“不行,哥哥今天没时间照顾你,找你妈去。”

    许慕珠不死心,再次哀求,见哥哥似乎真的不打算带她去,许慕珠嘴一瘪,“哇”的一声就哭了。

    哭着,还不忘死死扯住许慕礼的腰带,四肢努力向上攀爬,想爬到许慕礼身上。

    许慕珠抽抽噎噎,“哥哥是骗子,哥哥大骗子。”

    “哥哥昨天答应陪珠珠,哥哥是大骗子。”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哥哥坏蛋,哥哥……”许慕珠打了个哭嗝,顿时便忘了自己要说什么,懵逼的望着许慕礼。

    许慕珠犹豫,不知该不该继续哭。

    许慕礼这下是真的头疼了。

    他甚至忍不住想再次询问董丽琴,当初为什么要把这个难缠的丫头生出来?生出来也就算了,还把小丫头扔给他,他们两口子倒是不管不顾整天就顾着潇洒快活。

    搞得他又当爹又当妈,还得当哥哥。

    许慕礼觉得自己太难了。

    叹气。

    弯腰,把许慕珠抱在怀里,他压低声音,让自己不那么凶。

    “珠珠乖,哥哥真的有事,你在家好不好?”

    许慕珠死死搂住他的脖子,坚决摇头,“我不。”

    许慕礼再哄,“晚上哥哥回来陪你玩滑板车。”

    许慕礼瞪大眼睛,“我不。”

    “允许你吃一个冰激凌。”

    ……许慕珠犹豫了两秒,吸吸鼻子,“我不。”

    …………

    小丫头不但缠人,还爱哭。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眼泪?水漫金山似的,动不动就哭。

    不让看动画片要哭,幼儿园放学哭着要去学校,不带她去玩滑板车要哭,他每天上班要哭,下班不理她她也哭。

    名副其实的小哭包。

    不带似乎不行。

    可今天下午,他是去a大母校参加a大一百周年的校庆活动,真带许慕珠去,他也没时间照顾。

    可他似乎没有选择。

    许慕礼叹气,气的捏了下小哭包的鼻子,“等下去了给我乖乖的,不听话下次再也不带你出去了。”

    许慕珠下一秒就表演了换脸大法,笑的眉眼弯弯,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去的路上,许慕珠躺在许慕礼怀里,不停吹彩虹屁。

    “哥哥真帅。”

    “哥哥最好。”

    “珠珠最爱哥哥。”

    许慕礼捂住她的嘴,笑骂,“安静会儿。”

    许慕礼给江曼打了个电话。

    这几年,因着许慕珠,许慕礼没少麻烦江曼,他有些不好意思,说:“等下麻烦你照顾一下珠珠了。”

    江曼笑着应了,“好的许总,我就在大堂。”

    ……

    a大

    今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a大建校一百周年的庆典活动,无论是对a大还在就读,亦或是早就毕业的学生来说,都是一个大日子。

    作为国内名列前茅的高等学府,a大毕业的学生,大多都成为了国内各个行业的佼佼者。

    今日,受邀来参加校庆的校友不在少数。

    每个年龄层次的校友都有,而对于a大的学弟学妹们来说,年龄大的校友距离他们已经太遥远,倒是年纪不大的校友更让他们好奇。

    校庆前几天,校园网上,有学生发了一个投票帖子,让大家投票,选出自己最期待演讲的校友。

    许慕礼的投票,短短时间就超越了其他校友的票数总和。

    这个投票结果,没有人质疑,没有人会怀疑有人私下操作,因为许慕礼值得。

    是的。

    许慕礼,一个年仅三十四岁的男人,他值得这一切。

    这么多年,许慕礼的名气,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是响当当的。

    随便让哪个记者去街头随机采访,被采访者都能百分之百说出许慕礼的成就。

    许慕礼是一个商人?

    不,他不仅仅是商人。

    许慕礼是一个慈善家?

    不,他不仅仅是慈善家。

    这么多年,许慕礼的成就太大,对普通人民,或者国家的贡献都不小,对于他的身份,早就无法说清楚了。

    总之,许慕礼是一个伟大的人。

    ……

    下午两点半,校庆演讲活动正式开始。

    能容纳两万多人的大堂里,坐满了学生,以及受邀前来参加的社会人士。

    人很多,但很安静,没有人会在这种庄重的地方大声喧哗。

    许慕珠跟着江曼和吴雨桐坐在一排排座椅中间,其实以许慕礼如今的地位,就是让许慕珠坐在第一排也没有问题。

    但许慕礼不太愿意让许慕珠小小年纪就活在记者的镜头底下,没有隐私。

    许慕珠别看在家闹腾的很,但是在外面,许慕珠一向懂事乖巧,有礼貌,是个家教很好的小姑娘。

    许慕珠坐在江曼和吴雨桐的中间,两只肉嘟嘟的手,分别牵着江曼和吴雨桐的手。

    吴雨桐特别喜欢许慕珠,除了因为许慕珠特别招人喜欢,还因为许慕珠是恩人许慕礼哥哥的妹妹。

    看着许慕珠两条小短腿够不着地,屁股挨着凳子边,努力想要踩地的可爱模样,吴雨桐忍不住捏了捏许慕珠的小脸。

    许慕珠和吴雨桐很亲近,也不躲,笑嘻嘻的任由吴雨桐过足了瘾。

    许慕珠小声开口,“桐桐姐姐,哥哥什么时候出来?”

    知道小丫头是想哥哥了,吴雨桐哄道:“快了,哥哥马上就出来了。”

    许慕珠点头,“嗯。”

    ……

    “怎么还不出来?到底什么时候许慕礼学长才出来?”

    “小晴你看看我妆花了没有?我就不该那么早化妆,应该出发之前再化妆的。”

    身后,响起两个女学生小声说话的声音。

    许慕珠和吴雨桐都听到了,两人支起耳朵。

    被称作小晴的小声安慰着刚刚说话的女同学,“没花没花,你别担心,别怕,等下到了献花的环节,那么多人,你就躲在她们中间。”

    女同学还是怕,“怎么办?学长还没出来,我就要紧张死了。”

    “小晴你听听,我的心脏跳的太快了,我不会是心脏病又要犯了吧?等下上台我会不会紧张的晕倒啊?真要晕倒可就太丢人了,而且也影响学长的演讲。”

    女同学揣揣不安。

    小晴再次安慰,“你别怕,你的心脏现在已经没问题了,你忘了,你已经受到许慕礼的资助,治好了。”

    女同学:“是哦,对,我不担心,我不怕。”

    两人的话,让听到的江曼和吴雨桐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笑了。

    江曼不由就想起了当年她第一次见许慕礼时,明明都当妈妈的人了,还是紧张的头天一夜未眠。

    或许,只有受到过许慕礼帮助的人,才能理解她们紧张的情绪。

    许慕珠有些懵懂,不过虽然不是特别明白女同学话里的意思,许慕珠还是知道身后的两个小姐姐喜欢哥哥。

    所有喜欢哥哥的人,许慕珠都喜欢。

    许慕珠摸摸自己的口袋,找到哥哥出发前特意给她的一颗糖,犹豫了下,还是掏了出来。

    许慕珠转身趴在椅背上,把糖递到那个有些害怕的姐姐跟前,学着哥哥哄她时的话,说:“你乖乖别怕,给你吃糖。”

    “噗。”两个女学生顿时都乐的笑了。

    样貌清秀的女同学点了下许慕珠的鼻子,“你好阿小可爱,谢谢你的糖,不过姐姐不爱吃糖,你吃吧。”

    许慕珠眨眨眼睛,“好叭,姐姐你不吃那我就吃了。”

    剥开糖,许慕珠迫不及待就塞进了嘴里,满足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姐姐。”许慕珠嘴里有糖,说话慢吞吞的,“你别怕……妈妈说哥哥其实就是纸老虎,哥哥一点都不凶。”

    哥哥?

    女同学和小晴有些惊讶,仔细打量着许慕珠,突然,女同学惊喜的捂住了嘴。

    女同学忍住尖叫,把声音压的特别低,“小晴,她好像是学长那个妹妹,许慕珠。”

    江曼回头看了眼,对吴雨桐摇摇头。

    吴雨桐便没有阻止许慕珠和女学生的交谈。

    许慕珠听到自己的名字,傻乎乎的问:“姐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女同学已经激动的要晕倒了,小心摸摸许慕珠的头,说不出话。

    想说什么,千言万语到了喉咙,却不知到底该说些什么。

    一句谢谢,似乎有些过于轻巧。

    最终,直到许慕礼出来,女同学上台,都没想好到底该说什么。

    ……

    舞台底下,右边的角落里,佟佳就躲暗处,痴痴地望着台上意气风发的男人。

    太久了,佟佳恍惚了下,甚至都想不起来,上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男人是什么时候。

    实在隔的太久了。

    家里破产后,那个圈子就没有了她的位置,想要见他一面实在太难。

    佟佳心里很疼,发涩发酸。

    她想,这就是她爱了将近十六年的男人。这么多年了,他还像高中时一样,除了样貌变得更加成熟英俊,性格变化几乎不大。

    不……其实,她也不知道,他的变化到底大不大,因为太久没有交谈过了。

    或许他还是那个叫她日夜期盼恨不能永远在一起的男人,或许,这么多年,他也变了。

    佟佳思绪万千,想了很多很多。

    到了上台献花的环节,佟佳看着那一个个年轻漂亮的女学生,满眼倾慕的把花递给了男人。

    男人放下话筒,笑着和其中一个女学生说了句什么,那女学生激动的手舞足蹈,一副激动到要晕过去的表情。

    佟佳死死捏着拳头,目不转睛的盯着,恨不得此刻自己才是那个女学生。

    心里,不可抑制的,有些嫉妒。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他对那个女学生说了什么。

    她控制不了自己,等那女学生下台后,跟在她身后,冷笑着说:“别痴心妄想了,他是我的。”

    佟佳知道自己说谎了,可她真的控制不了自己。

    一心沉溺于自己想法的女学生被吓了一跳,捂着胸口回头。

    佟佳戴着口罩。

    女学生惊疑不定,小声问:“不好意思,您说什么?”

    佟佳再度冷笑,“我说你别痴心妄想了,他是我的,这辈子都是我的,我们青梅竹马,他是我的。”

    许慕礼私生活的保密工作做的还是不错的,如今普通人除了知道他有一个妹妹外,并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对象。

    女学生不敢确定,又担心如果眼前的女人真的是恩人的另一半,虽然不喜欢女人说话时的语气,女学生还是礼貌的笑了笑。

    佟佳更气了,还要开口,身后却响起江曼的声音。

    江曼是认识佟佳的,也多少知道佟佳以前做过的事,而如今,江曼是许慕礼的生活助理。

    佟佳落荒而逃。

    或许是错觉吧,佟佳听到身后江曼不在意的说了句,“别搭理那种人。”

    佟佳告诉自己,是她听错了。

    ……

    今天为了许慕礼,佟佳已经出来太久了,她不敢继续在外面逗留,赶紧回了家。

    她以为时间还早,没想到,安初却已经回了家。

    安初坐在破旧的灰色沙发上,脸色阴沉的看着她,声音带着一丝寒气。

    “你去哪了?”

    佟佳有些心虚,但她就是那种越心虚,越是直气壮的人。

    她高抬着脖子,不耐烦的回道:“我出去转转不行吗?你不要这么烦人好不好?我不是你的奴隶,走哪都需要跟你报备。”

    安初扯扯嘴角,嗤笑,“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干什么了。”

    安初起身,慢悠悠朝着佟佳走近,“你去a大了吧。”

    佟佳咬唇,小心往后退了两步,梗着脖子,不愿意示弱,“我去了又怎样?a大也是我的母校,我怎么就不能去了?今天是a大百年校庆,哪个a大出来的不想回去看看。”

    安初并未把佟佳的狡辩放在心上,伸手,他一把捏住佟佳的下巴,眼睛半阖着,神色越发阴狠。

    “佟佳,是不是我给你脸了?”

    “你吃老子的,喝老子的,用老子的,还想给老子戴绿帽子?”

    安初手上没有留情,佟佳疼的直抽气,气的狠狠抓了安初手背一把。

    指甲划过,安初手背瞬间就见了血。

    安初垂眸看了眼,并不在意,接着说:“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如今那倒霉样,人家早些年就看不上你,你还指望如今的你让他改变想法不成?”

    安初用另外只手拍了拍佟佳的脸,蔑笑,“佟佳,老子要不是眼瞎,以前也不会喜欢上你,看看你如今的样子?”

    “眼皮下垂,一脸衰样,嘴角耷拉,你觉得,他会舍弃身边那么多漂亮女人,看上你?”

    “别搞笑了,你……”安初笑了笑,“就你,如今我都看不上,如果不是你多少还算是个女人,还能供我发泄,你看老子搭理不搭理你。”

    佟佳如今最听不得这些,她几乎瞬间就崩溃了。

    她拼命推搡着安初,大声尖叫,“你滚,你滚,你给我滚开,你个变态,神经病,窝囊废,强.奸犯。”

    “都是你,是你害我变成如今这个样子,都是你,都是你让我变成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你纠缠了我这么多年,像只臭水沟里的老鼠,让我恶心。”

    “安初,你真让我恶心。”

    “是,你是养了我,可我求你养我了吗?”

    佟佳哭的狼狈,眼泪鼻涕糊满了脸,安初看的恶心,松开了她。

    没有了支撑点,佟佳跌坐在地上。

    安初居高临下,神色莫名的看着以前自己喜欢到恨不得把心掏出来,送给她看的女人。

    他冷笑,“我到底是不是强.奸犯,我想全国人应该都知道,你忘了,我们第一次上床的视频,现在还能在网上找到。”

    “你想看吗?看看你当时被我上时的表情?”

    “还有,这么多年,你口口声声说我缠着你恶心你,那你呢?”

    安初嗤笑,“佟佳,你和我,又有什么不同吗?你说我是臭水沟里的老鼠,那你呢?难道你不是吗?”

    “你不是也纠缠了许慕礼这么多年吗?你觉得我恶心,觉得我变态,觉得我神经病,难道人家许慕礼就不会觉得你恶心,你神经病,你变态?”

    “佟佳,还是那句话,你该照照镜子了。”

    佟佳:……

    佟佳呆愣了半响,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再次崩溃的大哭大叫起来。

    佟佳捂着自己的耳朵,疯狂摇头,“滚开,滚开啊,我和你不一样,我才跟你不一样。”

    “都是你,是你把视频传到网上的,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看不上我,我又看得上你了?你才应该去照照镜子。”

    佟佳爬起来,想找面镜子让安初看看自己。

    看看他,又能比她好到哪里去?再者,她跟他是不一样的,她是真心爱许慕礼的,而安初只是贪图她的容貌,是见色起意。

    她是真的爱许慕礼,爱了十几年。

    是不一样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佟佳翻箱倒柜了半天,直到家里被弄得乱七八糟,也没能找到一面镜子。

    佟佳反应过来,家里没有镜子。

    最后一次照镜子,她不愿意接受镜子里的那个丑陋女人是自己,砸烂了浴室的镜子,之后就再也没有照过镜子。

    她是经历过富裕生活的人,她接受不了如今自己走到了这个地步。镜子这个东西,只不过会在看它的时候提醒她,她如今落魄不堪的模样。

    佟佳摸着自己的脸,发觉她都快记不得自己的样子了。

    明明,以前她是同龄人里最漂亮的那个。

    骄傲,美丽,像只白天鹅。

    她想不通,自己怎么就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没有钱、没有好的容貌。

    对了,钱。佟佳笑了笑。

    钱可真是个好东西,那时候她有花不完的钱,随心所欲,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豪车、名牌包、奢侈品,甚至是十几万一瓶的保养品,都只是她的附属品而已。

    可她家破产之后,那些就成了她遥不可及的东西,跟那个男人一样。

    想到她家会破产都是因为安家,佟佳想要折磨安出一辈子的想法,又坚定了一些。

    是安初毁了她的人生,是安家毁了她幸福美满的生活,让她变成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是安家害的爸妈自杀,留她一人在这世上。

    她要折磨安初一辈子,让他不能解脱。

    佟佳是这么想的,然而,某一日,安初出去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佟佳试图找过,安初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毫无踪迹。

    佟佳不愿意接受就连安初都不再愿意要她的事实,却不得不接受。

    佟佳空有学历,却吃不得苦,受不得委屈,仗着学历找了几分工作都做不好,最后,工作环境越变越差,工资越变底,入不敷出,只能勉强填饱肚子。

    佟佳这一辈子,至死,都想不通,为何许慕礼从始至终,都没有对她心软过一会。

    哪怕一回都没有。

    佟佳还是怨的。

    怨那个男人。

    怨那个无情,让她伤心了一辈子的男人。

    佟佳想,真有下辈子,她就不爱了,再也不爱许慕礼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所有支持我的小天使,我会更加努力的,爱你们感谢在20201102002119202011032312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是我的崽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是我的崽2个;酸菜、捧花、夙染博爱病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是我的崽21个;会洄20个;酸菜5个;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捧花60瓶;莘安20瓶;阿璃、愚公搬家10瓶;懵5瓶;胖达利利2瓶;阿筝、边夫人、流年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叶伏天花解语复活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小说百度云

国漫凡人修仙传进展

凡人修仙传漫画免费哔哩哔哩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