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大概多久完结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59276982591a4e455b8c7ed3/1634793664.html

    ()  简梦瑶额头剧烈疼痛着,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她记得她浑身一软,倒向了许慕礼的怀里。

    是梦吗?之前经历的一切?她重生的事,都是梦吗?

    不,应该不是梦。她都死了,如果是梦,她现在不可能还有意识。

    简梦瑶睫毛不停颤动着,缓缓的,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睛。

    入眼,是一片雪白。

    头顶上方,挂着吊瓶。简梦瑶视线随着吊瓶下透明的管子往下移,最终落在自己的右手上。

    手上的皮肤不能算很白,但皮肤光滑,完全不是十几年后她那双失去光泽的手。

    顿时,简梦瑶大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她是真的重生了。

    那……这是医院吗?

    她晕倒之后,许慕礼把她送来了医院吗?

    看来,男人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无情。之前他那么冷酷,应该是顾忌着她是许瀚城的女朋友。

    要不要先跟许瀚城分手?

    简梦瑶犹豫了。如果分手,那之后她跟许慕礼在一起,带给许瀚城的打击肯定没有当初许瀚城带给她的打击大。

    额头疼的厉害,简梦瑶暂且放下这个问题,用左手轻轻摸了摸额头。

    “嘶”,简梦瑶疼的倒抽一口凉气,她这额头,似乎是在哪里撞到了?

    怎么会撞到呢?难道是许慕礼没有接住她?

    ……

    ……

    时间缓缓流逝。

    简梦瑶醒来好一会儿了,病房也没有人进来。

    眼看着吊瓶里的水还剩下一点点,简梦瑶只能按响了病床旁边的红色按铃。

    很快,一位女护士就推门进来了。

    女护士看了眼吊瓶,问简梦瑶,“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简梦瑶摇头,她仰头往门口看了眼,没有看到别人。

    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你好,我家属呢?”在护士给她拔针的时候,简梦瑶没忍住问道。

    “哦,你爸妈啊,他们去缴费去了,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护士起身,收好了东西。

    简梦瑶愣了下,“我……爸妈吗?”

    许慕礼还联系了她爸妈吗?

    简梦瑶已经记不清上次见到爸妈是什么时间了,已经太久了。

    最后一次见面,她去爸妈新换的城市,就吃了一顿饭。

    吃饭的时候,爸妈再次强迫她跟许瀚城分开,说要给她介绍个人。

    她不愿意,最后和爸妈大吵了一架。

    她被气哭了,拎着行李箱要走,她爸扔下一句话,说她要是走了,以后就不要再回来。

    就因为她爸那一句话,她生气爸妈也不理解她,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护士关门离开了,简梦瑶想了许多事。

    过了半响,门再次被推开。

    简梦瑶扭头,看向走进来的中年男女。

    对方也看到了她。

    简妈一脸的惊喜,“呀,瑶瑶醒了。”

    “怎么样?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吗?头还疼吗?医生说你伤到头了。”

    “饿不饿,让你爸去给你买点吃的。”

    简妈絮絮叨叨说了好几句,听着这些话,简梦瑶眼眶渐渐红了。

    上辈子是她错了,不知道爸妈用心良苦,爸妈都是为了她,不想她一头栽在许瀚城那颗歪脖子树上,毁了自己的幸福。

    “妈。”简梦瑶喉咙干涩,眼眶一热。

    这一声妈,听着就委屈,可把简妈给心疼坏了。

    简妈摸摸女儿的头发,柔声哄着,“妈在呢,瑶瑶乖啊,妈在呢。”

    简梦瑶仰头蹭蹭简妈的手心,满足的笑了笑。

    笑完,这才淡淡叫了声爸。

    简爸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并不习惯跟女儿亲近,点了点头,没说话。

    简梦瑶和简妈说了会儿话,中途,她透过病房门上那四四方方的玻璃,几次看向外面。

    心里越发失望。

    他,是回去了吗?

    咬着嘴唇,简梦瑶小声问简妈,“妈,许慕礼呢?”

    简梦瑶声音很小,简妈就听到了个大概,误以为女儿问的是自己的男朋友。

    简妈笑着拍拍简梦瑶的手,心道果然是女大不中留,说:“刚刚还打来电话问你的情况呢,说他等下就过来。”

    简梦瑶惊了,随即大喜,“真的?”

    简妈笑着瞪了女儿一眼,“傻丫头,妈骗你做什么?”

    简梦瑶傻笑了下。

    许慕礼等下就要来,简梦瑶躺不住了。

    不顾简妈让她好好休息的话,简梦瑶起来硬是扶着墙,去了趟洗手间,补了妆。

    时间缓缓流逝。

    简梦瑶担心等下许慕礼来了,因为爸妈在病房有所顾忌,便撒娇想吃简妈做的饭,硬是把爸妈支了出去。

    等啊等,简梦瑶等的昏昏欲睡。

    终于,门再次被推开。

    简梦瑶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动,却没有立刻睁开眼睛。

    她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

    男人走到病床边。

    简梦瑶能感觉到男人盯着她的脸看了会儿,随后在床头旁边的凳子上坐下。

    简梦瑶心脏“砰砰砰”的剧烈跳动着,跳的又快又急,似乎想跳出她的胸口。

    ……

    她放在床边的手,被一双温暖的手拉住,被包围在那双手心里。

    热、暖、干燥。

    简梦瑶呼吸一窒,都忘了呼吸。

    身体也仿佛触电般,又酥又麻,说不上来的感觉。

    那是她和许瀚城在一起那么多年,都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太奇怪了,只要一想到此刻紧紧握着她手的男人,是上辈子那个事业有成,不苟言笑,成熟英俊的男人,她的心脏一度就要停止跳动。

    他……怎么会这么做?

    昨晚不是无情到甚至不让她进他家,他……怎么会这样待她?

    难道?

    简梦瑶摇摇头,告诉自己不可能。

    可心里,却不可抑制的想,是不是上辈子这个时候,其实他也是喜欢她的?

    可却因为她是许瀚城的女朋友,而他是许瀚城的叔叔,两人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所以他才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来。

    之后许瀚城出轨,所以他才没有插手,是等着她和许瀚城分手吗?

    所以昨晚才对她那么冷酷,因为怕自己忍不住?

    简梦瑶不敢再深想。

    突然,简梦瑶睫毛快速颤动了起来。

    ……她……刚刚感觉到了什么?

    男人,刚刚是亲了她的手吗?

    虽然只是很短暂的一下,但她绝对没有感觉错。

    简梦瑶忍了又忍,才没有睁开眼睛,但她十分好奇此刻男人的表情。

    那个每次出现在新闻上,面容冷峻的男人,私底下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要睁开眼吗?可男人都好面子,她已经错过了睁开眼睛的最佳时机。

    如果此刻她睁开眼睛,男人肯定会不好意思,说不定恼羞成怒之后,会转身离开。

    可不睁开眼睛,此刻不把男人抓个正着,以后他不承认自己做的事,又对她那么冷酷,她又该怎么办?

    简梦瑶纠结的要死。

    简梦瑶不知道,其实这么久了,她的眼珠子一直在咕噜噜的转。

    许瀚城如今刚刚出轨,心虚的很,他知道过年没有陪着简梦瑶让她特别生气。

    而且他还没有在她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出现在她眼前。

    以简梦瑶的脾气,此刻估计气的很,不想理他装睡也是正常。

    可她那眼珠子不停的在转,让许瀚城无法忽略,许瀚城觉得好笑,低头,又在简梦瑶手上亲了一下。

    他观察着她的眼睛,果然,睫毛抖动的特别厉害。

    这下,许瀚城玩心大起。

    起身,他轻轻摸了摸她的脸。

    然后用一根手指,从上往下,描绘着她的眉毛、睫毛、鼻子,最后,手指停在她的嘴唇上。

    许瀚城无声的笑,指尖拨弄着她的下唇,这下,她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许瀚城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起身弯腰,他张嘴,咬住她的嘴唇,舌尖在她的嘴唇上描绘了一圈。

    许瀚城也有十来天没有好好亲过简梦瑶了,她既然不阻止,许瀚城便投入进去,舌尖抵开她的牙缝,钻了进去。

    许瀚城亲了个尽兴,亲完,他双手撑在床头两边,笑眯眯的开口,“还装睡呢?嗯?”

    简梦瑶:……

    许瀚城弯腰又用力在简梦瑶额头上亲了一下,他并不知简梦瑶伤到了额头。

    简梦瑶疼的眼冒金星。

    许瀚城大笑,柔声道:“瑶瑶乖,别生气了,都是老公的错,老公该死,我们家瑶瑶就不要生气了。”

    简梦瑶:……

    简梦瑶睁开眼睛,呆呆看着上方那张,化成灰她都认得的男人。

    ――许瀚城。

    真的是许瀚城!!!

    简梦瑶恶心,有些反胃。想到许瀚城刚刚还亲了她,用亲过秦小小那个贱人的嘴亲了她。

    简梦瑶皱眉,干“呕”一声,推开许瀚城,趴在床头吐了起来。

    从昨天中午回来,她就没有再吃过任何东西,吐了半天,也就吐出来一些酸水。

    味道不算难闻。

    但还是让许瀚城脸上的笑意僵住,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简梦瑶咳的厉害,更是气的红了眼。

    抬头,她边咳着,边恶狠狠地瞪着许瀚城,骂道:“滚。”

    失望和愤怒几乎扰乱了简梦瑶的正常思绪。

    许瀚城站在那里,一脸的嫌弃,让简梦瑶恍惚间,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上辈子她纠缠不休时,许瀚城不耐烦的骂着让她滚。

    他许瀚城凭什么嫌弃她?

    简梦瑶冷笑了几声,不屑道:“许瀚城,你和秦小小上床时,是不是也喜欢让她叫给你听?”

    听闻这话,许瀚城大惊,脸色巨变。

    简梦瑶无声笑了,花枝乱颤,“许瀚城,你知道为什么当初我们刚在一起时,和你上床我不爱叫吗?”

    “那是因为啊……”简梦瑶神情扭曲了下,“那是因为你许瀚城又短又小,我一点多余的感觉都没有,还没有我用按摩.棒舒服呢。”

    “我装着叫啊,叫的时候还想着事情,你去问问秦小小那个贱人,看她叫的时候在想什么,肯定在想,这么没用的男人,真是白勾搭了。”

    这些话,简梦瑶十几年来都没能说出口,此刻说出来,她只感觉畅快极了。

    这话,却让许瀚城的脸色又青又白,心情也由满心的愧疚变得难堪气愤。

    许瀚城有些生气,“瑶瑶,你别瞎说,我知道你生气我没有陪你过年,可你也不能冤枉我,秦小小是你的朋友,我是你的男朋友,你怎么可以这么怀疑我们?”

    “还有,我到底行不行,等你好了,我让你好好体验一下。”

    “乖,别说让我生气的话。”

    简梦瑶没有那么难受了,脑袋清醒了,人也回神了。

    低头,她不屑的勾勾嘴角,说:“我累了。”

    简梦瑶告诉自己再忍忍,再忍忍就好。

    现在撕破脸皮,对她没有什么好处。她还要借着许瀚城的关系来接近许慕礼。

    还要让许瀚城遭遇,被最亲之人戴绿帽子的痛不欲生。

    许瀚城带给她的一切痛苦,她都要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

    ……

    许氏药厂

    “噗,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本系统了,笑死了笑死了。”

    “太逗了太逗了……”

    许慕礼正在看文件,系统突然毫无征兆的大笑了起来。

    许慕礼如今也习惯了它时不时的抽风行为,他淡定的看完了剩下的文件,签了字。

    系统:“不行,让我笑一会儿吧,我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作者太神奇了,竟然会写这么一个性格奇葩的女主。”

    “太逗了!”

    许慕礼放下文件,“说吧,什么事这么好笑?”

    系统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让他问一句,大多数时候,许慕礼愿意满足系统的小嗜好。

    系统果然迫不及待就说了起来。

    系统:“本系统实在是好奇女主醒来之后的反应,便黑进了女主和男配的手机。”

    系统叭叭叭说了半天,形容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最后,系统总结道:“本系统敢保证,女主装睡的时候肯定把男配当成了朋友你,因为她醒来之后问了朋友你。”

    系统笑的不行,又哼了一声,“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想我朋友亲她,长的丑想的倒是挺美的。”

    许慕礼笑,“好好好,阿统放心,我绝对不亲她。”

    系统这才满意了。

    ……

    新药厂的生意走上了正轨,许慕礼便考虑着把治疗癌症和白血病等重症病的药剂单子拿出来。

    晚上,许慕礼给韩秘书打了个电话,提出他想和省长见一面。

    虽然许慕礼和省里的合作时间还不算很长,但这短短时间,许慕礼为h省带来的收益却是可观的。

    而去年后半年至今,因为许慕礼的药厂,h省在国内gdp的排名,已经连续上升了两位。

    无论这些改变和省长关系大不大,总归,这些功绩,是落在省长名下的。

    不出所料,省长在韩秘书询问时,立刻就同意了见面的事。

    并且把时间定在了第二天的下午。

    上一世,许慕礼见过的领导并不在少数,所以一场会面,许慕礼镇定自若的状态,给省长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当然,对省长来说,印象最深,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还是许慕礼说过的话,以及拿出来的东西。

    赵省长拿着几张薄薄的纸,明明见惯了大场面的人,此刻赵省长的手却是抖得厉害。

    “你可能保证,你说的都是真的?”赵省长严肃的看着许慕礼,再次问道。

    许慕礼淡淡微笑,“真或者假,东西在您手里,您拿去一试,不是就有结果了。”

    “再者,如今我手里有着瘦身剂和美白剂的单子,我不缺钱赚,何必在这种事上开玩笑。”

    “这种玩笑,可不是我开的起的,我不会拿人命开玩笑。”

    赵省长点头,知道许慕礼说的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应该都是真的。

    但赵省长心里那种不可置信的感觉,还是越来越深。

    这世上,真的有可以轻易就治疗癌症,治疗白血病,治疗肿瘤的药剂吗?

    真的如眼前之人所说,只要连续服用三个月药剂就能治愈吗?

    真的有这么好的事吗?

    赵省长暂且压下种种担忧,想着,那瘦身剂和美白剂已经够神奇了,在那之前,估计也没有人愿意相信只是简简单单喝点药剂,就能减肥,就能变白。

    瘦身剂,赵省长也是服用过的,知道那药剂,确实神奇,服用期间,身体也不会不舒服,也不影响工作。

    想着,赵省长起身,道:“你等等,我上报一下。”

    许慕礼颔首,赵省长离开后,韩秘书才回神,小心翼翼的问许慕礼,“许老板,您……这些单子,是哪里来的?”

    许慕礼笑了,摊手,“哦,是星际来给我的。”

    韩秘书眨眨眼睛,闭嘴了。

    好吧,这么重要的事,人家不愿意说也是正常的,他也不是那么好奇的。

    许慕礼在心里跟系统聊天,他无奈道,“阿统,你看,果然这年头,大实话是没人相信的。”

    系统跟着叹气,“是啊,实话就是没人相信,本系统深藏功与名,这世上,就朋友你知道本系统的无私奉献。”

    系统:“不过朋友你知道就行了,本系统不需要别人的喜欢,只稀罕我朋友的喜欢。”

    系统最后的尾音,还微微勾了起来,别提多骄傲了。

    许慕礼掩嘴低咳一声,忍住了笑意。

    “好好好,阿统是这个世界上……不……是宇宙中最能干,最可爱,最招我喜欢的系统。”

    系统:“那是。”

    ……

    许慕礼等待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赵省长才一脸严肃的回到了会室。

    赵省长拍拍许慕礼的肩膀,笑的和蔼可亲,“小伙子,你放心,等结果出来了,我会好好为你争取利益的。”

    许慕礼却摇了摇头,“这些药剂,以后由我们许氏药厂来生产,除去各种成本,我只收零点五成的利益。”

    “我唯一的要求,就是等将来这些药剂定价时,出厂价不能超过五十元。”

    许慕礼计算过成本,每种药剂的成本大概在三十元左右,但省里也不能不赚钱,除去税,其实也没有多少利益了。

    但这些药,他既然拿出来,就不是为了赚钱。一袋药剂如果售卖八十块,连续喝三个月,其实对普通家庭的人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了。

    省里要赚钱也行,那就从将来要出口国外的那部分赚钱。

    这个世界,医药技术几乎被国外垄断,靠着医药,国外没少赚国内的钱。

    那他,就以牙还牙。到时候,以国内几倍的价格出口给国外。

    嫌贵,可以不买,比起国外的黑心价,他已经很仁慈了。

    世界上这么多人口,这么多国家。他的心没有那么大,只装的下他们华国人,他们黄皮肤人的生死。

    赵省长被眼前年轻人的大格局给怔住了。

    回神,赵省长一脸的激动,“好、好,果然是少年有为,你提的事,我同意了。”

    如此,算是皆大欢喜。

    就等着药剂临床的结果出来了,许慕礼相信不需要多久。

    这个世界,药品临床的时间远远没有他上个世界的久,因为药品的短缺,根本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实验,去临床。

    可能,有些药因为临床试验不够久,有些身体特殊,极少数的人吃了会威胁生命。

    但药品进入市场,挽救的人命更多。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他不能拿上个世界的情况来要求这个世界。

    毕竟,这个世界虽然存在,却诞生于一个作者的笔下。

    虚幻,又真实的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请问小天使们,明早九点的加更,要还是不要?

    感谢在20201108033228202011082052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元元的圆20瓶;伊宁10瓶;楠木璇子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伏天氏望月宗结局

凡人修仙传三尸

凡人修仙传大结局是什么

凡人修仙传动漫19集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