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石叶付伏天用天行四击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77f353f64ed84f0f592975285929884c56db51fb/1634791518.html

    ()  许慕礼闲散地靠坐在椅子上,抬头仰望着夜空。

    要说来这古代,好处虽不多,但也是有的。

    首先,古代的空气比起现代要甜美。再一点,就是这夜晚的星空了。

    很美。

    “阿统,透过我的眼睛,你能看到外面吗?”许慕礼有些好奇。

    提起这个话题,系统难免有些怏怏不乐,“不行哎,我只是存在于你的意识海里。”

    听这话,许慕礼心里有些酸涩难受。

    系统:“不过我在现代的时候,可以通过监控,通过视频,图片,看到夜空呢。”

    但他们看到的,总归不是同一片天空。

    许慕礼如是想着,没有说出口,他强行转移了话题。

    “阿统,你跟我说说,你遇上我之前的事呗。”

    系统“哦”了声,“好哎。”

    系统:“我出生之后接受了一段时间的学习,左赫尔将军就派我做实习任务了。”

    系统:“其实当时跟我一起出生的有十二个系统,但最后只活下来了三个,其中一个就是我。”

    系统:“后面,就遇到了你。”

    许慕礼:……仿佛听了个寂寞。

    “咳,你说的详细点。”

    系统:“……”

    系统:“我是最后一个出生的系统,我们系统原本是默认无性别的,因为系统在星际,是最低等的存在。”

    系统:“当时,正好左赫尔将军最疼爱的小女儿在实验室,小女儿问左赫尔将军,为何系统没有性别?”

    系统:“那天左赫尔将军心情很好,笑了几声,让博士给我们添加了性别。”

    许慕礼:“……”震惊,沉默。

    “你竟然有性别!”许慕礼不可置信道,和他相处了百年时光的系统,竟然是个有性别的系统。

    这下,轮到系统沉默了。

    彼此沉默。

    好半天,是系统弱弱地开口,“我……没有告诉你吗?”

    许慕礼不知该露出什么表情,“是的,你没说。”

    “那么,请问阿统,你性别是?”

    系统:“这个问题竟然还需要问吗?本系统平时表现的难道像个男人吗?”

    想起系统这么多年,动不动就吓得啊啊啊啊大叫,嘤嘤嘤的哭,许慕礼诚实的否认,“你不像。”

    他只是,之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罢了。

    不过,这个时隔百年才知道的事实,倒也不难接受。

    在他眼里,系统代表的不止是亲人,更是朋友,他唯一所在乎的。

    无所谓种类、性别。

    系统是最特殊的存在。

    ……

    第一锅麦粥煮好了,李三看了眼许慕礼,压住不耐烦的情绪,扬声吩咐底下的百姓,“女人孩子都起来,排好队,带好碗,过来领粥。”

    说完,李三想了想,又补充道:“这麦粥是大人心善,见你们可怜,才吩咐我等煮给你们吃的,大人是菩萨,要好好感谢大人。”

    李三话音将将落地,底下的百姓就爬起来,朝着许慕礼磕头,“大人心善,大人是菩萨。”

    许慕礼温声开口,让百姓们起来。

    然后眼神示意李三,“行了,快点弄完,早些休息。”

    凌晨,最后一波人才吃完麦粥。

    许慕礼让百姓们先各回各处,他打算,明天就给百姓们开始弄宿舍,集体居住,这样有利于管理。

    短时间之内,只能这么办,以后的事,且等过了今年这道坎再说。

    ……

    许慕礼起床洗漱的时候,水杏已经做好了早饭。

    这年头的早饭,许慕礼也没报什么期待,能吃饱肚子就成。

    过了一晚,水杏似乎又故态复萌,昨晚许慕礼说的话,她好像都忘了。

    把早饭端给许慕礼,水杏又要退下,许慕礼沉声叫住她,问:“干什么去?”

    水杏行礼,“夫君,奴……”水杏话顿了顿,“我去吃饭。”

    许慕礼今天可不打算再跟上次那样随她去了,随她去,谁知道她私底下又吃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人是铁,饭是钢,不好好吃正经的主食,熬坏了身体,肯定影响她的寿命。

    他不悦道:“坐下,一起吃。”

    水杏呐呐无言,最后依言乖乖坐下,一言不发的吃饭。

    许慕礼看了眼水杏,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对待她的方法。

    水杏这种懦弱之人,他对待她的态度强硬一点,不给她选择的机会,她才会听话。

    许慕礼吃完早饭,百姓们已经等在外面了。

    而李五几人,已经按照许慕礼昨晚的吩咐,熬好了麦粥。

    早餐肯定是不能跟晚饭比的,熬的比较稀,每人也只能领一木勺,也就勉强垫垫肚子。

    好在,这对于已经许久没有吃过早饭的人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

    水灵县的总面积并不大,围绕着县衙的南北方,是一小块盆地,大多数人的地都在盆地那边。

    许慕礼去地里看了眼,地里缺水的情况,比他判断的还要严重。

    土地表面,干裂着大口子,他用脚踩了踩,都踩不动。

    许慕礼扭头问李三,“具体多久没有下过雨了?”

    李三想了下,又掰着手指头数了几遍,才作揖回答,“回大人,大概七十八天了。”

    七十八天,两个半月,这地方都没有下雨了,难怪土地干成这样,河都晒干了。

    如今已经十月了,再不下雨,今年冬天想必也不会下雪。

    瑞雪兆丰年,今年要是不下雪,明年更难熬。

    偏偏,这个世界的剧情帮不到什么忙。

    这本书的作者,整本书写完,都没有提过几次,这边天气的变化。

    只是在最初,男主角和水杏来这个地方的时候,用缺水,干旱,穷,来大概描述了一下水灵县。

    作者大概是想以此来突出,男主角为了水杏放弃前途,甘愿来这种地方,对水杏的深情吧。

    总之,这本书的后半部分,作者写的都是水杏和男主角的情情爱爱,男主角的心里变化,几个孩子的出生……。

    半点用处没有。

    不确定什么时候才能下雨,便不能把希望全部放在老天爷身上。

    许慕礼想到了县衙院子里的那口水井。

    那水井是极深的,目测最起码也有十七八米深。

    在这个没有打井机器工具的年代,想必当初打那口水井耗费了不少的时间。

    那口水井里的水倒是充足。

    可从县衙走到田地这边,需要一刻钟,也就是半个小时。那么,来回就得一个小时。

    若是打水,用扁担木桶挑过来,显然不现实。

    这么多地,这年代的木桶容水量有限,又重,累死累活也浇不过来。

    许慕礼转身,望着对面的百姓们,提高音量道:“谁可知,这周围的几座山上,哪边有山泉水脉之内的?”

    百姓们沉默不语。

    李老头踌躇着,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眼前面。

    李老头的二儿子看到了自己老父亲的动作,赶紧拉住了李老头。

    “爹,你别乱来。”李老头的二儿子压低了声音道。

    李老头更加迟疑了。

    想起昨夜和今早县官大人的所作所为,李老头想,或许县官,真的是个好官。

    吃人嘴软,李老头叹气,示意儿子松开自己的衣服,拘谨道:“大……大人,我知道。”

    许慕礼迎声看去,笑了笑,“好,麻烦这位老伯来前头说话。”

    李老头绕过众人,慢吞吞的走到了前面。身后,无论是认识李老头的,还是不认识的,都有些同情不忍地看着李老头。

    活像李老头要奔赴刑场似的。

    李老头弯腰要向许慕礼磕头,许慕礼赶紧向前一步,扶住了。

    “老伯,无需多礼。”

    李老头一辈子都跟粗人打交道,哪里听过这么斯文的话,紧张的话都不会说了。

    许慕礼轻轻拍了拍老伯的背,“别紧张,今年这情况特殊,等下便是找不到,本官也不会怪罪于你的。”

    李老头缓了缓,才把大概的位置说清了。

    许慕礼带着李三李五,跟着李老头去山上看看,剩下的人则被他安排晒制粘土砖。

    这年头,老百姓的房子除了茅草屋之外,便是粘土砖盖的房子了。

    粘土砖的外形,跟红砖青砖差不多。虽说结实程度比起前者要差,但在古代,粘土砖建的土房,也是普通老百姓建不起的。

    粘土砖简单点的晒制即可,所需的粘土,页岩、煤矸石等粉料也都简单易得。

    总而言之,许慕礼打算建的多人宿舍,便建成土砖房。

    土砖房其实也有好处,冬暖夏凉,在没有空调的年代,比水泥房好多了。

    千把人一起行动,几个小时弄出来的粘土砖便够用了,这边太阳又大,晒个半天,差不多就能用了。

    最迟最迟,明天就可以开始动工,建宿舍。

    至于床之内的,那更是简单。

    甘陕地带的冬天寒冷,所以这边,家里有条件的,睡的基本都是炕。

    到时候每个宿舍,左右两边各盘一个大通铺,一张炕上,睡个十五六人不成问题的。

    一千人里面还包括孩子,孩子不占地方,盖三十多间土房就够了。

    这么多人,给他们吃饱喝足了,男人女人一起干,几天就干好了。

    ……

    李老头年纪大了,山路难行,李老头走的慢,许慕礼也不催促,慢慢跟在后面。

    许慕礼以为会比较远,没想到走了半个小时就到了。

    李老头喘着粗气,看着不远处的水脉,老脸笑开了花儿,“大人看。”

    许慕礼着实有些惊喜,那条水脉,看着还不小呢。

    李老头感叹了句:“这座山是周围最难走的,不熟悉路的人进来容易迷路,当年老头我也是跟着我爹来过。”

    李老头其实也差不多快忘了这个地方,但或许是天意吧,让他还是找到了。

    许慕礼观察着周围的山形。这边的山,都是一座连着一座,而这座藏着一处水脉的大山,东南方往下,就是他们上山的入口。

    等于是他们跟着李老头绕了一个半圆圈,爬上了山。

    如此,便好办了。

    系统商城里有炸.药,他只需要在山壁薄弱处,用炸.药把山壁炸出一个洞来,那水脉,自然会顺势往下,流向山脚。

    许慕礼吩咐李三,“你们带着老伯先回去。”

    李三带着两人离开,许慕礼跟系统开口的时候,第一次特别不好意思。

    以前他也会不好意思,但当时他不知道系统还有性别,如今再开口,让许慕礼有种跟小姑娘开口要东西的感觉。

    甚至,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被系统包养的小白脸。

    “咳,阿统。”

    系统兴奋的“哎”了声。

    在这个没有网络的时代,整个世界,知道系统存在,能跟系统交流的,只有许慕礼一人。

    系统不需要睡觉,独自呆在许慕礼的意识海里,系统感觉很孤单。

    大多数的时候,系统会一遍遍的回忆着,跟朋友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

    因为除此之外,系统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她没有感兴趣的事,整个宇宙,让她感兴趣且喜欢的,只有她的朋友。

    不知为何,系统有些害怕孤单,明明她只是一个系统,可在人类社会待的久了,跟朋友这个人类相处的久了,系统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人类了。

    第一世朋友离开她后,她一度想要自我销毁,可她又舍不得那些有关朋友的记忆。

    她想着,只要她永远存在,那么,宇宙中,总有她一直会记着朋友,会记住他的存在,默默的想念他。

    她如今有了很多情绪。

    她会难过,会想念,现在她也学会了吃醋。

    吃醋是朋友说的,她不知道那是吃醋,朋友说她吃女主角的醋了,她只是很害怕,她唯一的朋友不需要她了。

    朋友的身边,永远都有很多很多人,而她,只有朋友。

    系统经常想,如果她能有一个身体就好了,有了身体,她可以什么都不做,每天看着朋友就好。

    等朋友想起她的时候,看她一眼,对她笑笑,她就很满足了。

    而不是像这个世界一样,她都不知道朋友长的如何,什么都不知道。

    或者,她的朋友每天什么都不做,一直陪着她聊天,她可以给朋友想要的一切。

    系统难受的不行,但不能让朋友发现,她不想叫朋友担心。

    每次朋友喊她,她都活力十足的回应朋友,她想,朋友肯定喜欢如此的她。

    “朋友,啥事你说,本系统肯定给你办到。”

    许慕礼笑,“阿统,你觉不觉得,我像你养的小白脸?”

    系统:“噗。”

    系统:“哪里像?我再努力一点,保证让朋友你更像小白脸,这样朋友就可以一直需要我,不会不要我了。”

    听这话,许慕礼失笑,“乖,别闹。”

    系统:“哦,好叭”

    许慕礼这才说了正事,“阿统,你给我弄个炸.药行不?”

    许慕礼想,要是不行,他就再想办法。

    也不是没有其他方法,只是用把山壁炸开最方便。

    可至今,他都搞不明白,系统商城里的东西,到底是通过哪种媒介来到他这个世界的。

    这么多年,对于他问的问题,系统都是知无不言,唯独这个,回答不出来。

    系统打断了许慕礼的思绪。

    系统:“朋友,一个够吗?”

    许慕礼应声:“足够了。”

    系统:“嗯嗯。”

    下一秒,许慕礼脚前方,凭空出现了一大包炸.药。

    设置好定时器,许慕礼把炸.药放到山壁那块,才慢悠悠的下了山。

    他设置的引爆时间正好是晚上,不用担心吓到人。

    山下,此刻正干的热火朝天。

    土是现成的,水是从县衙里,用独轮车拉过来的,地上已经排列开了一大片的粘土砖。

    李三看到许慕礼,讨好的笑了笑,作揖,“大人,这些人都很听话。”

    许慕礼看他和其余几个衙役手上,都干干净净的,而不远处,就连幼童都在帮忙。

    许慕礼提腿给了李三一脚,他用了力气,李三被踹的踉跄了下。

    “扑通”一声,李三跪在许慕礼脚边,磕头,“大人,小的该死。”

    许慕礼冷笑,问:“错哪了?”

    李三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许慕礼懒得在这种事上跟李三绕圈子,直言道:“你,带着他们几个,一起干活去。”

    “这两日也没见你吃的比别人少,大家都在干活,就你们特殊,要闲着。”

    李三这人能用,但滑不溜秋的。而且,李三这人,以前在水灵县,绝对不干什么人事。

    对待这种人,许慕礼可不会留情。

    他的好脾气,也是看人的。

    李三不敢多言,爬起来招呼着其余几个衙役,勤快的动起来了。

    许慕礼见他动作麻利,心道,也不是不能。

    忙了一天,晚上让百姓们回去前,许慕礼提了晚上山上会有动静的事。

    许慕礼是这么说的,“本官白日向山神求过水,夜里,山神可能会有动静,你们听到声音不要怕,休息就好。”

    许慕礼说这话,多少有些尴尬。

    但也只能这么说,古人最信奉神灵,这么一说,其他的都不用他解释了,百姓们会自己脑补的。

    睡前,许慕礼给水杏讲了下明天她需要做的事。

    一开始,许慕礼也不打算交代水杏太多事。

    明天,男人们干重活,负责拉水。

    水杏则监工女人们浇水。把他今天下午回来之前画好的渠道浇湿。

    待渠道湿透,便可以挖渠引水了。

    给土地两边挖上渠道,可以说是一劳永逸。

    以后浇水,就不需要百姓们担着水桶,来回往山脚下跑了。

    再一点,之后土房盖好,百姓们也需要饮用水。虽说集体宿舍距离山脚处,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程,但一天来来回回的,耽误事不说,也麻烦。

    单独引一条水也是引,多引一条也是引,区别不大。

    水杏回去休息前,隐晦的看了眼许慕礼书桌后面的单人床,嘴张了张,还是默默关门离开了。

    许慕礼简单洗漱了下,躺上床的时候,舒服的舒了口气。

    “阿统,果然还是床睡着舒服。”

    系统:“唔,这种感觉我没有体会过,想象不出来。”

    许慕礼听出来了系统隐隐的失落,他暗悔,不该提这种事。

    刚要开口安慰,系统就笑眯眯的说:“我感觉不到,朋友你多替我感觉几下。”

    许慕礼一听,赶紧爬起来,再次躺下,舒气。

    ……做完,许慕礼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刚刚的动作有多傻。

    系统安静了几秒,噗嗤笑了。

    系统乐不可支,“我一向精明的朋友,竟然也有这么傻的时候!哈哈哈哈……”

    许慕礼无奈抚额,“乖,别笑话我了。”

    系统:“好,哈哈哈哈哈……”

    许慕礼躺平任嘲,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乖啊,别笑了,你笑的我也忍不住了。”

    系统:“哈哈哈哈……”

    许慕礼捂着眼睛,“行,你笑吧。”

    能让系统笑的这么开心,丢人也算不得什么。

    再者,刚刚那一幕,就系统知道,系统是自己人,没关系。

    这晚,许慕礼都不记得他是何时睡着的。

    ……

    李五小声问李三,“哥,怎么办?”

    李三气急败坏的踢了一脚凳子,“老子咋知道。”

    今天,他李三被那狗官当众踢了一脚,可谓是丢脸丢到了家。

    更何况看了他笑话的人,还是那些以前被他看不起,只能任由他欺负的人。

    李三越想,越是怒火攻心。

    可那狗官,他观察了这么一段时间,却是越来越看不出来那狗官的深浅。

    尤其是,那狗官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他时,他下意识的就腿脚发软。

    一股灵魂深处冒起来的寒意,让他害怕。

    直觉也告诉他,那个狗官,只能为伍,不能为敌。

    李三从小就是孤儿,无父无母长这么大,他的直觉谨慎救了他许多回。

    这回,他气的恨不得杀了那个狗官,但他不敢。

    李三垂头,深呼吸,“别急,再等等,不能着急。”

    “那狗官好像和端瑞公主还有关系,端瑞公主什么地位,不是我们兄弟几个惹得起来的。”

    “忍。”李三咬牙。

    李三听过一句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他不能冲动。冲动没有好下场,这是他这么多年得来的经验。

    他得活着,活着才能谈以后。

    李三刚这么想着,远处,突然“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

    李三惊魂未定,开门,抬头望着巨响传来的方向。

    那仿若地动山摇的声音,是从今日,那狗官自称求过山神的地方传来的。

    山神,显灵了!

    李三腿脚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李三身后,李五也是吓得面色惨白。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九点还有一更么么哒。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小说伏天氏有漫画吗

凡人修仙传大灰狼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有声小说免费

凡人修仙传小说在线听书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