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伏天小说https://www.jupindai.com/f6728/53f64f0f59295c0f8bf4/1634798467.html

    ()  昨个夜里,水灵县的百姓们,都听到了那地动山摇的声音。

    因为县官大人提前预警过了,百姓们也不怕,知道那是山神显灵了。

    是山神听到了县官大人的祈祷,显灵了!

    可听到,想象。和亲眼看到,总归还是不一样的。

    百姓们呆呆傻傻的,抬头,看着那山壁处的大洞。

    从那洞口里,一股清澈透明的水,缓缓流淌出来。

    水一路顺着山壁流下,最后汇入山脚下的凹坑里。

    经过了后半夜的积累,凹坑里的水线,已经比较深了。就是水,因为那泥土还没沉淀下去,比较浑浊。

    “水,快看,是水啊!!是水,是山神显灵了!!!”一个年纪大的老妇人,指着凹坑又哭又笑。

    其余百姓,听到这话,有的笑的开心,黝黑憨厚的脸上满是激动。有的哭泣不止……

    这是许慕礼第一次看到,这些百姓们,脸上表现出来,如此明显的情绪起伏。

    不再是麻木不仁的面无表情。

    抬头,许慕礼勾起嘴角,也笑了起来。

    等百姓们激动完,许慕礼抬手,示意大家安静。

    “今天,男女分工合作,女的,都排队站到那边去。”许慕礼指着水杏。

    “男的,站到李三那边。”许慕礼又说。

    等大家排好了队,许慕礼示意李三和水杏来安排工作。

    该怎么做,他已经和李三水杏说好了,就无需他再浪费口舌了。

    李三小心看了眼许慕礼,作揖。今日,李三作揖弯腰的程度,比之前都要低。

    “是,大人。”

    许慕礼看向水杏,此刻水杏也抬头。

    水杏冲许慕礼笑了笑,笑容有些僵硬勉强,许慕礼安抚的冲她笑笑,无声开口,“别怕。”

    热火朝天的工作,开始了。

    拉水、浇渠道。

    挖渠道,弄完,已经中午了。

    午饭就不必回去吃了。原本在县衙不远处,面馆里当厨师的大师傅,直接被许慕礼招揽工作,许慕礼把李五几人派去给大师傅帮忙。

    之后一段时间,百姓们的吃食,就不用再特意安排其他人做了。

    各司其职,不麻烦。

    下午,女的负责渠道的收尾工作,男的则开始挖地基。

    肚子里有粮,男人女人做起事来,毫不含糊,那偷懒耍小心机的,许慕礼观察了下,也就一两个。

    到了黄昏离开时,地基都挖的差不多了。

    晚上,许慕礼照例把水杏叫到房间,聊了聊。

    “怎么样?今天累吗?”许慕礼原本是安排水杏单纯的监督工作。

    水杏却明显是个闲不住的,哪边忙不过需要人手,她就挽起袖子去帮忙。

    许慕礼没有阻止。他得让水杏慢慢脱离,被他干预的状态。

    看水杏的神态,她今天显然对于女领导的工作还算适应,并且,应该是很满意的。

    水杏低头笑了笑,“夫君,我不累。”

    “嗯,不累就好。”许慕礼很满意。

    ……

    端瑞公主这几天过的非常不顺心。应该说,自从知道状元郎那天晚上,偷偷带着那个不堪的女人离开了家,她就非常不开心。

    护卫长当时把消息报给端瑞公主,端瑞公主就没忍住砸了一套茶杯。

    砸完,端瑞公主看着逼仄的帐篷,想,她凭什么要为了一个区区状元郎住在这破地方?

    可离开,又不甘心。

    她想亲眼看看,状元郎到底能不能做到,永远都对那个不堪的女人一心一意。

    端瑞公主便又忍了几天。

    但这黄土飞扬的水灵县,实在让端瑞公主嫌弃。

    生活上,吃食上,种种不习惯,终是让端瑞公主在这天下午崩溃了。

    端瑞公主大叫,“碧荷,吩咐下去,收拾东西,回京。”

    其余人,也早就呆不住了。听闻端瑞公主的吩咐,所有人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东西。

    端瑞公主的凤辇出了水灵县,端瑞公主打开窗户,回头望了眼水灵县,又后悔了。

    于是端瑞公主再次大叫道:“碧荷,转头回去。”

    ……

    对于怎么种地,怎么提高粮食产量,许慕礼其实也是个彻彻底底的门外汉。

    许慕礼这两日闲来无事时,就拿着系统调出来的有关知识在看。

    俗话说,活到老,学到老。

    许慕礼这已经是第三世了,许慕礼决定,他以后还要学习更多的,可能会用到的知识。

    万一,就说万一,以后能像如今一样换着不同的世界生活。

    假设那个世界是远古或者什么世界,那他学好了各种技能,到时候才能好好活着。

    许慕礼想着。

    “咚咚咚”

    木门,突然被有节奏地敲响。

    外头响起李三小心翼翼的声音,“大人,端瑞公主在县衙外,传大人出去回话。”

    端瑞公主?

    他这安生日子过了还没两天,又有麻烦找上门了。

    许慕礼起身,“知道了。”

    端瑞公主的凤辇自是华贵,停放在县衙门前,衬得县衙又破又旧。

    许慕礼走到凤辇车窗处,抬手,行礼,“公主有何吩咐?”

    端瑞公主推开了车窗。

    此刻,两人一个高坐在凤辇之上,一个站在凤辇之下,许慕礼微微抬头,平视着端瑞公主。

    许慕礼的眼神平静如水,和之前一样,没有一丝波动。

    甚至,两人无论是地位,还是此刻双方的位置,都是端瑞公主处于高位,许慕礼却挺直着腰,态度不卑不亢。

    端瑞公主看着许慕礼,眼神闪了又闪。

    “状元郎,本公主且问你,如果本公主许你高官厚禄,你可愿意随本公主回京城?”说这话时,端瑞公主一改平时跋扈的声音态度,温柔了下来。

    然,眼前的男人却不为所动。

    许慕礼道出一个事实:“公主,臣已娶妻。”

    不给端瑞公主打断的机会,许慕礼接着说:“如果今日臣因为高官厚禄就放弃水杏,公主岂知,往后臣就不会因为别的而背叛公主?”

    平生第一次,端瑞公主听到这种言论。

    端瑞公主张嘴,竟不知该如何回话。她不止是表情震惊,内心更是翻天覆地的震荡。

    彼此沉默了半响。

    端瑞公主深深看了许慕礼良久,放下了车窗。

    “碧荷,启程……回京。”

    马车慢悠悠的走远,许慕礼收回视线,回头,就见不远处听了一耳朵的李三,张嘴看着他。

    许慕礼皱眉,“做你的事去。”

    李三闭上嘴,退下了。

    今天,又是狗县官刷新李三认知的一天。

    狗县官竟然连皇帝最宠爱的端瑞公主都敢拒绝,端瑞公主竟然还没有生气发火。

    传言不是说,端瑞公主脾气很大吗?

    李三有些绝望,他心里有个想法,可能这辈子,他都没法翻身做主了。

    ……

    日子一晃,七八天转眼就过去了。

    宿舍基本已经完工。通铺大炕也都盘好了,接下来,就是翻地,种小麦了。

    翻地的农具,许慕礼让李四李五带钱去了趟府城,去铁铺买了一些比较次品的农具。

    先用着,把今年度过,明年有钱了,再买好的,许慕礼不着急。

    正式开始种小麦。

    小麦和水稻完全不同,水稻需要育苗,然后移植栽种。

    小麦则就简单多了,翻地,撒麦种,施肥即可。

    至于肥,目前就只有农家肥了。其实系统商城里,有那种肥沃剂,系统说一瓶兑水稀释,可以撒百亩田地。

    但许慕礼如今,是能不开口跟系统要东西,就尽量不开口。

    倒也不是什么男人自尊心的问题,许慕礼是真的担心害怕,如果他没有节制的跟系统要东西,会给系统带来什么伤害。

    说句认真的话,这个世界所有人的死活,其实都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力所能及,他愿意伸把手,帮助这些可怜之人。

    但如果为了帮助这些人,他不停的跟系统讨要东西,会伤害到系统。

    那么,毫无疑问,他会袖手旁观。

    系统和其他人,孰轻孰重,他分的很清楚。

    这个世界,只有系统。也只能是系统,是他最重要的伙伴,亲人,朋友。

    他不会因为任何原因,选择别人而放弃系统。

    ……

    李老头撒完一把麦种,扶着老腰站直身体。

    看着四周热热闹闹的情景,李老头觉得,如果生活能够一直这么过下去,再苦再累,他都愿意。

    以前的生活,如今再想起来,似乎都成了上辈子发生过的事。

    自从新的县官来到水灵县,他们的生活,是一天变了一个样。

    吃饱,晚上能躺在热烘烘的炕上,是他一辈子的追求。

    虽然如今住在宿舍,和家人不能住在一起,但李老头没有一丝怨言。

    每天都能见到孩子们,每天都能坐在一起吃饭,分开睡觉,又有什么关系。

    看到孩子们过的开心,以后的生活有了奔头,他比谁都满足。

    他就是现在死了,也不用担心什么。

    想着,李老头老脸笑了笑,弯腰继续劳作。

    许慕礼下午,来田地这边看了一圈。

    如今,这些老百姓,看到许慕礼,不管什么情况之下,都会小心翼翼的问好。

    而比起大人们,孩子们天性活泼,对待他时就会随意很多。

    有的胆子大的,还会跑到许慕礼身边,笑嘻嘻的跟许慕礼分享手里的野草野花。

    田地附近这块,因为渠道水的渗透,如今,土路上,渐渐长出来了一些野草野菜。

    许慕礼也分不清,倒是年龄不大的孩子,一个个都分的很清楚。

    水杏尤其喜欢这些孩子。

    其中一个叫菊花的小姑娘,最得水杏的喜欢。

    菊花家是个大人口的家庭,一家二十几口人。其中,女孩最多。

    所以,菊花家是重男轻女的典型人物。

    好在,这些日子,经过许慕礼一次次的强调。

    重男轻女的情况,表面上看,减轻了很多。

    许慕礼知道,那些人短时间之内,不会理解他的话。

    但他要的,本来就不是理解,而是服从。

    男人不能打骂妇女,家长不能虐待孩子,不能重男轻女。

    这是许慕礼的命令,许慕礼只要他们服从便好。

    人的习惯和观念,是不容易改变的。

    就是现代社会,重男轻女的也大有人在,更不要说,如今一个家庭,要靠着劳力吃饭的古代了。

    慢慢来。

    许慕礼走到水杏旁边的时候,水杏抱着菊花,正低头说着什么。

    水杏没有发现许慕礼。

    “昨天干娘教你的都记住了吗?小花背诵一遍给干娘听好不好?”水杏的声音很温柔,犹如滴水。

    许慕礼回头,眼神示意李三别说话。

    这边,菊花已经奶声奶气的背诵了起来,四五岁的小姑娘,就是普通的说话,也娇滴滴的。

    菊花一字不差的背诵完了,水杏柔声夸奖了菊花,又耐心的教了菊花一首诗。

    水杏起身,这才发现身后的许慕礼。

    水杏的脸色,瞬间就变得苍白。

    “夫……夫君。”水杏拉着菊花,把菊花藏在自己身后,语音轻颤,“是我的错,我以前听夫君读书时,偷偷跟着背的。”

    以前?

    许慕礼回忆了下。记忆里,男主角在书房读书时,水杏难得空闲了,就坐在门口守着男主角。

    以前,男主角认为,水杏的行为是关心他,想听到他的声音。

    如今再看,或许,水杏是一边因为母亲的教导认为女人不配读书,女人不能读书。

    另一边,她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渴望读书识字的。

    而那种渴望,都被她自己极力压下,她用妇德来严肃要求自己。

    许慕礼叹气,水杏是他目前为止,见过最可怜的女主角。

    他温和的,对着水杏笑了笑,“其实我正有教你读书识字的打算,这两天我还考虑着,该怎么跟你提。”

    “既然你也喜欢,那今晚开始,我就教你读书识字,你学的多了,也能多教菊花一点。”

    “别怕。”许慕礼安抚水杏,“没有人会怪你,相反,看到你如此,我很高兴。”

    说完,许慕礼伸长胳膊,绕过水杏,轻轻摸了摸菊花的小脑袋。

    菊花有点害怕,但眼神是激动的。

    水杏怔怔地看着许慕礼的侧脸。

    这个月以来,因为许慕礼的话,水杏无数次打破了自己的认知,重塑了她的认知。

    如果是以前,水杏会吓得要死,会想也不想的拒绝。

    可如今,水杏一遍遍问自己可以吗?内心深处,她是渴望的。

    水杏没有拒绝。

    ……

    小麦种完了,冬天,也慢慢来临了。

    李三说,往年,十二月中旬,水灵县就会迎来初雪。

    而今年,直到十二月底,初雪也没有落下。

    不下雪,小麦就很可能会因此而减产,但也没有办法。

    冬天是百姓们猫冬的时间,许慕礼今年,却给所有人找了个事做。

    ――酿酒。

    许慕礼思考了一段时间了,除了种地的收成,还能给这些人弄个什么营生。

    一个以后他死亡离开这个世界,也不影响他们一代代人赚钱的营生。

    思来想去,许慕礼想到了粮食酒。

    这个年代,酒明显是昂贵的奢侈品。而酿酒的手艺,被牢牢的掌控在某些人的手里,一点都不外传。

    与其教这些人读书识字,费心费力的改变他们的思想,还不如直接教他们一个手艺。

    人的观念思想难以转变,主要还是因为钱这东西给闹的。

    有钱了,生活好了,人的观念,慢慢的,也就改变了。

    许慕礼教给所有人两种酿酒的方法。

    男人一种,女人一种。

    这样,以后就会很大可能的杜绝,某些人为了自己的私心,不愿意把手艺传给女子。

    许慕礼是这么说的:“今天,我教给你们酿酒的手艺,男人的,以后就好好传授给家里的男孩,女人,只能传授给家里的姑娘。”

    “这两个酿酒方子,是本官夜梦菩萨梦到的,女菩萨心善,为了女人,也愿意教导你们男人。”

    “所以,往后,所有人都记住一条家训,任何人,都不得妄想占有女人的手艺,女人,也不能把手艺教导给男孩,而不教导女孩。”

    “只有两种情况例外,家里只有男孩的,或者家里只有女孩的,如此,才不拘着男女手艺的限制,都可以教导传授下去。”

    “记住,只有认为男女平等,对男娃女娃一视同仁的家族,才能永远繁衍昌盛。”

    “记住了吗?”

    说完,许慕礼看着百姓们。

    百姓们行礼跪下,回:“记住了大人。”

    许慕礼摆手,示意他们起来。

    他能做到的,也就这么多了。

    之前两个世界,他不停的忙碌着,所以这个世界,他想缓一缓,歇一歇。

    这个国家太大了,他没有精力去做太多的改变,只能尽力帮助水灵县的百姓,过上好日子。

    教导完酿酒的手艺后,许慕礼又给所有人讲了几个小故事。

    就是想让他们明白一个道理,无论以后走到了哪种程度,都要低调做人做事。

    这个世界,应该最多不过百年,就会迎来战争,迎来改朝换代。

    ……

    许慕礼发现,在读书识字上,水杏的天分很高。

    水杏被许慕礼夸了几次,渐渐的,越来越有信心了。

    许慕礼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水杏无论是做事还是说话,总是低着头,态度小心又拘谨。

    如今,这个情况,改善了很多。

    最起码,水杏在面对普通老百姓的时候,敢直视对方了。

    她是女子生产队的队长,安排工作的时候,也越发像模像样了。

    许慕礼对于水杏的改变很满意。

    ……

    而水杏这边,夜深人静的时候,水杏却有些发愁。

    如果问水杏,如今的许慕礼好不好?对她好不好?水杏会毫不迟疑的点头。

    水杏知道,夫君在尽可能的对她好。而夫君的好,对她的态度,让她活了二十几年,才有了一种,自己是个人的想法。

    水杏以前不知道怎么说,如今,学习了一段时间,水杏学会了一个词语――尊重。

    是的,尊重。夫君对她的态度,是尊重。

    夫君并没有因为她是一个女人就看低她,相反,无论何等情况,夫君都很尊重她。

    这晚睡前,水杏想,这种尊重,似乎还包括了夫妻伦.敦。

    自从成婚那夜之后,夫君就再也没有跟她同床共枕过,更没有一点要跟她行周公之礼的意思。

    水杏想了又想,是不是成婚那夜,她对那事表现的太过恐惧?夫君因为尊重她,之后才对此提也不提。

    这段时间,和那些个成了婚的妇人相处久了,偶尔,水杏也听那些人小声聊过这事。

    听得多了,水杏也就没有那么害羞了。她想,夫妻伦.敦是正常的。

    而她跟夫君都成婚这么久了,早就应该行周公之礼了。

    入睡前,水杏决定,她要主动一点,不能让夫君难做。

    明晚,明晚她定要主动留在夫君那边。

    作者有话要说:明早九点加更感谢在20201113070944202011132032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落6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伏天氏txt下载全本

凡人修仙传手游下载cs中文版

听小说凡人修仙传993回

凡人修仙传哪一年写的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