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语音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8bed97f3/1634796610.html

    ()  很明显,水杏不是个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

    早上,同水杏吃早饭时,许慕礼就看出来了,水杏有心事。

    水杏看他的时候,明显心事重重的样子。

    许慕礼没有问。

    如果水杏愿意对他说,那他便做一个倾听者,如果水杏不愿,那也是她的决定。

    早饭吃完,许慕礼去书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中午,李三来汇报事情。

    “大人。”李三作揖,“第一批的粮食酒已经酿好了,大人可要去看看?”

    许慕礼和李三去了趟宿舍那边。

    之前,为了酿酒,老百姓们都不用许慕礼安排,就自发组织了起来,盖了两间酿酒室。

    进入酿酒室,许慕礼闻到了熟悉的啤酒味。

    许慕礼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李三是个极有眼色的,看到许慕礼神色中隐隐的怀念,赶紧给许慕礼打了一小竹杯的啤酒。

    许慕礼没有拒绝。

    仰头干了,许慕礼感觉了下,点了点头,笑道:“不错,这酒入口微甜,回味醇香,你们的手艺倒是比我要好。”

    上一世,许慕礼退休之后,就学了很多东西,学着酿酒,就是他的兴趣之一。

    这不,这手艺如今就利用到了。

    百姓们听到许慕礼的夸赞,一时都激动的红了脸。

    李老头如今在许慕礼跟前,早就没有当初那么紧张了。

    搓搓手,李老头兴奋道:“老头子我活了大半辈子,都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酒。”

    许慕礼笑,“老伯现在自己会酿酒了,以后可不用担心没有好酒喝了。”

    李老头点头,“这都多亏了大人。”

    这是事实。听到这话的百姓们,一个个都认同的点了点头,感激涕零的看着许慕礼。

    许慕礼笑笑。

    ……

    酒酿好了,许慕礼决定亲自带人去一趟府城,跟府城的酒馆和饭店谈合作。

    李三他不太放心,至于其余人,去了很可能会吃亏。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许慕礼跟水杏提了这事。

    水杏点点头,“夫君且放心,家里有我。”

    吃完饭,照例,许慕礼教水杏读书识字,检查她前一天的作业。

    这次许慕礼去府城,没有个几天是回不来的。许慕礼便给水杏多留了一点作业。

    把笔搁下,许慕礼点头,“好了,就这么多,这几天你就辛苦一下,照看好这边。”

    水杏:“嗯。”

    平时,水杏学习完之后,并不会在许慕礼的房间里多呆。

    这会儿,许慕礼瞧着,水杏纠结的看着他,似乎有话要说。

    她这个状态,已经持续了一整天了。

    许慕礼有些好笑的开口,“有事就说,在我跟前,无需如此磨磨唧唧的。”

    水杏张嘴,又闭上。

    想到了什么,水杏低头,脸色迅速变得通红。

    许慕礼:……

    他笑,“行,我不逼你,你想好了再说。”

    水杏双手缠在一起,扭成了麻花,不说话,也不起身。

    许慕礼耐心等了会儿,有些困了,打了个哈欠。

    突然。

    “蹭”的一声。

    水杏突然从凳子上站起来,她起来的又急又猛,凳子被她带的在地上划了下,声音尖锐刺耳。

    许慕礼惊了,困意顿时被吓走了。

    他抬头去看,就见水杏两步走到了不远处的床边,身体有些僵硬,直直坐在了床上。

    水杏低着头,都不敢看许慕礼,说:“夫君,我们早些休息吧。”

    许慕礼并不蠢。

    他瞬间就明白了水杏的意思。

    说实话,他着实愣了愣。

    尚来不及回应,系统就炸了,“啊啊啊啊啊!!!!不许不许不许。”

    系统:“不许不许,我不想听墙角。”

    系统:“你说好不会喜欢她的,嘤嘤嘤……”

    系统嘤嘤哭个不停,听那哭声,许慕礼一时竟有些判断不出来,系统是真哭,还是假哭。

    不过,不管系统是真哭还是假哭,许慕礼都不可能跟水杏同床。

    不是嫌弃,只是,对于水杏,他是同情,而不是爱。

    那种事,他要做,也是跟他爱的人做。

    许慕礼清心寡欲了那么久,并不是个压抑不住自己欲望的人。

    只是,水杏胆子这么小的女人,此刻都主动开口了,他该怎么回复,才合适?

    毕竟以她的性格,做到此刻这样,显然已经在心里斗争了很久了,并不容易。

    他不想伤害水杏的自尊心。

    气氛僵持了片刻。

    水杏等了又等,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心里越发忐忑不安了。

    水杏试探着,慢慢地抬头。正好,就对上了许慕礼深邃的眼睛。

    “夫君?”水杏小声叫道。

    许慕礼冲水杏招招手,指着对面的椅子,“过来坐,我有话跟你说。”

    许慕礼想,和水杏说清楚的事,也拖得够久了。

    他不能让水杏一直误会下去了。他看的出来,水杏对于他,并没有所谓的爱情。

    诚然,水杏是在乎他的,关心他的。但那种在乎,关心,只是对于亲人的关心在乎。

    对他,水杏没有爱情。

    所以说清楚,他也不担心会伤害到水杏。

    本来,一开始男主角和水杏成亲,就是勉强了水杏。

    水杏坐回了凳子,正襟危坐。

    许慕礼收敛了表情,认真看着她的眼睛,问:“水杏,告诉我,你爱我吗?”

    不出许慕礼所预料,水杏果然愣住了。

    水杏想着许慕礼的问题,想不出答案。

    好半天,水杏不解的反问,“夫君,什么是爱?”

    许慕礼也不懂,所以他诚实的摇摇头,“我也不知。”

    ……

    水杏低头,所以,夫君以前说爱她,想跟她成亲的话都是假的吗?

    水杏的心情有点奇怪,但不是难过,她也说不上来那种感觉。

    想了很多,水杏纠结道:“夫君,你要休了我吗?”

    一想到如果夫君休了她,她就没有地方可去,没有了如今的生活,水杏有些害怕。

    可哀求夫君不要休了她的话,她又说不出口。

    水杏不想让夫君为难。

    就在水杏心里越来越害怕时,她听到夫君说:“水杏,如果我们分开,也不是我休了你,而是我们合离。”

    许慕礼顿了顿,接着说:“还有,水杏,就算我们合离了,你也是我的亲人,也是一手养大我,也是我需要照顾的人。”

    “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合离之后,你的生活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如今怎样,以后还是怎样。”

    “以后无论你会不会再嫁人,我都支持你,如今我没有什么家产,等将来我有了家产,也有你的一半。”

    “所以,你别怕。”

    许慕礼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水杏,无论他跟她是什么关系,他都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照顾她。

    水杏心里,狠狠松了口气。

    合离她不怕的,本来和夫……和小叔子成亲,她一直感觉不自在。

    可她不敢不同意,因为小叔子说了,为了她放弃了一切。

    如今,小叔子主动提出来,水杏只是稍微有些不习惯,她好不容易逼自己改了称呼,以后又要重新适应了。

    不过。

    水杏尴尬的问:“我以后,该如何称呼你?”

    许慕礼想了想,“便叫我慕礼吧。”

    这个时代的读书人都有字,男主角也有,叫径之,许慕礼不习惯,所以还是让水杏这么叫他罢。

    其实他对水杏的称呼,之前也是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决定直接就叫水杏的名字。

    水杏想了想,点头,“慕…礼,那要怎样合离呢?”

    合离之事就更是简单了,这年代的夫妻,都没有登记这一说。拜堂成亲之后,就是夫妻了。

    当时男主角和水杏在这边成婚,都没有几个人知道。

    不过想到水杏可能会在乎这些,许慕礼还是提笔,一式两份写了和离书。

    签上名字,许慕礼递给水杏。

    水杏如今已经识得不少字了,但一份合离书,还是看的磕磕绊绊的。

    看到不认识的字,还要问问许慕礼。

    许慕礼耐心的告诉她意思,读音。

    水杏看完,拿起笔,小心翼翼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

    解决了一直想解决的事,许慕礼整个人都轻快了不少。

    躺在床上,许慕礼叫系统:“阿统。”

    ……系统:“本系统不在服务区,请明日再呼叫。”

    系统:“本系统不在服务区,请明日再呼叫。”

    许慕礼失笑,“乖,别闹了。”

    ……

    ……“朋友,对不起,刚刚我不应该大喊大叫,不应该不相信你,对不起。”

    许慕礼目含笑意,并不介意。

    而且,说实话。比起第一个世界里,那个机械化,懂事,听话的系统,他更喜欢如今这个,越来越人性化的系统。

    系统对他这么好,他平时对她纵容一些,也心甘情愿。

    说起来,他对水杏,对很多人,其实都不算差,所以仔细想想,他平时也没有多纵容系统。

    而且,系统平时真的很乖了。他工作做事的时候,关键的时候,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打扰他。

    就连刚刚,她哭到一半,听到他有话要跟水杏说,便立刻安静了下来。

    其实,她真的很乖了。

    乖的让他忍不住,想对她更好一点。

    可是……

    想对她好,也不过是有心无力,除了偶尔陪她聊聊天,其他的,他什么都做不了。

    许慕礼太久没有说话。

    系统垂头丧气,越发忐忑。

    如果,此刻系统有身体,她想狠狠敲敲自己的脑袋瓜子。

    她是笨蛋!怎么可以怀疑朋友的话。

    她是小白痴,她一定是系统界里最笨的系统了。

    系统检讨着自己。

    许慕礼不知系统的想法,柔声开口,“阿统乖,我不生气。”

    系统立刻活蹦乱跳了起来,“真哒?”

    许慕礼点头,“嗯,阿统最乖了,我怎么会怪你呢。”

    如此,系统才放心了。

    ……

    一早,许慕礼带着十八个人,出发去府城。

    第一批酿的酒并不多,也就不用马车拉了。

    当然,不用马车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因为水灵县太穷了,整个县城里面,都找不到一匹马。

    骡子都没有。

    倒是有独轮车,可独轮车短程载东西还行,几个人扶着,也能用。

    长途,那得累死人。

    府城那么远,土路又不好走,人推着独轮车的时候得弯着腰,推车的人,几个小时就受不住了。

    十八个人,每人用酒坛背一点,也能背完。

    许慕礼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县官,就搞特殊,他身上和其他人一样,也背了一大坛酒。

    走了半天,许慕礼发誓,这次赚了钱,他一定要买匹马,搞辆马车。

    不然他在这个世界,吃不好休息不好的,图什么?

    再者,等他和府城里的酒馆饭店谈好了生意,以后他们肯定要定时给府城送酒,有辆马车,以后量大了,也省时省力。

    ……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许慕礼第二次来府城。

    他们直奔酒馆。

    酒馆的老板听到许慕礼要卖酒给酒馆,十分不屑。

    要不是许慕礼长的人模人样的,酒馆老板早就“呸”一声,把许慕礼等人赶出去了。

    但对方人多,酒馆老板掩饰住情绪,在许慕礼倒了杯酒给他后,没有拒绝,接过了酒。

    酒馆老板看着杯子里的酒,酒的颜色有些奇怪,不是他见过的任何一种。

    酒馆老板面色变了变,犹豫了一番,仰头,一口干了。

    “咕咚。”

    身为一家酒馆的老板,王老板这辈子喝过的酒,无论是种类还是数量,都不在少数。

    然,这个酒的味道,是王老板以前从未喝过的。

    陌生的口味。

    但……并不难喝,不但不难喝,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好喝的。

    王老板有些惊喜,一改不耐烦的态度,把杯子伸到李五跟前,讨要,“再来一杯。”

    李五询问的看向许慕礼,许慕礼微微点头,李五又给王老板倒了一杯。

    这次,王老板没有着急,慢慢的,一点点的品尝。

    再次喝完,王老板有些意犹未尽,大赞:“好酒,真是好酒,醇香,入口顺滑。”

    这下,就好谈生意了。

    许慕礼了解过这个世界的酒价,他也不打算搞特殊,就随大流,和王老板商定了一个合适的价格。

    这一批带来的酒,许慕礼只留了一坛样酒,其他的全部卖给了王老板。

    除此之外,王老板还下了一百坛的订单,和许慕礼签了契约书。

    下午,许慕礼又跑了好几家的酒馆和饭店,最后,加上王老板家,一共和七家酒馆,三家饭店定了契约书。

    这年代,是不流行定金的,许慕礼这趟来,便只赚了八十多两银子。

    加上他身上带来的一百多两银子,刚好够买一匹马。

    马比较瘦,有点小,但也没办法。古代,马是金贵物,好马更是千金难求。

    许慕礼也不嫌弃,给马套上了车架子,他坐上试了试,有点抖,但也还行。

    最起码,不用走路了。

    事情都办完了,许慕礼考虑了下,要不要去见见知府。

    许慕礼问李三,“我若是去见知府大人,他可会见我?”

    李三愣了下,回神,语气委婉道:“大人,知府大人平时比较忙。”

    如此,许慕礼便明白了。

    启程回水灵县。

    这一趟来回,总共用了三天的时间

    之后一段时间,没有农活可干的百姓们,开始了每天酿酒的工作。

    第二批酿好的酒,许慕礼安排李四李五带了些人送去,他没有再跟着去。

    年前,靠着啤酒,许慕礼没少赚钱。

    年二十四这天,许慕礼召开了生产队的大会。

    还是在县衙门口,但这次,站在底下的人,有的笑着和身边的人说话,有的抱着孩子亲昵,总之,变化很大。

    许慕礼抬手示意,下面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许慕礼声音含着笑意,“这次叫你们开会,只有一件事,就是给你们发钱。”

    发钱?

    还有这么好的事?

    百姓们愣愣地看着许慕礼。

    许慕礼笑,“这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你们辛辛苦苦劳作,为咱们生产大队赚了不少钱。”

    “马上就要过年了,本官昨日算好了账,今天把你们这几个月的工钱发给你们,也是希望你们能够过个红红火火的好年。”

    “好了,话不多说,工钱由水杏发给你们,等下叫到名字的,不要喧哗,领钱就好。”

    “还有,男女的工钱是分开结算的,就算是一家人,是夫妻,也不例外,至于这么做的原因,本官已经说了很多遍了,你们应该都知道。”

    许慕礼回头,冲水杏点点头。

    水杏坐直身体,提高音量道:“李老头上前。”

    ……

    又是一年。

    今年的新年,对于水灵县的百姓来说,格外不同。

    县官大人不但给大家发了工钱,大年三十这天,还让最后一次去府城送货的人买回来了一头猪。

    县官大人说,年夜饭,吃肉饺子。

    猪肉,是个稀罕物,肉饺子,那更是稀罕了。

    对于穷苦的水灵县百姓来说,十年八年的,都不见得能吃一次猪肉饺子。

    水灵县以前太穷了,在以前,能吃饱饭,就是水灵县百姓最大的梦想。

    而如今,他们不但有钱拿,能吃饱饭,还吃起了肉。

    许慕礼本来打算让人买两三头猪带回来,一千多人,一头猪的猪肉显然不够吃。

    但没想到,这年头,猪都不好买,去府城的人,只买回来了一头。

    如此,也没办法了,只能在包饺子的时候,多放点辅料,让大家吃饱的同时,都尝个肉味。

    三十的年夜饭,是一千多人一起吃的。

    许慕礼和水杏也不例外。

    煮的第一锅饺子,师傅先让人送来给许慕礼和水杏,许慕礼没有拒绝。

    不过他没有着急吃,等差不多大家都端到手里了,才吃了起来。

    不说其他过惯了苦日子的百姓了,就是许慕礼,吃了一口都险些热泪盈眶。

    来到这个世界小半年,他真的太苦了。

    清汤寡水的面条,他一连吃了半年,真的快吃吐了。

    饺子馅虽然没什么特别的调料,但这年头的家养猪,都是野草养出来的,味道很好,虽然只有盐,但许慕礼还是吃的很香。

    吃完,许慕礼又添了一次,才停下了嘴。

    系统很羡慕水杏等人,她默默听着朋友和水杏说话,和其他人说话。

    系统想,人类的新年真的好热闹,听声音,大家都笑的很开心,朋友的声音听着也很愉悦。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朋友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系统忍住想和朋友说话的欲.望,没有打扰朋友。

    朋友这么开心,她也感到开心。

    夜深了,热闹了大半夜,许慕礼和水杏回到县衙,已经半夜了。

    送水杏回了房间,许慕礼也回了房间。

    点燃煤油灯,许慕礼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揉了揉眉角。

    “阿统?你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平时,晚上是系统最活跃的时候,今晚,系统却难得安静,没有出现。

    许慕礼有些不习惯。

    刚刚热闹,他确实把系统给忘了。回来的路上,才想了起来。

    只是在路上,天黑,他不好和系统交流。

    许慕礼心道,不应该喝酒的,喝了酒,把系统都给忘了。

    她一个人,肯定无聊。

    系统的声音一如既往,“啊,我晚上看上个世界收藏的电影了。”

    系统撒谎了,这是系统第一次对朋友撒谎。

    她有点慌。

    许慕礼没有发觉,笑,“哦,看的什么?跟我讲讲?”

    系统:“……”完蛋,果然一个谎言,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掩饰谎言。

    古人诚不欺系统也。

    系统开始断断续续的,叙说她看的电影。

    系统:“这天,森林里,光头强又偷偷来砍树了……”

    许慕礼:“……”

    “咳,你看的什么?”

    系统:“熊出没。”

    ……

    ……

    “乖,讲点别的。”

    “猫和老鼠可以吗?”

    “还有呢?”

    “喜羊羊与灰太狼。”

    “你除了动画片就不看别的?”

    “我喜欢动画片,不行吗?”

    “……行。”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九点还有哦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伏天氏草堂老师什么修为

凡人修仙传txt全集下载完整版

凡人修仙传动漫25至195集

凡人修仙传精华版网游单机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