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相关小说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76f851735c0f8bf4/1634797164.html

    ()  回酒店的路上,姜清雨想,她一定不会让许慕礼得意的。

    今晚,她一定不会回去,别说今晚了,她这个月都不会回去。

    就让许慕礼那个贱男人空等一场,她要气死许慕礼那个贱男人。

    抱着这样的想法,姜清雨回到了酒店。

    总统套房的管家,就站在总统套房的门口。

    一看到姜清雨,男管家弯腰九十度,先向姜清雨行了一礼。

    若是心情好的时候,面对长相还算过得去的年轻男管家,姜清雨还是愿意好声好气的交流的。

    可刚刚许慕礼那个贱男人,让姜清雨积攒了一肚子的火气,没有发泄的途径。

    年轻管家同为男性,在此刻姜清雨的眼里,也变成了贱男人。

    姜清雨想,全世界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于是她抬高脖子,不屑且不耐地问道:“什么事?”

    男管家又行了一礼,语气满是歉意,“实在是抱歉女士,您所居住的总统套房,里面发生了线路故障,暂时无法提供服务了。”

    这话让姜清雨心情更恶劣了,她提高了音量,“什么叫线路故障,无法提供服务?”

    “你们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就这种服务?”

    男管家低头,不断道歉,“是我们的问题女士。”

    男管家:“抱歉。”

    姜清雨今天穿的高跟鞋不太合脚,脚有些疼,她实在没有心情跟这破酒店计较太多。

    不耐烦地摆摆手,她眉头紧皱,“算了,我累了,你去安排,换个总统套房给我。”

    姜清雨等着管家领路,然而,管家再次道歉:“抱歉女士,除了您这间,其余的总统套房已经满了。”

    听罢,姜清雨呆了两秒,质问,“那你是什么意思?你们酒店是什么意思?”

    男管家弯腰鞠躬,“女士,对于我们酒店给您造成的影响,我深感歉意。”

    “如今是旅游旺季,我们酒店今天中午就全部满了,很抱歉无法为您提供服务了。”

    姜清雨:……

    姜清雨深吸一口气,眼前一黑。

    扶着墙,姜清雨咬紧嘴唇,忍住了破口大骂的冲动。

    这一层都是总统套房,里面住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姜清雨不想被人看笑话。

    这个国家,上层圈子就这么大,作为许慕礼的老婆,她也是人尽皆知的那种。

    告诉自己不能丢人,姜清雨僵硬的扯扯嘴角,“既然如此,那我定总统套房花的钱呢?”

    男管家:“女士,我们已将您在酒店的所有花销,原路退回了您的消费账户。”

    ……

    姜清雨这下真的连僵笑都维持不住了,她又问:“那我房间里的东西呢?”

    男管家:“这次事情都是我们酒店的错,我们已经安排人,将您的东西送回了家。”

    姜清雨:“……”

    家?那是她的家吗?那明明是许慕礼那个贱男人的家才对。

    那个贱男人还口口声声的说,家里的一切都是他的,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姜清雨要被气晕了,这他妈的什么破酒店,把她的东西送走,竟然都不经过她的同意。

    突然,姜清雨眼睛瞪大了些,想到了什么。

    她失声问:“我问你,你们酒店的老总,是不是许慕礼?”

    男管家声音顿时变得尊敬了,“是的女士。”

    姜清雨:……

    好哇,她才算是明白了。

    什么总统套房线路故障,什么满,什么安排人把东西送回去,全是许慕礼那个贱男人安排的。

    至于那贱男人的目的,不过就是逼她回去,他肯定怕她不回去,不愿意跟他谈离婚的事。

    姜清雨气极反笑,接连冷笑了几声,“呵,你告诉你们许总,我就算是走投无路了,我也不回去。”

    转身,姜清雨踩着高跟鞋,气哄哄的离开。

    然而,说是那么说。

    离开了酒店,几乎可以说是身无分文的姜清雨,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一时都不知道她该去哪里。

    原身朋友不多,像盼盼那种的,她可以开口要钱,但绝对不能去借宿。

    不能找朋友,那就只能回娘家了。

    一想到要回去那个让原身很害怕的娘家,姜清雨心里就有点慌。

    可刚刚,她话都撂下了,她不能灰溜溜的回去。

    她不能让许慕礼那个贱男人得意,不能让他看笑话。

    鼓起勇气,姜清雨用手机上,为数不多的钱叫了车。

    ……

    许慕礼挂掉酒店经理的电话,给姜清雨的娘家哥哥,打了个电话。

    然后,想了下,许慕礼发了个朋友圈。

    许慕礼:下次再见面,就得摘掉手上的戒指了。

    一个圈里的,都是人精,许慕礼这一条消息,足够大家理解其中的意思。

    放下手机,许慕礼抬头,就见系统盘腿端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的――玩游戏。

    今天在学校,也不知道系统跟着谁学的,短短一早上的时间,就迷恋上了吃鸡。

    看着系统那认真入迷的小表情,许慕礼的心情,怎么说,有点复杂。

    “阿统。”许慕礼开口。

    系统听到了,可手上的游戏刚打到关键处,系统随意嗯了一声,没抬头也没停下。

    终于,一局打完。

    系统心满意足,舒了口气。

    抬头,就见朋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系统有点懵。

    系统看的出来,朋友心情有点不好,可她对此,完全摸不着头脑。

    不想让朋友不开心,系统想了想,起身穿鞋,屁颠颠的走到许慕礼跟前。

    “朋友,我教你吃鸡。”说着,系统语气里有那么一丝骄傲,“我很厉害的,早上刚学会,就一路闯关。”

    许慕礼无奈,脸上冷淡的表情根本就维持不住。

    对于眼前这个,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跟他分享的系统,他实在是气不起来。

    唉,算了,不过就是玩个游戏而已。

    就让她玩吧,人类好吃好玩的那么多,说不定过几天,她就玩够不想玩了。

    起身揉了下系统的头,许慕礼放柔了声音,“饿了没?带你去吃饭。”

    系统摸摸肚子,点头。

    许慕礼带着系统,特意去了一家特色川菜馆,吃饱喝足,两人回家。

    和第一次见到姜清雨一样,许慕礼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姜清雨。

    姜清雨也听到了声音,可她忍着,没有去看。

    这个家就这么几个人,保姆已经休息了,那回来的人,也就是许慕礼了。

    提起许慕礼,姜清雨心中就甚是窝火。

    许慕礼实在是太狠了,完全不给她留任何选择的机会。

    下午,她回到原身的娘家,被娘家的哥哥拒之门外。

    之后她没办法,只能联系了盼盼,盼盼却支支吾吾,没有同意。

    接连碰壁,姜清雨又饿又累,没有地方可去,只能回了家。

    随便吃了点东西,姜清雨就等在了沙发上。

    她决定,要和许慕礼那个贱男人好好谈谈。

    许慕礼换了鞋子,看了眼姜清雨,揉揉系统的头,柔声开口,“乖,先上去洗澡去。”

    系统听话的点头,去了楼上。

    姜清雨看着小白花女主上楼,经过她的时候,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真的是嚣张至极。

    而小白花女主敢这么嚣张,敢这么对她,全是因为许慕礼那个贱男人给了小白花底气。

    姜清雨死死扣住屁.股底下的沙发皮,把沙发皮当成小白花女主,恨不能抓烂小白花那张脸。

    眼前的光线突然一暗,姜清雨抬头,许慕礼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而许慕礼只是淡淡看着她,对于她撂下狠话,却又灰溜溜回来的事,只字未提。

    姜清雨多少松了口气。

    而她这口气,注定松的太早。

    只见许慕礼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轻飘飘的一张白纸,放在了她眼前的茶几上。

    姜清雨垂眸,正好看到白纸最上面,硕大的几个字――离婚协议书。

    虽然姜清雨在她穿过来,确定自己的身份时,就知道有这么一刻。

    可当真正看到这张纸时,她的心情,还是无法平静。

    姜清雨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想,应该是原身遗留的不甘情绪在作祟,影响到了她。

    压下那种不甘,姜清雨逐字逐句看完了协议书。

    协议书实在是简单,原身和许慕礼没有孩子,没有共同财产,又签署了婚前协议。

    并且,许慕礼竟然还在婚前。做过财产公证。

    没有任何利益牵扯,所以离婚协议书,只是简单陈述了两人的事实。

    感情不和,性格不合。

    就八个字,概括了两人的婚姻关系。

    至于姜清雨以为多少都会有一点的分手费,没有,真的一分都没有。

    姜清雨抬头,眼前男人的小气。再次刷新了她对有钱人的认知。

    果然,越是有钱的人就越是小气吗?

    姜清雨脑子里乱糟糟的,一会儿一个想法。

    片刻,姜清雨勉强压制住外放的情绪。

    从穿书来到这个世界,面对和以前完全不同的奢靡生活,姜清雨一直觉得自己飘在空中。

    而此刻,姜清雨才真正对这个世界有了真实感。

    至少,姜清雨知道,眼前的男人,不止是她眼里作者笔下的纸上人,他在这个世界,也是有血有肉的。

    是真实的。

    深吸一口气。

    姜清雨淡淡开口,“我同意离婚。”

    许慕礼挑眉,着实有些诧异。

    不过诧异归诧异,许慕礼没有问她突然改变想法的心情。

    他正要开口。

    突然,就见姜清雨微微低头,那个低头的角度,正好能叫他看到她的上半边脸。

    姜清雨眼圈微红,声音低落,“果然,不管我怎么闹,怎么折腾,都换不回来你的一个眼神。”

    “以前,我总以为,以为我们这段婚姻,只要我听话懂事努力,我以为只要我做个懂事的女人,你总归有一天,会看到我的。”

    “可一年了,无论我如何努力,都换不回来你的一个眼神……”

    姜清雨哽咽了下。

    “昨天,你突然说有事要谈,我就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明知道结果,但我还是纵容自己闹,拿着你那张,我这一年都没有用过一次的卡,花了一大笔钱。”

    说罢,姜清雨抬头,自嘲般的勾了勾嘴角。

    她看着许慕礼的眼神,带着四分哀怨和五分爱意,以及一分绝望。

    许慕礼:……

    姜清雨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哭的梨花带雨,“你这么优秀,果然,还是我高攀了。”

    “我……”姜清雨几乎泣不成声。“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在哪里,都是被人讨厌的,就算是生我养我的爸妈,也不爱我。”

    “果然,这个世上,就没有会爱我的人。”

    姜清雨捂住了脸,“我祝福你和黎初小姐,我知道我在你心里不如她。”

    “我不如她柔弱惹人爱,不如她可怜,可能在你心里,我哪里都不如她吧。”

    许慕礼:……

    “我祝福你们,可是……”姜清雨颤抖着身子,“可是,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更爱你的人了。”

    “许慕礼,我真的好爱你。”

    “我们结婚的那天,看着你向我走来,我就在幻想你以后老了,我们白发苍苍,携手相视而笑的画面了。”

    “可那一幕,这辈子是注定不会发生了。”

    姜清雨侧身,抹着眼泪,似乎是不想叫许慕礼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半响,姜清雨也没有等到任何回复。

    终于,她忍不住回头,刚好,就看到男人从公文包里掏出钢笔,放到了纸上。

    男人平静的说:“签吧。”

    姜清雨:“……”

    扯扯嘴角,她苦笑,“好,我签,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迫不及待。”

    拿起笔,姜清雨又说:“有时候,其实我挺羡慕黎初小姐的,也自私的幻想过,如果我是她就好了。”

    “我也奢望,有一天,你能用看她的眼神,看一眼我。”

    姜清雨捏紧笔,哀求的看着许慕礼,“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孩子?”

    “我太想有个家了,也想拥有一个你的孩子,看着他一点点的长大,慢慢变得越来越像你。”

    “黎初小姐那么善良,我想她一定不会不同意的。”

    姜清雨眼神里的渴望,似乎都要变成实质,把许慕礼扑倒了。

    许慕礼下巴微抬,“别废话,快签。”

    姜清雨:“……”

    姜清雨心里真的抓狂了,她不敢相信,这世上怎么就有许慕礼这么油盐不进的男人。

    能想的办法,她都想了,但男人似乎不吃她这一套。

    想到白莲花女主的莲言莲语,姜清雨还要开口,许慕礼见此,真的有点烦了。

    这姜清雨,戏也太多了。

    她完全活在自己的臆想里,难道她真的以为,一个对她心里没爱的男人,就因为她说的这些话,就会迟疑,就会改变自己的态度吗?

    想什么美事呢。

    除非他脑子不正常,或者被驴踢了,亦或是被作者强行降智了,不然,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因为几句话就动摇。

    一个成功男人的意志力,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动摇的。

    真当他是某些没脑子的电视剧男主角不成?

    姜清雨还在叭叭叭,许慕礼皱眉,脸色彻底冷了。

    他打断姜清雨的话,“姜清雨,你要爱演戏,我建议你去当演员,片场可以容纳你无处释放的自我幻想。”

    姜清雨:“……”

    姜清雨心里骂了句脏话,但她知道,过犹不及。

    之前,她刚来这个世界,没有太大的真实感,所以才敢指着许慕礼的鼻子大骂。

    可今天一天的经历,她明白了一个事实。

    男人的权力很大,如果他有心,他真的可以让她在这个城市,甚至是国内活不下去。

    她,如今,还反抗不了这个男人。

    压住不甘,姜清雨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许慕礼拿回看了眼,确定没问题。

    “明天早上八点,我在楼下等你,去办手续。”

    许慕礼起身,居高临下的看了眼姜清雨,“希望明早,你不要失约。”

    姜清雨不习惯这种被藐视的感觉,她跟着起身,低落道:“好,我知道了。”

    许慕礼上楼的时候,系统已经洗完了澡,坐在床上,披着被子在玩游戏。

    头上不伦不类的包着个毛巾,头发都没擦。

    许慕礼揉揉眉角,“阿统,洗完澡怎么不擦头发?”

    这次,系统抽空抬头看了眼自己的朋友,回答,“打完这局就擦。”

    许慕礼看不下去,走过去,拿掉毛巾,慢慢给她擦了起来。

    随着他的动作,系统脑袋一晃一晃的,眼睛看不清楚屏幕,很快被ko了。

    系统放下手机,“死了。”

    许慕礼掀起眼皮看了眼,声音没有起伏,“哦,那还真是可惜。”

    死了才好,省得一天到晚的,眼里就只有游戏游戏,今天一天,因为游戏,都没有好好跟他说过话。

    系统不知身后之人的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认同的点头,一脸的心痛,“下回,我一定要厮杀全场。”

    许慕礼正好擦完,听到这话,他实在没忍住,伸手捏了捏系统的鼻子。

    他冷哼,“游戏就这么好玩?”

    系统仰头看他,老实点头,“好玩。”

    许慕礼又问,“比我还好?”

    系统一愣,茫然了下,然后说:“朋友你怎么这么问?游戏让我玩,你又不让我玩。”

    许慕礼:“……”

    “咳。”许慕礼呛住了,有些尴尬,也有些汗颜,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跟个游戏争风吃醋。

    他强行转移话题,“困了没?”

    系统点头,打了个哈欠,“想睡觉了。”

    系统躺下,许慕礼给她盖好了被子,“睡吧,明天几点的课?”

    系统闭上了眼睛,随口回答,“十点多有课。”

    “嗯,那明天起来吃完早饭,在家等我,我去民政局一趟,然后再回来送你去学校。”

    民政局?

    系统清醒了些,猛地睁开了眼睛,“去民政局干什么?”

    许慕礼:“离婚。”

    系统伸手抓住许慕礼的袖子,别提多惊喜了。

    “那你快去睡觉,明天早点去离婚。”

    许慕礼顿时失笑,“就这么想我离婚。”

    系统连忙点头,深怕慢了,许慕礼低估了她的期望。

    系统说:“我讨厌这个世界的女主角,她看着我的时候,眼神很讨厌。”

    “不喜欢看到她。”

    许慕礼笑意一顿。

    系统不是人类,不懂得那么多弯弯绕绕。

    很多时候,她更能看出来人类的情绪,感觉到别人对她的善恶。

    所以,她觉得姜清雨看她的眼神讨厌,那姜清雨肯定在看着系统的时候,眼神里有恶意。

    看来,明早办了离婚手续,得立刻让姜清雨搬出去了。

    他可不能接受,一个对系统有恶意的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继续晃悠。

    虽然他觉得,以姜清雨的胆子,应该不敢做什么。

    但万一,他赌不起。

    摸摸系统的头,许慕礼点头,“阿统别怕,明天我就让她离开。”

    系统这才打了个哈欠,再次闭上了眼睛。

    许慕礼起身,关灯离开了房间。

    回到他房间,想了想,他有些不放心,下楼找到整个家里的钥匙,把系统的房门反锁了。

    回房间,他又反锁了自己的房门。

    这才洗澡睡下。

    二楼,姜清雨从回到房间,就一直坐在床上。

    她看着这奢华的房间,只要一想到,明天开始,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不再属于她,她就焦虑的很。

    这股焦虑,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反而越来越重。

    今天她回原身的娘家,那娘家哥哥无情的样子,让她记到了现在。

    她肯定,如果她离婚,以后娘家不会管她。

    或许顶多,也就是不让她流落街头,丢人现眼了。

    毕竟有钱人都爱面子。

    可她要的,不仅仅是有吃有住。

    昨天那种一掷千金的感觉,和被人用羡慕眼神看着的感觉,简直让她迷恋。

    那种买买买,花花花的感觉简直太爽了。

    她记事之后,第一次这么痛快过。

    可明天,只要她和许慕礼离婚,那种可以随意买买买的生活,她就真的过不了了。

    不离婚,她就还有希望。

    可不离,又不可能。

    姜清雨想不到任何办法。

    她暗恨,穿书就穿书,也不穿个好身体,再不行,让她穿成小白花女主也行。

    虽然她不太看的上小白花女主的家世。但架不住人家运气好,爱慕者多。

    就连许慕礼也瞎了眼,一心只有白莲花女主。

    让她有力气,都没地方使。

    姜清雨想了很多,最后,还是绕回了最麻烦的那个问题。

    离婚之后,她该怎么生活?

    姜清雨突然就想到了,刚刚许慕礼那个贱男人说的话。

    进娱乐圈?

    当明星。

    姜清雨摸摸脸,她这张脸,还是很漂亮的。跟那些个娱乐圈里的女明星比,一点都不差。

    而且,虽然上层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她只是不受娘家重视的千金小姐。

    但外人不知道啊,相比较那些没有家世的女明星,她在外人眼里,就是妥妥的白富美。

    如果她以白富美的身份进入娱乐圈,人设立好了,说不定真的可以火起来。

    只要她火了,还怕没钱用。而且,那种被粉丝疯狂迷恋,疯狂喜欢的感觉,应该会很好。

    她喜欢万众瞩目的生活,她一点都不喜欢平凡。

    最重要的是,许慕礼和小白花女主带给她的耻辱,她实在是如鲠在喉,忍不下去。

    如果她火起来了,有了粉丝,等以后时机成熟的时候,她就把许慕礼出轨,还逼她净身出户的事让人曝光出去。

    那她就可以为自己报仇了。

    普通人不是最恨那种出轨的渣男吗?像她上一世,那些出轨的男演员,一直都被钉在耻辱柱上,无法翻身。

    只要许慕礼的名声臭了,对他的事业,肯定有影响。

    到时候,她功成名就,他破乱不堪。看他还敢不敢这么对她?

    谅他到时候,肯定是不敢的。

    还有小白花女主,等小白花女主名声臭了,有了第三者的身份。

    就算以后小白花女主遇到男主角,想必男主角也不会爱上小白花女主了。

    那对狗男女,就该一辈子被人看不起,被人辱骂。

    就该当一辈子的过街老鼠。

    想到以后美好的生活,姜清雨心里顿时畅快了,如果不是地方不允许,她恨不得大笑几声。

    再忍忍,等明天离婚后。

    等离婚后,她就可以进入娱乐圈了。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九点还有一更哦感谢在20201116203435202011170857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庄生10瓶;懵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净无痕 伏天氏sodu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掌天瓶

凡人修仙传电影上映了吗

凡人修仙传哪里可以免费听全集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