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剧情分析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526760c552066790/1634797513.html

    ()  这段时间,因为已经离婚了,没有了太多的顾虑。

    许慕礼每天接送系统上下学时,便没有再特意掩饰过。

    许慕礼知道,以他在国内的地位和知名度,他和系统的事,要不了太久,肯定会被曝光。

    果不其然。

    午饭后,许慕礼收到了汪洁的。

    这还是自那次许慕礼加了汪洁的之后,汪洁第一次给许慕礼发消息。

    汪洁:许总,不知是谁拍到了你和“黎初”的照片,然后上传到了校园网上,现在那个帖子已经热起来了。

    汪洁:链接

    汪洁:如果需要我帮忙处理,许总说一声就好。

    许慕礼没有立即回复,点开链接,他看了下那个帖子。

    ――所以,我拍到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许慕礼?

    阿隆:早上迷迷糊糊的,眼神不太好。

    去食堂的路上,迎面走来的男人,我越看越像许慕礼,所以就拍了这张照片。

    照片是偷拍的,角度不太好,但能看到整张脸,你们给看看。

    到底是不是许慕礼?

    №1:卧槽,牛逼。

    №2:这?应该是吧?我怎么越看越像?可想想又不可能,许慕礼这种老总,怎么可能来我们这种名不经传的小学校?

    №3:男的旁边的女的,不就是我们学校中文系的校花之一吗?好像叫“黎初”。

    №4:没错,就是我们中文系的“黎初。”

    №5:弱弱举手,其实我看到过这个男的好多回了,之前就一直觉得他眼熟,可能是潜意识里觉得不可能,就没有多想。

    №6:懵了,所以到底是不是啊?

    №7:我做了一下图片对比,真的很像很像,我觉得就是许慕礼,应该不止是长的像。

    №8:再像也不可能是本人,这事你们想想都知道不可能的,再者,这世上,长的像的人,不是说没有。

    ……

    №98:你们吵出来一个结果了没有?我吃瓜吃的都无心上课了。

    №99反正我持反对票,我不觉得许慕礼会来我们这种学校。

    №100:你们在这吵起来有什么用?那个女的不是中文系的,去问问不就好了?

    ……

    №268:谁要去?我想去问问,实在是太好奇了,难道那个叫“黎初”的,真的和许慕礼那种大佬在一起了?

    ……

    许慕礼给汪洁回复。

    许慕礼:谢谢,不用了,我会让人处理的。

    汪洁:好的好的。

    放下手机,看着周围隐隐探究的目光,汪洁皱起眉头,不耐烦的开口,“快上课了同学们,别看了啊。”

    说完,汪洁侧身,直接挡住了她旁边午睡的“黎初”。

    看黎初那侧脸,睡的那么香,汪洁深深地羡慕了。

    也不知道这小傻子,到底哪里来的运气,就入了许慕礼的眼了。

    而且这段时间接触下来,她很确定,许慕礼对这个小傻子特别好。

    只要许慕礼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每天“黎初”来回学校,许慕礼都会亲自接送。

    在“黎初”这里,许慕礼俨然成了一个司机,关键是看“黎初”那样,并不觉得许慕礼给她当司机有问题。

    叹了口气,汪洁觉得她因为许慕礼,每天不自觉的,把注意力都放到了“黎初”身上。

    上课了,汪洁叫醒了“黎初”,再去看那些蠢蠢欲动,想要过来一问真假的同学们,因为上课,总算暂时安分了下来。

    汪洁抛下乱七八糟的想法,安心上课。

    下午,他们只有一节课。

    系统刚下课,就接到了许慕礼的电话。

    许慕礼:“在哪呢?教室?我在宿舍楼底下等你,还是去教室接你?”

    刚下课的时候,汪洁已经将帖子的事跟系统说了,系统抬头看了眼周围的同学。

    平时,下课之后,他们是一个比一个跑的快。

    今天,已经下课几分钟了,他们却还坐在座位上,慢悠悠的收拾东西。

    系统觉得自己被围观没什么,可她不太喜欢这些人打扰许慕礼。

    想了下,她说:“你直接把车开到车库,在车库等我。”

    “好,你要不要邀请汪洁去家里玩?我晚上有个饭局,没法陪你。”

    闻言,系统抬头,小声问汪洁,“去我朋友家吃鸡去不去?”

    汪洁愣了下,自从上次去过之后,她就没有再想过,“黎初”还会邀请她。

    考虑了一秒,汪洁点头,“去。”

    汪洁觉得自己有点现实。

    自从知道“黎初”和许慕礼的关系之后,她在和“黎初”相处时,总是会想,只要她和“黎初”打好关系,那以后,借着“黎初”的关系,只要她努力,说不定她也可以进安盛集团工作。

    汪洁能感觉出来,“黎初”是真的把她当成朋友的。

    她也喜欢黎初,可心里,总是控制不住那些自私的想法。

    而她的想法,她永远都不会告诉“黎初”,她会永远都藏在心里。

    并且,她也不会疏远“黎初”,她以后,还会更加努力的,跟“黎初”搞好关系。

    她可真是个现实的人啊,汪洁自嘲般的想着。

    许慕礼就在停车场等着系统。

    帖子的事,许慕礼没有让人删除。而是让公司里做网络监察这一块的员工,盯着那个帖子。

    随时关注帖子里的风向,只要帖子对系统没有影响,那就不用处理。

    许慕礼并不在乎,他和系统的关系被曝光出去。

    因为这事,只要他和系统在这个世界上待一天,就永远都没法避免。

    躲躲藏藏的生活,可不是他的行事作风。

    他和系统之间,光明正大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无需遮遮掩掩的。

    黑色低调的迈巴赫,在灯光不算特别明亮的学校停车场里,并不显眼。

    但架不住有心人特意的关注,系统和汪洁上了车,车开出车库后,两个年轻的男同学,喘着粗气,从不远处的红色轿车后面站直了身体。

    “卧槽。”其中一人抹了把脸,“妈的,憋死我了,再不走,我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因为不敢呼吸而死亡的大学生。”

    另外一人也大口呼吸,“还是你聪明,知道来停车场,怎么样?照片拍的清楚不?录视频了没有?等下我们卖给狗仔记者,这几个月的生活费就不用愁了。”

    “不,不止是这几个月,以后如果许慕礼还来学校接那个女的,只要我们小心点,明年的生活费都不用愁了。”

    “嘿嘿。”

    ……

    路上,许慕礼和系统商量,他打算让系统去学车。

    如今,系统在人类社会,已经完全适应了。

    系统适应了,许慕礼觉得,他该适当的放手了,让她一个人上下学。

    他虽然担心,但系统毕竟不是孩子了,他要是一直不放手,任由系统依赖他,那系统就永远都成长不起来。

    听完许慕礼的提议,系统想了想,“嗯”了声。

    “好,等我学会了,我以后也可以接送你,我给你当司机。”系统扭头,看着许慕礼的眼神格外的认真。

    许慕礼笑,“好,那我就等着你了。”

    说完,许慕礼微微抬头,从后视镜上,看了眼坐在后面的汪洁,温声询问,“汪洁,你学过车了没有?”

    ……汪洁摇头,“还没有。”

    如此,许慕礼便说:“你要不介意,我给你和阿统都安排上,到时候你们也有个伴。”

    听闻这话,汪洁可耻的心动了。

    纠结了几秒,汪洁还是同意了,“好,谢谢。”

    将系统和汪洁送回家后,许慕礼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发去参加饭局。

    成年人的饭局,无非也就是那些事。

    吃吃喝喝,几杯酒下肚,说不定一个合作就谈成了。

    酒过三巡,许慕礼喝了两杯白酒,自觉差不多了,许慕礼就不再喝了。

    许慕礼的地位,倒也没有那种不知趣的劝酒。

    聪明人都知道,劝酒这事,其实特别容易得罪人。

    人家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喝了,那肯定是人家不想再喝了。

    而在人家不想继续的情况下,劝酒的人端着酒杯,上去扯一堆费话,逼着人喝酒,真的很容易得罪人。

    许慕礼靠在椅子上,听着其余人聊天。

    说着,话题不知怎么的,就扯到了姜清雨身上。

    一个圈子里的人,其实差不多都知道许慕礼和姜清雨的关系不好。

    不过不好归不好,姜清雨再怎么着,也是许慕礼的前妻。

    也没有人说那不好听的话。

    提起话头的那人,也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许总,你前妻,我听我老婆说,好像在拍戏。”

    闻言,许慕礼看了那人一眼,不在意的随口道:“不知道。”

    那人笑笑,“许总忙,不知道也是正常。”

    话题就这么揭过去了。

    吃完喝完,有人提议换个地方继续玩,许慕礼起身,拿起西装外套穿上后,道,“我不用了。”

    没人敢勉强许慕礼。

    出了包间,许慕礼去了趟洗手间,叫了代驾。

    ……

    姜清雨扶着墙,出了包厢,她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了。

    回头看了眼张坚,姜清雨脸色阴沉了下来。

    她冷笑,“你好,张坚,你真是好的很,现在胆子肥了,竟然还敢带我来这种饭局。”

    这头,张坚苦笑,摊手,“清雨,我这不是也没有办法吗?你拿着公司最高的工资,又没法为公司带来什么利益,老板对此早就很不满了,我也干涉不了老板的决定。”

    如果是之前,张坚是不敢这么对姜清雨的。

    可这几个月,和姜清雨相处下来。张坚如今,对于姜清雨的底细,早就摸的一清二楚了。

    什么千金大小姐,什么姜罗明的女儿,听起来响亮,其实全都没用。

    老板打探过,姜罗明和姜玉阳,其实根本就不把姜清雨这个亲人放在眼里。

    据说是姜清雨以前做了什么事,差点害的姜家出事。

    张坚不知道真相,但知道的事情,就足够他因此改变对姜清雨的态度了。

    其实,张坚对姜清雨的态度大变,除了他因为姜清雨的事降职降薪之外,还因为张坚早就看不惯姜清雨了。

    姜清雨,绝对是张坚当经纪人以来,最不把他放在眼里,也是最不尊重他的人。

    以前,张坚可以为了姜清雨的家世忍,活到了四十几岁,面子在张坚眼里并不重要。

    可姜清雨自己啥也不是,平日里还对他呼来喝去,似乎是把他当成了古代的奴才,而她,则是掌控着奴才生死的千金大小姐。

    张坚不是什么好人,也自知自己一开始对姜清雨就存了利用的心思,姜清雨知道之后有脾气是正常的。

    可人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姜清雨,一次次踩踏着张坚的尊严和底线。

    一个不尊重他的人,别指望着他对对方能有多好心。

    张坚心里是这么想的,然而表面上,他一脸愧疚的说:“对不起啊清雨,是张哥没用。”

    “不过。”张坚压低了声音,“我给你安排的饭局,里面可没有老头子,你也就是陪着他们喝喝酒,说说话。”

    “他们都爱面子,表面上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如今,公司里已经不愿意给你资源了,你自己也弄不到资源,你不是想红吗?张哥我也是为了你好。”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在娱乐圈,哪个男女明星没有陪过酒,别看大家表面都光鲜亮丽的,其实私底下都一样的。”

    “这种事,反正也不会被传出去,也就是我们自己人知道,没人会看不起你的。”

    “那些粉丝们,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些,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你是我的艺人,我不会害你的。”

    “当然”张坚语气顿了顿,“你要是真的不愿意,那我也不想勉强你,之后的饭局,我这就给你推了。”

    “你家里有钱,反正付得起违约金。”

    姜清雨眼神闪了闪,心里的郁气,压不下去,发不出来。

    咬牙,姜清雨冷笑,“不用了。”

    摇摇晃晃的往前走了两步,姜清雨嘲讽道:“张哥,你也别把话说的那么好听,什么都是为了我?”

    “你手底下那么多人,怎么不见你,带其他几人参加这种饭局?”

    “说到底,你还是记恨着我,当初没有跟你说我和许慕礼离婚的事。”

    张坚笑笑,“清雨,这都是哪跟哪?那事早就过去了,咱们得往前看,你张哥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当初张坚误会的事,更大的责任在他自己,所以张坚确实早就不想这事了。

    如今他这么对待姜清雨,也是她自己不识趣。

    然,这些话,张坚永远都不会说出来。

    张坚看着姜清雨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眼,正要开口,突然看到姜清雨的身体猛地一僵,停在了原地。

    ?

    张坚绕过姜清雨,往前走了两步,顺着姜清雨的视线看了过去。

    就见大堂里的沙发上,靠坐着一个面貌英俊,气质出众的男人。

    此刻,男人正微微低着头,看手机。

    认出男人的身份,张坚身体也是一僵。

    姜清雨死死盯着许慕礼,看他低头,眼睛盯着手机,嘴角扬起了笑容。

    那个笑容温柔,似乎还掺杂着一丝宠溺。

    和面对她时,冷言冷语的不耐烦不同。此刻,他整个人看起来很放松,姜清雨想,他的眼神里,应该满含笑意。

    此刻他想到的,或者正在和他聊天的人,一定是他很重要的人。

    而那人是谁,似乎都不用去猜。

    ――一定是“黎初”,这个世界的小白花女主。

    一想到“黎初”,姜清雨的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

    死死捏着拳头,姜清雨扯扯嘴角。

    狗男女。

    贱人。

    刚刚,姜清雨喝了不少酒,此刻,她的大脑,不算特别清醒。

    张坚眼看着,姜清雨晃晃悠悠地走到许慕礼跟前。

    然后,一屁.股,坐在了许慕礼的怀里。

    !

    许慕礼正和系统聊着天,系统说,等她学会了车,以后都不用他叫代驾,她来接他。

    许慕礼嘴角的笑意,一直就没有下去过。

    很突然的。

    在许慕礼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大腿上,就坐上来了一个人。

    许慕礼大惊,猛地抬头,就对上了姜清雨放大的脸。

    对上许慕礼惊愕的眼神,姜清雨勾起了嘴角。

    ……

    许慕礼回神。

    推开姜清雨的同时,许慕礼快速站了起来。

    姜清雨直接被推倒在了地上,跌坐在地上,姜清雨仰头看着许慕礼,痴痴一笑。

    她笑的花枝乱颤,“许慕礼,不过就是坐了一下你的大腿而已,看把你给吓得。”

    “我们要是上床了,你不得吓死了?”

    说着,姜清雨一手扶着沙发,爬了起来,跌坐在沙发上。

    她接着说,“怎么,你怕什么?怕“黎初”那个贱人知道之后吃醋,不理你?”

    “还是怕我痴心不改,缠上你?”

    此刻,许慕礼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阴鸷了。

    他看着姜清雨的眼神里,充满了寒意。

    如果此刻姜清雨是清醒的,她一定会怕,她知道许慕礼这个男人一点都不好惹。

    然而,她醉了。

    她娇笑着,抛了个媚眼给许慕礼。

    “你不说,我不说,我们就是睡了,她“黎初”还能知道。”

    “许慕礼,我们夫妻一场,我当了你一年的老婆,你都没有睡过我,你就不遗憾?”

    “可是怎么办,我比较遗憾呢。”

    姜清雨笑了几声,此刻,她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笑完,她见许慕礼看着她的眼神越发冷漠,她的眼眶,更加红了。

    她语气有那么一丝的委屈,“许慕礼,你太狠了,你看看我现在这样,你满意了?”

    “许慕礼,你老婆……哦,不,你前妻,如今可怜到要去讨好别的男人,来努力活下去。”

    ……

    姜清雨还在说,许慕礼忍住那股恶心的感觉,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许慕礼报警了。

    他说话时,声音并不小,姜清雨和不远处的张坚都知道了。

    张坚很害怕,暗悔他刚刚应该手快一点,拉住姜清雨的。

    可刚刚,他迟疑了。

    他想看看,许慕礼是不是真的如传闻中的那样,对姜清雨这个前妻一点感情都没有。

    好不容易走了运,碰到了许慕礼,他心里,还抱着一丝微弱的希望。

    然而,此刻,他心里,悔极了。

    看了眼姜清雨,张坚犹豫了下,转身离开。

    许慕礼看起来很生气,他还是,不要自找麻烦了。

    反正姜清雨刚刚做的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是姜清雨的经纪人,他也控制不了姜清雨的行为。

    因为许慕礼的话,姜清雨笑意顿了下,脑袋清醒了些。

    然而,此刻已经这样了。

    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姜清雨慢悠悠地说:“报警了好啊,等明天,所有人都会知道,大名鼎鼎的许慕礼,一点情面都不讲,把自己的前妻送进了派出所。”

    “正好,借着热度,我的名气肯定一下子就变得大了,都说前妻也是妻,所有人肯定很好奇许慕礼的感情生活。”

    “我现在反正已经这样了,到时候我就想说什么说什么,黑红也是红,许慕礼,是你逼我走到今天这步的。”

    姜清雨真的觉得自己好委屈。她也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

    穿书不是她愿意的。可她穿了,穿来就遇上许慕礼这个心里只有小白花女主的反派。

    因为小白花女主,许慕礼对她不假辞色,没两天就甩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书。

    逼她离婚不说,他还一分钱的分手费都不给她。

    如果他大方一点,那她怎么会进娱乐圈?她不进娱乐圈,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步。

    她一点都不在乎什么反派老公的爱,一点都不在乎。

    如果他大方一点,她拿了分手费,保证会乖乖的远离他和小白花女主的生活。

    这个世上,两条腿的男人那么多,一个男人而已,她不在乎。

    她可不是小白花女主那个恋爱脑,为了爱情,什么都可以不要。

    可偏偏,她什么都没有得到。

    她穿来,就要承担原身留给她的烂摊子。

    她没有继承原身的全部记忆,所以并不清楚原身和许慕礼婚姻的真相。

    穿来的第一天,她就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可那些,能怪她吗?

    她只是被原身的记忆误导了而已,甚至,逼婚许慕礼的事,也是原身做的。

    穿书之前,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她又懂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姜清雨忍不住捂着脸哭了,“都怪你,都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做错了什么?”

    “你对所有人都可以好声好气和颜悦色。”

    “甚至对家里的保姆都那么好,偏偏,你对我这个老婆一点都不好。”

    “你对我冷暴力,视我为空气,我在那个家里,就是个透明人。”

    “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要跟我结婚?为什么要娶我?”

    “是,你奶奶是逼了你,可有人把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娶我吗?”

    “许慕礼,你真的太坏了。”

    “我明明只是爱你,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不爱我的男人,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姜清雨哭的伤心绝望。

    此刻,她差不多清醒了。

    她哭的半真半假,她的话看似指责,其实是示弱。

    姜清雨一点都不想去派出所。

    如今,她的事业刚刚起步,如果她去了派出所,然后被人拍到。

    那她的事业肯定会受到影响的,刚刚她破罐子破摔说的那些话,此刻再想,压根就不可能。

    许慕礼手里的权力那么大,她胡说八道,没有哪个节目敢把她的话播出去。

    至少现在肯定不可能。

    除非等她真正大火,走到可以和许慕礼抗衡的地步,那些人才会放大胆子。

    总之,她现在不能去派出所。

    想着,姜清雨抬头,看着许慕礼的眼神,满是哀求。

    然,许慕礼不为所动。

    许慕礼手机响了,是代驾打来的,许慕礼接了电话,直接让代驾进来。

    他既然报警了,那等下肯定得去趟派出所。

    其实姜清雨刚刚做的事,在法律上,都算不上性骚扰。

    他计较起来,也不能拿她怎样。

    可许慕礼,真的被恶心坏了。

    他活了几百年,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坐了大腿。

    现在想起刚刚那种感觉,他都犯恶心。

    这事,在他这里,不可能轻易过去。

    就算最后不能拿姜清雨怎么着,他也不会让她好受。

    许慕礼给安盛集团的律师打了个电话,让律师等下直接去派出所。

    挂了电话,许慕礼吐出一口恶气,打开,跟系统说了一声他暂时回不去的事。

    系统: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系统:为什么要去派出所?

    许慕礼想了想,实话实说。

    系统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许慕礼手机的提示音,叮咚叮咚的响个不停。

    系统:你们在哪里?我要过去?

    系统:你是男人不好动手,我没关系,我要跟这个世界的女主角打一架。

    系统:我要打断她的腿。

    系统:我要被气死了,我以后一定要去学跆拳道,还要学咏春,等我学好了,你以后出去喝酒我一定要跟着,我就在外面等你。

    系统:你太好了,女主角都居心不良,我要保护你,不叫她们接触你。

    系统:你别怕,我这就过来。

    逐字逐句的看完,许慕礼糟乱的心情顿时好了一些。

    他耐心的回复。

    许慕礼:阿统放心,我肯定为自己讨回公道。

    许慕礼:我的便宜可不是好占的。

    许慕礼:乖乖在家等我,我很快就会回去。

    系统还是很听话的。

    系统:好,那你别忘了明天就给我安排教练,我是说真的,我要好好学习武术,我肯定要跟这个世界的女主角打一架的。

    许慕礼:好,都听你的。

    许慕礼看了眼时间,距离他报警,已经过去五分钟了。

    许慕礼的无视,让姜清雨越来越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

    她今晚本来就笑的脸僵了,此刻,脸酸涩不已,抽搐了几下。

    “许慕礼。”姜清雨起身,“你别这么对我,我如今还不够惨吗?”

    许慕礼掀起眼皮,冷冷看着姜清雨。

    “那又如何?”

    她惨不惨的,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惨,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谁给她灌输的这个观念?

    她跟那些,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杀了人,之后哭惨博同情的人,有什么不同?

    并没有。

    在气氛最僵硬时,代驾和出警的民警一起进来了。

    这个点,饭店正是热闹的时候。

    许慕礼和姜清雨就在人来人往的大堂里,早就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但能来这个饭店吃饭的人,家底都不会弱,都认识许慕礼,所以大家也就是看看,没有哪个人敢拍照或者做别的。

    民警询问了一番。

    许慕礼说完,民警诧异的看着许慕礼,似乎是想不到,竟然有男人,会因为前妻坐了自己的大腿就报警。

    民警有心调解,让他们私下里解决。

    许慕礼却坚持。

    许慕礼说:“今天她可以骚扰我,以后同样可以,我不觉得她做的事是小事,所以和解是不可能和解的。”

    民警闻言特别无奈,只能说:“那行,你们先跟着我们去趟派出所,去了之后再处理这事。”

    许慕礼点头,“可以,我坐我的车过去。”

    至于姜清雨,只能坐警车去了。

    姜清雨不愿意去,她捂着脸,“许慕礼,你别太过分了。”

    许慕礼淡淡撇了她一眼,转身率先走出饭店。

    这次不让她长长教训,她指不定认为他是个没有脾气的泥人。

    真当他不会跟她计较吗?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九点还有一更感谢在20201118201616202011190904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葡萄熔岩糖浆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伏天氏最新章节列表

凡人修仙传哪个主播讲的好

凡人修仙下载

凡人修仙传韩立有没有孩子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