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完结时间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5b8c7ed365f695f4/1634796848.html

    ()  晚上,林娇娇撑着没睡,一直守着。

    没有手表,林娇娇也不清楚具体的时间,她只是觉得时间真的过的很慢。

    漆黑的夜,更是加剧了那种漫长以及难熬。

    林娇娇思考了很多事,上辈子无儿无女的孤单痛苦,这辈子以后的规划。

    林娇娇很喜欢孩子,上辈子,她一直特别渴望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当时她想,就算是李放的孩子也没关系。可偏偏,她一直没有怀上。

    林娇娇决定,这辈子,她肯定要多生几个,让家里热热闹闹的。

    那样,以后等她和许慕礼老了,孩子们就是偶尔看看他们,只要孩子够多,他们就不用担心孤单。

    不过现在生活条件苦,结婚之后,她可以先生一个。等家里条件好了,她再接着继续生。

    最好能生两个女儿,三个儿子。五个孩子,也不算多,刚刚好。

    现在是八六年,距离改革开放也没有多少年了,等改革开放之后,许慕礼肯定会带着她和孩子离开林家村,去城市。

    到时候,她肯定要带上爸妈。爸妈只有她一个女儿,上辈子她没有尽到给爸妈养老的责任,这辈子,她肯定是要给爸妈养老的。

    至于姐姐,以后离开林家村,她不想跟姐姐再联系了。

    姐姐这么待她,她做不到完全不去计较,碍于爸妈,也不能报复,所以,把姐姐当成一个陌生人对待是最好的。

    ……

    大概后半夜,在林娇娇越来越焦虑不安的时候,终于,家里的木门被敲响了。

    林娇娇迅速爬起来,摸黑去开门。

    外面,月光光线还算亮,能大概看清周围的情况。

    林娇娇打开门,眯眼看着门外。

    敲门的人,是林阿婆家的邻居林老头,林老头说:“娇娇,去把你爸喊起来,告诉你爸,林阿婆刚刚去了,让他赶紧起来过去帮忙。”

    听完,林娇娇提了一晚上的心,顿时落了地。

    她点头,“好的林叔。”

    回到屋内,林娇娇敲响了爸妈的房门,听到里面响起了动静,林娇娇开口,“爸,林阿婆去世了,林阿婆家隔壁的林叔叔喊你去帮忙。”

    屋内,林爸林妈听完,愣了好半响。

    想起女儿晚上说过的话,原本不以为意的林爸皱眉,脑袋空白了片刻。

    林娇娇不知爸妈的心思,想到明天一早,她还要起来跟着姐姐和许慕礼去镇上,林娇娇打着哈欠,赶紧回房间补觉。

    林阿婆确实在今晚去世了,林娇娇证实了自己的话,林娇娇相信,爸妈还是会支持她的。

    ……

    许家就许慕礼一个男人。

    半夜,许慕礼被喊起来,去林阿婆家帮忙。

    其实也不算是帮忙,认真来说是守夜。

    此刻,林阿婆家不大的堂屋里,地上铺满了干草,村里的一众大老爷们,就坐在干草上。

    林阿婆今年八十九岁,是喜丧。所以守夜的一群男人们并不故意表现出来伤心,一群人说话聊天嗑瓜子儿。

    说着说着,话题就聊到了许慕礼的婚事上。

    林老头的儿子林见问许慕礼,“阿礼,林家把你和林娇娇的婚事换成了你和林弯弯的,是真的不?”

    许慕礼靠在土墙上闭目养神,闻言,睁开眼睛看向了林见。

    他点头,“嗯,今天说好了,我打算趁着农忙开始前,把事给办了,省得奶奶操心。”

    许慕礼话音刚落,紧跟着就有人开口。

    林爱国:“是啊,这人老了,指不定哪天眼睛一闭就睡过去了,林阿婆不就是吗?”

    林敬党:“你奶奶年龄也不小了,你早点把事办了,也能让她安心。”

    林敬国:“林弯弯挺好的,勤快懂事,就是家里没人了,你也别嫌弃人家姑娘。”

    林爱国:“哎哎哎,林敬国,你话不能这么说,那林家老二刚刚才出去,得亏没听到你这句话,不然非得不高兴。”

    林敬国:“我又没说错,他有什么可不高兴的?那叔婶再亲,总归不是爸妈,不一样的。”

    ……

    屋里的男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

    许慕礼这个当事人,倒是被排挤在外,插不进去话。

    当然,许慕礼也懒得插话。

    他沉默听着。

    天渐渐亮了,如今这年头,一个村里头的,基本上都沾亲带故。

    所以,村里只要有老人去世,各家各户,不论男女都会去帮忙。

    主家条件好的,会办席,村里人交上份子钱,就吃席。

    不过这年月穷,林阿婆家明显是办不起大席的,只能随便给帮忙的人弄点吃的。

    林阿婆家给守卫的男人们,准备了荞面白面和玉米面混合的面疙瘩,许慕礼吃了半碗。

    他年龄还小,守过夜,之后的事,就不需要他参加了。

    许慕礼回家时,许奶奶正好刚起来。

    许奶奶打量了许慕礼一眼,“困不?”

    点头,许慕礼打了点凉水,洗了脸,脑袋顿时就清醒了。

    他回道:“我没事奶奶,等下我得陪着弯弯去趟镇上,奶奶您说说,我和弯弯结婚,都需要买些什么?”

    许慕礼活了几辈子,这是第一次结婚,许慕礼不太在意形式,但该有的,也得有。

    想着身上的钱票,许慕礼决定等下看情况。如果不够,下午他去趟山里,看能不能打到什么野鸡野兔之内的。

    打到了,他就拿去黑市换票换钱,打不到,就只能先凑活着了。

    这年代,他就是再有能力,也变不出来东西。

    许奶奶思索了下,“买个洗脸盆,暖水壶,再给弯弯买个镜子,梳子……”

    许奶奶语气顿了顿,“唉,家里条件不好,就买这么些东西,是委屈弯弯了。”

    “我听说城里现在结婚都兴三大件,缝纫机,手表,自行车。”

    “可那些东西,咱家是买不起的,只能你以后努力点,给弯弯补上,不能亏待弯弯。”

    许慕礼点头,“嗯,放心吧奶奶。”

    许奶奶挥手,“去吧去吧,对了,东西都买成大红色的,别买其他颜色。”

    许慕礼去林家的时候,林妈正在打扫院子。

    白天的时候,农村各家各户的大门都是不关的,许慕礼一走近,林妈就看到了许慕礼。

    林妈笑着打招呼,“阿礼来这么早,有事吗?”

    许慕礼礼貌笑笑,“婶子,弯弯昨晚说要去趟镇上,我陪她一起去,正好买点结婚用的东西。”

    林妈:……

    想到娇娇昨晚说的话应验了,林妈捏着扫把的手不由一紧。

    林妈笑容一顿,“哦,去镇上啊,阿礼,是这样的,昨晚我去你家和你奶奶没商量好时间,你看你买东西的事,先不急。”

    说完,又觉得不够,林妈补充道:“结婚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匆匆忙忙的总是不美,再者,你和弯弯没有相处过,也不了解对方的性格。”

    “万一,你们匆忙结了婚,婚后发现彼此性格不合,相处不来……”

    “婶子。”许慕礼打断了林妈的话,笑着说:“婶子,昨天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婶子你昨天说,弯弯听话懂事,比林娇娇适合我。”

    “现在婶子又这么说,真是让我糊涂了,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妈本就心虚,被许慕礼这么一问,面色顿时就红了。

    想到自己三番两次出尔反尔,林妈心里就窘迫到不行。

    可闺女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林妈咬咬牙,只能昧着良心再次开口,“嗨,婶子也是一时犯糊涂,才做了糊涂事。”

    “昨晚,婶子想了半夜,还是觉得换婚这事不妥。”

    “你爸救了你林叔一命,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当初,你林叔可是拍着胸脯跟你爸保证,会好好照看你们。”

    “所以这报恩的事,还是娇娇更适合,弯弯是我们养大的没错,可毕竟不是我和你林叔亲生的。”

    “还有,昨天提议换婚的事,是婶子一时糊涂自己做的决定,你林叔都不知道,昨晚你林叔知道后,发了脾气,说什么都不同意。”

    “阿礼啊……”林妈放下扫把,走到许慕礼跟前,拍拍许慕礼的胳膊,“你林叔是把你当成儿子看的,在他眼里,你和娇娇没有区别。”

    “他坚决不同意换婚的事,说一定要把娇娇嫁给你,一定要信守对你爸的承诺,不然他以后去了底下,也没脸见你爸妈。”

    “而且。”

    “咳。”林妈咳了一声,“婶子知道,你喜欢我们娇娇,你心里既然有娇娇,那婶子就不能够把弯弯嫁给你,不然,就是害了你们两个。”

    “娇娇之前嚷嚷着不愿意嫁,就是一时犯浑,昨晚你林叔已经好好说过她了,她也知道自己错了。”

    “所以,这换婚的事,你就全当没发生过,两家的婚事照旧,你看行不行?”

    “至于你奶奶那边,你去劝劝,她喜欢娇娇,会同意的。”

    说完,林妈的脸色,已经彻底红透了。而她看着许慕礼那哀求的眼神,和她昨天想换婚,征求许慕礼的意见时,一模一样。

    至于她刚刚说的一番话,表面上听着,和昨天一样在理。话里话外,她都是为了许慕礼好,都是为了孩子好。

    可真相是什么,林妈自己知道,许慕礼也知道。

    许慕礼嘴角的笑意,随着林妈的话,越来越淡,直至不见。

    他的脸色,毫不掩饰的冷淡了下来。

    林妈亲眼目睹了他表情的快速变化,心里越发忐忑难安。

    而此时,和林妈一样忐忑难安的,还有躲在屋内偷听的林娇娇。

    一开始,听到林妈的话,林娇娇是窃喜的。

    可许慕礼久不回答,林娇娇的心情,就由窃喜变成了焦虑。

    林娇娇等啊等,终于,她忍不住把头探出去一点点,小心翼翼地看向了许慕礼。

    他好像,有点不开心?

    为何?

    林娇娇眉头微蹙,咬紧了嘴唇。

    许慕礼是故意没有立刻回答的,他明白,此刻,他越是拖着不回答,就越是让林妈心里头难受。

    终于,林妈忍不住,打破了僵持的气氛。

    林妈尴尬的笑笑,“阿礼,婶子知道这样不好,你生气也是正常的,这样,你也不用急着回答婶子,这事你回去考虑考虑,考虑好了……”

    “不用。”许慕礼语气平淡,“婶子,昨天我就决定好了,要和弯弯结婚。”

    “还有,婚姻之事,不是过家家,不能婶子今天一个说法,明天一个说法。”

    “我不管你和林叔是怎么想的,我这边,是肯定要和弯弯结婚的。”

    听完,林妈不死心,“阿礼,婚姻可不是用来儿戏的,你不能因为生娇娇的气,就拿自己的人生大事开玩笑。”

    “不然,你以后会后悔的,你还年轻,不懂,婶子是过来人,这结婚,一定要和喜欢的人。”

    “不然婚后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生活,会过起来很累。”

    “你就听婶子一句,别为了跟娇娇闹别扭,就跟弯弯结婚。”

    许慕礼:……

    林娇娇果然不愧是林妈生的女儿,脑回路都是一样的。

    不过林妈的话,许慕礼除了觉得无语之外,也不觉得多生气。

    他一向不跟那些脑子有问题的人计较太多。

    当然,他心里没有多生气,但表面上,他还是装作一副被气到了的样子。

    他冷淡道:“婶子,我从未把婚姻当过儿戏,倒是您在我看来,把婚姻当成了一个笑话。”

    “还有,您现在说这么多没用了,村里的人,已经都知道我和弯弯要结婚的事了,现在我再说不结了,你让外人怎么说?”

    林妈:……还能怎么说?肯定会说,她和孩子她爸表面上看着对弯弯好,其实私底下,比那后爸后妈还恶毒。

    林妈自觉一向善良,嫂子和大哥去世后,她把弯弯接回家养着,为了不让外人说闲话,她尽量公平对待两个孩子。

    娇娇读完了高中,弯弯也是读完了高中的,这事知道的人,谁不说她心善,冲她竖大拇指。

    林妈只要一想到,因为这件事,她努力经营了多年的好名声会被毁掉,就迟疑了。

    本来,女儿也不是非嫁许慕礼不可的。

    许家在她眼里,其实除了许慕礼这孩子踏实肯干之外,就没有其他优点了。

    虽说娇娇嫁过去,她不用担心娇娇被公婆欺负,但同样,娇娇也没有人帮衬。

    她和孩子她爸倒是可以帮忙,但为了不让许慕礼误会自己是入赘,他们也得时常有所顾忌。

    以前她没有想过把娇娇嫁给别人的事,是因为娇娇和许慕礼的婚事里,牵扯到了一条命,她要敢说不让娇娇嫁。

    一个村里的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她给淹死了。

    可现在,婚事已经换了,换给了同样是高中生,被他们养大的弯弯,外人知道了,也不会多想。

    毕竟这么多年,她和孩子她爸,对许慕礼的好不是假的。

    林妈心里深深叹了口气。

    罢了,就这样吧。

    把弯弯嫁给许慕礼。

    至于娇娇说的事,她相信。

    不过,只要不让娇娇嫁给李放就不会发生那些事了。

    周围的村子里,适婚的男孩子多的很,她睁大眼睛仔细找,总能找到合适的。

    那家世好的,性格好的,踏实肯干的,也不是没有。

    她的娇娇高中毕业,这么高的学历,别说在周围几个村子里找了,就是镇上,城里,她的娇娇也不愁嫁。

    想罢,林妈无奈点头,“既然你这么说,那婶子也就不说别的了。”

    “我不知道你和弯弯今天要去镇上,林阿婆家来借碗筷凳子,我让弯弯送去了,她差不多该回来了。”

    许慕礼脸色这才缓了缓,“嗯,那我去接一下弯弯,婶子你忙吧。”

    许慕礼转身离开。

    屋内,林娇娇可以说是用尽了全部的忍耐力,才没有在刚刚她妈说那些话时冲出去打断。

    听不到许慕礼的声音了,林娇娇走到院子里,一看到林妈,就哭了。

    “妈。”林娇娇委屈死了,她抬手抹了泪,质问林妈,“妈,你为什么要同意许慕礼和姐姐的事?”

    看着女儿脸上的泪,林妈又是愧疚,又是心疼。

    林妈小声开口,“娇娇,咱家换婚的事,村里人都知道了,妈也没办法,要是再反悔,你说村里人会怎么看我们?”

    “又会怎么看你?妈和爸可以不在乎名声,可你不行,你还年轻,这里是你的根,你不能不在乎。”

    林娇娇明白林妈的意思,也知道林妈是为了她好。

    可是,这个世界马上就要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就算因为这些事,她家名声不好了,他们也就是忍几年。

    等以后改革开放了,许慕礼赚了钱,把一家人都带到城市里去生活,他们都不待在林家村了,何必在意那么多。

    而城里的人,彼此都不认识,谁会知道他们的事?

    以后等他们发达了,名声算个什么?

    等他们像上辈子的许慕礼和林弯弯一样,打扮的光鲜亮丽,坐着小轿车回来。

    村里人巴结他们都来不及,谁会那么想不开?提以前的事。

    以后,钱才是王道,其他都不算什么。

    林娇娇想着,却没有对林妈解释。

    她知道,她妈不会理解她的想法,她爸同样不会。

    她爸妈不懂。

    深吸一口气,林娇娇摇头,“算了,妈,这事你和爸别管了,我自己来办。”

    林妈一听就明白了林娇娇的想法,林妈为女儿的执拗头疼。

    林妈劝,“娇娇,优秀的男孩子那么多,没了许慕礼,还有王慕礼,还有刘慕礼。”

    “可是妈……”林娇娇认真看着林妈,“他们再好,都不是许慕礼。”

    别人再好,都不是上辈子那个不计前嫌,在她做了那么多错事之后,依旧不嫌弃她,爱着她的男人。

    他奔波万里,风尘仆仆。也要为她收敛尸体,送她最后一程。

    为了替她报仇,他将李放送进了监狱,红着眼眶看着她的墓碑。

    许慕礼是这个世上最爱她的人,她活了一辈子,才知道,那种感情的珍贵。

    上辈子错过,就足够她遗憾了,这辈子她说什么,都不能再错过了。

    多活一世,已经是老天爷看在她上辈子可怜的份上,对她的补偿了。

    她不敢奢望,还能有下辈子。

    所以,她的人生,不能再有任何遗憾了。

    一点遗憾都不能有。

    那样,才不枉她重活一世,不枉老天爷对她的补偿。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见

    感谢在20201123204425202011240900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不知道干嘛看看书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4648886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伏天氏第几章推到花解语

凡人修仙传什么时候更新动漫

凡人修仙传mp3有声全集下载

凡人修仙传中紫灵最后怎么样了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