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伏天和夏青鸢互表心意在哪一章https://www.jupindai.com/f6728/53f64f0f5929548c590f97529e224e9288685fc3610f572854ea4e007ae0/1634791166.html

    ()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

    迈过冬春夏秋,时间一晃,来到了1977年的冬天。

    十月二十一号的这天,全国的各大媒体电视台,公布了一个让学子们振奋不已的消息。

    ――国家宣布恢复高考了。

    从1966年到1977年,历时十一年,一直紧闭着的高考大门终于对学子们打开了。

    知青以及所有想要通过高考来改变命运的人都十分的激动。

    当然,也有忐忑。

    至于忐忑的原因,是因为高考的时间定在了十二月的十一号和十二号。

    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对于停下课业多年的学生来说,前途未知。

    鱼跃农门,高考成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想抓住机会的人,在这段时间里,几乎是彻夜不眠的复习着功课。

    许慕礼也在复习。

    不过他倒是不需要像其他人一样那么紧张,他本身的学历就不低,除了政治,其他几科考试都不是问题。

    林弯弯需要学习的,也是政治。

    对于孙子孙媳都打算高考的事,许奶奶是举双手赞成的。

    这段时间,许奶奶什么都不叫许慕礼和林弯弯做,他们每天唯一的任务就是学习。

    许慕礼犟不过许奶奶,只能当了一个多月的“懒汉”。

    十二月九号,南城迎来了初雪。

    考试的头一天,雪还在下。

    早上打开门,许奶奶抬头看着天空中飘飘扬扬的雪花,有点发愁。

    回头看了眼正好开门走出来的许慕礼,许奶奶说:“这雪也下的太大了,阿礼,不然你和弯弯收拾收拾,今天就出发去县城。”

    “反正这两天你们都要住在旅馆,提前一天去也多花不了几个钱,要是明天大雪封路,出不去就麻烦了。”

    许慕礼抬头看了眼天空,应了一声,“好,那我们下午就出发。”

    说是下午出发,许慕礼担心去晚了县城的旅馆满,吃完午饭,收拾收拾东西,就准备和林弯弯出发了。

    看着孙子孙媳,许奶奶不停的嘱咐着,“去了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千万别省着,身体最重要。”

    “找个好点的旅馆住,住的舒服,考试的时候才有好心情。”

    “注意安全,路上走慢点,别太赶,路滑,要是摔跤就麻烦了。”

    许慕礼含笑听着,林弯弯搂住许奶奶的胳膊,笑道:“奶奶,您放心,您说的我和阿礼都记住了,保证照做。”

    “倒是您在家要注意着点,要是房顶的积雪太厚,您找隔壁的林叔帮个忙弄一下,回来我和阿礼感谢他。”

    许奶奶拍拍林弯弯的手,笑着点头,“好好好,都听弯弯的。”

    没有再耽误,许慕礼和林弯弯出发了。

    两人到达县城的时候,是下午的四点十分。

    大概转悠了一圈,两人在考场附近的一家旅馆住下,安心等待着第二天的考试。

    ……

    这场高考的试卷,比许慕礼预估的还要简单。

    尤其是语文数学的试卷,放到后世,就是初中生都做的出来。

    两天的考试,许慕礼轻松应对。

    考完的当天下午,许慕礼和林弯弯因为担心许奶奶,便没有在县城逗留,回到旅馆收拾了东西就赶回了家。

    家里一切顺利。

    接下来,他们就是等待通知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将将月余,结果出来了。

    许慕礼和林弯弯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被邮寄员送来的这天,整个林家村都轰动了起来。

    这可是恢复高考的第一次考试,据说国家恢复高考的原因,是因为国家的各个岗位上严重缺人。

    国家需要这批的大学生,来为国家服务,也就是说,这批大学生毕业之后,十有八九都会坐上各个重要的岗位。

    所以许慕礼和林弯弯考上大学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知道。

    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在想,这许家是要改换门庭,鱼跃龙门了。

    前来许家恭贺的人非常多,几乎挤满了许家宽敞的院子。

    按理说都是一个村里的人,大家伙都是瞧着许慕礼和林弯弯长大的,可今天,每个人就跟没见过两人似的,看着两人的眼神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许家隔壁的女人笑着对许奶奶说:“婶子,还是你家阿礼有本事,那可是京市大学,阿礼孝顺,肯定会带着婶子去京市享福,京市是我们国家的首都,听说繁华的很。”

    女人这话刚落,不远处就有人附和道:“是啊,阿礼可真是有出息,弯弯也出息,弯弯以后可就是救死扶伤的医生了。”

    又有人说:“听说咱们整个县城里,考上大学的就只有八个人,这考上京市大学的,更是只有阿礼和弯弯,阿礼和弯弯都出息,以后婶子就等着享福吧。”

    听着大家恭维的话,许奶奶笑的那是见牙不见眼,合不拢嘴。

    许奶奶摆手,乐呵呵的说:“京市我就不去了,那么远的地方,我这个没见识的老婆子去了肯定不习惯,还是自个儿家里待着舒服。”

    许奶奶语气顿了下,又接着说:“他们两个过的好就行了,我这个老婆子,在家里给他们守着家就好了,两个孩子还要上学,我要去了肯定耽误事,他们还得腾出来时间照顾我这个老婆子。”

    听着这话,众人表情不一,之后没有再提这事,转而说起了其他事。

    许慕礼沉默的听着,他没有急着跟许奶奶谈这件事,而是等家里热闹完了,外人都离开后,吃完晚饭,许慕礼才提起了这事。

    许慕礼走到许奶奶旁边的凳子上坐下,一边给许奶奶捏着肩膀,一边开口,“奶奶,您跟着我和弯弯去京市好不好?”

    “我长这么大,奶奶您就是我的主心骨,您要是不跟着我们去,我和弯弯肯定会方寸大乱的。”

    这话不禁让许奶奶失笑,许奶奶摇头回道:“你们都长大了,总归是要离开奶奶的,奶奶老喽,陪不了你们一辈子。”

    “而且奶奶什么都不懂,要是真的去了京市,别说给你们帮忙了,估计奶奶只会给你们添麻烦。”

    许奶奶的话是这么说的,许慕礼却明白,许奶奶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许奶奶不想去京市,只是害怕自己成为他和林弯弯的累赘,连累他和林弯弯,最后遭人嫌弃。

    许慕礼想,好像很多老人老了之后,都会患得患失,害怕自己成为麻烦,害怕自己被嫌弃。

    就是许奶奶这个坚强了一辈子的人,也不另外。

    沉默了下,许慕礼决定,既然软的对许奶奶没用,那他就来硬的。

    他说:“奶奶,您要是不跟着我们去京市,那我和弯弯也不去了,您都这么大年龄了,百善孝为先,把您一个人放在家里,让我们去读书,我们肯定良心难安。”

    “奶奶,您真的什么都不用担心,我是您辛辛苦苦养大的,您养我小,我养您老,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我小时候那么麻烦,您都没有嫌弃过我,我怎么会嫌弃您麻烦呢?您爱我,我也同样爱您。”

    “照顾您对我来说是幸福的事,不是麻烦更不是负担。”

    许慕礼的这些话,让许奶奶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许奶奶一脸的动容,心道她这个孙子没白养,没白疼。

    许奶奶心动了,但……

    扭头,许奶奶看了一眼林弯弯。

    对上许奶奶那小心翼翼地目光,林弯弯了然,笑了笑说:“奶奶,您就跟着我们一起去吧,带您过去,我和阿礼也能放心学习。”

    “还有京市那边的饭我和阿礼肯定是吃不习惯的,要我说,还是奶奶您做的饭最好吃,您要不去,我和阿礼肯定要不了一个月就会瘦一圈。”

    许慕礼点头,“是啊奶奶,我就喜欢吃您做的饭。”

    两人都这么说了,许奶奶心里的天平秤,最终还是倾斜到了对面。

    许奶奶笑着点头,“好,奶奶跟你们去京市。”

    ……

    自从和朱伟结婚后,林娇娇不想面对村里人看笑话的眼神,便很少回来林家村。

    今天,林娇娇的心情好,特意买了不少东西,拎着回来看她爸妈。

    进村的一路上,林娇娇就感觉到,凡是她碰到的人,看她的眼神都很奇怪。

    上辈子,林娇娇可是见惯了那种眼神的。

    一瞬间,林娇娇就知道了,在她没有回来的这段时间内,林家村肯定发生了什么与她有关的事。

    林娇娇急忙回了家。

    看到林妈,林娇娇招呼都没打,就连忙问道:“妈,村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与我有关的事了?”

    林妈:……

    想起了什么,林妈脸色微微一僵,低头避开了林娇娇的视线。

    林妈摇头否认,“没啥事,咱村就这么大,你也就一个多月没有回来,能有啥事?”

    看林妈那心虚的表情,林娇娇就不相信林妈说的话。

    蹙起眉头,林娇娇语气有些不悦,“妈,你别骗我,你要不说,我出门转一圈,随便打听一下就能打听出来,你何必瞒着我呢。”

    知道自己瞒不过,林妈叹了口气,“唉。”

    “其实也没啥事,有事也跟我们关系不大,就是……就是你姐姐和姐夫,考上了京市的大学。”

    姐姐姐夫?

    林娇娇微愣,反应过来后,她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林娇娇的音量不自觉的就提高了,“妈,你说什么?你说那林弯弯和许慕礼,他们考上了大学?”

    “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会考上大学呢?他们怎么会考上大学呢!”最后一句话,林弯弯几乎是喃喃自问。

    林弯弯不相信,明明上辈子许慕礼和姐姐都没有高考过,更不要说上什么京市的大学了。

    许慕礼只是一个初中毕业生,她这个高中毕业的都没去参加考试,他怎么就考上了?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问题,最关键的问题是,上辈子,事情不是这样的。

    上辈子的这个时间点,许慕礼和姐姐一直呆在林家村种地,九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后,许慕礼才带着姐姐和他奶奶去了广州。

    因为没有学历,所以许慕礼是靠着倒卖建筑材料起家的,后来开了公司,办了厂。

    为什么,这辈子他们会去考大学呢?

    林弯弯眉头皱的更紧了,她再次问林妈,“妈,他们怎么就参加高考了?怎么就考上京市的大学了?你不是在诓我吧?”

    林妈不住的叹气,“真的,妈骗你做什么?他们前几天就出发去了京市,应该早就到了。”

    是真的!

    林弯弯觉得双腿有些发软,脑袋也晕了晕。

    这辈子发生了和上辈子完全不同的事,这让林娇娇的心里不由得恐慌了起来。

    这辈子,她最大的倚仗就是她脑海里对未来的记忆。

    她重生回来,她忍着对朱伟的嫌弃嫁给了朱伟,被人看了不少笑话。

    她不爱朱伟,她想着既然不能嫁给爱情,那她就嫁给金钱。

    朱伟是整个南城县里,除了许慕礼之外最有出息的男人。

    可现在,很多事和上辈子都不一样了,如果……如果朱伟这辈子,无法成为上辈子那个有钱的男人呢。

    如果这个朱伟和上辈子她知道的那个朱伟不一样,那她嫁给朱伟,是图了什么?是为了什么?

    想着,林娇娇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下。

    林妈吓了一跳,赶紧摇了摇林娇娇的胳膊,“娇娇?你怎么了?你别吓唬妈?”

    林妈后悔死了,就不该把许慕礼和林弯弯的事告诉女儿。

    她明知道女儿最介意的就是许慕礼和林弯弯的事,就不应该说的。

    林妈:“娇娇啊,你别吓妈。”

    林娇娇回神,勉强压下心里的恐惧,她摇摇头,“我没事。”

    嘴上说着没事,但林娇娇待不住了。

    放下东西,林娇娇匆匆回了县城。

    ……

    婚后,林娇娇不愿意和公婆住在一起,所以她和朱伟是和公婆分开住的。

    林娇娇回到家的时候,朱伟也正好刚回家。

    对于林娇娇这个媳妇儿,朱伟是疼到了骨子里的。

    结婚将近一年,朱伟对林娇娇那是要月亮给月亮,要星星摘星星,凡是自己能做到的,朱伟都会满足林娇娇。

    就是那做不到的,朱伟也会努力努力,尽量满足林娇娇。

    吃的,喝的,用的,朱伟全部都给林娇娇买最好的,钱不是问题。

    婚后,朱伟的爸妈原本是计划着给林娇娇找个工作的。只是林娇娇不愿意,朱伟就没有勉强林娇娇。

    林娇娇说是家庭主妇,但家里的一切事物,都是朱伟干的。

    洗衣烧饭,打扫卫生,刷鞋洗袜子,全部都是朱伟在做。

    朱伟是真心实意的想和林娇娇过一辈子,所以他愿意把林娇娇当成幼童一样的疼爱。

    哪怕婚后,朱伟发现林娇娇的脾气有点大,也有点嫌弃他,朱伟也不介意,他愿意纵容着林娇娇的所有小脾气。

    今天早上,林娇娇原本是告诉朱伟,她会在娘家住一晚上再回来。

    面对突然回来的林娇娇,朱伟虽然惊讶,但还是十分开心。

    给林娇娇倒了杯水,朱伟关心道:“不是说要在家里住一晚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朱伟的话,真的只是单纯的关心林娇娇。若是平时,考虑到以后的好日子,林娇娇是愿意给朱伟一个好脸色的。

    可此刻,林娇娇心里都快烦死了。看着朱伟用他那张丑脸说着关心她的话,她厌恶的瞪了一眼朱伟。

    推开朱伟,林娇娇不耐烦的回道:“我想回就回,怎么,我回我自己家还要经过你的同意不成?”

    朱伟不在意林娇娇的态度,他顺从的往后退了些,笑:“呵呵,当然不用。”

    朱伟没有再问。

    林娇娇心里却是压不住事。

    勉强压下情绪,林娇娇指着对面的凳子,“你坐那边,我有话要问你。”

    朱伟如言坐下后,林娇娇神色几度变换,最后她放柔了声音,笑着问朱伟:“老公,我问你一件事。”

    朱伟笑呵呵的点头,“你问。”

    林弯弯:“老公,假设啊,假设以后我们国家允许个人做生意,全面放开了现在的各种限制,你会辞职然后做生意吗?”

    闻言,朱伟那是想也不想的就摇头,“那肯定不会,就算国家允许做生意了,那个体户也不能跟国营单位的工作比,个体户上不了台面,我这工作说出去体面。”

    “而且等我将来老了,我这工作还可以传给我们的孩子,孩子就不用担心没工作说不着媳妇了……”

    林娇娇嘴角的笑意维持不下去了,她打断了朱伟的话,“老公,我是说,假设以后国家的政策全部都变了,国情也不一样了,个体户不再是上不了台面的工作,以后反倒是有钱人更有地位,国营单位的工作也不再那么体面,你会不会辞职做生意?”

    朱伟有些困惑,再次摇头,“老婆,可是我们国家私人是做不了生意的,你怎么纠结这个问题?”

    “而且就算我们国家真的允许个体户存在了,那谁也不能保证以后的政策就不会再变,这做生意总归是没有我的工作来的安稳。”

    “我要养活你,将来还要养活我们的孩子,咱们一家人得吃得喝,我不能冒险。”

    “你想想,要是我真的辞职做生意亏本赚不到钱,那我们一家人就得饿肚子了。”

    林娇娇:……

    听这话,林娇娇心里窝火死了,她终于还是没忍住自己的脾气。

    林娇娇提高音量说道:“朱伟,你是个男人,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出息?”

    “就你那破工作有什么好的?一个月几十块钱,随便买点东西就花完了。”

    “你也说了以后要养活我和孩子,现在我们两个人就过得紧巴巴的,以后再有个孩子,难道你想让我把自己该用的钱省出来,然后给孩子用吗?”

    “你别忘了我是为了什么嫁给你的,我不图你别的,我就是图你这个人对我好,如果以后你连我都养不起,那我们这场婚姻,还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吗?”

    朱伟如今别的都不怕,就怕林娇娇动不动的就提离婚的事,好不容易娶到了林娇娇,朱伟肯定是不愿意离婚的。

    朱伟很清楚,没了林娇娇,他这辈子都娶不到比林娇娇条件还好的女人了。

    而且,他真的很爱林娇娇,他离不开林娇娇。

    朱伟神色慌乱了下,连忙柔声哄着林娇娇,“老婆你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是我不会说话,是我的错。”

    朱伟这话,并没有让林娇娇的表情变好一点,林娇娇冷漠的看着朱伟,不说话。

    如此,朱伟更慌乱了,朱伟举着右手发誓,“老婆,我发誓,我肯定这辈子都对你好,就算以后我们有了孩子,在我的心里,也还是你最重要,孩子包括我爸妈,都没有你重要。”

    林娇娇还是不说话,经过了将近一年的相处,林娇娇如今非常了解朱伟的性格,她知道,怎样对付朱伟才有用。

    果然,朱伟扛不住了。

    低头,朱伟说:“老婆,以后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如果以后国家真的让做生意了,你要让我辞职做生意,我就辞职做生意。”

    林娇娇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她微微一笑,“老公,毕竟你才是家里的一家之主,这生意上的事我也不懂,我肯定是都听你的。”

    “我相信你,你肯定能让我和孩子过上好日子的。”

    林娇娇改变了以前要在朱伟做生意时给他提意见的想法。

    许慕礼和林弯弯考上大学的事倒是提醒了她,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注定好的。

    如果她想让朱伟变成上辈子的那个朱伟,为了防止各种意外,那她就不能在以后朱伟做生意的时候插手。

    她不能保证,她的插手,不会影响到朱伟的事业。

    而且她一开始想要帮助朱伟的想法,就是因为姐姐和许慕礼产生的。

    可如今许慕礼和姐姐考上了大学,读书去了,那么,这辈子说不定许慕礼因为顾虑着自己大学生的身份,都不会下海做生意。

    许慕礼不下海做生意,那他和姐姐,这辈子永远都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打工人。

    两个打工的,肯定比不上她这个老板娘,这辈子,姐姐都会过的不如她。

    想着,林娇娇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着林娇娇的笑容,朱伟也笑了。

    朱伟想,林娇娇这么好的姑娘嫁给他是他高攀了,这辈子,他都要对她好。

    他会一直顺着她,疼着她,听她话,不惹她生气。

    他不能失去林娇娇。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卡文了,有点晚了,抱歉

    么么感谢在20201129115105202011292348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日梦中梦60瓶;莎其瑪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伏天氏东凰大帝

凡人修仙传韩立结局如何

凡人修仙分为哪几个境界

凡人修仙传飞升灵界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