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txt下载百度云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l74l78l744e0b8f7d767e5ea64e91/1634796292.html

    ()  1981年,夏。

    今年,已经是国家全面放开各种政策,改革开放的第二个年头了。

    自从国家改革开放,允许个人做生意之后,南城县的变化,真是一天一个样。

    以前,无论是城里还是农村,谁家要是有个千把块钱,就算是富人家了。

    大多数的普通家庭,在这个年代都存不下什么钱,日子过的紧巴巴的。

    所以当南城县出了一个万元户的消息传出来之后,整个南城县都轰动了,沸腾了。

    消息传的很快,林娇娇中午听到后,便一直拉着脸。

    下午朱伟一回家,面对的就是家里的冷锅冷灶,还有林娇娇难看的脸色。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林娇娇,朱伟关门的手微不可觉的顿了顿。

    深吸一口气,朱伟努力笑了起来。

    “老婆,我回来了。”

    结婚这些年,朱伟每次回家,就算林娇娇已经看到了他,但朱伟还是会这么跟林娇娇打招呼。

    而比起他一天不落的笑容,林娇娇就看心情了。

    心情好的时候,她会冲他笑笑,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会面无表情的看着朱伟,把朱伟当成空气。

    今天的朱伟,依旧是空气朱伟。

    朱伟换鞋,他刚走到林娇娇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林娇娇就脸色一变,开始发难。

    林娇娇语气有些激动地质问朱伟,“朱伟,你告诉我,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辞职做生意?”

    前两年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林娇娇就催促朱伟辞职做生意,当时被朱伟的一句先观望观望给搪塞了过去。

    林娇娇等啊等,等了半年,朱伟还是没有任何行动,林娇娇便再次催促朱伟,当时朱伟说再等等,他得想好做什么,到时候下海才不会亏本。

    林娇娇信了,她上辈子只知道朱伟在她死前是满城县的首富,只是大概知道朱伟的发家史。

    但朱伟到底是哪一年辞职,哪一年开始做生意的,她完全不知道。

    她害怕改变朱伟的人生轨迹影响到将来他会做的生意,所以她又忍了。

    可如今都快三年了,城里已经出来了第一个万元户,林娇娇真的忍不住了。

    林娇娇过够了如今紧巴巴的日子,她想过那种花钱时完全不用顾虑的生活。

    朱伟低头沉默着,看着朱伟又装哑巴不吭声,本就心里恼火的林娇娇气的眼睛都泛红了。

    林娇娇咬牙瞪着朱伟,气的不行,“朱伟,我不管,今天你必须给我个准话,你不能这么一直让我等下去了。”

    “以前是你答应我的,国家改革开放之后就听我的辞职做生意,养活我和孩子。”

    “今年都是改革开放的第二年了,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去?机会就这么多,如今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了,你再不抓紧机会,往后就是想做都晚了。”

    “我不管,你必须给我个痛快话,朱伟你别想反悔,你想想如今你的工资只能养活我们两个,孩子你都养活不起,生下来只能送到你爸妈那边让他们养。”

    “你难道就不想赚了钱,把孩子接回来,可以每天都看到你儿子吗?”

    林娇娇说的头头是道,她总是理直气壮,有各种自己的理由,让朱伟心甘情愿的听她的,为她贡献。

    朱伟抬头,看着眼前的家。

    不远处的电视,那是前年林娇娇非要买的。当时林娇娇说谁谁谁家都买了,说她嫁给他本来就被别人看不起,所以她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她过的有多好,别人买了电视机,她也要买。

    当时朱伟觉得林娇娇嫁给自己受委屈了,便咬牙预支工资买了。

    那时的朱伟想不到,电视机只是一个开始。那之后,林娇娇就一直在提各种的要求。

    洗衣机,外国人的沙发,冰箱……为了满足林娇娇,朱伟掏空了爸妈的家底,两次预支了工资。

    而如今,林娇娇要求他辞职下海做生意。

    朱伟一直以为林娇娇以前那么说是在跟他开玩笑,没想到她说的都是真的。

    这次,他不是不想满足林娇娇。

    可……

    朱伟只觉得心里头压了一块大石头,他喘不过气,快要无法呼吸了。

    “老婆……”朱伟呐呐的开口,迟疑道:“老婆,我们再等等好不好?就再等四年,我就听你的话,辞职下海做生意。”

    朱伟也想赚钱,身为男人,他想给林娇娇最好的,也想给儿子最好的,他做梦都想把儿子接回来,每天都看得到儿子。

    可是……

    没等朱伟说完,林娇娇就爆发了。

    林娇娇起身,两步走到朱伟面前,挥手就给了朱伟一耳巴子。

    “啪”,的一声,林娇娇手上没有留情,朱伟的右脸瞬间就浮现出来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朱伟一手摸了摸脸,疼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林娇娇冷笑,“疼吗?是不是特别疼?是不是很难受?”

    “可是朱伟……”林娇娇提高了音量,“你脸上的疼,不如我心里三分之一的疼,我也疼,我心里也难过,也痛苦。”

    “我这辈子最讨厌对我撒谎的人,最厌恶对我保证之后又做不到的人,最恨耍我玩的人。”

    “如今你全占了,你不停的撒谎,你保证了又做不到,你一次次的耍我。”

    “朱伟,你真让我看不起。”林娇娇说完,气的直喘粗气。

    朱伟低头,心里委屈的很。

    林娇娇却没有就此放过朱伟,她接着说:“朱伟,我告诉过你,嫁给你这个决定,让我被人看笑话,说闲话。”

    “我一直觉得嫁给你是正确的,婚前我坚信你会对我好,你以后会让我过上比所有人都好的日子。”

    “我幻想着,等我过上好日子的那天,体面的告诉所有人,我没有嫁错人。”

    “可你让我太失望了,你做事跟个女人似的犹犹豫豫,一点都不果断,你看看现在做生意的人,只要敢做,哪个不赚钱?”

    “你就应该趁着如今做生意的人少,赶紧投入进去才对,你得抓住这个机会,这些话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你为什么胆子就那么小?不能果断一点呢?”

    “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让我开始怀疑,当初我顶着爸妈不赞同的压力,顶着外人嘲笑的目光坚定的嫁给你,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随着林娇娇的话,朱伟的头越来越低。

    看着朱伟那没出息的样,林娇娇没忍住,又挥手在他头上连续扇了几下。

    朱伟没动,任由林娇娇打他。

    打完,林娇娇心里的恶气随着她的呼吸多少消散了些。

    勉强压抑住还想动手的情绪,林娇娇退回到沙发上坐下。

    她不耐烦的开口,“你说,现在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不想做生意?”

    朱伟这才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眼林娇娇,他的声音压的很低,说:“老婆,家里没有钱给我做生意。”

    林娇娇:……

    林娇娇似乎是听到了天方夜谭,她下意识的追问,“为什么家里会没钱?”

    朱伟:……

    朱伟犹豫了下,才说:“家里的钱都用来买电视,洗衣机,冰箱,和沙发了。”

    “还有你的口红,脸上抹的东西,衣服,鞋子,还有你每月回娘家,买东西,都需要钱,家里的钱就花完了。”

    “我之前预支了两年的工资,如今每个月发的工资都要扣掉五块钱来抵之前预支的工资,还得扣三年。”

    林娇娇懵了懵,她摇头,“不可能,我就买了这么点东西,怎么可能就没钱了?”

    朱伟苦笑,“老婆,我不敢骗你,是真的没钱了。”

    “没有本钱,我就是辞职也做不了生意,做生意都需要本钱。”

    这个事实对林娇娇的打击有点大,她一脸的惊愕。

    也有点懊悔,林娇娇暗暗想,是不是她这两年花的钱太多了,才把家里的钱给花光了?

    可她也没买多少东西啊,电视机冰箱洗衣机,那都是家里的必需品。

    自从家里买了几样电器,她腰板都挺直了。

    林娇娇想了许多,脑子里乱糟糟的。

    最后她问朱伟,“那你爸妈那边呢?他们的养老钱呢?”

    朱伟摇头,“没有了,都花完了,现在爸妈养着乐乐,也存不下钱。”

    林娇娇皱眉。

    这做生意没本钱就麻烦了,看着家里的电视机,林娇娇想到了把它卖了换钱,可她舍不得。

    想不出来办法,林娇娇干脆不管不顾的说:“那我不管,反正你答应我的,本钱的事,我不管你去借也好,还是想其他办法也好,你必须在两个月之内辞职,然后给我做生意赚钱去。”

    “行了,快去做饭,我都饿死了。”

    把朱伟赶走后,林娇娇还是烦躁的不行。

    不可避免的,她想到了远在京市的许慕礼和林弯弯。

    那两人自从那年去上大学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南城离京市太远了,林娇娇打听过几次,都没有打听到那两人的消息。

    她完全不知道那两人如今在京市做什么,更不知道许慕礼这辈子有没有做生意。

    这种未知让她每次想起来都很痛苦,再想到她如今的困局,林娇娇真是恨不得去一趟京市,去查探一下那两人如今的情况。

    这辈子,她绝对接受不了林弯弯比她过的好。

    ……

    朱伟做好了晚饭,吃晚饭的时候,林娇娇习惯性的打开了电视。

    如今这个时候,电视台还不多,只能收到几个频道。

    林娇娇为了生意的事,也为了不错过国家的很多消息和政策,自从家里买来电视后,她几乎每晚都会看京市电视台的电视新闻节目。

    吃着饭,林娇娇耳朵听着新闻,偶尔夹一筷子的菜。

    电视里,的声音清亮有力,“今日,我国外交部新闻司的发言人许慕礼在记者招待会……”

    “啪”林娇娇的筷子掉在了桌子上。

    这辈子,她对许慕礼这三个字太敏感了。

    她猛地抬头,眼睛刚落在电视上,眼里就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彩色电视里,男人穿着一身简单至极的黑色西装。

    他的头发很短,寸头,可就是那样普通简单的发型,也没有拉低他身上那独特的气质。

    他的眼睛很黑,眼神有光,看人时似乎带着三分凉薄,六分淡漠,还有一分讥讽。

    那种眼神,林娇娇真的没法具体的形容出来,可她被那双眼睛注视着,让她觉得自己只是不足一提的芸芸众生。

    外交部新闻司的发言人吗?

    所以,这辈子许慕礼,他没有创业,但他却走上了比上辈子更高的道路,爬上了更好的位置吗?

    那林弯弯呢?

    林弯弯有了许慕礼这个当官的老公,还读了京市大学,是不是比上辈子还过的好?

    林娇娇低头看看自己,抬头再看原本在她眼里很气派的家,再看对面又矮又丑的老公。

    电视里,还是许慕礼那英俊刚毅的面容。

    林娇娇抖着手,不住的深呼吸。

    眼里的泪,哗啦啦的就往下流。

    为什么?为什么她重活一世,知道那么多事,却还是没有那两个人过的好?

    外交部,当官,那是她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

    可许慕礼这辈子,偏偏就做到了。

    他才这么年轻,就成了外交部的新闻司发言人,那他以后的前途,岂不是更好?

    这辈子,他会爬上她望尘莫及的位置。

    那样的位置,是她这辈子再努力,是朱伟赚再多的钱也追不上的。

    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林娇娇突然觉得心里好无力,她的眼前漆黑一片,她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了。

    所以这辈子,老天爷干嘛要让她重生回来。

    为什么?不能让她早一天重生回来,不能让她在换婚之前回来?

    为什么?

    林娇娇泣不成声,失神地看着电视里的许慕礼。

    此刻他嘴角那似笑非笑的笑容,明明是在讥讽国外记者们的话,可她觉得,那个笑容,笑的是她。

    笑她两辈子都错过了那么好的男人。

    上辈子的他有钱。

    这辈子的他有势。

    两辈子,她都错过了许慕礼,错过了上辈子那个为她收敛尸身,为她报仇的男人。

    低头,她没有再看,而是声音沙哑的对紧张兮兮关心着她的朱伟说:“离婚吧朱伟。”

    “我们离婚,孩子给你,房子给我,我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生活了。”

    她再也不想每天睁开眼睛,都面对朱伟那张丑陋不堪的脸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中午十二点见哦感谢在20201130120302202011302104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二三10瓶;风的莘葳4瓶;铃音依旧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叶伏天夏

凡人修仙传超清下载

凡人修仙传柳玉长相

凡人修仙传辛如音转世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