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伏天主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https://www.jupindai.com/f6728/53f64f0f59294e3b89d25c0f8bf4514d8d3996058bfb51686587/1634325736.html

    ()  “咳……”

    “咳咳咳……”

    许慕礼断断续续地低声咳着,胸腔处那股隐约的抽疼和痒意,让他特别难受。

    同时,他的大脑也有些晕眩,有些站立不稳。

    摇摇头,许慕礼坐回了原地。

    端坐好,许慕礼闭上眼睛,按照记忆里的方法开始修炼。

    仙法在体内刚运转开来,源源不断的仙力就涌入了许慕礼的体内。

    仙力在体力流转了几圈,最终全部汇入了胸腔处,那些疼痛,瘙.痒瞬间被抚平了些。

    许慕礼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稳,紧皱的眉头被抚平,不再留有任何痕迹。

    这紫樱仙脉,果真是个好地方。

    ――紫樱仙脉乃是天界最好的一处仙脉。

    因着紫樱仙脉离夜华宫最近,整个仙界夜华又是身份最高贵的仙君,所以理所应当的,紫樱仙脉被仙君们认为是夜华的地方。

    夜华从未开口说过不让其他仙君来此修炼,但仙君们似乎是默认了,从不打搅夜华。

    慢慢的时间久了,这紫樱仙脉就真正成了夜华的地方,万年来来过此地的只有夜华。

    哦,如今还有宫初月。

    宫初月“天性单纯”可爱,夜华从不会拒绝宫初月的任何要求,宫初月想要什么,夜华都会满足她。

    对于仙界其他仙君们都不敢来的地方,宫初月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比自家的后花园还要随意。

    ……

    在仙界,是没有四季变换没有白天黑夜之分的。

    许慕礼这一修炼,就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

    修炼的感觉很奇妙。他整个人是清醒的,思绪却是放空的,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处于一个温暖舒适的虚幻中。

    第一次修炼,许慕礼就入了定。

    直到他听到了宫初月急迫的呼唤声。

    “师尊――”

    “师尊――”

    宫初月红着眼,边哭便呼唤着师尊。

    此前每次来紫樱仙脉,宫初月都会被紫樱仙脉里的瑰丽风景给迷了眼,顾不得其他。

    可此刻,宫初月走在她最喜欢的地方,却连多看一眼都不曾。

    只要一想起自己昏迷前对师尊做过的事,宫初月的心里就恐惧不已。

    她懊悔,明知师尊在修炼时对外界也有感应,她不该一时鬼迷心窍太过大意。

    她应该小心再小心,不叫师尊发现的。

    可她太情非得已了,当时看着师尊那俊美清冷的脸庞,她就入了迷。

    她跟在师尊身后十几年,她无数次用手指虚虚描绘着师尊的五官,也无数次的幻想过亲上去。

    她太想了。

    她太渴望了,午夜梦回,她每次都梦到自己亲了上去,她来不及欣喜,就从梦中醒来。

    梦中亲上去时她有多欣喜,醒来就有多空虚。

    师尊为她塑造了仙骨,她一时欣喜若狂,就昏了头。

    想着,宫初月就忍不住眼泪。

    她知道她不该,师尊不止是她最重要的人,也是她的恩人。

    师尊看上了她一个凡人当徒弟,本就是对她的恩赐,她应该对师尊感恩戴德,应该永远把师尊当成父亲一样的尊敬着。

    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爱意。和师尊的日夜相处,师尊对她的疼爱,宠溺,对她的百依百顺,让她想要奢望更多。

    她想与师尊缔结仙侣,她想当师尊的小徒弟,也想当师尊最爱最重要的人。

    抹了把泪,宫初月说不上来后不后悔。

    她醒来就一个人呆在她的宫殿里,问仙童师尊的去向,仙童什么都回答不上来。

    她找遍了夜华宫,也没有找到师尊的身影。

    她的心里也越发恐惧,此刻宫初月来不及想太多。

    虽然当时师尊那惊讶诧异的眼神让她心痛,可此刻,宫初月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找到师尊,哀求师尊的原谅。

    无论师尊要怎么惩罚她的冒犯,她都甘愿认罚。

    只要师尊不赶她走,其他的,她什么都不在意。

    “师尊――”

    听着不远处宫初月那一声比一声焦急的呼唤,许慕礼感到喉咙处有些腥热。

    入定被强行打断,让他刚刚修炼恢复了一些的仙体,再次受了内伤。

    睁开眼睛,许慕礼眼前一黑。

    “噗……”许慕礼实实在在的吐出了一口血来。

    “咳……咳咳咳咳咳……”许慕礼一手撑着地,身体一晃,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听到师尊声音急忙跑过来的宫初月,一眼就看到了身体摇摇欲坠的师尊。

    “师尊……”宫初月大惊失色,冲到师尊跟前,一把抱住了师尊。

    许慕礼没有防备,被宫初月莽撞的撞入了怀里,喉咙一痒,再次吐出一口血来。

    看着师尊吐血,宫初月眼里的泪几乎连成了串。

    伸手,宫初月就要用衣袖给许慕礼擦拭嘴角的血迹。

    许慕礼皱眉偏头避开,声音很冷,“松开。”

    宫初月身体一僵,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

    看着师尊对她满脸的抗拒,宫初月惨笑了下,松开了师尊。

    起身往后退了半步,宫初月膝盖一弯,“扑通”一声就冲着许慕礼跪下了。

    跪下后,宫初月低头哭泣着认错,“对不起师尊,是初月的错。”

    “初月不该冒犯师尊,不该对师尊不敬,不该对师尊无理。”

    “初月愿承担师尊的任何责罚。”

    ……师尊太久没有回应,宫初月等的心焦,终于,宫初月忍不住抬头小心翼翼地看向师尊。

    看到师尊脸上掩饰不住的挣扎之色,宫初月心里有些酸涩,有些疼痛,也有一丝丝的窃喜。

    原来,她对师尊来说这么重要吗?她都犯了如此大不敬的错,师尊也不舍得惩罚她。

    窃喜完,宫初月更加惭愧了,是她害的师尊受伤吐血,她受罚是应该的。

    想着,宫初月再度认真的开口,“师尊,是初月的错,初月甘愿认罚。”

    许慕礼没有心情搭理宫初月。

    此刻,他正在和自己做斗争。

    是的,他自己……宫初月在他面前跪下的那刻起,他的身体和思绪就有点不受他控制了。

    他想起身,想把宫初月扶起来。

    他想看看宫初月刚刚那么猛地跪下,膝盖有没有受伤。

    他想温柔地抬起宫初月的下巴,替她擦掉她脸上那晶莹剔透的泪。

    他想抚平她蹙起的眉心。

    也想把她抱在怀里,柔声告诉她没关系,他受伤不关她的事。

    他想对宫初月说,他不怪她的冒犯,不怪她亲了她。

    ……太多的冲动,许慕礼需要极力的忍耐着,付出全部的忍耐力,才不会真的如冲动一样起身将他所有的想法付诸行动。

    他整个人仿佛被撕裂成了两块,之前一次次的伤,和此刻仙力的迅速流逝,让他整个人都有些暴躁。

    忍不住的,许慕礼第一次在心里骂了声操。

    “师尊?”宫初月小声开口,沉默的氛围压的宫初月胸口很闷,有些喘不过气。

    许慕礼掀起眼皮看去。

    宫初月眼神里对他的爱,只要眼睛没问题的,都看的出来。

    夜华的记忆里,其实多少是感觉到了的。

    可夜华从隐约感觉到的那刻起,就没有干预过,没有阻止过宫初月对他的靠近。

    宫初月的眼神,让许慕礼久违的想起了佟佳。

    像其他几个世界里,女主对男主的爱基本上都带着不同的目的性。

    宫初月和佟佳不一样。

    她们不在意任何外在的东西,她们只想要爱,只想和爱的人在一起,只想被爱,只想成为爱人眼里心里最重要,也是唯一重要的存在。

    剧情里,夜华出于愧疚同意了天帝的要求,要剔除宫初月的情根,将宫初月送去二重天的修真界。

    因此,宫初月就黑化了,以身入魔,势要杀戮天界仙君来祭奠自己的爱情。

    就这么一点剧情,就可以看出来,宫初月真的“很爱很爱”夜华。

    她的脑子里,只有夜华,她的世界里放不下其他东西,只有夜华。

    就如当初的佟佳一样,眼里只有他,除此之外看不到任何东西。

    要说两个世界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和夜华。

    他觉醒了,但夜华越到剧情的后期,就越是爱宫初月入骨。

    从夜华愿意为了仙界与魔界战斗了数万年就看的出来,夜华在遇到宫初月之前,骨子里虽然冷漠,但最起码是正义的。

    可最后,偏偏是夜华这个前期最正义不过的人,为了宫初月抛弃了一切,不顾生灵涂炭,与六界为敌。

    许慕礼不知道作者写出来这样一个故事是为了什么。

    难道想用无数生命的死亡,来证明宫初月有多爱夜华,夜华有多爱宫初月吗?

    这样需要罔顾他人生命来证明的爱,真的是爱吗?

    许慕礼永远理解不了那个作者的想法。

    喉咙一热,许慕礼感觉又要吐血了。

    虽然他很想此刻就剔除宫初月的仙骨把她打入凡间,让她从哪来回哪去。

    可是他的身体实在是不允许,而且这事也有些麻烦。

    抱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想法,许慕礼狠狠压住心里的不舍,冷淡的开口,“回去你的宫殿闭门思过,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出宫殿一步。”

    宫初月又哭了,边哭,宫初月边哀求,“师尊,您现在受伤了,让初月守在您身边可好?”

    “初月担心师尊,等师尊恢复一些了,初月就领罚闭门思过。”

    “一切都是初月的错,初月甘愿认罚。”

    只是听闻这话,许慕礼便感到心里一阵阵的悸动。

    还有心软、不舍、想点头的冲动。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十二点之前更新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伏天石叶伏天的母亲

凡人修仙传南宫婉是谁演的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在线听书全集

凡人修仙传后期不好看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