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伏天氏最新章节笔趣阁手机版https://www.jupindai.com/f6728/53f64f0f59296c0f670065b07ae082827b148da39601624b673a7248/1634793966.html

    ()  “噗……”

    “咳咳咳咳……咳……”

    许慕礼捂着胸口,这下是真的吐血了。

    原来,人的心脏痛到了一个地步,真的会心碎到吐血。

    随手抹掉嘴角的血迹,许慕礼将芥子空间里释音给他的仙丹全部拿出来,一颗颗全吃了。

    吃完,他冷笑。

    他也不知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幕后黑手听,“想让我屈服于这身体的本能?”

    “做梦!”

    第一世他年纪轻轻时,都不带怕的,更不要说如今了。

    上一世在官场,他什么没有见识过,生死,他早就看淡了。

    身体的痛苦他不会怕,那幕后黑手,有本事就弄死他。

    不然他永远不可能屈服。

    闭着眼,许慕礼缓了缓。

    数颗仙丹延缓了他心脏的剧痛,睁眼再度看向地上的宫初月,这次,他的心脏终于没有刚刚宫初月昏迷过去时那么痛了。

    许慕礼随手一挥,宫初月的仙体就漂浮在了空中。

    宫初月昏迷了不要紧,哪怕她昏迷了,也不妨碍他们解除师徒之契。

    方才宫初月说的那句话,他用留音石全部都录下来了,等下去了女娲圣地,留音石就可以代表宫初月。

    宫初月人到了就行,她醒不醒有没有意识都不重要。

    ……

    女娲圣地位处于仙界与魔界的交界处。

    说起来,其实数万年之前,这个世界里,还没有什么魔界,只有一个仙界。

    如今魔界的魔帝渊,是大约十几万年之前,叛离仙界,然后跑到魔界那边,自立为魔帝。

    那之后,便有了所谓的魔界。

    而魔帝渊在叛变仙界之前,和夜华乃是关系不错的好友。

    应该说,夜华,释音和渊,当时都是好友。

    那时仙界还没有仙帝,飞升仙界的所有仙君们,都是平等的。

    时间久了,飞升的仙君也多了,仙界就乱了起来。

    之后有数位仙君提议,仙界可以如那下界的凡间一样,选出来一个仙帝。

    夜华等人都同意了。

    因着夜华的身份最为高贵,于是所有人都选择了夜华,然夜华并不喜欢那些琐事,便拒绝了。

    之后,仙君们选出来了两位仙君。

    一位是如今的仙帝,另外一位便是渊。

    仙帝和渊各自的支持者持平,于是众人提议让夜华来做最后的选择。

    当时,夜华选了仙帝。

    结束那场仙界大会后,渊情绪十分激动的质问夜华,夜华乃他好友,为何却支持一个外人。

    夜华道,渊是个太过于情绪化的人,不适合掌管仙界,天帝更适合。

    然夜华的话,却让本就生气不理解他选择的渊更加生气了。

    渊接连冷笑了几声,说夜华是一个不懂感情,无情无义的仙君。

    说他错看了夜华,说罢,渊甩袖离去。

    那是第一次仙魔大战前,夜华与渊最后一次见面。

    那之后渊就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没心没肺的夜华也难得有了那么一丝愧疚,还四处寻找过渊,都没有找到。

    久了,夜华也放弃了。

    渊整整消失了万年之久。

    渊再出现时,就是率领着无渊魔界的魔傀们来攻打仙界。

    朋友反目成仇,夜华自己摸不着头脑,完全不明白渊为何只是因为他选择了仙帝就要入魔攻打仙界。

    夜华问,渊却从不回答。

    渊似乎一心只有仇恨,曾对着夜华发誓说他要夺下仙界,靠自己的能力占领整个上层世界。

    第一次仙魔大战,渊输了,却并不死心,那之后每隔万年,渊就要卷土重来。

    渊锲而不舍的精神,曾让仙帝痛苦到提议,要把仙帝的位置让给渊。

    渊知道后,却扬言不要,施舍的东西他不在乎。

    总之,渊的魔力敌不过夜华,所以反目成仇的两人,打了十几万年,也没有一个结果。

    反倒是连累了不少仙君魔君陨灭。

    想着那些往事,许慕礼觉得,这个世界的夜华、渊、宫初月都有毛病。

    小小的一点私事,偏偏最后都要闹的惊天动地,要闹得六界不安。

    其他仙君魔君和下界的人,也是倒了大霉了。

    ……

    赶去女娲圣地的路上,许慕礼使用仙力控制着宫初月的身体跟在他后面,并没有看宫初月一眼。

    再加上他想着以前的那些旧事,所以他不知,在快要接近女娲圣地时,宫初月的睫毛颤动了几下,醒来了。

    宫初月刚睁开眼睛时,眼神里全是迷茫。

    她是平躺着的,她看到上方的云朵在她眼前飞速略过,她侧头,看到了师尊。

    宫初月心里一喜,她刚要开口喊一声师尊,却突然想起来了她昏迷之前发生的一切。

    宫初月的一声师尊卡在了嗓门处。

    抿嘴,宫初月打量着周围的情况,试图判断师尊要带她去什么地方。

    看了一会儿,宫初月瞪大了眼睛。

    !

    是女娲圣地!师尊要带她去的地方是女娲圣地。

    宫初月至今最记忆犹深的,除了第一次见到师尊时的画面,还有来女娲圣地时的情形。

    那时,师尊抱着她来女娲圣地,她害怕的问师尊要去哪里,师尊耐心的指着一路的山脉介绍给她,告诉她何为师徒之契。

    女娲圣地附近的山脉,她永远都忘不了。

    睁大眼睛,宫初月眼里流出了泪,泪从她眼尾划下,落入云层消失不见。

    宫初月哭的无声无息。

    她连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此刻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可以,她不能和师尊解除师徒契。

    师徒契是她和师尊之间最紧密的联系,她不能失去师尊。

    这个世上,她什么都没有,只有师尊。

    宫初月怕了,她好怕。

    可她该怎么办?她刚塑得仙身不久,她的仙力很弱,她就是想跑,在师尊的手里也跑不了。

    宫初月想不到任何办法,随着女娲圣地的接近,她的眼神也越发的绝望。

    怎么办?谁能帮帮她?

    正在宫初月越来越绝望时,她的脑海里,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是一个清冷阴沉的男声,“小初月这是怎么了?需要我的帮忙吗?”

    听到这个声音,宫初月的心脏跳的快了些。

    “小初月?”

    “小初月怎么不理我?我们以前不是好朋友吗?小初月怎么不理我呢?”

    看着师尊的背影,宫初月在心里厌恶道:“滚,我不是你的朋友。”

    想起当年被骗的事,宫初月都恨死对方了,她怎么可能把对方当成朋友。

    那个声音笑了,他似乎很开心,开怀大笑道,“哈哈……小初月可真是可爱,和以前一样的可爱,怎么,你师尊至今还不知道我的存在?小初月还是没敢告诉你师尊啊。”

    宫初月没有回答。

    “小初月是又害羞了吗?小初月真是可爱,跟当年我第一次见到小初月时一样的可爱呢。”

    “我还记得当年第一次见到小初月,小初月扎着小辫子,要把你师尊给你的仙丹分给我吃,你说喜欢我,让我当你的朋友。”

    “我真是有些伤心,明明是小初月要我当你的朋友的,小初月后来怎么就不理我了呢?”

    “我是真心喜欢小初月,把小初月当成朋友,小初月也太绝情了。”

    宫初月很烦躁,“你闭嘴。”

    “哈哈,小初月真可爱,我喜欢,我就喜欢小初月这样的。”

    “我刚刚正在修炼,就被你体内的感应蛊给吵醒了,小初月可以说说,发生了什么事让小初月的情绪如此的激动?”

    “小初月说了我肯定会帮助你的。”

    “嗯?真的不需要我的帮助吗?小初月体内的感应蛊都被吵醒了,我这边都有了反应,所以小初月那边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是和小初月的那个师尊有关的?”

    宫初月咬牙,“滚开。”

    “真的不需要?那我可真的走了,我要走了,就没有人可以帮小初月了。”

    “可怜的小初月啊,肯定发生了什么让小初月特别伤心的事,算了,小初月既然讨厌我,不需要我,那我走了。”

    ……

    宫初月的心里,左右摇摆了起来。

    她真的不想和师尊解除师徒契,可她跑又跑不了,之前她求了师尊那么久,师尊都没有心软,可见师尊这次的决心。

    等到了女娲圣地,她再反抗,估计也没有用?

    所以,要求那个人吗?

    可师尊曾说过一句话,切勿与虎谋皮,那个人并不是什么好人。

    当年那人利用她年幼无知,她差点就害了师尊。

    当时若不是师尊发现,那结果她想都不敢想,她很害怕,所以在师尊问她是否见过那人时,她摇头什么都没有说。

    那次之后,她才知道那人在她的体内下了感应蛊,她错失了对师尊坦白的机会,也不知那人是如何做到隐瞒师尊的。

    那感应蛊,在她的体内一留就是这么多年,时不时的,那人就要骚扰她。

    宫初月猜不到那人的身份,但从那人当年要借她之手害师尊的事来看,那人不外乎就是师尊的仇人。

    所以,她真的要求师尊的仇人来帮她吗?

    她要与虎谋皮吗?

    如果她真的求了那人,那人又利用她来伤害师尊怎么办?如果师尊真的因为她而受到了来自那人的伤害,那她永远都没法原谅自己。

    宫初月心里的天平秤不停的摇摆着,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

    还没等她想明白,女娲圣地到了。

    宫初月抖着睫毛,迅速闭上了眼睛。

    “小初月再不开口,我可真的不管小初月了哦,我要接着修炼了。”

    ……“我……”宫初月心脏“砰砰砰”的跳动着。

    “嗯?小初月说吧,没关系的,你需要我怎么帮你呢?”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肯定义不容辞的帮助小初月。”

    宫初月感觉到自己在快速的下降。

    很快,她的后背有了清晰的触感,她感觉自己被放在了地上。

    许慕礼低头看着宫初月,他发现宫初月的气息有些紊乱。

    醒了?

    他淡淡道:“醒来了就起来。”

    ……被师尊发现了,宫初月只能慢慢睁开了眼睛。

    一手撑着地,宫初月坐起来,装着迷茫的样子问师尊。

    “师尊,此处是何地?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问着这话,宫初月的心里,还抱有着一丝微弱的期盼。

    她期盼着,师尊会对她心软,会不舍如此的对她。

    毕竟她和师尊这么多年的感情在那,还有,师尊这么多年对她的好,对她的疼爱可都不是假的。

    然而,师尊接下来的话,彻底打破了她的奢望。

    “女娲圣地,本君之前说过了,要与你解除师徒契。”

    这下宫初月的心,彻底坠入了无底深渊。

    看着师尊一挥手,拿出了金色耀眼的师徒契,宫初月慌了。

    她急切的在心里求着那人。

    “帮帮我,你帮帮我。”

    “求你,求你帮帮我!”

    她不能,不能失去和师尊的这层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尽量十二点更新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伏天氏小说TXT

凡人修仙传网页版突破夺舍

凡人修仙传西瓜影音14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完整版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