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起点中文网月票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8d7770b94e2d65877f5167087968/1635245945.html

    ()  许慕礼与释音一路不带停歇地追赶着。

    然而,他们却总是晚了魔傀们一步。

    沿途,他们飞过不少城镇,看到的都是城镇建筑物毁坏严重,尸横遍地的惨烈模样。

    鲜少有人能够从魔傀们手底下活下来。

    魔傀在寻找食物时,除了它们那对血红色的大眼睛外,它们的嗅觉也是极为灵敏的。

    可以说,魔傀的鼻子,是天生为了杀戮而存在的。

    凡是活人的气息,它们便能闻到。而它们只要闻到一个味道,不找到那个味道是不会罢休的。

    也因此,虽说两人没有追赶上魔傀的大部队,但一路也遇上了零星几只掉队的魔傀。

    几只魔傀对于许慕礼来说,挥手之间便能解决,不足为虑。

    经过又一座修真门派的山头时,许慕礼与释音第一次碰到了活人。

    十几人便藏在狭小到只容得下一人通过的山洞里,许慕礼用神识探寻整座大山时发现了他们。

    山洞被大石挡了起来,不远处游荡着几只狂声嘶吼着的魔傀。

    许慕礼解决了几只魔傀,挥手将放在山洞口的大石推开。

    大石一被挪开,漆黑一片的山洞里便透出了亮光。

    压抑着呼吸的一群人心脏狠狠一沉,有一女修者忍不住哭了起来。

    有人低声喃喃,“完了,被发现了。”

    “娘的!”突然,有一男修者大吼一声站了起来,大叫道:“横竖都是死,娘的,跟它们拼了,老子死也要拉着它们垫背。”

    城镇普通的修真者们分不清魔兽与魔傀的区别。

    但对于这群人来说,他们知道,那不是存在于修真界的魔兽,修真界,从未出现过那么厉害的魔兽。

    倒是修真界万年前留下来的资料上,出现过类似的东西。

    那个东西据说是出自于上界无渊魔界的魔傀。

    但他们如何也不敢相信,上界的魔傀会来到下界。

    男修者吼完,一鼓作气的提着通体月白色的大刀冲出了山洞。

    男修者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

    余下的修者们见此,也都咬牙站了起来。

    “呸,不过是几个没有智商的傀儡罢了。”一人笑骂道。

    所有人都冲了出去。

    话说是这么说,但他们一群人,是好不容易才在其余年长修者的保护下逃出来的。

    如果不是这个狭小的山洞,他们早就葬身于怪物们的肚子了。

    那些恐怖的东西虽然没有智商,但他们都知道,他们出去必死无疑。

    可是已经没有希望了,只能拼了。

    不拼也只是等死罢了。

    那些怪物守在外面不离开,他们早晚会饿死在山洞里。

    ……

    “这……”

    冲出来的人看着几只魔傀的尸体,都沉默了。

    死了?

    有人视线探寻一圈,这才看到了山洞不远处的白衣男女。

    白衣男女的气质实在独特,这让看到他们的人,一时之间竟都不敢开口。

    很明显,几只怪物是被白衣男女杀掉的。

    可仔细看白衣男女身上的衣物,连一滴脏乱也无,这说明他们很轻易的就解决了那几只怪物。

    想起白云山里,一百多位修者合力也才杀了一只怪物,最后只逃出来了他们十几人。

    一群人对于白衣男女的厉害程度有了判断。

    许慕礼主动走向一群人。

    如今时间便是生命,所以走近后,许慕礼也没有拐弯抹角。

    他直接气问道:“那群魔傀们,离开这里大概多久了?”

    魔傀?其中一人怔住。

    那人惊呼,“真的是魔傀吗?真的是上界无渊魔界里的魔傀吗?”

    许慕礼颔首,“对,正是魔傀。”

    得到了答案,那人一脸的失魂落魄,“魔傀,魔傀乃是上界之魔物,魔傀怎会来到下界?”

    “怪不得,怪不得我们白云山的修者,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只能逃跑。”

    “原来是魔傀。”

    “哈哈……”笑了两声,那人捂着脸就哭了起来。

    一人一哭,也感染了其余人的情绪,十几人都无声的抹起了泪。

    许慕礼皱眉,他没有时间可以耽误,于是他再次问道:“魔傀们离开这里大概多久了?”

    许慕礼想问清楚魔傀们离开这里的时间,便是不想再把时间耽误在每个城镇上。

    他与释音不清楚魔傀到底在哪个城镇,所以他们一路都不敢飞的太高,每到一个城镇就需要飞下来看一下情况。

    飞的太低,又每到一个城镇都需要耽误一点时间,这才一次次的慢了一步。

    他们能够判断出来魔傀行走的速度,所以只要知道魔傀们离开一个城镇的时间,他们便能够推测出来与魔傀的距离。

    只要知道了大概的距离,他们就可以飞的高一些,中间也无需一次次下来查看浪费时间。

    这样才能早早追上魔傀们。

    他们早一步追上魔傀们,那死于魔傀之手的普通人便会少很多。

    许慕礼问完,一群人沉默了几秒。

    然后之前问话的男修者道:“我等一直呆在黑暗之中,只能大概推断出来,那群魔傀们离开大概有一个多时辰。”

    一个多时辰,也就是说,魔傀们离开了这个修真门派大约两个多小时了。

    两个小时,以魔傀们一路杀戮的速度看,他们此刻应该正要离开这个城镇。

    许慕礼心里一喜,他看释音,释音眼睛也亮了。

    终于追上了。

    许慕礼点头,“感谢你们,你们无需再躲避了,如果害怕,可朝着南方离开,我们刚从南方过来,一路的魔傀已被我们铲除。”

    说罢,许慕礼朝着释音示意,下一秒,两人就飞了起来。

    转身要飞走时,底下那位男修者大声问到:“你们可是那上界的仙君?”

    许慕礼低头看了眼男修者,点头,然后扬声道:“这次事情是我们仙界牵连了你等,等处理完这群魔傀们,我们仙界会补偿你等的。”

    虽然如今已经死亡无数,说什么都晚了。

    但补偿活人,为死去之人的灵魂祈福,让那些枉死之魂下辈子投个好胎,下辈子做个富贵人,还是可以的。

    说罢,许慕礼不敢再迟疑,和释音转身快速朝着前面的城镇飞去。

    眼看着上方的白衣仙君们离开,底下的人哭着跪下,不停的磕头。

    “恭送两位仙君。”

    ……

    刚飞到城镇上方,许慕礼就听到了一个女人凄厉嘶吼的叫声。

    “我的儿――”

    许慕礼大惊,快速朝着下方飞去。

    下降的同时,许慕礼闭上眼睛,用神识“看”向下方。

    果然不出他所料,下面的城镇里正是魔傀的大部队。

    绕过一大群魔傀,许慕礼接着向前看去。

    看向明显是一个城镇的出口处时,许慕礼看到一个红色的包裹物,飞快的朝着不远处的魔傀们飞去。

    而那红色包裹物后面,有一个女人追着那个包裹物,面容惊恐,惨烈的不停尖叫着,“我的儿――”

    许慕礼瞬间睁开了眼睛,他咬牙对释音说:“我来解决魔傀,你去救那个孩子与女人。”

    释音点头,“好。”

    两人飞快的飞向了那头。

    而此刻的出口处,渊笑着看着女人跌跌撞撞的样子。

    他乐的不行,对宫初月说:“你说她图什么?明知追上了也不过是和那小蝼蚁一块入了魔傀的肚子罢了。”

    “还不如乖乖等着,看那小蝼蚁被哪个宝贝魔傀给吃了,然后进了一只魔傀的肚子好。”

    “她现在这样追过去,是进不了……”

    “你闭嘴……”宫初月扭头不忍再看。

    此刻,宫初月的内心已是十分的压抑。

    每当看到那些惨烈的画面,宫初月都能想起以前夜华对她说过的话。

    那时夜华说:“我们仙君与魔君最大的不同,便是我们拥有慈悲之心,我们能够控制自己所有的行为,我们不会做那些伤天害理之事,我们明白生命的神圣与宝贵。”

    “而魔君们不懂,他们入魔最大的原因在于他们无拘无束,随意惯了,在魔的眼里,非魔皆异类,异类便该诛。”

    “魔心里没有善,只有恶,因为心怀善念者,永远都修炼不了魔力,无法将魔力收于体中。”

    “善与恶,是永远无法共存的。”

    宫初月想,原来,夜华说的都是真的。

    她旁边的渊,心里只有恶。渊喜欢看残虐血腥的画面,渊喜欢杀戮,渊不懂善,他心里没有一丝善念。

    旬美那么天真可爱的孩童,他都能忍心丢于魔傀的肚子,他的心脏,或许早已被魔力侵蚀完了。

    而她如今,也入了魔,也变成了渊的同类。

    或许渐渐的,她也会变得与渊一样。

    她如今心里还存善念,但入魔的时间久了,她的善念,也会被魔力一点点的吞食掉。

    就如她现在。

    此刻她不忍旬美落入魔傀的肚子,她很心痛,想阻止渊,想救下旬美。

    但那也只是她的想法,她并没有行动。

    夜华曾说过,没有行动的想法是无用的,是可笑的。

    她没有行动,事实是她也参与了这场残暴的杀戮,她也是参与其中的一员。

    她入了魔,她参与了杀戮,有人因她而亡。

    她觉得渊可恶,觉得渊是恶魔,可她与渊并无太大的区别,至少在旬美的母亲心里,在底下哭喊着的所有人心里,她与渊都是魔鬼。

    她成了真正的魔鬼,她成了与仙君完全不同的魔鬼。

    此刻,宫初月突然明白了过来。

    她与夜华,因为她的入魔,正在渐行渐远,并且往后也会越来越远。

    她和她最爱的人,如今已是仇人了。

    仙与魔,善与念,永远无法共存,这是夜华告诉她的。

    宫初月心底一颤,她低头再看不远处血流成河的画面,硬生生的打了个冷颤。

    她……她还有回头路可走吗?

    这场夜华嘴里的游戏,她参与进来之后,还能全身而退吗?

    她与夜华,还有机会吗?

    她似乎,已经没有了退路。

    已经没有了。

    宫初月反手抓住渊的胳膊,大吼一声,“让它们都停下,都停下,不要再杀人了。”

    宫初月的话,让渊的笑容顿时一沉,刚刚被宫初月强行打断了话,他心里已经很不爽快了。

    此刻宫初月竟然还想让魔傀们停下?

    “呵!”渊冷笑几声,眼神锐利的看向宫初月,他的眼里,满是寒意。

    那寒意太过强烈,似乎幻化成了实质的刀剑,刺的宫初月浑身一抖。

    但渊的气势瞬间便又被他给收敛了。

    下一秒渊就笑眯眯的说:“小初月是怎么了?糊涂了吗?”

    宫初月打了个冷颤,脑袋清醒了。

    垂眸,她摇头,“我无事。”

    渊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清醒了便好,虽然我很喜欢小初月……”

    渊语气顿了顿,“但若是小初月惹我不开心了,我可是会惩罚小初月的哦。”

    说罢,渊回头。

    回头的一瞬间,他脸色就瞬间大变。

    这次他脸上的表情不再是装模作样,他脸上的惊愕是真真切切的,毫不作伪的。

    渊不可置信的看着不远处白衣飘飘的夜华。

    “怎么会?”渊下意识的喃喃道。

    不该!不该如此的。

    他与夜华仙帝们相处了万年,他了解夜华与仙帝的性格。

    以他们的性格,尤其是夜华的性格,应该是不可能猜到他来了修真界的才对。

    可夜华偏偏来了?

    怎么会!

    渊咬牙,看着夜华挥手之间,轻轻松松便收割了几十只魔傀的性命,渊知道,等夜华杀掉所有的魔傀,便轮到他了。

    他不是夜华的对手,虽然他和夜华斗了几十万年,但他每次能在夜华手底下活着逃跑,靠的是他那百万多只的魔傀们。

    如果不是魔傀们数量巨大,他早就死在夜华的手上了。

    他完全不是夜华的对手。

    偏偏这次他坚信着夜华不会来修真界,所以他下来时只带了极少数的魔傀。

    完了!他连一个夜华都打不过,更不要说夜华还带来了释音。

    夜华与释音联手,他定是百死一生。

    渊咬牙瞪了眼夜华和释音,拉紧宫初月的手,咬牙切齿道:“我们走。”

    魔傀们能拖延一点时间,他只要现在不被夜华抓住,他就能逃回魔界。

    只要逃回魔界,他就不用怕了。

    这次不成,大不了他修身养息个几千年再来。

    宫初月被拉的踉跄了下。

    因为不忍看前面惨烈的画面,所以她一直是闭着眼睛的。

    睁开眼睛,她惊疑不定地看去,就看到了夜华与释音。

    宫初月怔住。

    她无声的张嘴,“夜华。”

    来不及再说句什么,她就被渊拉着朝着东面茂密的山林飞去。

    许慕礼回头看了眼,正好看到渊跑了。

    释音将包裹里的孩子还给孩子的母亲,抬头也看到了飞走的渊。

    释音仰头看向许慕礼,道:“这里交给我就好,你去收拾他们。”

    许慕礼点头,再次挥手收割掉一群魔傀的生命,然后朝着渊和宫初月追去。

    渊能想到的,许慕礼也明白。

    这次渊离开魔界来到修真界,手里没有那么多魔傀,是杀掉渊的最好机会。

    一旦渊逃回魔界,他再想杀掉渊就很难了。

    无渊魔界的魔力对于仙君来说,是克星。

    去了魔界,他的仙力会大打折扣,到时候渊手里有魔傀,有无渊魔界还可以躲藏。

    去了魔界,他不是渊的对手。

    所以这次渊在修真界时,是他收拾掉渊最好的机会。

    这么难得的机会他不能错过,渊一日不死,三界便一日不得安生。

    ……

    逃跑的路上,宫初月一直不停的回头,也一次次的想要挣脱渊的钳制。

    宫初月已经百年没有见过夜华了。

    刚刚那一眼,对她来说完全不够。

    她想要好好看看夜华,,想听听他的声音。

    哪怕是他谴责她入了魔,与渊残害苍生的话也没关系。

    哪怕他要杀了她,都可以,只要让她再好好的看夜华一眼。

    听一听他的声音就好。

    无限长的生命,如果看不到夜华,那对于她来说,也没有什么意思。

    在魔界待了百年,她都快疯了,她完全忍受不了没有夜华,无限的时间。

    所以,还不如死在夜华手上。

    不能与他在一起,不能当他的徒弟,不能当他的仙侣。

    死在他手上,让他永远记住她也是好的。

    宫初月想着,再次试图挣脱渊的钳制。

    渊面色阴沉,狠狠抓着她,冷笑道:“你现在去了,他会杀了你的,你别期望着他会因为以前的事对你留情。”

    “他是多无情的东西,你还不知道吗?不要对他抱有可笑的期待。”

    宫初月再次挣扎了下。

    她知道啊,可是没关系,她愿意死在夜华的手上。

    一想到夜华会永远记住她,宫初月突然充满了勇气。

    她不再惧怕渊,她大声说:“你放开我,不用管我,你带着我还跑的慢,没了我,你可以跑掉的。”

    “而且我还可以为了你拖延时间。”

    宫初月并不在意渊的生死,她说这些话,只是想让渊放开她。

    她也知道,渊对于她,并没有他嘴上说的那样在意。

    她的生死渊并不在乎,听到她能为他拖延逃跑的时间,渊肯定愿意放开她的。

    宫初月是这么以为的。

    然而,听闻她的话,渊却抓得她更紧了。

    他手上用的力气太大,宫初月疼的抽了口冷气。

    渊又变脸笑了,“小初月,我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会抛下你独自逃跑呢。”

    “我虽然是魔,但我还是有良心的。”

    “我的良心就是你,所以你别怕,我不会抛下你的,我会带你回魔界的。”

    宫初月:……

    宫初月皱眉,“我不需要,你松开我,我的生死与你有何关系?”

    渊有些不耐,“宫初月,你别闹,我说了会带你回魔界,就一定会带你回魔界的。”

    “你不就是想见夜华么,你放心,等回了魔界,我会给你想办法,让你见他的。”

    渊的话宫初月不信,渊能有什么办法?

    他打不过夜华,遇上夜华只有逃命的份,而且他很久之前就这么说过,但从来都没有做到过。

    宫初月不相信他。

    可渊不放开她,她也没有办法。

    现在她就只能期待着,夜华早点追上来了。

    ……

    许慕礼离开后,释音处理完所有的魔傀,天色已经渐渐黑了。

    整个城镇,就活下来了不到百人。

    释音将活下来的人聚到了一起,然后替所有人疗了伤。

    处理完一切,有一个男人极小声的问:“你们是仙君吗?”

    释音看向那人,点头,然后她把之前许慕礼说过的话,对着这些人重复了一遍。

    听到仙君还会给他们补偿,所有人边笑边哭,泣不成声。

    释音明白,他们应当是想到了因为这次事情死去的亲人。

    释音无法与他们感同身受,但她心里也不是不难受的。

    她解释道:“你们死去的亲人,届时我们会替他们祈福,他们下一世会投个好胎的,一生平安幸福。”

    这话,让本来默默哭泣的人,顿时嚎啕大哭了起来。

    所有人冲着释音磕头,嘴里全是感谢的话。

    看着他们明明悲痛不已,还强撑着对她磕头感谢,释音心里,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酸涩。

    酸涩的同时,她也越发的厌恶渊与宫初月。

    就是不知道,许慕礼追上渊了没有。

    许慕礼这边,却是遇上了麻烦。

    进入山林之后,因为树木茂密,渊又很会躲藏,他一度都找不到渊和宫初月的行踪。

    在又一次失去渊的踪迹后,许慕礼暗恨自己追踪的能力太差。

    看着四周茂密的树林,许慕礼有些头疼。

    ……等等。

    许慕礼睁大眼睛,快速往前飞了一段,然后他就看到,在一颗大树的树杈上,挂着一个白色的衣裙。

    而衣裙上,肉眼可见的,漂浮着一丝魔力。

    许慕礼眼睛一亮。

    他闭上眼睛,用神识向着前方不断看去,果然,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白色的衣裙。

    睁开眼睛,许慕礼不再迟疑的追了过去。

    不管这些东西是不是渊故意留下扰乱他方向的,反正他都没有别的头绪了,还不如追去。

    宫初月心惊胆战的再次从芥子空间里随意拿出一样东西,在上面附上她的魔力后扔在了树上。

    渊此刻急着逃命,所以一路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动作。

    尽管渊没有看她,但宫初月还是很害怕,她很谨慎,没有被渊抓住的那只手背在身后,隔一段距离,她才小心翼翼的丢下一个。

    飞了很久,渊提着的心微微放松了些。

    他笑道:“我虽然打不过夜华……”

    说到一半,渊嘴角的笑意一顿。

    他脸色大变,“宫初月,你在干什么?”

    宫初月眼皮一颤,“我没有做什么啊,怎么……”

    渊迅速停下,抓着宫初月转身看去,不远处的树杈上,白色的衣裙很是显眼。

    渊脸色阴沉的看向宫初月,“那就是你说的没有?那衣物都是我替你准备的,你告诉我,它怎么会掉在树杈上?”

    “啊?”渊大吼,“好好的放在芥子空间里的东西,它怎么会掉在树杈上?”

    “还想骗我?”

    渊另外一只手捏住宫初月的下巴,冷笑了几声,他情绪很激动,“好你个宫初月,我对你这么好,你说,你想做什么?嗯?”

    “想提醒夜华我们的方向吗?”松开宫初月的下巴,渊重重拍打着宫初月的左脸。

    “宫初月,你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你个吃里扒外的小东西。”

    “枉我对你这么好,逃命的时候都不舍得丢下你,怕你被无情无义的夜华给杀了,都要带上你。”

    “可你呢,不但不感激我,还要为了伤害了你的夜华背叛我,你要为了那个无情无义的东西背叛我。”

    “宫初月,你可真是好样的。”

    宫初月起先还有点害怕,害怕渊疯起来会杀了她。

    她不是怕死,她只是不想死在渊的手里。她的命是夜华的,而且死之前,她还想再看夜华一眼,再跟夜华说句话。

    只是渊看着已经气的要疯了,但也没有对她动手。

    宫初月也不怕了,她吼了回去。

    “我说了不让你管我了,让你自己逃跑,我只想见夜华一面,就是死在他手里,我也心甘情愿。”

    “我不需要你假好心,你对我到底好不好,对我到底是不是真心的,我们都清楚。”

    “我不需要你救我,不需要你带我回魔界,不需要你的假好心。”

    这话让渊真的要气疯了,渊咬紧牙关咬牙切齿道:“如果不是……”

    说着,渊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了嘴。

    宫初月直觉觉得渊不愿意扔下她肯定与他有什么关系。

    她连忙追问:“如果什么?你把话说清楚。”

    渊瞪了宫初月一眼,“不关你事。”

    不敢再耽误,渊把宫初月拉进自己的怀里,紧紧抱住了宫初月。

    宫初月挣扎,他冷声呵斥道:“不许动,再动我现在就杀了你,你这辈子到死都别想再见到夜华了。”

    这话果然让宫初月老实了下来。

    渊紧紧把宫初月禁锢在怀里,不再给宫初月乱来的机会。

    渊想,既然他的方向很可能已经被夜华知道了,那他得换个方向了。

    然,刚抬头,渊就愣住。

    ……

    看着懵掉的渊和宫初月。

    许慕礼突然就相信了一句话。

    反派……果然死于话多。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下午三点更新这段时间太累了,每天都没有守时更新,真的很抱歉鞠躬。

    感谢在20201206154716202012062152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babygo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叶青帝和叶伏天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一天一更

韩立凡人修仙传全本小说免费

凡人修仙白泽拿出的黑色令牌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