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顶点小说网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987670b95c0f8bf47f51/1633999398.html

    ()  下午聚餐前,王海洋就在群里嚷嚷着今晚要不醉不归,是以几人心里都有数,来时没有开车。

    许慕礼是四人里喝的最少最清醒的,用各自的手机给三人叫了出租车,几人就站在路边大树下,昏黄的路灯旁等着车。

    有一搭没一搭的瞎聊了几句,黄浩轩脚尖碰了下许慕礼的皮鞋,半侧着脸好奇问:“阿礼,刚刚不说话的那个,是你的小青梅吗?”

    ……仰头看了眼弯月,许慕礼淡淡“嗯”了声,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这个答案让黄浩轩有些惊讶。

    虽说没见过叶惠,但在黄浩轩的认知里,能让许慕礼如此优秀的男人一心一意喜欢这么多年的女人,应该最起码是女神级别的。

    可叶惠……实在是……

    不能说叶惠不漂亮,叶惠的五官还算精致,皮肤也白,只是无论怎么看,也不能说和许慕礼相配。

    只是一个照面,黄浩轩看不出来叶惠内在的优秀,可许慕礼无论是外在还是内在,那都是佼佼者,单凭外貌,叶惠就配不上许慕礼。

    要知道许慕礼可是a大当年的校草男神,当时不知道多少女孩喜欢许慕礼,许慕礼从不和任何一个女孩暧昧,直言有喜欢的人。

    如果许慕礼的小青梅喜欢许慕礼也就罢了,可若是许慕礼这么多年只是单恋,黄浩轩真觉得那个小青梅配不上许慕礼。

    只是感情这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还有一句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小青梅,或许就是许慕礼眼里唯一的西施。

    叹了口气,黄浩轩道:“阿礼,不要在不值得的人身上浪费青春。”

    再多的话,作为一个外人,黄浩轩就不能说了。

    这时默默听完的李灿荣拍拍许慕礼的肩膀,“阿礼,想开些。”

    王海洋也插了一嘴,“就是阿礼,咱们可不能在一颗歪脖子树上吊死。”

    王海洋语气嘲讽,说的是许慕礼,也是自己。

    许慕礼点头笑,没有过多解释。

    将三人一一送走,许慕礼租住的地方不远,走回去正好消食。

    路上,他给阿统……不,姜来来打去了电话。

    电话“嘟嘟”响了两声,那边很快就接了起来。

    姜来来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阿礼。”

    “嗯――”

    低头踢开前方的树叶,许慕礼舒展了眉头。

    每一世阿统的样貌声音甚至名字都不一样,可只要那个人是阿统,只要听着她的声音,他便打从心底里感觉到舒服。

    想到姜来来还得当一年的高中生,许慕礼就忍不住轻笑一声。

    单纯的环境有时候能让人幼稚起来,听他这笑声,熟悉他的姜来来不满的嘟囔,“你不许笑。”

    “现在笑话我,等哪一世你也当了高中生,你就笑不出来了。”那边哼了哼。

    许慕礼笑声一顿,“咳,好了,不笑了不笑了。”

    姜来来平时对他脾气再好,再顺着他,那也是个女人,凡是女人,那都是要人疼着哄着的。

    这点许慕礼活了数百年,还是清楚的。

    他转移话题,“声音怎么闷闷的,身体不舒服吗?”

    顿了下,他接着说:“这几天夜里还是有点凉,你睡觉时空调别开太低,贪凉感冒了受罪。”

    “我离得远,便是想过去照顾你,也需要时间,我不在身边的时候,就好好照顾自己。”

    “嗯”许慕礼尾音微微勾起。

    那边被这么一哄,果然开心了,小声笑了下说:“没有不舒服,躲在被窝跟你通话呢。”

    “高三了爸妈管的严,不让偷偷玩手机,更不要说和一个大男人晚上偷偷打电话了,要是被发现了,你可就麻烦了。”

    “唔,应该说我们就麻烦了,他们肯定会棒打鸳鸯。”

    姜来来一说,许慕礼脑海里就有了画面感。

    想到如果真的被发现可能会产生的后果,许慕礼摇摇头。

    他不怕各种麻烦,但有些能避免的麻烦,最好还是不要让它发生。

    又聊了会儿,回家后,许慕礼挂了电话。

    月底,许慕礼开始忙了起来,兼职高翻加上正式工作,他忙的不可开交。

    要说兼职高翻这事,得亏了男主角对翻译感兴趣,这么多年一直有在学习,工作之后有时间也会去高翻院听课学习,所以他兼职高翻赚钱,也没有人会多想。

    而他当外交官那一世,也曾外派过,别的不说,当个高翻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一开始他只能接到一些简单的文件和现场活动,一段时间之后,经他手的文件越来越复杂,当然,与此同时钱也越来越多。

    都说文人没有商人赚钱,但让许慕礼来说,商人再有钱,也有破产的可能性。

    并且那个可能性相比较其他行业来说是很大的。

    而文人就不一样了,只要脑袋不傻,学的东西是实打实的,有能力,那么一辈子都是受人尊敬且不缺钱花的。

    尤其是那些为了国家工作的研究人员,在钱财上不如商人不如明星,但在社会地位和名声上,是前者永远都比不了的。

    这也是许慕礼选择了兼职高翻而非直接辞职做生意的最大原因。

    他不止一次富可敌国过,但有钱带给他的成就感,远没有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来的大。

    活了这么久,他不能说视钱财如粪土,但比起他原本的那一世,他心里对钱财的看中是真的淡了。

    不同的境遇,人的想法是会发生改变的。

    他还记得,第一世,他的目标就是成为最成功最有钱的商人。

    如今再想,他有些好笑。

    不过他并不否认过去的自己。

    九月中旬,许慕礼稍微闲了下来。

    许家有两个男人,但另外一个比他工作还要忙,一年到头大半年在外地工作,许慕礼不放心冯丽,两天会打一个电话,半个月回家一次。

    十月,冯丽阑尾炎做了个小手术,许慕礼不放心,搬回家住了几天。

    多世下来,许慕礼厨艺还算可以,正好男主角当年为了叶惠也认真学过做饭,所以冯丽出院后家里饭菜都是许慕礼在做。

    冯丽是个非常传统又感性的女人,每顿吃许慕礼精心为她做的饭菜,冯丽都感动的不行。

    有时候冯丽也会有些小吃醋,说等许慕礼有了老婆,她就不能享受许慕礼这个儿子唯一的优待了。

    冯丽是开玩笑,说是那么说,大多数时候都拐弯抹角的提醒许慕礼不小了,该找女朋友了。

    每次许慕礼听了,只是笑笑。

    姜来来年龄还太小,他不能提。他也不可能为了满足冯丽就找女朋友,所以每当冯丽提起这个话题,沉默微笑便是最好的回应。

    冯丽一直尊重自己的儿子,自然不会因此就闹腾许慕礼。

    所以找女朋友的事自是不了了之。

    回家住了一个多星期,前两日许慕礼直接请了假照顾冯丽,后几天早出晚归。

    在他的有意避让下,直到冯丽恢复,他搬回出租房住,也没有遇到叶惠。

    搬回来时,他就拿了几身换洗的衣物,搬回去时,一个小小的手提包就装下了。

    四楼并不高,站在阳台上,低头就能将底下的所有东西尽收眼底。

    叶惠站在阳台上,隔着玻璃窗,看着楼底下的男人。

    老式楼房的设计是直上直下的,此刻若是底下的男人抬头看一眼,就能看到叶惠。

    叶惠想逃避,却一步都挪动不了,目不转睛的看着许慕礼。

    两个多月没见,比起上一次的见面,他身上的变化好像更大了。

    叶惠说不上来他变在哪里,明明外貌还是那个外貌,人还是那个人,可她就是感觉不一样了。

    最大的不同,是他身上那种气质的变化。

    气质这个词说起来简单,叶惠活了这么多年,见过气质好的男人女人也不在少数。

    可气质像许慕礼这样如此特别的,犹如实质的她从未见过。

    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此刻哪怕是弯腰放行礼的一个动作,都变得格外有魅力。

    那种由里到外释放出来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让叶惠迷惑了。

    底下那个英俊的男人,还是她从小认识,青梅竹马的许慕礼吗?

    是那个从小保护她,疼她宠她的许慕礼吗?

    亦或者是,以前她的眼里只有陆向北,所以她才从未在意过,注意到许慕礼其实是比陆向北优秀许多倍的男人。

    这么多年,她知道许慕礼喜欢她,也曾打算对她表白,当时她心里有陆向北,不想尴尬,也不想失去许慕礼这个朋友,所以每次在许慕礼表白之前,她就故意一次次说出对陆向北的喜欢与爱慕。

    说的多了,她似乎真的越来越爱陆向北,而许慕礼也越发沉默寡言,再不试图对她表白。

    她一度还窃喜过,窃喜自己的聪明,保住了许慕礼这么好的朋友。

    陆向北曾经试探过她和许慕礼的关系,偶尔因为陆向北,她也会稍微疏远许慕礼。

    他非常聪明,许多东西不用她直说,只要她一个态度,他就会做出她期望的事情。

    她想要疏远一点,他就微微退后一步不主动打扰她,她因为陆向北伤心难过需要人陪,需要安慰,他就前进一步。

    这么多年来都是如此。

    从来都只有她后退疏远他,他从未主动放弃过她。

    对于许慕礼,她底气很足。

    这么多年,一次次被陆向北抛弃,她的自我怀疑缺乏自信和丢失的骄傲,都能在许慕礼身上找到。

    每次她失恋喝的烂醉如泥,自我怀疑到生不如死,许慕礼都会轻轻搂着她,在她一次次的追问下,掷地有声的告诉她。

    他说:“你很好。”

    “惠惠,你要相信自己,不是你的问题。”

    “他没有那么爱你,也不能否认你的魅力。”

    一次次下来,在许慕礼身边,她就信心十足,认为自己是最好的。

    在他身边,无论发生何事,她都是骄傲自信的。

    只是……自从上次她醉酒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疏远的态度,两人的关系,他对冯丽说的那些伤人的话,上次烤肉店相遇他的视若无睹。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想,他对冯丽说的那些话,到底是因为知道她在身后故意说给她听的。

    还是真心的。

    她左思右想,都不相信那是他的真心话,爱一个人,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因为父母的嘱咐,就不求回报心甘情愿的照顾她这么多年。

    所以,他当时说那些话,是知道她在玻璃门外,故意说给她听的。

    至于他说那些话的目的……

    朝霞说,没有人会一直不求回报的,所以如今,他想要她的回报了吗?

    想要她对他付出同等的感情,像他爱她一样爱他,放下陆向北,只有他一个人。

    他也开始变得贪心了。

    所以他忍了几个月不联系她,不找她,一副忘了她要重新开始新生活的样子。

    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害怕,让她挽回他。

    他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那冷漠无情的眼神,和说不上来的态度,让她几度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不爱她了。

    尤其那晚在烤肉店,那晚她是真的觉得他不爱她了,如朝霞所说一样他累了。

    他太累,所以打算放弃她。

    他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

    闭了闭眼,叶惠想,他确实成功了,自从他改变态度之后,她大多数的时候都想不起陆向北了。

    这段时间只要空闲,她的脑海里只有他。

    他确实达到目的了。

    可若是让她轻易认输,她在他身上的骄傲又不允许她主动示弱。

    其实一个星期前他搬回来时,她就知道了,这几天他明显躲着她,她心里乱糟糟的,也不想面对他。

    她……还没有彻底考虑清楚,她还需要一些时间来确认自己的感情。

    而且,就算她确认了自己的感情,她也不会低声下气的去求他。

    在陆向北身上,她明白了一句话――主动的感情,比草还贱。

    女人太主动,是不会被珍惜的。

    心里知道许慕礼不是这样的男人,她还是不愿意跨出那一步。

    她希望在和许慕礼之间,永远维持着自己的骄傲与地位。

    所以到时候她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主动回到她身边。

    像这么多年一样,心甘情愿的回到她的身边,变成以前那个许慕礼。

    那个满心满眼只有她,疼她宠她爱她的许慕礼。

    坚定了这个想法,叶惠便死死压住下楼找许慕礼的冲动。

    一手捏紧窗帘,叶惠告诉自己,再忍忍。

    现在还不是时候。

    叶惠目送许慕礼上车,倒车离开了她的视线。

    那一瞬间,她的心口空了空,不过此刻她没有在意。

章节目录

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张小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雪并收藏工具人男主不想走剧情[快穿]最新章节

叶伏天父亲身份

凡人修仙传在线听书免费

凡人修仙传下部第572有声小说

凡人修仙传是什么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