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认识我?’

    陈理心中不由愈加警惕:“误会,那你说说这误会从何而来?”

    “陈道友息怒,息怒!我们几位都是灵虎帮,只是不住这条街,平时往来的也少,所以陈道友才会感觉我们有些面生。这次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我们过来执行任务的。”那名散修一脸赔笑道。

    “哦,任务,什么任务?”陈理紧盯着他表情,沉声问道。

    “这个……”散修面上露出迟疑了,好似有些为难,很快便苦笑的拱了拱手道:

    “按理说陈道友不是我们灵虎帮的,在下不好随便透露什么,不过这事倒算不得什么机密,而且陈道友也不是什么外人,相信乔帮主也不会因此多怪罪我们,今天我就斗胆知无不言了,我们这些人是来看着林贵林道友的。”

    陈理闻言心中不由恍然,这是防止林贵跑路。

    是自己实在过于敏感了。

    “哎呀,误会一场,得罪得罪,还请诸位道友不要见怪。”陈理连忙笑着松开脚,把脚下还晕晕乎乎的那名散修一手提了起来,把法器塞给对方,又连连拱手告罪了一圈。

    “没事没事,说开了就好,说开了就好,只怪我们没提前告知陈道友。”

    “是啊,是啊!”

    一时间气氛融洽,人人带笑,连刚才被陈理暴揍一顿的散修,也努力绽开着笑容,脸颊肌肉不时的抽搐,仿佛先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

    ……

    陈理说了几句场面话,转过身便看到周红倚在门口。

    两人进屋,关上门。

    “怎么了?”周红一双美目看着陈理,关切道。

    “发生了一点小误会,好在说开了。”陈理笑道,开始时他脸上还带着笑,但走了几步,他笑意便渐渐收敛,越想越感觉有些不对。

    既然不是监视我,为何被自己发现时眼神这么慌乱。

    是畏惧自己?

    还是……做贼心虚?

    只是有一点他想不通,若真的是乔冠元派人监视自己,对方为何要这么做?

    他跟乔冠元至始至终都没什么冲突,就算一开始婉拒了对方几次拉拢,那也是顺对方之意而为,在此之后彼此之间再无接触,完全是井水不犯河水。

    也是自己想多了?

    陈理暗暗沉吟,心下却对乔冠元警惕起来。

    想罢他脸上重新露出笑容:“不说这些了,你以前经常野外冒险,给我说说碰到过哪些危险?”

    ……

    乔冠元宅邸。

    欢声笑语,气氛热烈。

    “这次多亏了刘道友,若非刘道友这一手高明幻阵,这次战斗也不会如此顺遂,只是可惜让赵鼎那厮躲过了一条狗命,未尽全功啊!”乔冠元大笑道。

    “哪里哪里,老夫也就这么一点微末本事了,主要还是靠乔帮主运筹帷幄,神机妙算,诸位兄弟奋勇杀敌,悍不畏死。”一个约莫六十岁上下的老者,笑着轻抚长须,一脸谦虚道:

    “至于巨熊帮这次重创,我看赵鼎气数已尽,败亡只是时间问题了。”

    “是啊,等吞并了巨熊帮,整个散修聚集区还有谁能于我们灵虎帮争锋,乔帮主一统坊市也为时不远了!”一名帮众鼓噪道。

    “乔帮主这明显有大智慧,大造化,大气运啊。”

    虽然明知道这些都是吹捧之言,虽然也明知道坊市水深的很,根本不是他一介炼气期散修组成的乌合之众能觊觎的。

    但听得这些话,他依然感觉一阵志得意满,心中畅快无比。

    他正准备开口谦虚几句,一个心腹快步过来,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

    “被发现了?”

    一处偏厅,乔冠元听着面前两名帮众前来汇报,面色沉静道。

    “是,乔帮主,尽管我们已一再小心,只是没想到对方这么警惕,好在被我借口监视林贵给搪塞掉了。”领头的帮众一脸恭敬道。

    乔冠元脸上不置可否,看向另一人:“富贵,你的脸怎么回事?”

    “回……回乔帮主,被……被那人打的!”他说话时连嘴都张不开了,脸肿的像高高隆起的馒头一样,且红的发紫。

    乔冠元心中不快,脸上怒意一闪而逝,这打的哪是富贵的脸,这分明打的是自己的脸。

    这是根本不给自己面子。

    他以为自己是谁?

    “既然没引起怀疑,这几天就继续监视,这次谨慎一点。”乔冠元压制着无名怒火。

    这段时间随着他权势逐渐稳固,地盘不断的扩大,他心中也越来越难以忍受地盘上还存在的一些不可控因素,渐渐已变得如鲠在喉。

    “是,乔帮主。”

    ……

    夜晚,制符室里。

    油灯豆大的火焰微微跳动。

    “呲!”

    又是一张废符。

    陈理放下笔,心头有些烦躁,怎么都静不下心来,勉强画了一张废符,就再也画不下去。

    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静心。

    门开了,熟悉的脚步声伴随着香风飘过,进来的是周红。

    “既然画不下去,不若早点安歇吧!”她出言劝道。

    陈理睁开眼睛,接过周红送来的茶水放到一边,握住她的柔荑:“没事,只是有点心烦,这可是以后吃饭的本事,再难也要把它研究透了。”

    他其实烦躁的不是这个,而是可能被监视的事情,只是这个自然不好让周红跟着担忧。

    “其实也不用太着急,家里积蓄还多着呢。”周红笑着道。

    两人在一起后,她便再无以前的刻薄泼辣之色,反而小女人姿态尽显,处处显得温婉柔顺。

    “坐吃山空啊……你还一直戴着这个啊?”陈理看着她发髻上的钗子微微晃动,自刚穿越不久送给她后,她便一直这么戴着。

    一个价值两颗下品灵石的钗子,在如今看来实在是有些太过寒酸了。

    “嗯,我以前用的那根玉钗好老气,你送我的这根要漂亮的多。”

    “下次,给你买个更好的!”陈理轻声道。

    “嗯!”周红带着浓浓的鼻音,看向陈理的目光都带着一丝腻意。

    两人四手相握,一切尽在不言中。

章节目录

苟在神诡世界陈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人勿玩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十七章:如鲠在喉,苟在神诡世界陈理,笔趣阁并收藏苟在神诡世界陈理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