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鳌拜十分痛苦的大喊大叫起来,蔚安安紧盯着鳌拜,盼他赶紧毒发身亡,好回宫向小玄子复命,趁着天地会还没来,赶紧先离开康亲王府再说。

    蔚安安暗骂道:这鳌拜怎么还不毒发身亡,在这样下去天地会就要来了。鳌拜似是发狂,猛拽着铁链,双目通红,像是要挣脱开来一样,两边的石墙有些松动。

    只听得石屋外面有嘈杂的声音,蔚安安暗想道:不好,怕是天地会,进了康亲王府中。

    快步走到石屋门口,栓上门闩,随即就听到大力的踹门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眼前的鳌拜已经失去了理智,变成疯子一个,石屋大门忽然被踹开,五六个身穿青衣的人挤了进来,蔚安安暗暗朝门口出去,谁知被人拽住衣领,问道“臭小子,鳌拜在哪?”

    还未等蔚安安说话,鳌拜发疯的吼声已传入大家的耳朵,一青衣人喊道“在里面,在里面!”

    另一人说道“快快,把铁窗撬开!”

    囚室里地形狭窄,六人施展不开招式,蔚安安被人提溜着,铁窗被撬开一个不大不小的裂口,忽然蔚安安觉得脖子一松,自己自由了,刚想往门口跑,不知道哪来的一阵劲风将自己送入了小口中,掉到了鳌拜所在的地牢当中。

    前来所有的青衣汉子,大喊道“我先钻,我先钻。”

    一三十肥胖大汉扒拉开撬窗的人,急忙说道“我来钻,我来钻!”

    一时间小小的窗口被围的死死的,一个使钢鞭的汉子硬是把头挤了进来,鳌拜发疯一样的乱砸,将他脑浆砸的崩裂而死,蔚安安见他们全都身穿青衣,应该是天地会青木堂的人,只是那阵劲风是怎么回事?好像是故意朝自己袭来。

    鳌拜发疯的四处乱砸,蔚安安连连闪避,无奈抽出靴子中的匕首防身,只见鳌拜轮着镣铐朝自己脑袋打来,蔚安安匕首横削,硬是将他左手生生切下。

    蔚安安咬咬牙,发狠的朝他心口捅去,鳌拜如今神志不清,竟然不躲不闪,鳌拜断气朝后倒去,蔚安安没来得及拔出匕首,匕首削铁如泥,一下子将鳌拜开膛破肚,五脏六腑流了一地。

    满地的血腥味让蔚安安心中犯呕,立马扭过头去,怕再看就要吐出来了。

    全部青衣人全部都怔住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是万万不可相信的,蔚安安趁机把匕首藏在靴子中,由于袖袍过大,所以青衣人并不清楚她用什么兵器杀的,蔚安安捡起地上丢弃的断刃,握在手中。

    青衣人中的三四人同时叫了出来“这少年杀了鳌拜!他杀了鳌拜!”

    一个长胡须的汉子说道“赶紧的撬开铁窗,验明鳌拜正身!”

    有两人继续撬着铁窗,两名王府中的侍卫冲进石屋,却被长胡须的人挥动弯刀,一一砍死,蔚安安拿着断刃窝在墙角,待铁窗缝隙扩大,一青衣瘦子跳了进去,朝她手腕点去,蔚安安断刃横挡,腿朝他腿筋踢去。

    那瘦子没料她反应极快,另一个青衣汉子也进了地牢,用刀背将她断刃打掉,并举刀架在她脖子上,呵斥道“不许动!”

    铁窗被完全撬开,其余几人挤了进来,抓起鳌拜的辫子,提起头一看,同声道“却是鳌拜!”

    先前的打斗已经让捆鳌拜的镣铐松了许多,使劲一拉带着镣铐和尸体全部推出窗外,带着蔚安安冲出石屋,康亲王布满了弓箭手,待他们一出石屋,喊道“放箭!”

    众青衣人举刀乱挡,康亲王见蔚安安在他们手上,大喊“住手!不可伤了安公公!”

    蔚安安冲他点点头,示意知他的情,弓箭手停了箭,众青衣汉子几个跳跃闪身,跃到了墙头,朝康亲王挥去暗器,众侍卫纷纷挡在身前,饶是如此,康亲王手臂还是中了一枚暗器。

    天地会的人行事速度缜密,跳入了一间民房,随即换衫,转眼间变成了寻常的百姓,将鳌拜和蔚安安分别装入两个木桶中,倒满红枣,盖上盖子,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蔚安安知道他们要带自己去天地会,也不着急脱身,就算是有法子脱身,也对付不了这么多的武林好手,还不如既来之则安之。

    车辆有规律的颠簸着,蔚安安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车里面有枣还不硬,眼睛有了些困意,蔚安安缓缓进了睡梦中。

    睡梦中的蔚安安有些心神不宁,老是梦见前世和陆媛在一起的时候,有甜蜜时,有吵架时,忽然场景转换到她不要自己的时候,蔚安安面色痛苦的喊道“不要,不要离开我!”

    车辆终于停住,蔚安安也从噩梦中惊醒,桶盖猛然打开,蔚安安呼吸着新鲜空气,有人将她一下子提溜出来,抱在手臂中,抬头看去是个老者,另一手提着灯笼。

    已经到了夜晚,蔚安安环顾四周,是一个很大的院子,推开大门,极大的大厅中,站满了黑压压的人,最好也有二百多人,全部身穿青衣,披麻戴孝,脸上都是悲痛之色。

    大厅内设置灵堂,挂着白布挽联,被微风吹的飘散,大晚上的,显得十分阴森,蔚安安心里发冷,打了个寒颤,那老者砍断了捆着她的绳子,将她靠在柱子上。

    蔚安安揉了发痛的手脚,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帮人,她从来都不喜欢天地会,只知道蛮横无理的要求别人,更是不喜欢陈近南。

    众人站立悲切,一中年汉子走到灵堂面前,哭着说道“大哥.....大哥...今日大仇得报,可以...闭眼了!”

    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泣不成声了,大力的跪在灵前,放声大哭,随即众人也都嚎嚎大哭。

    蔚安安抠了抠耳朵,二百多个大老爷们同时大哭,场面真是又滑稽又恐怖,却不知道这里面哪一个是真心,哪一个是假意。

    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吼道“上祭!”

    一名光着膀子,头缠白布的雄壮大汉,端着个木盘,高举过顶,上面放着鳌拜的人头,蔚安安觉得心中恶心,人既然已死,为何还要割下首级,这样做与悍匪有何不同,蔚安安心里更加反感天地会这一帮势力。

    将首级放在桌上,众人又纷纷拜倒,哭声又齐齐响起,蔚安安从没听过这么难听的哭声,捂着耳朵,不愿意听。

    一个老者站了出来,朗声说道“兄弟们,咱们香主大仇已报,鳌拜这厮终于杀头,实则是咱们天地会青木堂的大喜事啊!”

    众汉子纷纷附和“正是,正是。”

    “咱们青木堂这次是大大的露脸了!”

    “让别的堂在瞧不起我们青木堂,咱们天地会青木堂名垂不朽。”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精神大振,刚刚悲切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豪情壮志,仰天大笑,蔚安安满眼的讽刺,简直就像是社会人的行径。

    众人人声鼎沸,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一人说道“咱们青木堂一鼓作气,轰轰烈烈再干几件大事出来,鳌拜这恶贼,今死在咱们手下,那些满洲鞑子个个怕的要死了。”

    众人一听又是哄堂大笑起来。

    “鳌拜是死在我们青木堂手上吗?”冷冷的声音传出,大厅中二百来人片刻之间鸦雀无声。

    气氛尴尬起来,一人解围说道“虽说是另有其人,但也是青木堂攻进了康亲王府之后,他乘混乱,才将鳌拜杀死。”

    “原来如此。”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蔚安安靠着柱子闭目养神,不理会其他事情。

    先前解围的人大声说“齐老三,你阴阳怪气的什么意思?”

    齐老三冷声说道“字面上的意思,只不过要是别的堂兄弟们问起来,你们青木堂是哪一个人杀了鳌拜,姓字名谁啊,你们怎么回答?大伙可以自吹自擂,往自己脸上贴金,只要不嫌自欺欺人就行。”

    众人接连垂头丧气,齐老三的话异常刺耳,确是实情,难以反驳。

    高瘦的老者说道“这两年,本堂无主,我只是代理堂主,如今香主大仇已报,兄弟将令牌交出,请兄弟另选贤能。”

    拿出令牌,在灵堂前拜了拜,蔚安安朝他看去,明显十分的不舍和不甘心,两年的时候,他们都杀不了鳌拜,如今还在这惺惺作态,不禁勾勾嘴角嘲笑起来。

    当下众人分成两派,一派是支持这高瘦老者,一派是贯彻总舵主陈近南,说着说着竟然都快吵起来了,蔚安安听着他们的争吵,他们说了半天竟然一句重点都说不上。

    所说的无非都是谁的名头大,谁的功夫高,又选谁当香主,说来说去,又成了两派之争,简直是一盘散沙,烂泥扶不上墙。

    有的人私藏祸心,想自己当香主,还有人嘴上不饶人,争执不休,还有人破口大骂,吵着吵着都动起武器来了,有人想劝阻可压根就不管用,就这样想反清复明,简直是妄想。

    齐老三冷笑一声,说道“香主啊,香主,你死了以后,大家都瞧你不起了,在你灵前说过的话,立过的誓,都是臭狗屎啊。”

    众人顿时静了下来,好几个人一块问道“齐老三,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大家心里门儿清,我齐老三当年发过重誓,哪个兄弟杀了鳌拜,为香主报得大仇,我齐彪清便尊他为青木堂香主,悉心尊奉号令,绝不有违!”

    齐老三的冷言冷语,让大厅中一片寂静,更没有半点声息,贾老六沉不住气说道“齐三哥,你话说的没错,可...可...杀死鳌拜的,是个....”

    转头看向蔚安安,只见她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般,笑道“这小子倒是有定力啊,竟然这么睡着了。”

    冲蔚安安身边的人点下头,那人碰了碰蔚安安,她这才悠悠转醒,说道“有事吗?”

    在场人无不是武林群豪,见她年纪轻轻,却如此淡定,而且长相俊雅,若不是个太监就更完美了,单是对她这份胆识,就十分的钦佩。

    贾老六问道“小...”刚想叫她小太监,又觉得不大合适,随即改口道“小兄弟,你为何要杀鳌拜?”

    蔚安安想了想,说道“我被鳌拜手底下的人抓进宫,做了太监,对了祖宗家的脸,如此大仇我不应该报吗?”

    众人见她说的平静,但是语气中又有着男儿的不屈,不禁纷纷点头,心中十分理解,随即蔚安安又说道“我还有一个朋友,他叫茅十八,也被抓进宫中,被人打死了,我必须要为他报仇。”推荐阅读tv./.tv./

    贾老六问道“茅十八?他是你朋友?他可没有死啊。”

    “什么?”蔚安安大喜的起身,茅十八是她第一个相交之人,现在得知他还活着,心中却是真心实意的高兴,毕竟见到故人还是很激动的。

    关安基说道“好,这小兄弟是友是敌,说的话是真是假,事关重大,老六你带几位兄弟,去请茅十八来,认一认人。”

    “是。”贾老六转身往内室走去。

    关安基随即说道“小兄弟,我听说这鳌拜也是为你所擒啊。”

    蔚安安点头,将怎么擒住鳌拜一一说了,只不过隐瞒了下蒙汗药的事情,省的他们齐声讨伐自己用下流的招数,所有的细节全部活灵活现,众人听着多半不假。

    接着邀请蔚安安坐到椅子上,给她摆了一碗热面,可蔚安安却没有食欲动筷,忽然脚步声响起,厅门推开,两个大汉抬着担架进来,贾老六说道“妹夫,茅十八茅大爷来了。”

    蔚安安看他躺在担架上,有些瘦骨嶙峋,眼眶深陷,面容憔悴,关心问道“茅大哥,你还活着,太好了,你怎么这幅模样了?”

    茅十八见到蔚安安,大喜若狂,叫道“小宝....你逃出来了?太好了,我当日受了那老太监一掌,没想到运气好侥幸活了一命,心里总念着你,想等伤好之后,就去救你出去,如今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小宝?这小兄弟...”贾老六疑惑的问道。

    蔚安安说道“小宝是娘亲给起的小名,我叫蔚安。”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了解,又见她所说的果然是真的,这小太监就是茅十八的朋友,茅十八此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由此一来,心中的几分疑虑全都消失了。

    蔚安安关心的说“茅大哥,你伤的不轻啊,应该赶紧养伤才对。”

    茅十八随即说道“只要你没事,就好啊,我本是逃不出的,幸好是天地会的朋友出手,才救了我,你...也是天地会的好朋友救得吗?”

    众人神色尴尬,不知该怎么开口。

    蔚安安莫若两可的说道“嗯,他们解救我脱离了困境,好了茅大哥,快好好休息吧,海大富那一掌不轻啊。”

    天地会群豪舒了口气,终究是顾全了他们的面子,心中暗暗感激,这人年纪虽小,处事却十分老道。

    “好..小宝,我也休息了。”茅十八虚弱的说道,随即两个大汉将他抬进了内堂,让他好好的养伤。

章节目录

繁华一场[鹿鼎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魔音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9章 被抓进了天地会,繁华一场[鹿鼎记],笔趣阁并收藏繁华一场[鹿鼎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