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看到來人,眼中帶着疑惑,老族長從人群中走出,看向楊昊道:“小昊你怎麼來了?”

“族長爺爺是這樣的,我聽說大家冒險進山是為了年裡祭祀和我們這些晚輩的藥浴,尋找寶藥,我放心不下就過來看看。”

見老族長還想開口,楊昊連忙說道。

“在說了,我也是楊家莊的一員,我的實力您又不是不知道,大山叔和忠虎叔都不是我的對手,您還在擔心什麼?”

可楊忠虎並不這麼認為,看到來人難以掩飾自己的笑容出言道:“族長,小昊說的對,以他如今的實力,怕是我與大山聯手都不是其對手,而且不是還有我們大家嗎,放心我們絕對不會讓小昊有事的。”

“唉!”

見自己勸阻無果,老族長也只能無奈的嘆息一聲。

細心的楊昊發現楊忠虎脖子處的傷口,出言道:“忠虎叔,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還受傷了。”

老族長見此,向其搖了搖頭,楊忠虎會意,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此事說來話長,咱們回頭在說,眼下還有正事要做,你來的正好,現在還有老乘黃在,我們奪得資源的機會又多了幾分。”

可惜他們並不瞭解此行的凶險,想要奪寶對他們來說,難,難如登天,距離山脈深處還有數里,幾座山峰上早已趴滿了人群。

原來前來的不只是楊家莊和狍村的人,還有其他各方的村族部落。

其中一座山峰上,楊家莊的人就在此處,觀望着遠方,那裡也有一座山,山峰之上,寶光衝天,滿天的雪花纏繞着細小的電流,在空中飛舞。

至於寶光之中是何物,相隔太遠,看的模糊不清。

原本籠罩着整個山峰的奇特能量,似乎正漸漸崩塌。

大荒里的凶獸原本無法靠近其十數里如今已經,推行到了山峰的腳下。

那裡有三頭凶獸,一隻體長超過三米,高達兩米,頭生一角,三尾,形如赤豹的凶獸站在那裡,觀察着四周,那是猙。

“族長,那是什麼凶獸我怎麼沒見過。”

楊忠虎指向遠方壓低了聲音說道。

那裡有一頭身軀龐大,豬頭狗身,一身黑毛如同鋼針,雙目呈赤紅的奇怪生物,應入眼帘。

“那是赤眼豬妖,傳說此凶獸,常年生活在陰暗潮濕的地方,喜吃腐物,能夠夜視,它的一雙寶眼可讓人陷入幻覺,陰陽顛倒,且凶猛無比。”老族長見識廣,見有人尋問,便出言解釋。

同時又說道:“就連這赤眼豬妖都出現了,看來傳聞有太古異種即將老死也並非空穴來風。”

還有一頭之前楊昊所見的龐大到可怖的猛禽,它盤旋在九天之上俯視着下方的一且。

三頭凶獸,對山上的寶物可謂是虎視眈眈。

相互打量着彼此,仿若隨時都可一戰。

嗡——

就這樣,大家頂着大雪在山峰上足足等了,兩個鐘頭終於等來了動靜。

突然遠處的山峰上響起一陣嗡鳴,一束神光,驅散了滿天飄零的大雪,照耀在山巔之上。

一團神光將其包裹,裡面存在兩物,一株銀白色的草,和一塊金燦燦的神骨。

籠罩着山峰的奇特屏障就此消散,三頭凶獸眼中流露着熾熱,一時間大戰一觸即發。

戰鬥一直持續了數個時辰,餘威波及了方圓數十里,一時間天崩地裂,許多族群部落難以抵擋住這滔天的威勢,向後退去。

“族長爺爺,您先帶人離開,我留在這裡觀望。”

楊家莊的族人亦是如此,寶物固然重要,但是,那也嘚是保住性命的情況下。

“這怎麼行,這裡太危險了,這種情況的戰鬥,不是我等能夠抵抗的,小昊你可千萬不能做傻事。”

“是啊,大家都等着以後你給我們抓一頭真正的太古異種玩玩呢,小昊你可不能胡來,聽叔的話,隨俺們一同回去。”

見此,楊昊早以料到眼中透露着堅定:“大家放心,我絕對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的。”

旋即看向不遠處的乘黃道:“在說了不是有乘黃大嬸在嗎?她的速度是毋庸置疑的,我保證一但出現什麼情況,我就隨乘黃大嬸離開。”

見此大家也不好在多說什麼,走時老族長只留給楊昊一句話:“楊柯還在家裡等他。”

儘管如此少年還是堅定的留了下來,這種難得的機遇很少能夠碰觸,他需要這份力量,所以他別無選擇。

這段時間,他對符文寶術的研究越發的精進,隨着小白和大灰的成長,他學習的乘黃寶術也越發的精煉,如今已經突破到了更高的層次,所以他才有信心放手一搏。

待眾人走後,楊昊與乘黃大嬸打了個招呼,重新趴回原地。

三隻凶獸的戰鬥可謂是到了白熱化了,下方已經被它們打出一個巨大的深坑,山腳下一片狼藉,從山腳戰到半山腰。

三隻凶獸均有負傷,龐大的凶禽被猙與赤眼豬妖硬生生的撕下一條大腿,而刺眼豬妖則是被其利爪,生生的捏碎的半邊的腦袋。

一顆如同籃球大小的眼珠滴溜溜的從山上滾落。

猙的傷勢看上去,最是樂觀,三尾被斬去了兩位,掉在下方的深坑裡,其火焰久久為熄。

三隻太古異種,陷入苦戰,元氣大傷,見此楊昊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當下也不在猶豫。

讓乘黃在十裡外的亂林里等他,約定好在哪裡碰面,自己則是悄悄的潛伏,前往山下。

依靠乘黃寶術,在加上三隻凶獸大戰,力顧不暇,楊昊很輕易的便將他們的殘肢收集了起來。

離的近了,才知道這山頭凶獸有多龐大凶猛,尤其是條粘染血跡的大腿,像小山一樣堆積,再觀,山體上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痕跡,楊昊極力的讓自己保持平靜,先是將‘戰力品’藏好。

悄悄的潛伏上山,殊不知山上正有一雙幽冷的眼睛,緊緊的盯着下方,這裡的一且都被它納入眼底。

可謂是,鶴蚌相掙,漁翁得利卻未曾料想,竟有人膽大妄為的,敢在它們眼皮底下偷奪至寶。

安排好一且的楊昊,繞到山的另一面,偷偷的潛伏到了山頂,看着近在咫尺的至寶,楊昊緊張到了極點,心臟跳動的速度,如同音速。

吞了吞口水,少年咬了咬牙,心一橫,攬下兩件至寶,如同鬼魅一般消失不見。

正在激烈戰鬥的,三頭凶獸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看向山峰之上,哪裡空空如也,原本兩件散髮寶光的至寶早已消失不見。

一時間幾方停止的戰鬥,怒吼連連,讓人吃驚的是就在它們的不遠處,一條綠油油的巨蟒衝天而起,它發現了。

知道偷得至寶的人是誰,那是一個人族少年,一個人族少年在它們這些至強的眼皮底下偷走了至寶,這是何等的屈辱。

章节目录

四方雷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没壳的毛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三章 夺宝,四方雷动,笔趣阁并收藏四方雷动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