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猶如流水一般急速划過,眨眼間的功夫,一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當中,內門弟子楊俊成晉升神通境修士,即將被門主趙無敵收為親傳弟子的消息,快速的傳遍整個仙武門,引起仙武門數十萬弟子的轟動。

對於楊俊成這個內門弟子,仙武門數十萬弟子還是有些瞭解的。

畢竟,楊俊成是上一次內門選拔賽的第一名,時間也才過去了大半年而去,數十萬仙武門內外門弟子的記憶還在。

不過,就是如此,仙武門的數十萬弟子才會如此震驚。

要知道楊俊成半年前才剛剛晉升為內門弟子,還只是區區煉臟境的淬體武者而已,連法力境修士都不是。

現在,僅僅只是過了半年的時間,楊俊成不但自身修煉到神通境,更是要被門主趙無敵收為親傳弟子,這怎麼能夠不讓仙武門的數十萬弟子震驚不已呢!

要知道,仙武門門主趙無敵到目前為止,一個弟子都沒有,更別說是親傳弟子了。

按照仙武門的傳統,楊俊成有極大的可能是仙武門少主,仙武門的下一任門主。

仙武門的數十萬弟子對楊俊成成為門主親傳弟子的事情震驚不已,仙武門附近的一些宗門在瞭解到楊俊成的信息之後,也十分的震驚,暗暗的感慨仙武門出了一個天才,並準備在收徒大殿上好好的觀察一下楊俊成,看看楊俊成的成色如何,在絕對以後如何對待楊俊成。

此時,諾達的仙武峰之上,彙集了仙武門的數十萬弟子,和來自十餘個宗門的強者及弟子。

這些仙武門弟子和十餘個宗門的強者及弟子,紛紛將目光投向了主席臺下首的楊俊成身上,仔細打量起楊俊成了。

看到人到齊了,內門長老葉天就在趙無敵的示意之下,走台主席台前方,對着主席台一側的各大宗門強者大聲說道:“首先,我代表仙武門感謝各位的到來、、、、現在有請仙武門內門弟子上前!”

聽到內門長老葉天的話,楊俊成快速的走到主席臺下。

“楊俊成,你將這杯茶送給門主,在給門主磕三個響頭,收徒大典的儀式就結束了!”

內門長老葉天將一杯熱茶放在楊俊成的手中,輕聲說道。

“師父,請喝茶!”

楊俊成端着茶杯,跪倒在趙無敵的身前,將手中的茶杯遞上去道。

聽到楊俊成的話,在看到楊俊成的動作,趙無敵微微一笑,就端起茶杯,輕輕地抿了一小口。

見此情景,楊俊成立即給趙無敵磕了三個響頭。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親傳弟子了,這是給你的見面禮,你收下吧!”

等楊俊成磕完三個響頭後,趙無敵將茶杯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從空間戒指當中取出一把寶器長劍,將之遞給楊俊成道。

“謝師傅賜劍!”

楊俊成起身接過寶器長劍,語氣恭敬的說道。

“我想要任命楊俊成為仙武門少主,不知道各位長老有什麼意見?”

看到楊俊成接過了寶器長劍,趙無敵就將目光投向了主席台一側的一眾長老身上,語氣平淡的說道。

“門主,仙武門少主必須承擔起我們仙武門崛起的重擔,不知道楊俊成是否能夠承擔的起這服重擔!

還有,仙武門少主是我們仙武門未來的門主,也是我們仙武門的牌面,必須對我們仙武門有着極大的貢獻才行!

因此,我不同意楊俊成擔任仙武門少主!”

趙無敵的語音剛落,主席臺上的仙武門大長老周全就臉色大變,立即大聲反駁道。

“我既然敢任命楊俊成為仙武門少主,就說明我認為楊俊成可以承擔的起仙武門崛起的重擔!

至於宗門貢獻的問題,則根本不是問題!

楊俊成之前去了大劍城一趟,足足賺了八十萬宗門積分,對於仙武門的貢獻,超過了在場九層九的人,你說其有沒有資格擔任仙武門少主!”

聽到周全的話,趙無敵語氣平淡的說道。

聽到趙無敵的話,周全眉頭微皺道:“門主,仙武門少主必須擁有強大的實力才行,楊俊成僅僅只是神通境的修為實力,根本不足以擔任仙武門少主!

我的親傳弟子趙寒,不但是金丹後期修士,更是修煉了地階功法,擁有元嬰境修士的戰鬥力,且運氣極佳,遠比楊俊成適合擔任仙武門少主,因此我提議由趙寒擔任仙武門少主!”

“門主,大長老說的不錯,趙寒不但自身實力強大,更擁有光明的前途,可以帶領我們仙武門走的更遠,更適合擔任我們仙武門少主!”

“門主,楊俊成的實力雖然不錯,但和趙寒相比還是差遠了,我認為趙寒更適合擔任仙武門少主!”

“門主,你讓楊俊成擔任仙武門少主的做法有些不妥,遠不如讓趙寒擔任仙武門少主合適!”

“、、、、、”

大長老周全的語音剛落,十餘名仙武門內外門長老就大聲應和了起來。

“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仙武門大長老周全和門主趙無敵一直不合,這下子直接鬧翻了,真是太好了!”

“周全竟然和趙無敵直接懟了起來,真是太好了,如果能夠直接打起來,那就更好了!”

“、、、、、、”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其他宗門強者,紛紛在心中叫喊了起來,眼中儘是興奮和期待之色。

作為仙武門的鄰居,仙武門內鬥越激烈,損耗越大,他們越高興。

“根據我們仙武門的傳統,楊俊成作為門主的親傳弟子,本來就應該擔任我們仙武門少主,這有什麼好討論的!”

“楊俊成才十六歲,就擁有神通境巔峰的修為實力,明顯機緣不小,比趙寒強多了!”

“楊俊成才是名副其實的仙武門少主,趙寒靠邊站吧!”

“、、、、、、”

聽到大長老一系內外門長老的話,門主趙無敵麾下的內外門長老也紛紛大聲叫嚷了起來。

“師父,在我們玄黃大世界,實力為尊,不如讓我和趙寒師兄打一場,誰贏了,誰就是我們仙武門的少主!”

見此情景,楊俊成的神色不變,立即上前一步,大聲說道。

“大長老,我徒兒楊俊成的話,你也聽見了,你意下如何?”

聽到楊俊成的話,趙無敵將目光投向了周全的身上,語氣平淡的說道。

“趙寒,楊俊成的話你也聽見了,有什麼意見?”

周全沒有立即回話,而是將目光投向了主席臺下方的趙寒身上,語氣平淡的詢問道。

“師父,楊師弟說的很有道理!我願意和其切磋一下!”趙寒上前一步,一臉自信之色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麼你們就在這裡切磋一下吧!不過,你要註意一點,不要下手太重,傷了你楊師弟!”

聽到趙寒的話,周全輕輕地點了點頭道。

趙無敵和周全達成一致協議之後,內門長老葉天立即將主席台前方的物品移走,騰出一個一個大的空地,讓楊俊成和趙寒可以盡情地戰鬥。

“你們說,趙寒和楊俊成兩人誰會勝利?”

“這還用說,肯定是趙寒了!要知道趙寒可是金丹後期修士,楊俊成只是神通境修士而已!”

“那可不一定!楊俊成既然敢主動提出和趙寒一戰,肯定有必勝的把握,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傻的提出和趙寒一戰呢!”

“你說的也有一些道理啊!”

“管他誰勝誰負呢,和我們這些外門弟子有什麼關係,我們在這裡看好戲就行了!”

“、、、、、”

看着緩步走到平地的楊俊成和趙寒,仙武峰上的數十萬仙武門弟子,紛紛輕聲議論了起來,眼中儘是好奇之色。

“楊師弟,你先出手吧,以免我一齣手,你就沒有出手的機會了!”

趙寒看着數十米之外的楊俊成,語氣平淡的說道。

“那我就多謝趙師兄了!”楊俊成一臉笑意的回應道。

說完,楊俊成就心念一動,催動天雷訣凝聚的神通符籙,一股股精純的雷屬性法力透體而出,凝聚出一條丈許長的雷龍,使之渾身雷光閃爍,散髮着恐怖的氣息。

“金丹境修士!雷靈體!”

“楊俊生不是神通境修士嗎?什麼時候晉升為金丹境修士了!還有,楊俊成什麼時候,凝聚出了雷靈體,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那條雷龍的氣息太恐怖了,猶如一個元嬰境的雷龍一般!”

“怪不得楊俊成敢提出挑戰呢,原來其晉升為金丹境修士了啊!”

“、、、、、”

看到楊俊成釋放出來的雷龍,在感受到楊俊成和雷龍身上散髮出來的氣息波動,主席臺上的一眾仙武門長老紛紛輕聲驚呼了起來,看向楊俊成的眼神當中充滿了敬畏之色。

要知道,楊俊成今年才十六歲多啊!

十六歲,就晉升為金丹境修士,還凝聚了雷靈體,簡直就是絕世天驕,元嬰境,元神境,都不會是其的終點,有極大的可能晉升為法則境修士,這怎麼可能不讓他們這些仙武門長老敬畏不已了!

“金丹境!雷靈體!這就是你的自信嗎?”

看着不遠處的楊俊成,趙寒的眼中閃過一道驚訝之色,輕聲嘀咕道。

一聲嘀咕後,趙寒就心念一動,一個寶器盾牌出現在其的身前,將其的身體守護起來。

“去!”

隨着楊俊成的一聲輕喝,丈許長的雷龍化作一道雷霆之光,快速的划過虛空,狠狠地轟擊在趙寒身前的寶器盾牌之上。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在一道道劇烈的轟鳴聲當中,雷龍上雷光閃爍,瘋狂的對趙寒身前的寶器盾牌發起攻擊,卻無法將之攻破,更無法傷害到趙寒分毫。

見此情景,楊俊成的神色不變,心念一動,玄天劍法施展開來,體內的玄天劍法符籙微微一動,一道凌厲之極的玄天劍氣,從其的身體當中激射而出,閃電般的划過虛空,向趙寒體外的寶器盾牌上斬落而去。

章节目录

我有无数机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枫叶12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章 收徒大典,我有无数机缘,笔趣阁并收藏我有无数机缘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