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城,作为临近塔戈尔沙漠的城市之一,漠城一直以来,都是防御蛇人部落侵袭的军事要塞。

    整个漠城的城墙,通体由从帝国北部运来的土*的火山墨岩所铸,有着异常可怕的防御能力。

    这种高达数十丈的整体石质城墙,即便是面对斗皇强者的全力攻击,也是能够抵挡许久。

    细细看去,那土*的城墙表面,到处都是暗红色的陈年血块,显示了这座城市曾经遭受过何等惨烈的搏杀。

    经过半天星月兼程的赶路下,张世离终于到了这座古老的城市要塞。

    此时的他,已经将身后的玄重尺收入纳戒,手臂上缠绕七彩小蛇,衣衫破旧,背着昏睡的青鳞,在夜幕的遮掩下来到漠城门前。

    城门口处,十几名身着铠甲,手持长枪的士兵正吆喝着进城的路人缴纳入城税。

    张世离也懒着和这些人计较什么,随手在纳戒中摸出十几枚金币丢了过去。

    接过金币的守城士兵顿时看傻了。

    原本他们以为穿的如此破旧,哪还有缴纳入城税的钱,都打算拿起武器将他们驱逐出去,结果对方随随便便就丢了十几枚。

    别看区区十几枚,但也够这里的一般人家吃上数月。

    其中一名看似中年人的队长,连忙换上一副谄媚的笑容道:“恭迎大人进城。”

    “嗯,多谢。”

    张世离淡淡的点了点头,露出不失礼貌的笑容,但也仅此而已,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城门。

    中年人目送他的背影离去,不禁心生羡慕,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够拥有如此成就。

    就在这时,一个看上去有些猥琐,颇为年轻的士兵小跑过来,在中年人耳边耳语道:“大人,我们为什么不咔!”

    说着,还在暗地里比划了一个斩首的手势。

    很明显,这人见到张世离似乎没有修为,还很有钱,想要杀人夺宝。

    中年人见此,连忙瞪大双眼,眼中充满惊恐,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一脚踹在那名年轻士兵的身上。

    “滚蛋!你要想死别牵连我!”

    做了漠城守卫兵这么多年,身为老油条的他心里清楚什么样的人能惹,什么样的人不能招惹。

    像这种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几十枚金币,甚至将城防士兵没有放在眼里的人可能是普通人吗?!

    即便穿着破烂,那也肯定是在沙漠里寻宝遭遇到了什么,才变成这副样子。

    要是擅自把那位大人拦下,甚至杀人夺宝,那纯粹是找死!

    这位中年人的决定,在不知不觉中救了自己一命....

    夜晚的漠城并不像白天那般炎热,反而空气中传来丝丝凉意,不过对于已经寒暑不惧的张世离来说并没有什么奇特的。

    他更好奇的是,虽然现在已经到了夜晚,可是依旧灯火通明、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周围的叫卖声依旧络绎不绝。

    这可是与乌坦城和石漠城完全不同的地方。

    只不过,周围小贩的叫卖声固然吸引人,可是他现在的穿着却更是不断吸引周围路人的目光。

    因为穿着破旧依然能够入城,这种事真的不多见。

    ——咕噜~

    忽然,被背着的青鳞肚子开始叫唤,娇白的小脸上顿时染成绯红,小手不禁攥紧背上的衣衫。

    听到声音的张世离微微一笑,轻声说道:“饿了吧?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吧。”

    “嗯...”

    背后传来微弱的应答声。

    实际上青鳞早就醒了,只是想多体会一下自家哥哥背上的温暖,所以才一直装睡。

    而张世离也是发现了这一点,也一直没有戳破。

    毕竟青鳞这么轻,背着也没什么问题。

    背着青鳞的张世离朝向最近的栈酒楼走去,只是身边路过的一个黑袍人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嗯?这气息...有点熟悉?”

    眉头紧锁的他,停下脚步转过头又仔细的感知一番,发现虽然这气息很熟悉,但是又非常陌生。

    “错觉吧?”

    张世离歪了歪头,小声嘀咕一句,没有想太多,再次抬脚向栈走去。

    只是当他离去之后,那个黑袍人却转过头,露出一副清秀的面容,柳眉紧皱,试图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刚才那道声音的主人。

    可是却无功而返。

    那人早已消失在人海中。

    “难道是我听错了吗?”

    略微中性的声音自他的口中呼出,目光又带着几分坚定。

    “萧世离,我一定要找到你问个明白!”

    一扬身后的黑袍,显露出初现发育的身姿,然后再次将身形遮掩,融入到人群中前行。

    此人正是前段时间还待在家族中的萧炎,而他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其一是为了修行,其二便是为了找到张世离。

    之前,发生的种种他只是认为张世离是从斗气大陆某处来的大少爷,借住萧家近十年。

    就算是之前得到的那本辟邪剑谱,他也仅仅是有一丝丝怀疑,而且在地阶等级的*下,就没有多想。

    可是在修习了之后,便越发觉得不对劲,似乎和前世记忆中的那本辟邪剑法很相似。

    虽说没有记忆中需要引刀自宫的那段,但是修习之后却发现自己的下面越来越小,几乎要彻底消失,甚至*也有隆起的迹象,声线也逐渐变细。

    即便停止*,这种诡异迹象也没有丝毫减弱,甚至越来越快。

    再回想起张世离曾经说过的那些话语,让他越发感觉,这个人好像和自己一样,都是穿越者。

    因此,他借着出门历练一年为由,前来寻觅张世离的踪迹。

    只是为了要问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和自己一样都是穿越者。

    如果是的话,为什么又要这样坑自己!

    顺便再询问一下解决之法。

    殊不知,他这已经算是走了大运,在乌坦城那种穷乡僻壤,如果真的能得到一本地阶*,估计无数人都会挣得头破血流。

    区区变性的代价又算得了什么呢?

    毕竟这个斗气大陆是谁拳头硬,谁才有说话权。

    更何况,这一切都是张世离故意而为之,想要看一下等到萧炎发现答案时的表情。

    抱团取暖?就凭过去发生的种种事情,这个选项便已经不存在。

    过去自己做了些什么心里就没点b数?不坑死你就够给面子的了。

章节目录

师承天师道,从斗破开始的无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花开花败总归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四章 漠城的偶遇,师承天师道,从斗破开始的无限,笔趣阁并收藏师承天师道,从斗破开始的无限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