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她是谁?”

    皇妃收了眸,直看赵云。

    “一个故友。”赵云深吸一口气。

    他话方落,便闻妙语蓦的一语,“相公。”

    皇妃听了,俏眉挑的老高,这是故友?

    “我曾被她娘亲抓去,与之结了个冥婚。”赵云一声干咳。

    “这....。”

    饶是皇妃的阅历,都颇感新奇了。

    冥婚嘛!她自是听过,有些个古老传承,至今还保留着此等习俗,不曾想,赵云还有这等遭遇,搜魂大阵时,未听说有此桥段。

    因冥婚,才成活死人?

    皇妃心中喃语,明明是一个死人,竟会开口说话。

    传说中的冥婚,果然是诡异非常,连她都不知所以然。

    “前辈,能否救她。”赵云小声道。

    皇妃未答话,只绕着妙语转圈儿。

    良久,她才给了回应,“她且先留在本宫这,容我查阅秘卷。”

    话落,她又开始绕着赵云转圈儿,像研究宝贝,上下的扫量,时而还伸手,捏捏赵云的小胳膊小腿儿,看的赵公子浑身不自然。

    别看他五重地藏。

    别看他九成仙力。

    但对上这位,即便开麒麟化,也会被打成灰。

    天武之下,没人是皇妃的对手。

    即便是天武境,皇妃也能正面硬战。

    “皇妃真个气质高贵。”

    “皇妃美的宛若天仙。”

    “皇妃是天下最好的。”

    这,是皇妃从赵云这读来的心语。

    事实上,这都是赵公子在心中编造的,知道皇妃能读他心语,才提前做了功课,且专挑好听的说,怕是世间能用来赞美女子的话,都被他拎了个遍儿,能骗自己,就能骗皇妃,可不能让这娘们儿,读出他的秘辛,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谁怕谁啊!

    长这么大。

    他都没说过这般肉麻的话。

    按月神的话说,他若这般撩妹,孩子都一大堆了。

    孺子可教也。

    皇妃笑了,神态那个吾心甚慰啊!

    就说嘛!这小子是一个大好青年。

    此番一瞅,还越发顺眼了。

    良久,才闻她开口,“哪来的仙力。”

    “得自死海。”赵云眸光那个真挚。

    “那个禁地,究竟藏着什么秘密。”皇妃又问。

    “杀阵。”赵云未隐瞒,“仙级诛杀阵。”

    “那你,是如何出来的。”皇妃笑看赵云。

    “杀阵有缺憾,我从一条缝儿里钻出来的。”赵云一语深沉。

    钻这个字用的好。

    皇妃听了,都意味深长。

    不过,赵云所说都是大实话。

    今夜的皇妃,貌似很不讲武德,每有一问,必读他心语,说假话,唬不住她的,关键时刻,来点儿真材实料,还是很有必要的。

    “前辈,我坑了百万大军。”

    赵云够机智,来了一个反客为主。

    当然,他说这话,可不是单纯逗乐的,自有深意,立了一个大功,身为大夏龙朝的皇后,若不赏他点儿什么,着实说不过去的。

    “想要什么,可直说。”

    皇妃笑道,是该赏点儿什么了。

    这一瞬,赵云差点儿把四字脱口而出:放了我娘。

    可他,还是忍住了。

    亦如先前所想,他不确定立场。

    倘若,娘亲真涉及惊天秘辛,惊天到连鸿渊都掩不住贪婪的话,那他,今夜就别想走了,纵他能逃了,还有娘亲,还被关在刑塔。

    思来想去。

    谨慎为妙。

    “我要...长明灯。”

    三五瞬后,赵云才又开口。

    皇妃俏眉微颦,老实说,她听过这物件儿,玲珑也曾找过她,问她有没有长明灯,她听过,却从未见过,更不知长明灯是干啥的,如今姬痕也要,让她颇感诧异,还不由提起了一抹兴趣。

    “本宫没有。”

    皇妃一笑,轻摇头。

    赵云一脸遗憾。

    长明灯可不是凡物,一般人也不可能有。

    皇妃取了一道储物符,她没有长明灯,但修炼资源还是有不少的,自然,都是取自国库,这么大的功劳,怕是没人有理由反对。

    赵云接过,窥看了一眼。

    皇妃大手笔,储物符中的修炼资源,有够丰富,丹药、灵液、秘卷、银票、兵器....应有尽有,且都非凡品,主要是数量很是庞大,非钱所能衡量,因为其中有些东西,市面上都买不到的。

    “此一物,你该是喜欢。”

    皇妃拂手,又递来一道储物符。

    赵云看了,眸光一亮,储物符中封印这一道雷,赤色的雷电,妥妥的天雷级别,赤色的雷光,自有妖媚意境,看一眼都心神恍惚,该是阴属性的雷,即便被封在储物符中,也能问刺啦声。

    “魑魅天雷,赏你了。”皇妃一笑。

    “多谢前辈。”赵云麻溜接下,扭头窜了。

    身后,皇妃看了良久,不止一次的深吸气,前所未有的看好姬痕,同一辈中,无人能盖住她的光辉,哪怕是她的女儿大夏龙妃。

    有些事,她今夜并未询问。

    即便问了,那小子也不会说。

    即便说了,她也未必会相信。

    所以,还是给人留点隐私为好,终有一日,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譬如,姬痕的真正来历,所谓的搜魂大阵,可是破绽百出的。

    这边,赵云已出御花园。

    他未急着走,寻了一处地方,便脱下了鞋子,杵那静静感知,用大地灵咒,一次次的往下探查,笃定那人还在,他想瞧瞧是谁。

    很久,都不见他言语。

    期间,多见他眉宇微皱。

    地底有乾坤,准确说是一种隐秘的遮掩,连他大的大地灵咒,都未能穿透遮掩,也不知是皇族设下的禁制,还是那个人设的禁制,只知级别很高,能探查到大地灵脉,却寻不到那人气息。

    想要寻到,也不是不行。

    只不过,需耗费很长的时间。

    “他搁那干啥呢?”

    暗中,有不少嘀嘀咕咕声。

    皆是皇族强者,皆是皇妃派来的,自是为了保护姬痕,无需太久,他活着的消息,便会传遍大夏,各国也会听闻,定还有刺杀。

    赵云站那,足一刻钟。

    这一刻钟,不见他动弹,恍若石刻的雕像。

    没人知道他在干啥。

    至少,暗中那些老辈并不知晓。

    “是你。”

    某一瞬,赵云豁的开眸,眸子闪烁了惊芒。

    他已探出了是谁,也早该想到是谁:殷明。

    <script>app2();</script>

    87049_87049766/3123704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永恒之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六界三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六十四章 魑魅天雷,永恒之门,笔趣阁并收藏永恒之门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