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好小子。”

    赵云一声冷笑,眸中寒芒乍现。

    是他小看了殷明。

    或者说,是小看了殷昼。

    皇族的大祭司,果然不是摆着看的,多半也知道下面有大地灵脉,这才寻了一条通道,偷偷将殷明送了进去。

    难怪。

    难怪这么久都不见殷明消息。

    原是,躲在灵脉上猥琐发育呢?

    他收了感知,也穿上了鞋子,一路朝外走去,暗想着,该如何把殷明拽出来。

    下去与之干仗?

    此法显然不明智,会惊动皇族。

    直接告诉皇妃?指定也不行,这般一整,也会打草惊蛇,能弄走殷明不假,可他,也别想着下去了,皇族必有防备,也必会彻查。

    搞不好,还会给他来一杯忘情水。

    谁让灵脉涉及太大,非大夏皇族的人,便没有资格知道。

    所以说,这事儿还是自个解决便好。

    “再让你待一天,明日找你算账。”

    赵云心道,相比殷明,他更想找般若聊聊。

    宫门口,他撞见了一个熟人。

    准确说,是一个仇人:紫衣侯。

    见紫衣侯的一瞬,他颇有开瞬身的冲动。

    这么个距离,来一击绝杀,或许能灭了紫衣侯,纵是灭不了,他也能开麒麟化将其强杀。

    想想,他还是忍住了。

    杀了紫衣侯,他也不用走了。

    这是在皇宫,惊动了鸿雀和鸿渊,会被打成灰的。

    若是在城外,那就好说了。

    某些个过场,还是要走的,隔着老远,他便行了一礼。

    “姬痕?”

    见了赵云,紫衣侯双目微眯。

    很显然,姬痕还活着的消息,杨玄宗和玲珑他们,并未告知紫衣侯,乃至此刻见了,但一脸的懵,确定是姬痕,可这小子,不是葬在死海了吗?怎的还活着,事先他竟一无所知。

    这是巧合?

    还是说,有人故意瞒着他。

    这些,都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姬痕是如何活着出来的。

    还有这气息,如此飘忽,这是仙力?

    认出是仙力,他眸光闪射了一道惊芒,整个大夏龙朝,只皇妃有仙力,而且,还是半仙之力,这小子是哪来的,得自死海?

    这一瞬,他思绪备受牵扰。

    也是这一瞬,他恍似望见了问鼎天武的机缘。

    而这个机缘,便是赵云。

    若将赵云吞了,或将其当做药引炼成丹药,他必能突破。

    许是贪婪。

    许是欲望。

    让他忍不住出手,要生擒赵云。

    不过,他也硬生生的忍住了。

    赵云不敢在皇宫动手,他一样有顾忌。

    好歹,姬痕是大夏的功臣。

    毫无由头的捉姬痕,老家伙们绝不会坐视不管。

    “嗯。”

    对于赵云的行礼,他只一声轻嗯,颇有威严,且不咸不淡,那日,在天宗的仇,他可还记着呢?为了姬痕,杨玄宗差点开大了。

    他是紫衣侯,自不能忍。

    等着吧!他日定找这二人清算。

    赵云轻轻走过,对于紫衣侯的贪婪,嗅的真真切切。

    他无惧怕。

    真想打,那便出城打,锤不死你,老子就不姓赵。

    赵云出宫,直奔天宗。

    而紫衣侯,则去了御花园。

    皇妃还在那,已将妙语收走,只留冰玉棺和女帅。

    紫衣侯见了,眉头紧皱,“怎会如此。”

    “意料之中。”皇妃淡淡道,“她的邪祟,越发强了。”

    “越强便越有希望。”紫衣侯一声铿锵。

    “你疯了?”皇妃冷冷道,“楚岚的命不是命?”

    “我不管,我只要她活。”紫衣侯低吼,眸子已布满了血丝,猩红一片,如今的他,俨然已有些狰狞,沐着月光,如若一只魔鬼。

    皇妃欲言又止。

    至最后,她也只剩一声叹。

    人有执念,究竟是好是坏,她已分不清了。

    她只知,紫衣侯真的疯了。

    映着星辉,赵云一路回了天宗。

    刚入天宗山门,便有大片人影跳出来,有杨玄宗、玲珑、老玄道、云烟、丹玄....当场给他围了个顶透,看样子,都已得了皇妃的传讯,这才搁这守株待兔,找着小子好几天了,竟自个回来了。

    瞧见他,众人都蓦的生出了一种冲动,把这货摆在桌案上,挂个牌子,好好供奉一般。

    他是个人才,能辟邪的。

    赵云呵呵一笑。

    众人也呵呵一笑。

    完了,某人就被请去喝茶了,地点就选在了掌教山峰,一大票的老家伙,堆了乌泱泱一片,像是审犯人,一个个都一本正经的。

    于是乎:

    赵公子又正儿八经的给这帮老家伙,讲了很多故事。

    并非所有人都是皇妃,也并非所有人,都如皇妃那般能读人心语,忽悠这帮老家伙,某人是对答如流,不是吹,连他自个都找不出破绽,说到最后,连他自个也都深信不疑。

    能忽悠人不牛逼。

    能把自个也骗的信以为真,那才是真的登峰造极。

    至深夜,赵云才被放下山。

    临走前,赵云又逛了不少修炼资源。

    皇妃大手笔,天宗掌教也大手笔。

    许是心情不错,杨玄宗给的比皇妃的还多。

    讲真,这么多天,杨玄宗就属今夜最开心。

    天宗后继有人。

    大夏后继有人。

    今夜,可睡个好觉了。

    众老家伙则唏嘘不已,至下山时还意犹未尽。

    姬痕很火,火的都快烧着了,他造出的战绩,都属神话级别,诛了各国人才,坑了百万大军,即便到了南域,一样不弱大夏名头,连禁地都困不住他,这样的妖孽,千年都不见有一个的。

    “下一站,是哪。”

    山间小道,云烟与赵云并排而行。

    说话的是云烟,而他口中的这个下一站,说的也是颇有讲究,先是魔域,后是边关,再是南域,她家的小徒儿,貌似走一路火一路,走到哪火到哪,下回再出去溜达,定还是一个大场面。

    “不走了,累了。”

    赵云一话怅然,语重心长。

    云烟自不会信他的鬼话,先前几回,这货说的也是信誓旦旦,然后呢?扭头就不见人了,再听闻他的消息时,必惊天动地的大事,如东南边关,他们这边火急火燎,那边已坑了百万大军。

    “老实些,不然为师会发飙的。”

    云烟这话说的,可不像是开玩笑。

    赵云侧眸,上下扫了一眼云烟,大半夜的,师傅也是有意思,这是吓唬徒儿吗?知道你进阶了准天境,但你,貌似已打不过我了,别让我在外面遇见你,不然,我也给你找一棵歪脖子树。

    至青羽峰下,云烟才离去。

    走出老远,她还不往回眸,见赵云上了青羽峰,她才安心。

    实则,她走后,赵云又下来了。

    而且,这货是拎着剑下来的,直奔般若的山峰。

    <script>app2();</script>

    87049_87049766/3123704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永恒之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六界三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六十五章 忍住,永恒之门,笔趣阁并收藏永恒之门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