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苗培龙半天没说话,蔡铭海继续道,“苗書记,拘捕吴長盛,我们是有足够证据的,完全是依法在办案,回头我会向您详细汇报这个案子。”

    苗培龙听到这话依旧沉默,如果他明知吴長盛在涉及命案的情况下,继续强行干预这个案子,可能会落人口实,尤其蔡铭海是乔梁的人,要是乔梁再暗地里鼓捣点什么,那可能会对他更不利,所以他绝不能直接插手。

    “你把电话给吴董。”苗培龙终于开口。

    听到苗培龙这话,蔡铭海悄然松了口气,苗培龙这是要妥协了。

    蔡铭海把手机递给吴江,随即走到一旁。

    吴江狐疑地看了蔡铭海一眼,接过手机道,“苗書记,怎么样?”

    “吴董,您先来酒店这边吧,咱们待会吃饭再详聊。”苗培龙委婉地说道。

    吴江神色一沉,“那我儿子的事呢?”

    “吴董,这事咱们待会碰面聊。”苗培龙无奈道。

    听到苗培龙不肯正面谈这事,吴江哪里还不明白苗培龙的态度,苗培龙这会是退缩了。

    明白了这点,吴江不由气得直哆嗦,尼玛,关键时刻没一个靠谱的。

    抬头一看,只见县局的人已经将儿子押上车子,吴江目光阴鸷,加重了口气,“苗書记,你一个一把手连蔡铭海都压不住吗?”

    “吴董,您也知道蔡铭海是跟乔梁穿同一条裤子的,他没停职前就只听乔梁的招呼,如今他复职了,肯定对乔梁更加死心塌地,我这边实在有点使唤不动他。”苗培龙苦笑,“而且他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我也不好强行压他。”

    吴江沉着脸没说话,苗培龙的意思他哪会听不出来,对方这是怕沾上麻烦,所以不敢过分逼迫蔡铭海。

    电话这头,苗培龙听吴江没吭声,怕吴江生气,又赶紧道,“吴董,您别急,咱们先碰个面,待会再详聊这个事。”

    “行,那待会见面再说。”吴江挂掉电话,收起手机,阴沉着脸走向蔡铭海,“蔡大局長,我想和我儿子说几句话,有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蔡铭海呵呵一笑,“吴董,您千万别这样称呼我,我承受不起。”

    “你承受不起?”吴江嘲讽地看着蔡铭海,“我看你这个局長比厅長还牛嘛,喊你局長都委屈了。”

    “吴董您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在您面前我只是个小干部。”蔡铭海耸了耸肩。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吴江目光森然,“蔡铭海,送你一句话,小人得志莫猖狂,总有一天,有你栽跟头的时候。”

    “谢谢吴董关心,不过我觉得吴董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蔡铭海神色淡然,“说不定以后咱们会直接打交道呢。”

    “你是在威胁我?”吴江脸色铁青。

    “我怎么敢威胁吴董,我只是想告诉吴董,任何人都不要干违法乱纪的事,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蔡铭海同吴江对视着,平静地说道。

    “你说的没错,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但这句话得看什么人说,你在我面前似乎没资格这样说。”吴江冷笑。

    “嗯,我只是提个醒,您觉得我没资格,那就当我放屁就是了。”蔡铭海微微笑道。

    吴江盯着蔡铭海看了好几秒,最后才走向儿子所在的那辆警车,车上,吴長盛仍在挣扎着,看到父亲过来,吴長盛大喊道,“爸,快救我。”

    “安静点。”吴江轻斥着儿子,相比儿子的慌乱,吴江显得平静许多,他这会也没有想去强行阻挠警方办案,因为他知道那样没用,真要闹起来,反倒会被扣个妨碍公务的帽子,倒不如事后再想办法,但他现在有几句话要先跟儿子交代。

    “爸,你就这样看着我被抓?”吴長盛吼道,在他印象里,父亲一直无所不能,在他心里宛若擎天大树一般的存在,现在面对一个小小的松北县局,竟然束手无策。

    “他们说你涉嫌刑事案件,你先跟他们回去好好配合调查,说不定是误会一场,明白吗?”吴江意味深長地看着儿子,“该回答的你好好回答,不该回答的,也别让人给忽悠了。”

    吴長盛听得一愣,似乎有些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等他再看向父亲时,吴江已经转身离去。

    吴江坐车离开后,蔡铭海也收兵,将吴長盛带回去。

    松北酒店。

    吴江来到酒店,包厢里,苗培龙和姜辉、陶望三人都在等待着,见吴江过来了,三人都站了起来。

    “吴董,長盛怎么样了?”姜辉率先走上前,关心地问道。

    “你说呢?”吴江脸色难看地看着姜辉,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姜辉讪讪一笑。

    吴江没理会姜辉,而是走向苗培龙,“苗書记,你觉得这事该怎么处理?”

    “现在的麻烦就是蔡铭海复职了,我就知道他复职一准没好事,只是没想到他的动作会这么快,而且一上来就冲着令公子去。”苗培龙皱着眉头,“也不知道骆書记那边到底是啥情况,怎么就同意让蔡明海复职了呢?”

    “现在没必要说这个。”吴江冷着脸,苗培龙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吴江的怒火就蹭蹭往上窜。

    听吴江这样说,苗培龙干笑了一下,没再说啥,他也不敢在背后随便编排骆飞的不是。

    两人说着话,目光突然不约而同看向陶望。

    陶望一愣,赶紧摇头,“我现在只是副局長,蔡铭海不可能让我插手这事的,而且他特意防着我,我甚至都不知道今晚的行动。”

    “老陶,你好歹是县局的二把手,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姜辉跟着问道。

    听到姜辉这么问,陶望脸皮都抽搐起来,心说苗培龙都压不住蔡铭海,你指望我一个二把手去跟蔡铭海掰手腕?

    陶望还没说啥,姜辉的手机响了,姜辉看了下来电显示,随即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姜辉的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对面跟姜辉确认了信息,姜辉脸色一下阴沉无比,挂掉电话后,姜辉忍不住骂道,“特么的,蔡铭海将我在郊区的场子扫了,还抓了十多个人。”

    姜辉骂娘的同时,还看向了陶望,陶望下意识摆手,“姜总,这事我也不知情,我不知道蔡铭海今晚还安排了这样的行动。”

    “你好歹当了那么多年的副局長,局里边也有不少你的人,你就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姜辉恼火道。

    “蔡铭海肯定是从下面抽调人手了,估计没怎么用局里的人,而且这种行动只要他有意保密,让参加行动的人先把通讯工具上交,再公布具体的行动计划,我是无从得知的。”陶望解释道。

    “这个蔡铭海,刚一复职就接连搞出大动作,这是在给我们下马威。”苗培龙说了一句。

    几人一时都没有说话,吴江只关心儿子的事,他才懒得管姜辉的场子被扫了,沉默了一下后,吴江道,“陶望,你给我个准话,有没有办法先把長盛放出来?”

    “吴董,这事恐怕够呛,蔡铭海亲自盯着这事,我很难搞什么小动作,他也绝不会允许我那样做。”陶望摇头道。

    吴江神色阴沉,不过也没再为难陶望,陶望毕竟只是个副局長。

    有人欢喜有人愁。

    此刻,在乡下的农家乐饭庄里,乔梁和赵杰出以及魏勇三人正在聚餐。

    乔梁刚给蔡铭海打完电话,蔡铭海实在是没空过来,乔梁收起手机对赵杰出和魏勇道,“老蔡没空过来,今晚他部署了两场行动,抽不开身,下次再找机会约他出来一起喝酒。”

    听到乔梁的话,赵杰出和魏勇对视了一眼,从乔梁的话里,能听出乔梁和蔡明海的关系密切,联想到蔡明海这次能够复职,两人心里也有所猜测,不过两人也没多问,赵杰出跟着点头道,“反正都在县里,以后有的是机会。”

    “嗯,没错。”乔梁点点头,笑着端起酒杯,“今晚咱们三自己喝。”

    三人碰了一杯,乔梁道,“松北是个干事业的地方,希望今后咱们一起携手并肩,将松北发展建设得更好,不负老百姓的期望。”

    “乔县長说的没错,发展是为了人民,咱们既然当了这个干部,就要努力干出一番事业来。”赵杰出点头附和,他现在的心气儿很高,开发区出成绩是板上钉钉的事,他现在的目标就是在干出成绩的同时,在仕途上更进一步,而在县里的站队,同样是他的一次豪赌,这里边除了有他看好乔梁的因素,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他在乔梁身上感受到了干事业的态度,这也是他最终愿意站在乔梁这边的缘故,两人可以说是志同道合。

    赵杰出说着话,见一旁的魏勇不吭声,在桌底下踢了踢对方。

    魏勇抬头看了赵杰出一眼,苦笑一下,随即又低头苦吃菜。

    赵杰出见状哭笑不得,这个老魏真的是榆木脑袋。

    这时乔梁的手机响了,见是叶心仪打来的,乔梁走到门外去接电话。

章节目录

乔梁叶心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易克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055章 志同道合!,乔梁叶心仪,笔趣阁并收藏乔梁叶心仪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