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请注明出处:..>..

    他怎么在这儿?有那么一瞬间,沈青雉险些以为自己幻觉了。

    可等定睛再看时,她瞧的清清楚楚。

    男人一袭白衣如雪,漆黑长发披散而下,如今夜色正深,寒星供月,而他坐在树杈上,背靠树干,单手搭在膝盖上。他似乎在赏月。

    当听见沈青雉的声音时,他怔了一下,才惊讶地看向这边。

    “慢着!”沈青雉连忙开口,像生怕他动作。

    她咬牙切齿的说:“又不是小孩子,你学人家爬树干什么?多高啊,也不怕摔着!”

    比起他为何在此,她更在乎这狗男人怎么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竟然爬树了!!

    这是好日子过够了?以前也没见他童心这么重啊。

    她黑着脸朝这边跑来,暗中,李望京龇牙咧嘴。

    “好家伙,这可真是好家伙!”

    哪怕如今‘出来’这位,是白衣如雪的楚公子,而不是那喜怒无常的冥帝,可便是楚公子,也并非纯然好脾气。

    若是在京城,他出于种种顾忌没准还要忍一忍,可眼下抵达渭水边界,正所谓天高皇帝远。真要是把人家弄不高兴了,怕是连死都不知道自己咋死的。

    也就这沈青雉,也就这侯府嫡女敢如此胆大包天。

    楚倾玄不着痕迹地使了个眼色,让李望京等人藏好。自从沉香寺那些事情后,他与冥帝交叉出来透透气,今日正是他的日子。

    可……他也意外,竟在此处遇见沈青雉,她不是在京城吗?

    沈青雉来到树下,仰起脖子望他,还敞开自己的手臂。

    “下来,放心,我接着你!”

    楚倾玄:“……那,就却之不恭了。”

    他一跃而下,白衣翩翩。

    沈青雉也果如她所言,将他接了个实实在在。

    楚倾玄屏息一瞬,二人如今的模样,就好似她扑进他怀里,还紧紧地搂着他的腰。

    他的手搭在她肩上,像是想推开,但想了又想,始终没动作。

    “你怎么在这儿?”

    “我还想问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知道,我这次出京是为了办事。”

    “你要办的事情难道在渭水?”

    沈青雉歪头看着他,这家伙可真是该死的高啊。她揉了揉仰至发酸的脖子,闷闷后退一步,才又继续看他。

    楚倾玄没正面回答,而是问:“那么大小姐呢?又是为何,竟然出现在渭水边界?”

    沈青雉撇了撇嘴,“我当然也是过来办事的,但没想到竟然正好遇见你。”心说这不是巧了吗?难道这就叫缘分吗?

    又细细看他一眼,她不悦拧眉:“你这些日子是不是都没好好吃饭?我看你脸色不好,刚才搂你腰的时候,似乎比以前要细上一些。”

    楚倾玄:“…………”

    没等他反应,沈青雉就已拉起他手腕。

    “走吧,先过来,我给你弄点东西吃。”

    ……

    深更半夜,沈青雉亲自下厨,可毕竟是荒郊野岭,食材实在有限。但她有把好手艺,能化腐朽为神奇。

    参鸡汤,烤肉、清蒸鱼,色香味俱全。

    帐篷内,当饭菜一一摆好,沈青雉往他手里塞了双筷子。

    “吃吧。”她没再问其他,也没再乱打听,而楚倾玄觑她一眼,握住筷子的手逐渐发紧。

    ‘呵,蠢货!’心底仿佛有个声音在嘲讽。

    ‘本尊若是你,本尊立马杀了她,再狠狠的抽上八十鞭,将她挫骨扬灰!’

    楚倾玄面不露色,他自顾自地夹了些鱼肉。

    有一说一,这阵子在外吃的不是很好,可能是之前在侯府时,他这张嘴被沈青雉养刁了。有一阵子没吃她亲手做过的饭菜,今晚见到这些色香味俱全的食物,才发现自己心底某个角落竟一直在想念。

    他无视冥帝的干扰,这一餐吃的十分舒心。

    沈青雉早些时候已经吃过了,现下还不饿,所以就只是单手托腮地看着他,再时不时地帮他夹些菜。

    等他吃好后,她才揉了揉眼睛:“需要我派人送你吗?”

    这不是逐令,而是她明白,楚倾玄这趟出京的目的,未必想告诉自己,也未必想自己参与。

    “不必,我的人在外面等着。”

    “那好,你注意安全。”

    她打了个哈欠。楚倾玄起身时,看她一眼,就觉得不太自在,好像有哪怪怪的。

    她难道一点都不好奇吗?

    正常来讲,像是这种情况下重逢,她作为他的‘妻子’,难道就不该多问几句?

    可她……该说善解人意吗?她太懂事了。

    “又怎么了?”沈青雉一脸迷惑,她都困了,他怎么还不走?

    楚倾玄下颚一绷,“没什么。”摇摇头,他便收回了视线。

    走出帐篷时,看见孟擎把守在外,他本没当一回事。

    但突然间……这人,好似太年轻了,也就二十五六的年龄,正适合婚配。

    看其气息深沉,应该本事不错,而长相也很过人。算不得温柔温润,但自有冷峻气势。乍一看,甚至与京城那位韩世子有些相似。

    突然想起沈青雉曾是韩愈宁的未婚妻,两人不但青梅竹马指腹为婚,她从前……甚至很迷恋韩愈宁。

    不知怎的,楚倾玄心思一沉,没来由地烦躁起来。

    直至走远后。

    “楚公子?”李望京凑到楚倾玄面前。

    楚倾玄心不在焉,想着孟擎那高大健壮的体魄,想着那英俊凌厉的五官,他鬼使神差地吩咐一句。

    “让人查查她为何在此,还有她身边那些人,也探一探底细。”

    “是!”

    ……

    “哎呀,坏了!”

    与此同时,帐篷里,沈青雉怪叫一声,她拍拍自己的脑门。

    “我怎么忘了呢,刚才应该给他拿些东西的。”

    比如解毒的,保命的,巫术做成的小木人,蛊术做成的药蛊,再不然也该给他一个小纸人方便两人联系,可她竟然忘了。

    沈青雉讪讪:“怪只怪美色在前,哪有空闲去想那么多。也不知道接下来还能不能再遇见他……”

    翌日。

    “这个蠢货!!”

    天亮时分,冥帝突然睁眼,几乎在睁眼同时,就先狠狠地咒骂了一句。

    昨晚多好的机会,沈青雉身边只带了十几人,若是杀了她,再毁尸灭迹,岂不完美?

    可楚倾玄竟任由这难得的机会从手中溜走。

    冥帝都快气死了,他阴森森地磨着牙:“走,随我去找沈青雉!”

    他杀气腾腾。

章节目录

穿书后,我把反派养娇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杜知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1章 将她挫骨扬灰,穿书后,我把反派养娇了,笔趣阁并收藏穿书后,我把反派养娇了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