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洛伊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强装镇定:“你说什么?”

    眼前像是电量快要耗尽的电脑一样光线暗淡,你努力压抑从喉咙上涌的恶心感,和耳边止不住的耳鸣声,感谢生命力旺盛,即便被打成这样你还吊着一口气。

    “来打个赌怎么样?就赌是你先撑不住屏障被我杀死,还是我先死。”你轻笑着比出一根手指。

    “别开玩笑了!”他强撑着厉声道。

    你并不理会,这几句话息战间你稍微缓了过来,积蓄力量,蓦然出手,铁鞭像伺机而动的冷血银蛇一样闪电般窜了出去,破空声响起,杰洛伊躲闪不得,抬起手抵御,却被铁鞭狠狠刮了一层血肉。

    “哈。”你喉咙口逸出一声嘲笑,乘胜追击,“看啊。”

    撑不住屏障的他面对你凌厉的攻击疲于抵挡,捉襟见肘,你冷眼看着,他八成是过于依赖自己的能力,身手下降得厉害。

    又一次被打中,杰洛伊像再也受不了一样咆哮道:“你不要太猖狂了!你以为我就只会这个吗?还想杀死我?”

    你警惕地压低重心,抓紧鞭子,防备他的一举一动。

    只见他仰天大笑,对你伸出一手,五指张开对着你,恶意翻涌,“给我无知地,绝望地死吧!”

    看不见,你无法判断攻击的方向,极力躲避却仍被击中。

    这,是什么...

    你看着身体周围突然冒出的大量像热气一样的白色气体向上翻涌,有点茫然。

    这时系统突然跳出:

    正在检测....

    主线二:获取???能力

    当前进度:0%(?)~100%(?)

    进度在0和100反复跳跃,你旋即意识到你突然被打开了能力者大门。

    这??他向我发了一记就是为了让我也觉醒能力?这是什么绝世大好心人,分明不是想让我死而是想让他自己死啊!

    以上思量在短短一秒钟划过脑海,虽然不知道这些白色的气是什么,但是你直觉不能让它们再这样逸走,你闭上眼睛,想象着把它们收起,考虑到杰洛伊身边像屏障一样的东西,你想象这些气浮动缠绕在你身边。

    千万分之一的天才是什么样的?

    杰洛伊有幸见证了这一点。

    他目眦欲裂地看着短短几秒她身上的气稳定了下来,均匀稳定的缠绕在身边。

    “怎么会...你怎么会没死,还这么快学会了缠?!!”杰洛伊失态颤声道,止不住地后退,他之前在无数人身上用过这个,无一例外全死了。

    你睁开眼睛,无辜地望着他:“原来这种状态叫缠啊,谢谢你了,杰洛伊,真是帮了我大忙~”

    你望着虚空中的主线任务,翘了翘唇角。

    恭喜玩家完成主线二:获取念能力

    当前进度:100%(已完成)

    主线一:解开身世之谜

    当前进度:20%

    恭喜玩家触发主线四:消除祟恶

    当前进度:20%

    没时间细想这些主线在获得念后出现进度背后的含义,你打量着不断退后的杰洛伊,仔细感受着获得念后全身各处的伤口以一种堪称恐怖的速度飞速愈合着。

    你没有急着动手,有些好奇刚刚你击不透的薄膜也就是“缠”是什么样子,想了想,你试着把气凝聚到眼睛上,气乖乖地任你驱使,覆上了眼睛。

    啊,你是身处地狱吗?

    你望着四周墙壁上地上以及刑具上萦绕着浓郁的黑气,这些黑气大部分张牙舞爪地想要攻击杰洛伊,小部分在你身边试探,却被你浓厚的“缠”挡住,你望着杰洛伊身上那层薄薄的白色光晕,总觉得这么看来没有你他也活不长的样子。

    你放下鞭子,活动了一下拳头,朝杰洛伊露出核善的微笑,把我打成这样吃我两拳不过分吧。

    “轰隆隆隆”杰洛伊被你一拳击中下颚,从地下室向上一路砸穿三层楼,阳光第一次照进了这个终日黑暗的“乐园”。

    你膝盖微屈,足部发力,一下子由洞口从地下室跃上了楼顶。

    “爱丽丝——”哎,怎么隐隐听到有人喊你?

    你向下张望,却发现一楼洞口露出了侠的染血身影,焦灼和担忧还没有从他脸上散去,又添上了看到你好像突然变成超级赛亚人的震惊和茫然,混合出微微扭曲的古怪神情。

    “哟~”你有点意外,随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探出洞口朝他挥了挥手,着实没有想到侠会敢来这里救你,要知道以他目前的实力来也是送死。

    你拎起半死不活的杰洛伊跳下去,来到侠身边。他冲上来焦急地从上到下扫视着你,看到你下巴颈部干涸的血渍,胸前的斑斑血迹,好似能透过衣服看到你身体上惨不忍睹的淤痕,猛地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气。

    “对不起,我来晚了。”侠沉着脸自责道。

    你翻了个白眼,举起空闲的手伸出一指用力点了一下侠的眉心,他被你戳的一个后仰,你噗嗤一笑,“你来也是送死,不来才正常,有什么对不起的,我倒是很感动你会来。”

    说罢不再看他,摆了摆手跳进地下室,留下一句“别下来,能不能去搞点汽油啥的助燃物来,我先处理一下他。”

    杰洛伊在你手中拼命挣扎,可你的手牢牢钳着他,纹丝不动,他终于开始痛哭流涕地求饶,半点没有一开始那副神气样,你不为所动,始终步履不停,直直走到铁*面前,这里的黑气最为浓郁。

    “你,你想干什么...”杰洛伊望着铁*,似乎预示到什么,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不一会一股尿骚味弥漫开来。

    “恶。”你极度嫌弃地瞥了他一眼,他这么对待别人的时候就要想到总有一天会有人这么对待他。

    你深吸一口气,做好心理建设,面色凝重地运着“缠”打开了铁*。

    ......

    你没法用言语描述你所看见的惨烈景象,只是沉默着将里面的尸体轻轻拖出,然后不顾杰洛伊的挣扎将他用力塞了进去,他瘦小的身子倒是可以塞进去,省了你掰断他骨头的功夫,“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你恍若未闻,面无表情地关上了铁*的大门,“噗——”轻微的刺破□□的声音响起,“啊——”他凄厉的尖叫声紧随其后。

    而在此期间,你始终保持着缠,未曾一秒解除。

    你呼出一口气,将气覆在眼睛上,再次环视一周,不是你的错觉,黑气在慢慢变淡,其中你眼前的铁*黑气消减得最快。

    你耐心等待,三个小时后,杰洛伊的呼吸熄灭了,黑气也消散殆尽。

    你终于放松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你总觉得这些黑气很是不详,让人联想到古书中人们说的死者怨气,所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凭直觉这么做,没想到成功了。

    你跳上一楼,侠早已在等你,脚边是两桶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汽油,你干脆地提起它们倒进地下室,扔进去一个点燃的柴火,火快速蔓延开,似要燃尽一切罪恶。

    “走吧。”你很疲惫了,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下面是什么?”侠有些好奇地凑过来问道。

    “是你绝对不想看的东西。”你边应付着小孩无聊的好奇心边往外走,却在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定住。

    “怎么了?”

    “别说话。”

    你皱着眉头望着脚下的走廊,是你的错觉吗...

    你屏息侧耳捕捉着声音,自从开了念,你的各项感官有了个质的提升,这种极其微小的声音按你以前的听力是听不到的。

    不是错觉,你脚下有一个微弱的呼吸!

    思及你刚刚点燃的火的蔓延速度,你把侠提起轻飘飘地扔到一边,旋即毫不犹豫地朝地下轰出一拳。

    地板应声陷落,你运着“缠”顺势跳下去。

    只见这是一个狭小的囚笼,火舌已经舔上了铁杆,铁杆左侧地上是一滩融化的晶莹,再左侧就是你刚刚待的“审讯室”,这个地方居然与那里只有一墙之隔。

    不,不是墙,你定睛细看那残留的一处,心中缓缓浮现出一个名字:单面镜。

    你扭过头,却与四肢被锁链悬挂在空中的藏蓝色头发少年对上视线,你盯着他金色细长的眼睛忍不住晃了一秒神。

    这金瞳...

    这被囚禁的姿态...

    “玛奇玛...”

    你手指忍不住神经质地颤动了一下,这简直戳中了你内心最深的遗憾,在这一刻,你无比确定,“我要他。”

    你疾步向他走去,捏碎了铁锁,将极度虚弱的他拥入怀中,丝毫不嫌弃他满身的血污。

    “你杀了他。”他任由你抱着,只是执着地紧紧盯着你,对视着的金色瞳孔在汹涌的火光中交相辉映。

    “对。”你勾起唇漫不经心地回答,轻柔地抚开他遮挡住眼睛的碎发。

    “他该死在我手上。”他苍白的皮肤上布满血痕,呼吸像小猫一样微弱,失去血色但形状优美的淡唇里却吐出如此阴狠的话。

    你猝不及防被可爱到了,忍不住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你知道他是认真的,甚至他很有可能做到,你认真地注视着他,从见面起第一次把他看进眼里。

    “你的名字。”

    “飞坦。”

    飞坦,你细细咀嚼。

    “你的名字。”

    你听罢眉眼含笑,放下抱着他的手,任由他无力地倚靠在你怀里,双手捧起他的脸,低下头,轻轻地将你血色充盈的饱满红唇印上了他淡白色的薄唇。

    你们谁都没有闭眼。

    漫天火光中,呼吸交融间,你嘴唇微动,轻轻地向他吐出:

    “爱丽丝。”

    看他喉结滚动。

    把你咽下。

章节目录

[综]跨次元之模拟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应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2章 第12章,[综]跨次元之模拟人生,笔趣阁并收藏[综]跨次元之模拟人生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