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胜男放下茶碗,趴在桌上,哭得哽咽。

    是谁说男人就不能哭了?

    男人也是人啊!

    此时此刻项胜男的脑子里回想的都是自己和哥哥之间的事情。

    也许在外人眼中,自己哥哥就是个不中用的人,力气活做不了,场面话也不会说,就连端一只装水的瓦罐从灶房到堂屋都能磕磕碰碰好几遭,除了还能吃饭拉屎,其他都不行。

    可别人不清楚,从前的哥哥并不是这样的。

    至少在项胜男的记忆里,哥哥从前老实又能干,大伯贩牛,爹打理田地里的活计,哥哥帮着爹那也是一把好手。

    小小的项家庄人人都夸哥哥能干,有力气。

    哥哥是因为去帮未来岳父家干活,不小心摔了一下,磕到了脑袋,打那以后哥哥就行动迟缓,举止笨拙,脑瓜子也不大好使了。

    但哥哥秉性纯良,这是不争的事实。

    项胜男原本想着,将来自己多努力赚钱,到时候等到爹娘年迈不能照拂哥哥的时候,自己这个做弟弟的就扛起这个责任来。

    可没想到,一场风寒,打了几天摆子,那么大一活人就没了,连句交待的话都没有!

    哥哥还有两个月才到二十六啊!

    越想越伤心,项胜男哭得不能自遏。

    边上,孙氏和小朵小花她们都在想着法子的劝慰着,但大家伙儿心里都清楚,这种丧亲之痛可不是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能够抚平的。

    这需要时间去冲淡。

    就好比当初孙老太去世,大家伙儿感觉天都塌下来了,那种痛苦无法言说。

    可是过去好几年了,虽然也会时常想起,也会遗憾会追思,但当初的那种悲痛却在不知不觉间淡化了许多,就连述说起来的时候也会平静很多。

    所以这当口,大家伙儿也不强劝,就让项胜男好好的哭一回吧,哭过了,也会稍微舒缓一点。

    项胜男没有哭太久,他残存的理智告诉自己这里是丈人家,不能太失态。

    何况朵儿刚刚怀上身孕,不能让朵儿为自己担心,影响她和孩子。

    于是,项胜男抹了把眼泪,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看到他这样,小朵心里很是担忧,“我去给你打盆热水洗把脸再来说话。”

    说罢,拉起项胜男的手一块儿去了后院。

    堂屋里,孙氏这时才叹出一口气道:“金南那孩子,实在是可怜,那么年轻就走了,都还没成亲呢,可惜了可惜了……”

    小花蹙着眉头,道:“我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事儿一多半的责任在他爹娘身上,尤其是她娘。”

    孙氏愣了下,道:“他娘……也不能说有啥坏心,本意也是想要金南好起来的,只不过延误了……”

    小花抿了抿嘴,正要说话,小朵带着洗过脸的项胜男重新回到了堂屋。

    项胜男的情绪已经平静了下来,刚要坐下,见孙氏激昂一碗续了水的茶碗放到自己面前,他赶紧又站起身双手接过茶碗:“岳母,您坐下歇着吧,我不渴的。”

    孙氏看着项胜男这带着血丝的眼睛,很是心疼,面上自然也笑得温婉慈爱:“没啥,娘不累,你坐下喝口茶水润润嗓子。”

    项胜男点了点头,方才重新坐了回去。

    桌子对面,老丈人杨华忠抽了口旱烟,皱着眉头,又叹口气,这才接着询问项胜男关于接下来丧事的安排。

    “啥时候发丧?你爹娘和大伯又是咋样安排的?”作为亲家,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家这边是肯定要去人的。

    杨华忠同时又有些犯愁,这项金南毕竟是晚辈,还没成亲,不像那些老人去世是喜丧,眼下这种情况敲锣打鼓送花圈去吊丧是不成的,所以得仔细问问。

    “我大伯去山那边贩牛,走了都十天半个月了,我哥的事儿他还不晓得。”

    “我娘哭晕过去好几回,派人去舅舅家那边报丧去了,哥哥的丧事咋样办,我爹是一点主意都没有,只打发我来跟岳父岳母这里说一声,好歹讨点主意。”

    听到项胜男这么一说,杨华忠的眉头皱了起来。

    很明显,项家那边是想他过去,帮着张罗张罗。

    也罢,那就去吧,说到底终究是儿女亲家,在项大哥回来之前先帮着应付下。

    想到这儿,杨华忠把旱烟杆子挂到后腰上,站起身来对项胜男说:“成,那我先跟你过去,看看啥情况。”

    项胜男赶紧跟着起身,翁婿两个往外走。

    小朵追了上来,拉住项胜男的手臂:“我也跟你们一块儿回去。”

    项胜男看了眼小朵的肚子,有些犹豫。

    家里现在闹哄哄的,哥哥还躺在门板上,娘哭得要死要活,朵儿这一回去,肯定要受累。

    “朵儿,你不急着回,你先留在这儿,等回头我们先把事情张罗下你再回去。”项胜男捏住小朵略显冰凉的手,叮嘱道。

    小朵摇摇头:“这种事情家里正是需要人,婆婆那边也没人陪着,我不放心啊……”

    “朵儿你不放心也没法子啊,你自个这身体要紧,”小花走了过来,扶住小朵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劝着,“胜男他舅舅家那边的人想必很快就到了,到时候几个舅妈还有表嫂她们自然能陪着你婆婆的,你稍晚一点,至少也得等雨停才能回去啊,路上那么滑,你要是摔跤了,可不得了!”

    项胜男再次点头:“嫂子说的对,朵儿,你先耐心在这里待着,有丈母娘和嫂子帮忙照顾你,我也不用分心。”

    孙氏和杨华忠也都帮着一块儿劝,小朵只得含泪点头,目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雨幕中,方才转身坐回凳子上,神情恹恹,口中喃喃着:“我回娘家的前一天还跟金南哥打招呼了呢,他还朝我笑,咋这一眨眼,人就没了……”

    孙氏也跟着叹气,“这都是命啊!”

    娘仨个这大半日都心不在焉,尤其是小朵,基本就端了把凳子坐在堂屋门口,伸长了脖子等消息。

    小花端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来到小朵跟前,面汤是清汤面,上面放着几块排骨,铺了一只煎熬得二面金黄的荷包蛋,再撒了一点青翠的葱花。

    这卖相,看到就很诱人。

    可是小朵只看了一眼,就摇摇头:“我实在没胃口,你们吃吧!”

    “你怀着身子呢,咋能由着性子说不吃就不吃?你不吃你肚里的娃也要吃啊!来,吃一口吧,我喂你?”

    小花拿起筷子作势要喂,小朵没辙,只得伸手接了过来,端在手里又望了一眼院门口的方向,满眼的焦虑:“天都快黑了,一个人都没回来,也不晓得那边到底是啥情况!”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巅峰小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巅峰小雨并收藏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